追思孫資政知識分享情感交流會員登錄
首頁
基金會簡介
最新訊息
年度工作報告
傑出人士表揚
孫運璿學術獎
出版品
活動相片及線上收聽
孫資政追思館
網友會員區
留言板
友善連結

 

謝錦銘
2006/5/1    21:51:00
以下談「我們如何推翻院長的決定」。

IC設計資料必須外送製造光罩是很不方便又費時的。於是建立工研院自己的能力成為規畫方向。

當時正有留美學人的公司生產電子束(Electron beam)光罩設備。於是他們向當時工研院院長方賢齊先生推薦,說該產品是當時最精密的設備。方賢齊院長就與對方簽署購買承諾書。然後將案子交胡定華所長辦理採購手續。

當胡定華所長交辦時,我們一些人就開會討論。結論卻是電子束光罩設備不符合那時的需求,不但經費太多而且技術風險仍高,建議改買光學式設備。我們這些年輕人竟然要推翻院長的決定。最讓院長尷尬的是他必須向對方道歉,取消購買承諾書。

最後院長也真的同意我們的建議,改買光學式設備。直到幾年後,在需求明確及技術風險降低後,才再買電子束光罩設備。此部門後來衍生出台灣光罩公司。

這就是工研院電子所當年的氣氛,尊重專業。羅達賢、劉世南、袁建中三為先生的論文所提『領導者突破組織官僚的慣性與政府的因循文化,「有事我來扛」的支持領導風格,催化同仁勇於嘗試新觀念與採用異於流俗的策略(unconventional strategies, 參見Conger與 Kanungo, 1987)。』與五年二班所提「信任」都是在此建立的風格。就如孫院長信任潘文淵等專家,有其脈絡。

Claire
2006/5/1    22:38:00
Intergrity, Trust, Responsibility, Team-Work, Work-Force Diversity...

印象中, 在美求學時, 學校很注重所謂的"Leadship", 有很多相關的課程安排. 上面那幾項, 幾乎常常聽到. 後來也因此讀到一些企業相關的報導, 發現很多的大企業, 都特別強調這些.

回頭再對應到院長的傳記, 才發現在那些風雨年代, 院長早已親身力行了這些話, 更以行動教育了所有在他身邊的人.

院長的精神, 的確是所有領導人應學習效法的典範. 當之無愧.

五年二班
2006/5/1    22:40:00
謝前輩:

我每次打字到「謝前輩」,都會想到金毛獅王。

您應該在「知識分享區」貼文的,這個「情感交流區」是給小孩子們閒談用的。

華宗可以幫忙搬一下嗎?

五三
2006/5/1    22:47:00
TO:樓上五二

終於我們有共同的 交集了

1謝教授應該將版面移至 知識分享區
2我也很喜歡金庸小說

Faustina
2006/5/1    22:56:00
To 52老師:

嘿嘿,您們可能都不知道,金庸算是我的大學長呢。

台灣的貓空大學以前還是中國大陸的重慶小溫泉大學的時候,金庸大俠就在迪普拉摩西系唸書,不過後來我忘記他出了什麼事情,最後沒去當外交官。

也對不起他得很,我從來沒完整看完過他的任何一本作品,看來畢業後應該也來「練武功」。

不過時代改變了,現在的NCCU只是一個以人文社會科學為主的一般國立大學,而我們的教職員生與校友中,也已經有很多綠營人士或與綠營有淵源的人,例如林濁水先生、陳芳明教授,與盧修一先生的兒子盧佳德。

佳德是我的學弟,雖然我們不太熟,不過我知道他在他同學眼中,一直是個很可愛的人,而且平常也很親切有禮貌,家教非常的好,聽說他同學都叫他「阿鳥」或「鳥德」。

華宗
2006/5/1    22:58:00
五二、五三大哥
我們可以敦請他移駕。但我不能去幫他開版,因為現在是有註冊機制的,我可不能隨便冒用謝前輩大名來幫他開版,還請見諒。至於在知識分享區開版後,這塈畯邠O可以幫忙打掃乾淨,不留痕跡的。

五年二班
2006/5/1    23:02:00
盧修一夫婦都是很有教養的人。

很難想像有人念到研究所了,還沒看完金大俠一部作品。

五三:我以為我們有很多交集耶,我們都是人,而且都是男人,而且在Wendy老師班上,我們都是最認真的。

Faustina
2006/5/1    23:27:00
唉!誰叫金大俠的作品不夠輕薄短小,太精彩又太不好藏,沒辦法讓我快速偷看完畢,導致我今天的下場。

這也是我不像鴻謀大哥有耐性寫小說,總是寫詩的原因之一。簡單說,就是懶!在文藝創作上,我寧可想一大堆寫一點點,也不喜歡想一點點寫一大堆。

不過論文跟這個是兩回事。

謝錦銘
2006/5/2    08:45:00
TO 52等:

我把想到就PO的零散故事放這裡。知識分享區另外開版。

may
2006/5/2    09:33:00
TO:謝前輩

但您的[零散故事]對我們這些後生小輩而言,富含著很多人生大道理耶!

我仍覺得您還是開版在[知識分享區]。Why?

您留言在這裡,到時候一推小朋友會在這裡拉勒拉勒,您的文章[即使您所謂的零散故事]就會被推到很前面。
當然啦,有時間我們就會往前看,但沒時間就會loss,這樣很可惜耶!

就像是舊版,很習慣只要是您的文章,我們就會去找您的topic,這樣不怕漏掉。

但如果您有空想要參加活動啦、或像上次一樣[不小心]溜到花店,給予一些小建議啦,我們都會很surprised!

ㄟ......一點拙見,希望沒有不禮貌!

五年八班
2006/5/2    10:13:00
謝前輩太客氣了, 其實您的文章應該是要放到知識分享區的(這個好像也是 4月8日 提到希望成立[知識分享]區的目的之一吧)

所以, 謝前輩, 無論故事是否有連續性, 您的文章真的應該放到[知識分享]區!!

也歡迎謝前輩在[知識分享]區開設各種不同的版面, 無論是IC小故事、專業知識...等等

憂心的老師
2006/5/2    12:32:00
謝前輩在此開版是有其意義的
情感交流區是不需註冊的
讓剛進入網站的客人可以馬上看到
這不是很好嗎

五年八班
2006/5/2    12:50:00
TO 憂心的老師,

[追思孫資政]與[知識分享]區不需要註冊也可以看的到,但是如果想要回覆就必須註冊囉~~

[情感交流]則是不需要註冊,就可以看的到,也可以回覆

Steve
2006/5/2    15:27:00
剛剛在訊息公告的版面上看到
原來謝前輩 是福華先進的總經理

may
2006/5/2    15:35:00
TO:Steve

您.....大人終於回來啦?

Wendy老師作業沒交、憂心老師已經call了很多次,
難道這二天不覺耳根癢嗎?

Steve
2006/5/2    15:40:00
To:阿May姊

真的很癢
我有空會盡量補課
週末又要去歐洲出差
先向老師請個假

謝錦銘
2006/5/2    21:35:00
To Steve:

訊息更正。我是副總經理。不知記者在何處得到錯誤訊息。
本版既然已經在這裡開始。就留下吧。

謝錦銘
2006/5/2    22:25:00
上述報導中,記者寫「RCA提供員工的是線上訓練(On Job Train-ing)」。若改成「在職訓練」較適當。通常「線上」乃英文「on line」的意思。記者可能看錯了。

On job training就是和他們的工程師一樣為公司工作。我記得當時我跟蔡明介被指派為RCA的客戶設計電子錶IC。為了趕進度,大家休假時,我們卻要加班。一點都不管我們是客人。

不過也因此才能學到真正的技術。而不是學練習題而已。

P.S.今天我寄一份五年前(RCA技術引進25週年)天下雜誌刊載的文章給華宗。希望能取得同意PO在網上。該文對RCA受訓有較多描述。我想獲得同意的機會應該很大。不然只好找到紙版了。

謝錦銘
2006/5/4    17:49:00
購買光學式光罩設備幾年後,工研院才引進較精密的電子束光罩設備。此時它的適用性與技術風險性已經降低很多。我不記得這是否就是以前方賢齊院長所承諾的。

由於電子束光罩設備精密度高,其運輸過程相關嚴格。為了減低震動,廠商規定運輸車輛行駛速度,必須以遠低於高速公路低限的時速60公里。

為達到此要求,當時必須有公路警察支援。請他們以低速由中正機場護送至工研院。而且還特別把高速公路交流到至工研院的馬路修平。真比迎接總統還費工夫。

由此可知,開始建立新事物總是有困難須克服的。但是只要過了這一關,一切就豁然開朗。在那創始的年代,這類事情隨處可見。

華宗(轉貼)
2006/5/5    10:05:00
1977年的一趟取經之旅,造就了今日台灣舉世聞名的半導體產業!從地板蠟的選擇到積體電路設計,這一群當年的知識分子,如今的半導體業龍頭,一點一滴,將美國經驗引進台灣市場。相較於今天產業目標模糊、以利為優先的台灣社會,那一個理想的年代,能夠給我們什麼啟示?
詳情請參閱天下雜誌報導 造就半導體泰斗的取經之旅

五年二班
2006/5/5    10:50:00
再一次感動。又為明年的通識課程找到一份極有價值的補充資料。

華宗
2006/5/5    11:07:00
抱歉,上述時間誤植,應為1976年才對!!

蔡鴻謀
2006/5/5    12:57:00
謝前輩提到的就是E-Beam(電子束微影曝光系統),當時是全台灣唯一的一部。

一大早到中正機場等貨,一路上高速公路警車開道,到達電子所已經傍晚,下貨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隨貨在內的震動圖表,聽說如果震動曲線超過標準,就要原貨送回,因為機器有已經可能受損,還好,聽到的是一片歡呼聲!。

當時的往來運輸是由現在工研院院長室羅達賢主任承辦,據他說:當時台灣並沒有氣墊車,是為了E-Beam專案改裝,自從那家公司接過工研院E-Beam案子後,業務蒸蒸日上。

五年八班要我在網站說故事,這一段是跑不掉的,不過,更詳細情形,可能謝前輩要說一說,我到時候直接複製。哈哈。


謝錦銘
2006/5/5    17:53:00
老蔡說:「自從那家公司接過工研院E-Beam案子後,業務蒸蒸日上。」一事。我不確定那家公司是否與以下公司是同一家。

我知道新竹有一家公司。好像所有晶圓廠安裝機器時,有一部分都指定該公司負責作業。這家公司號稱他們的起重機有博士操作人員。

根據媒體報導,連大陸的中芯蓋晶圓廠也指定該公司。但該公司在大陸是不可以營業的。大陸希望中芯找大陸的公司。中芯卻拒絕了,一定要台灣這家。否則建廠有困難。最後大陸只好以專案特許辦理本案。

所以我曾說過,以自己的長處,把一件事做到世界第一。這就是例證。只要有能力,沒人可禁止你的發展的。

五年二班
2006/5/5    18:31:00
哈哈,蔡大哥想變年輕,要我們叫他小蔡,現在謝前輩親賜「老蔡」的封號,改不了啦!

應該是那家,號稱小飛俠。後來工研院電子所買台灣第一套i線步進機(i-line stepper)、深紫外光步進機(DUV stepper)也都是那加公司搬的。

工資粉∼∼∼貴!奈何,人家有本領在身。搬家也可以搬到世界一流,真正是英雄不怕出身低!

jason
2006/5/5    22:30:00
那家公司老闆最尊敬的是蔣公.每次經過清大夜市總忍不住看一下蔣公廟.誠如謝叔叔所說:"以自己的長處,把一件事做到世界第一".門檻也因此越來越高,別人想跨入或生存就不容易了.商業周刊還曾特別報導過這家公司.那家公司計價都是秤重的,以前我常覺的怎麼三兩下錢就被他們賺走了,真是獨特的商業模式.

謝錦銘
2006/5/5    23:45:00
To jason:

我覺得這是以技術取勝的搬運公司。其商業模式並非那麼獨特。

IEEE
2006/5/5    23:46:00
華宗
2006/5/5 11:07:00 抱歉,上述時間誤植,應為1976年才對!!

其實先期規劃從1974年就開始了,當年開發的方向是由DMOS、NMOS、 In-Chanel MOS中由討論做出選擇的.

謝錦銘
2006/5/6    09:03:00
天下雜誌報導文中提到「電報」。一定有很多年輕朋友看不懂,那是什麼東東吧!

Faustina
2006/5/6    09:38:00
請問謝伯伯:「電報」跟以前國際貿易習慣使用的TELEX是否有關?
事實上我也不懂TELEX是什麼,只知道FAX。
只是看過以前的一些國際貿易往來聯絡文件上常常出現這個詞,固有此一問。

謝錦銘
2006/5/6    18:18:00
在我們那時候應該是一樣的。但開始可能有分別。

我們那時候的遠方通訊,除了電話與FAX外,只能用英文文字的telex溝通。所有內容都要寫成英文。因此必須用telex machine先打成文字稿,再發送出去。

Telex對需要中文(非英文)或圖形的溝通非常不方便。用電話說不清楚且無文件, FAX設備又很貴,不是人人買得起的。而且越洋電話通訊費用也很貴(當時打一次越洋電話至少要花新台幣400元,而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可能低於五千元}。為省錢,telex變成遠方通訊的主角。

後來IC使得fax machine及越洋電話通訊費用愈來愈便宜,讓大家都負擔得起。Telex就被淘汰了。這跟公用電話被手機淘汰是一樣的道理。

五年二班
2006/5/6    19:01:00
IEEE一定是前輩,要不然不會知道那麼早期的事情細節,可以現身嗎?

謝錦銘
2006/5/8    17:43:00
從「我教李家同教授IC設計」談起(I)

發展IC產業需要人才。只靠工研院培養是不夠的。長期一定要從學校找人才。約在民國70年,當時國科會工程處長李卓賢先生就與電子所協商,計畫開始把IC設計帶進學校。

當時除了交大,國內大學少有涉及IC設計。但是即使交大也離真正的產品化IC設計很遠。那時交大有IC製造實驗室。其光罩仍是以人工刻劃在某塑膠材質上,再以照相分兩段縮小作業。只能畫簡單含幾十個電晶體的實驗性IC。大學裡沒有電腦輔助設計(Computer-Aided-Design)設備。全台灣只有工研院有。而親眼看過此設備的教授更少。所以無法談真正的IC設計。

於是我們規劃分階段進行。首先從啟發觀念開始。民國70年9~10月份,由我帶當時CAD部門的工程師,在台北、新竹及台南連續舉辦國內第一次「IC/CAD技術研討會」。對象是教授為主,加上學生。

第二步由國科會請教授去美國考察。李家同教授即為考察團員之一。為此,李教授特別到電子所,由我告訴他有關IC設計的相關議題與資訊。他們考察回來,應該有建議書。

Faustina
2006/5/8    17:47:00
@.@ (啊,哇......)
今天家堥S大人,先吃飯去也,晚上繼續拼論文。
對不起佔用謝伯伯版面,這個標題對我來說,實在是很有震撼力。

五年二班
2006/5/8    18:13:00
民國70年,我進交大,謝前輩這一段故事,我剛好可以補充學校裡的狀況。

交大最後一套純人工在紅膠紙上刻出來的光罩,那個苦力就是我。除了吃飯睡覺之外,趴在製圖桌上刻三天。

民國70年,交大幾乎沒有專長是IC設計的教授,電路設計倒是有不少。在交大建立IC設計教學研究體系的教授,幾乎都是從固態電子轉業的,包括現在任職工研院晶片系統中心主任的任建葳教授、前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吳重雨教授、故電機資訊學院院長沈文仁教授、前國科會主委魏哲和教授、電工系資深教授李崇仁教授等等。二十年來,為產業界(包括工研院)培育了無數IC設計人力。

當時工研院是唯一有IC設計及製造能力的研究單位,其地位之崇高,只有「少林寺」差堪比擬。

謝錦銘
2006/5/8    22:08:00
沈文仁及任建葳教授就是後來參加電子所暑假受訓的種子教授。詳情將於下次會說明。只遺憾的是沈教授已作古,讓國家痛失教育英才的老師。

謝錦銘
2006/5/9    18:02:00
從「我教李家同教授IC設計」談起(II)

第三步由國科會與教育部提供經費,暑期讓十位教授在電子所進行為期一個月的「CAD技術之實際應用與作業」。讓教授們進行一個簡單的IC設計。分別於71及72年有兩批教授參與。因資源有限,初期只限台、成、清、交四所大學。

第四步請這些教授提計畫申請書。經審查後,由國科會給經費進行設備採購與執行研究計畫。幾年後再逐漸將範圍擴大到其他國立大學、私立大學及最後專科學校。如此才有源源不絕的IC設計人才。支撐後來的IC設計產業。

當教授們的IC設計出來時,需要實際的晶圓驗證。以免只能做紙上談兵。於是他們要求電子所幫他們製造晶圓。開始少量時,電子所還可承擔。長期則會是負擔。因此後來就建議國科會成立晶片中心(CIC)專門服務學校。我是CIC籌備委員之一,且幾年後還曾經當過一年的CIC計畫主持人。

jason
2006/5/9    23:27:00
當時光罩用人工刻的真是苦命,若早點認識教美術憂心的老師或許還幫上52老師的忙.那些光罩一定要好好保存,因為是台灣半導體發展史上的古物,非常珍貴.

謝錦銘
2006/5/10    17:59:00
從「我教李家同教授IC設計」談起(III)

當年商業型CAD軟體很貴,如果每間學校都買,國科會也無充足經費。但是沒有CAD軟體,則根本不能設計IC。於是我們就把工研院電子所自行發展的CAD軟體免費授權各學校使用。直到後來由CIC與各CAD軟體供應商協調,以低價提供教育訓練折扣給學校使用,才解決此難題。

歷經此漫長過程,我們的IC設計產業才得以站起來。進而支援其他相關產業。這需要長期規劃與耐心執行。絕不是抄短線的做法可達成的效果。

民國75年國科會更與工研院合作組成委員會。寫成「我國電子材料、元件及電路設計研究之過去、現在及未來」position paper。分別就「超大型積體電路之計算機輔助設計」、「矽材超大型積體電路及元件技術」、「砷化鎵積體電路技術及相關III-V族半導體元件之技術」及「感測元件及相關材料」四項研究領域,提出中、長期發展方向及重點,並提供可行步驟與方法。以供決策參考與採行。

我個人認為工研院在這件事的貢獻,應該不下於衍生許多公司的。

p.s.被稱呼為「前輩」,讓我感覺與大家距離好遠。稱先生就可以了。

五年二班
2006/5/10    18:29:00
當時工研院為了發展CAD軟體,曾分析過國外的軟體,並寫成技術資料,成為學校裡面使用、學習、了解CAD軟體的重要文獻。我自己就讀過兩本,受益匪淺。

不只軟體貴,硬體(工作站)也很貴,彩色電腦螢幕在二十年前是奢侈品,但是IC電路不用彩色螢幕,沒辦法看。當時有廠商把眼光放遠,捐贈數十套軟硬體給交大,幾年後,交大畢業的學生到工業界,要採購的時候,大部分都買那一家的。這個模式一直存在到現在。

Faustina
2006/5/10    18:53:00
呼應五年二班老師,也很不好意思在這邊又插隊佔用謝伯伯的版面。

外交上對外援助的概念,也是基於同樣的思維,而這也是為什麼孫爺爺可以在石油危機時,向沙烏地阿拉伯爭取到我國充足的石油供應的原因。

在國外的時候,我也與許多農漁技術團的叔叔伯伯有所接觸,心裡總覺得他們才是真正的外交功臣。以我沒去過的非洲國家布吉那法索(就是連加恩去的國家)為例,即便我們跟布國的邦交反覆無常,但是他們的人民永遠記得那個年代,我們的農技團為他們開了一條姑河渠,讓他們擁有綠油油的沃野千里,和吃得更飽的機會。

點點滴滴如姑河渠般的貢獻,就是以前的外交部次長楊西崑先生被稱為「非洲先生」的原因,而也但願將來有更有眼光的外交主事者,能繼續播種並發掘這些當年的種子。

感恩’S
2006/5/10    19:37:00
是的從親愛的謝先生,有請各位不要稱”前輩”稱”先生”就可以了~大夥就應該可知道我口口聲聲說謝先生平易近人卻又是有智慧挖掘不完的寳藏之感了吧∼大夥可把他當真心好友而可多學習在他身上學習不完的知識歷練及智能所知就對啦∼老爹真的很厚愛我們讓我能遇見如此有為有良德高智慧的好先生∼謝安

jason
2006/5/10    23:07:00
請教謝叔叔.工研院有發展IC設計之CAD軟體,但不知道其他工研院的人才是否有在EDA方面創業或衍生公司?我只知道思源科技部份員工來自工研院.

謝錦銘
2006/5/11    21:02:00
To jason:

為了讓其他人更清楚,我先解釋CAD及EDA。兩者有些差別。但是也可以共用。

CAD(Computer-Aided-Design)中文翻成電腦輔助設計。EDA(Electronics Design Automation)中文可翻成電子設計自動化。

IC設計太複雜了。一定需要電腦當工具,否則根本做不來。初期電晶體數目少,所有設計過程的資料轉換都由人決定,電腦只用做輔助工具。尤其最後光罩圖繪製部分勢在必行。此階段就稱CAD。後來電晶體數目多了,其間的轉換就希望電腦可以自動轉換。如果不能從頭到尾完全自動轉換,則希望愈多愈好。這就是EDA。

當年我回國不久就被主管指派成立EDA部門。因此培養了不少當時國內獨有的CAD人才。也出版五年二班所提的技術資訊。其中SPICE的書還接到從美國來的購買者。後來許多公司的CAD部門主管都來自這些人。還有一些人被國外來的CAD軟體公司延攬。

由於CAD軟體是很特殊的行業,國內自行創業的公司只有思源科技。其他都是國外公司的銷售點或研發部門。

jason
2006/5/11    21:10:00
原來謝叔叔的貢獻不只於IC設計,還包含了EDA.謝謝您的解答.

五年二班
2006/5/11    21:36:00
IC產業分工五花八門,但是當年工研院幾乎全部都做了,所以才有資格被稱為少林寺啊!

EDA產值非常驚人,一套軟體,少則數百萬,幾千萬的也很多。寫大程式要細心,這方面東方人很在行。世界三大EDA公司Cadence, Synopsis, Mentor Graphics不是華人創辦,就是華人擔任重要職務。國內學術界從事這方面研究的不多,交大和台大比較有教授在做。

謝錦銘
2006/5/12    21:48:00
談談當年的IC佈局(layout design)人員的養成。

從RCA回來時,除了我的老闆,全台灣只有我會操作CAD電腦。必須訓練人力。

剛開始,我找了三位大學生訓練。幾個月後他們說工作太單調了。希望能做前段的IC設計。不然他們不想幹了。於是只好再找五專生訓練。

後來更從IC工廠的作業員(後來聯電改稱助理技術員)訓練。她們都是高中女生。如此人員才穩定下來。

路人
2006/5/16    17:24:00
接下來的故事呢?

蔡鴻謀
2006/5/16    17:33:00
好像後來有發展所謂的ASIC,當時好像很重要,因為我拍了一些照片,不過過程不熟。

謝錦銘
2006/5/16    17:44:00
故事還很多,先談EDA(IC/CAD)技術的建立(I)。

在RCA技術移轉合約中,並沒有EDA(IC/CAD)技術部分。只有光罩設計的一些資料庫及推薦的CAD系統。雖然當時有另一家系統比較好,但RCA表明他們不負責資料庫轉換。若我方要改系統,自行負責。由於我們根本不懂,只好照著買。這就是不知道know-why的困難處。

回國一年多就感到缺EDA技術,將無法進行更進一步的IC設計。於是當時產品開發部經理楊丁元(現在改名為楊秉禾)先生就決定建立此技術。而那時只有我最熟悉光罩設計CAD系統,他就問我是否願意負責此任務。稍微思考後,我決定接受挑戰。從IC設計轉到未知的EDA領域。也就此改變了我的工作生涯。

謝錦銘
2006/5/17    17:56:00
談EDA(IC/CAD)技術的建立(II)。

於是電子所就成立可能是我國第一個IC/CAD部門,設計自動化部。英文為Design Automation Department,簡寫DAD。如此命名乃期望未來有朝一日IC設計都能自動化,減少人工。志向不可謂不大。此簡寫被許健取笑說這部門最大,大家都變成son了。

老實說,接受此任務時,我對這方面的事可是完全不懂。正好第二年在紐澤西州接受類比IC設計訓練的團隊要求我去支援他們做光罩佈局設計。於是我又在Sommerville停留三個月。我就利用此機會在RCA圖書部大力收集資料。找任職RCA的留美學人。更設法找到任職於附近貝爾實驗室的簡明仁先生,請他幫忙安排相關人員討論。回國時順路到矽谷再找一些學人談。如此才對此有較明顯概念。

開始找人時,最直覺想法是找電子及電腦專業人才。因為EDA是電子人員用在電腦上的工具。但是電子及電腦專業是熱門人才,而且大家又不知道EDA的內容。幾乎沒有電子及電腦相關人才應徵。於是找較不熱門的物理、數學或應用數學。經過一番努力,終於找到一些人。除了電子物理、電腦各一人外,其餘都是數學與應用數學的。而且電子物理那位很快就被IC市場部挖走了。

謝錦銘
2006/5/19    17:37:00
談EDA(IC/CAD)技術的建立(III)。

為了解決IC設計的各項難題,我將EDA軟體大致分成幾類。輔助繪圖軟體(computer-aided graphic editor),各種設計規則檢查(checker)軟體,預估設計正確性的分析與模擬軟體(analyzer & simulator),設計自動化的各項軟體(auto placement & router, synthesizer, compiler)。

這些軟體都難。當年只有如IBM、IBM、RCA及日本等大公司才有資源投入發展為內部使用的軟體。另外一些美國大學也有發展,例如SPICE即為一重要開端。後來逐漸有些學校及大公司成員把成果商品化,形成EDA公司,創造出今天的產業。但是軟體售價都很貴。記得20幾年前我們買一套gate array的設計軟體,花費超過一千萬。

五年八班
2006/5/19    22:13:00
請教謝先生,

1. 您認為EDA軟體會出現類似Linux這種GNU(http://www.gnu.org/)的產品出現嗎? 換句話說, 您認為日後會有免費又好用的EDA軟體, 而這些軟體是由全世界的EDA使用者所共同開發的?

2. 這些EDA軟體分析能力強大嗎? 在其他領域, 有些商用的模擬軟體做出來的結果是僅供參考用, EDA軟體是否也會發生類似的狀況?

感謝您說了很多好聽的故事, 讓我們增長了見識~~

謝錦銘
2006/5/20    16:39:00
To 五年八班:

我認為在EDA軟體會出現免費又好用的機會不大。因為這是很專業的事。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寫EDA軟體。除了學生,真正的IC設計者不太使用沒人維修的軟體。因為失敗的代價太大了。SPICE可以算是由全世界的EDA使用者所各別改進的。但是商業化的版本並不是免費的。

模擬軟體分析的結果是否準確與modeling技術有關。modeling做不好,則結果就無參考價值。至於分析能力是否強大,與電腦技術及數值分析能力有關。

modeling技術是把物理現象轉換成可用數值分析的技術。

五年八班
2006/5/20    21:18:00
TO 謝大哥,

謝謝您的回覆。

之前您的文章提到李家同教授。我聽過李教授的演講,他提到台灣有些基礎的電子元件沒有能力自行發展製造,需要仰賴外國的提供,是我們需要趕快迎頭趕上的(比方說,他提到收音機某個主要零件,台灣不會設計生產)。

那個時候我心中有一個疑問:「世界是平的」一書裡面提到了各國之間的互補性,我們需要會設計開發每一樣元件嗎?(之前已經討論過了:我們不需要每一樣都會設計製造,但是能夠有幾樣做到世界第一就可以了)。除了關鍵的技術與專利不能被外國人給綁走外,那我們還有哪些需要有自行設計與開發能力的電子、電機元件,能否請您舉些例子與應用呢?謝謝您。

五年二班
2006/5/20    22:45:00
五八:我稱謝前輩的人是你的謝大哥?那我要叫你叔叔囉。

台灣在高功率電子元件(100VA以上)方面非常落後,這不是市場主流,卻是所有機電系統都需要的,包括汽車電子系統。這幾年才有一點發展,但是專利都在歐美日手上。

五年八班
2006/5/20    23:00:00
TO 五年二班老師,

不要計較ㄇㄟ...我記得以前住的地方,左右鄰居都是大家互相叫某某哥、某某姐(有的大我20歲,我還是稱他們兄長),只有外人來的時候才會叫叔叔伯伯,因為我覺得謝前輩很親和,好像我們的兄長一樣,剛好謝前輩又覺得叫他 前輩 太生疏,想來想去,稱呼謝大哥或謝先生(<--好像還是太正式的感覺),希望前輩不要見怪。

此外您提到的汽車機電系統,裕隆這幾年不是想要做嗎?他們國防役要找的缺幾乎都是機電控制的人員,看起來就是打算這樣做。不過上次聽過一個汽車製造方面的專家來演講,他說他很不喜歡汽車加裝了非必要的電子操控設備,如果以後出槌了,也搞不清楚是行車電腦還是機械引擎的問題。

五年二班
2006/5/21    09:20:00
汽車電子約佔汽車成本30%,而且還會增加。裕隆要的是組件,但是裡面的電子元件自己不會做的,國內有代工技術的公司也很少,技術還有待提升。

大家知不知道Toyota有IC廠,生產自己的汽車需要的半導體元件,該廠的研發成果,在高功率元件領域很有份量。

謝錦銘
2006/5/21    09:23:00
To 五年八班:

我認為的原則是關鍵部分自己掌握。

但是何者是關鍵部分,則因人、因時及其戰略目標而不同。是以國家或企業立場思考都不同。無法一概而論。

如以企業而言,只要找到能創造加值就可以了。自製或買都可以。若真的買不到,也自製不了,則可以避開此產品或產業,另外找機會。

在我看來,能源才是關鍵部分。但是它又是最無法自己掌握的。

因此你的問題我無法給明確答案。

謝錦銘
2006/5/23    17:35:00
談EDA(IC/CAD)技術的建立(IV)。

我們從收集資訊開始。首先購買歷年的DAC(Design Automation Conference)論文集。這應該是國內第一份這方面的技術資訊。其次則購買學校發展而價錢很便宜的軟體。如SPICE只用美金50元就買到了。也有一些來自任職大公司留美學人提供該公司已經過時的軟體。

接著就利用各種關係,請顧問。只要得知相關專長的海外學人回國,就設法請來指導。短則一天,長則幾個月。谷家泰先生則以一、兩個月時間,教我如何用光罩設計電腦寫程式。

而像由貝爾實驗室回交大任教的簡明仁先生則被我請來指導工程師分析SPICE,並寫成書。

於是我首先寫了ROM mask pattern generation program。使音樂IC、微電腦等需要用ROM(Read Only Memory)的IC得以完成。後來整個部門陸續完成一些軟體,並授權學校使用。

這些工程師陸續成為很多公司的EDA主管。

謝錦銘
2006/5/24    17:39:00
彩色電視機晶片的故事

台灣曾經生產很多電視機。但是生產技術及關鍵零件(IC)都來自日本公司。台灣只是它的組裝基地與市場。絕大部分利潤都被自日本公司賺走了。

二十幾年前,當時工業局的宋鐵民組長發起彩色電視機統一機種(common chassis)計畫。希望所有生產廠商使用相同設計,再向日本公司統一交涉,請對方降低關鍵IC的價格,以提高競爭力。然而日本公司當然是不肯輕易降價。

於是73年5月經濟部委託工研院開發此IC。經由一番努力,工研院電子所終於開發出原型機(prototype)展示功能給國內廠家看。國內廠家就以此結果再與日本公司交涉。終於獲得降價。工研院電子所的晶片也就從未進入生產而退場。

有人以產品未進入生產,認為此開發案失敗。但以結果看,則成功的為廠商爭取有利條件。只有自己有實力(know-why),才能獲得好的談判條件。基本上此案是成功的。但若非由政府統一規劃與執行,則廠商各行其是,就沒談判籌碼。

謝錦銘
2006/5/26    17:36:00
「電子秤IC」的故事(上)

2001年在圓山飯店舉行的「積體電路技術引進25週年」。會中一位特別來賓,祝偉中先生。我個人認為他對台灣積體電路工業發展有其貢獻。但是他不是計畫團隊的一員,他是關鍵時刻的客戶。

祝偉中先生是電子所RCA移轉的電子錶IC第一個客戶,也是第一個委託我們在電子所環境設計IC的客戶。在大家都懷疑電子所的產品與技術可靠度初期,他率先下訂單。本文將報告客戶委託設計的故事。

從RCA回國後,我們開始建立實驗室與各項程序。不久接到通知,有客戶委託設計電子秤IC。由我跟蔡明介負責。

當時客戶只給一個樣品,詳細規格則並不清楚。於是CIC0001的故事重演一次。我們只好從樣品反推可能的規格,再找客戶確認。但即使客戶確認了,情況也不單純。

這種合作方式風險很高。然而卻是常有的情況。太多客戶是開不出規格的。為了爭取生意,很多公司都硬著頭皮接案的。於是常常無法驗收結案。工程師與接案業務人員的壓力很大。

謝錦銘
2006/5/29    12:21:00
「電子秤IC」的故事(下)

由於規格的不確定性及我們是生手,設計工作進行不順利。而那時光罩還要送日本製造,任何修改都耗費時間。曾經有兩天陸續由專人手提磁帶去日本的事。完全不惜成本。只為完成第一個案子。

我當時也手提磁帶去日本,且要在旅館等光罩做好馬上檢查。那時fax太貴,只能以英文電報(telex)聯繫。旅館名稱與地址都由日文翻譯成英文。害我費好大功能才找到。

客戶需求是能同時用於公斤和磅的電子秤。經過幾翻修改,我們終於做出一半功能的IC。只能用於公斤。而且進度已經慢了好一陣子。客戶已經放話要索賠。因為他的客戶也等不及了,而他們其他東西都在生產線上等。這就是專案的壓力。

當我們告訴客戶需要再改時,他決定不改了。就以一半功能先上生產線。後來此IC賣了好幾年,客戶也賺到了。

已經過去將近30年,我還無法忘記當時生手時的慌張。在此順便告訴各位主管、父母、老師們,老手都是從生手經驗累積養成的。希望給部屬、孩子、學生有磨練、學習、改進的機會成長。


五年二班
2006/5/29    13:45:00
「老手都是從生手經驗累積養成的。希望給部屬、孩子、學生有磨練、學習、改進的機會成長。」

這幾年因為學生人數一直增加,分給每一位學生的時間變少,國科會和教育部不斷要求SCI論文這些量化指標,壓力隨之而來,對於進度不理想的學生,就比較容易動怒。自己也知道有違師道,但是還是有控制不住的時候。

謝謝前輩提醒。

謝錦銘
2006/5/30    17:44:00
電子錶IC的故事(I)

RCA技術引進計畫是以電子錶IC為目標。因此有必要在此一談。

加入工研院前,我任職於電信研究所。也是潘文淵先生與方賢齊先生(當時的電信總局長)等規劃電子錶IC技術引進計畫的時候。潘先生從美國帶回兩只電子錶。每只價格約台幣三千元。相當於大學畢業生起薪。

那時的顯示器是LED發光二極體,相當耗電。為了省電,平常錶面是漆黑一片,只在看時間時才按鈕顯示時間。與一般手錶感覺不同,感覺怪怪的。為了方便開車時無法按鈕,更想出甩手開關,甩一甩手,LED就亮一段時間。這是電子錶產業的導入期。當工研院電子所執行該計畫時,LCD顯示器開始發展不久。

五年八班
2006/5/31    09:36:00
請教謝先生, 您所說的 LED發光二極體 是 七段碼 嗎? 因為從您的文章看起來, 最早期的電子錶在平時是看不到任何的時間, 直到按下某個按鈕才會看的到。現在我們戴的電子錶, 平時看的到時間(七段碼有顯示), 在夜間的時候, 才需要另外按一個按鈕發光照亮七段碼。

謝錦銘
2006/5/31    10:40:00
To五年八班:

是的,是七段碼(7-segment display)。以七個線段組成0到9的數字。這是最省IC輸出端數量的設計。此設計也深深影響阿拉伯數字的造型。

五年八班
2006/5/31    11:41:00
謝謝您的回覆, 原來以前的電子錶是要按一下才會顯示時間(七段碼顯示)

我幫前輩補充一下, 怕有的人不知道什麼叫做七段碼:
http://led-manufacturer.weidien.com.tw/rimages/73/led-display-manufacturer-led-7-segment-display-B.jpg

在照片裡面可以看到: 任何的阿拉伯數字0到9, 都可由那七條線段來組合, 搭乘電梯的時候, 樓層的燈號就是那樣子變化顯示。

謝錦銘
2006/5/31    11:56:00
To五年八班:

謝謝補充。圖中右上角用了13段。可以組成更多字。

謝錦銘
2006/6/1    17:39:00
電子錶IC的故事(II)

電子所首先移轉RCA設計的電子錶IC在示範工廠生產。很短時間良率就超越RCA的良率。但是客戶在那裡?當時國內電子錶廠家沒人願當白老鼠,大家都不敢採用。

史欽泰先生台大機械系同學祝偉中先生在香港生產電子錶。於是史先生於祝先生參觀電子所工廠時,爭取了第一張為數10萬個的訂單。然後再以此事實再向國內廠家推銷,才有人願意採用。這要感謝祝偉中先生的。

謝錦銘
2006/6/4    16:38:00
電子錶IC的故事(III)

那時候能設計電子錶IC的都是美國與日本公司。由於產品剛開始導入,工程人員規劃了許多新功能。例如可以同時顯示兩地區時間、也可以當計時馬錶使用、甚至能顯示全世界的時間…等等功能,真乃各顯神通,讓人眼花撩亂。

於是錶上就有好多按鈕。操作手錶像寫電腦程式,弄得很多人不知如何操作,看到電子錶反而有點怕怕的。後來回歸只要顯示時、分、秒基本功能的錶才被消費者接受。最後更回到傳統錶的指針方式的電子錶。此事說明產品規劃時,必須考慮消費者使用習慣,新未必是好。

五年八班
2006/6/5    00:35:00
想請教謝先生,

當時應該有Walkman這種隨身聽(很類似現在iPod引領風騷), 上面也是有很多複雜的按鈕, 但卻吸引了不少的年輕人注意與購買, 相對於電子錶, 為什麼會Walkman能抓住使用者的喜好呢?

謝錦銘
2006/6/5    21:26:00
To五年八班:

Walkman的按鈕可能是一個鈕一種功能。當年電子錶最多約4個按鈕。為了執行複雜的功能,每個鈕都負責好幾個任務。且有些功能需要用好幾個按鈕依不同順序操作。和寫電腦程式一般。讓很多人不知如何是好。

人們熟悉手錶上的按鈕可能已經超過百年。絕大多數人不願意改變的心態下,新的電子錶自然回歸基本功能。

五年八班
2006/6/5    22:34:00
感謝謝先生的回覆, 您這樣一說, 電子錶確實有很多'複合鈕', 電子錶有很多的功能, 但是有可能必須要A鈕加上B鈕同時按下才會作用,
這些功能的切換或操作需要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熟練後才會上手, 而Walkman的按鈕卻很單純, 每一個按鈕只有一個功能。怪不得ipod會成功, 按鈕簡單^o^

謝錦銘
2006/6/6    17:45:00
電子錶IC的故事(IV)

經過一段時日銷售與客戶反應,市場人員提出新的電子錶IC企劃案。要求設計出成本低且具基本功能之產品。並且要在一年內盡快完成。這是企劃人員最喜歡的需求,「俗又大碗」。卻也是設計人員的大挑戰。

那時我是設計部門基層主管,負責帶人評估其可行性。我們以最樂觀的情況估計,都無法同時符合目標。尤其是時辰上的把握度很低。這是我們第一次設計電子錶IC,技術面的把握度相當低。

當我們將評估結論反應上去時,市場部還是堅持原先規劃。他們認為如果做不到將嚴重影響營運目標。於是老闆還是決定採用原企劃案。要設計部門設法達成此mission impossible。在一切為達成營運目標下,設計人員不得不接受此一指派。這就是設計人員壓力的來源。


謝錦銘
2006/6/7    17:35:00
電子錶IC的故事(V)

為了達成最少成本目標,增加產品的市場競爭力,設計工程師採用了許多新設計方式。就技術面來說,這是相當冒險的方案。果然在晶圓製造完成時,功能並未符合規格。

接著當然只有修正一途,別無他法。但是修改後卻還是有問題。如此修修改改竟然比預期時間晚了約三年之久。有人開玩笑說此IC編號不好。因為它的內部編號正好是CIC013。

若依原來市場部門預估,此產品應該已經沒有機會了。照說,我們應當中途就將計劃停止,以節省資源。

只是這是當時少數開發中產品之一。而且每次修改時,工程師總是判斷快好了。於是一次又一次的做不出斷然將計劃停止的決定。這種情況在公司經營上常常是決策階層最大挑戰。這是風險判斷問題,沒有所謂對或錯的問題。

華宗(轉貼)
2006/6/8    17:42:00
胡定華獲頒一等經濟獎章2006/05/08【聯合晚報】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感念建邦創投董事長胡定華先生30多年前帶領第一批的20人技術移轉團隊,執行經濟部「積體電路技術移轉計畫」,成功引進美國RCA公司半導體技術,建立我國第一座晶圓示範工廠,培育我國半導體優秀人才,對帶動我國產業轉型及升級,進而促進我國整體經濟發展,貢獻卓著,經濟部上午特別頒發一等經濟獎章。

經濟部表示,在民國63年間,經濟部孫前部長運璿先生有鑒於國內產業亟需擺脫傳統農業加工製造性質,決定重點發展「電子產業」,選擇美國RCA公司引進積體電路技術,委託工研院執行RCA積體電路移轉計畫並由胡董事長擔任主持人,針對IC設計、製程、測試及設備等4大領域,分別由楊丁元、史欽泰、章青駒、許健、林衡、黃顯雄、謝開良、萬學耘、曾繁城、劉英達、曹興誠、陳碧灣、戴寶通、倪其良、邱羅火、謝錦銘、蔡明介、林緒德、王國肇等19人組成4個小組同時進行,因成功引進RCA半導體製造技術並轉移於民間,奠定我國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的根基。

今年適逢RCA積體電路技術移轉計畫30週年,根據經濟部ITIS計畫資料2005年我國半導體產業產值已達新台幣1兆1,179億元,其中晶圓代工業產值達新台幣3,735億元,排名世界第一,IC封裝業產值達新台幣1,490億元,排名世界第一,IC設計業產值達新台幣2,850億元排名世界第二,這些成就皆啟蒙於RCA積體電路技術移轉計畫的成功。

由於胡定華成功地帶領RCA積體電路移轉計畫的完成,轉動我國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契機,建立我國半導體產業世界級的競爭優勢;他受頒經濟部一等獎章的表彰,代表政府對RCA積體電路移轉計畫的團隊成員對國內產業貢獻的肯定。


謝錦銘
2006/6/8    17:45:00
電子錶IC的故事(VI)

雖然經過這般波折,時機也嚴重延誤了,此產品卻銷售非常成功。經由不斷修改以降低成本(cost down),它變成當時最有競爭力的電子錶IC。其售價從最初一顆約2~3元美金,至後來更賣到僅僅十幾美分。足足降低90%以上。我後來曾在路邊攤看到有人賣100多元台幣電子錶時,心裡想到其中可能就是CIC013。

不但工研院電子所CIC013賣了好幾年,也授權給聯電。在聯電未設計出自己的產品前,成為支撐其生產線產能的主要產品。(註:當時RCA設計的電子錶IC是不得再授權聯電生產的) 最後更在工研院及聯電不再生產時,有幾家小IC廠買去生產,以支撐生產線。

我個人分析此產品事後還能成功銷售的原因有幾項。(1) 這是基本型功能的產品,其生命週期長。(2) 因為是自己設計的,我們完全掌握如何不斷改進的技術,得以提高競爭力。(3) 基本型功能產品的價格是客戶唯一考慮因素。

謝錦銘
2006/6/8    17:51:00
謝謝華宗轉貼。

我接到本會觀禮邀請函。因行程不便,故無法出席盛會。

Faustina
2006/6/8    19:34:00
謝伯伯,我想請問一個超級大外行問題:電子錶跟電子計算機都用IC嗎?如果是,那麼一般型計算機跟工程用計算機的IC有沒有差別?

謝錦銘
2006/6/9    09:00:00
To Faustina:

是的,它們都用IC。一般型計算機只算加、減、乘、除等簡單運算。工程用計算機還要算很多種,如三角涵數、對數、開根號...等等。功能上差別很大。IC設計上困難度也就差很多。

只是因為基本功能差異不大,IC大致定型了。沒有新花樣,生命週期可說已經進入成熟期了。

Faustina
2006/6/9    15:02:00
謝謝回答,我們繼續聽謝伯伯的故事。

五年八班
2006/6/12    00:32:00
謝前輩您好,

因為電子錶IC的故事系列, 看起來在產品開發完成後, 大多是往Cost Down的方向走, 能否講幾個小故事是關於 因為提高電子錶的附加價值而增加銷售的範例呢?感謝您。

謝錦銘
2006/6/12    12:43:00
To五年八班:

Cost down是最容易延伸產品生命的策略。它所面對的技術與市場風險最低。

不少人總認為只做cost down沒什麼了不起。不斷推出新功能才是好的。這是一種迷思。當有人把產品做到很低價,就是建構大的進入障礙。讓競爭者進不來,則形成獨佔市場。此一策略沒什麼不好。

當年施振榮先生曾設計電子錶筆,風行一時。是提高電子錶的附加價值的一例。但是擴大應用範圍更能增加銷售。於是現代人到處都有電子錶。有人常收到電子錶的禮物。甚至錶上刻上你的姓名。這都是增加銷售的方式之一。

謝錦銘
2006/6/12    17:48:00
「電子秤IC」故事外篇

當年製造IC光罩必須到日本。我們選定凸版印刷公司。我帶著電子秤IC設計資料去日本。那是我第一次去。手上要有兩種地圖。漢字地圖認字,英文地圖認讀音。

為了趕時間,我必須留在旅館,等光罩圖產出時,當場校對。因此有很多時間可以逛東京街頭。有時候買一張票,搭著繞圈子的山手線電車殺時間。

雖然在工研院建立光罩技術後,不再去凸版印刷製光罩。個人推測該公司應該對台灣後續成立的光罩產業有所參與。

2000年凸版印刷公司看好台灣TFT LCD面板產業,開始投入彩色濾光片(color filter, CF)產業。起先與展茂光電合作。2001 年更進一步在南部科學園區附近的台南科技工業區成立台灣國際凸版彩光公司。成為台灣第一大CF供應商。

南台灣已成為光電產業發展重鎮,2002年液晶面板全球市場占有率達36%。凸版印刷在台灣設立CF生產基地,可節省運送成本,迅速因應客戶的需求。產業群聚效應顯現。個人預估將來也可能在中部科學園區設廠,就近供貨。

謝錦銘
2006/6/14    17:33:00
電話IC的故事(I)

以前美國的電話用戶,一定要向電信公司租電話機。自己沒有權利選買自己喜歡的電話機。電話機租金加在每月的帳單中。即使已經繳一百年,還是繼續繳。而電話機也還是電信公司的財產。今天看來,這是多麼不合理。

所以當年美國電信公司(AT&T)的股票號稱為孤兒寡婦的股票。意思是只要擁有該股票,一輩子生活無虞。因為AT&T壟斷市場,穩賺的。直到30幾年前,美國政府把AT&T分解。並開放自由化讓用戶得以自備電話機。這是AT&T解體的開始,卻也改變了電信產業的生態,產生新商機。

Cindy
2006/6/14    18:36:00
對呀!之前聽我們老總說就因為這個電信的開放,讓百年老公司AT&T就此解體了.
前幾年固網剛出來時,對很多不是很清楚電信的投資人而言,以為是一股新興商機..搶著買股票..如今~都快要是壁紙了..
因為投資人那知電信市場短短1.2年的開放,竟以日進千里的速度在變化..
直至今天已是網路的天下了..!
比如說現在政府機關很多都開始在進行的M計劃~~所謂的M台灣計劃好像就是將政府機關,彼此間的聯繫都透過網路電話的方式進行,這樣可以省掉走外線(中華電信)的電話費(也因此一般固網賺不到錢啦~!)
嗯..不過到底何謂M台灣計劃,還要請謝大哥幫忙說明給大家聽.因為我..也不太會說..>.<...
還請您幫忙指點說明!

謝錦銘
2006/6/15    12:27:00
電話IC的故事(II)

當工研院電子所就看到此一商機。就規劃開發電話機用的IC。從瞭解電話機撥號原理開始,終於在民國70年5月完成編號為CIC9101-E按鍵式電話IC之開發並隨之量產。

後來,此產品也授權聯電生產與銷售。此一關鍵零件的完成,使我國一度成為電話機王國。培養不少以因生產電話機而成長的公司。如大霸電子就是其中之一。此技術再進一步到設計成來電顯示(caller ID)IC。

接著有些工程師離開工研院電子所創業。使該公司成為電話機IC的主要供應商。幾年前,它一度宣稱供應全世界一半數量的來電顯示(caller ID)IC。而目前本產品仍然銷售中。

謝錦銘
2006/6/16    13:01:00
To cindy:

最下面的文字是從政府網站摘錄,關於「M台灣計畫」的片段。M代表mobile。政府希望建構無線寬頻網路環境,讓許多業務在網路上辦理。其中重點在於讓手機不只講電話而已,它也有電腦的功能。

至於妳希望將來不必經固網的想法是行不通的。本計畫由政府建光纖網路,再租給電信公司。如此可減輕民營固網業者挖路埋管的問題。但使用費還是要負的。

以下文字摘錄自http://www.nici.nat.gov.tw/content/application/nici/general/guest-cnt-browse.php?cnt_id=371

「M台灣計畫」,希望以台灣既有的通訊產業能量,製造除了可以用手機打電話外,還可以上網的「雙網手機」,…..

將個人電腦、Internet和行動通訊結合所形成的『服務無所不在的網路』(Ubiquitous Network),從政府、企業、家庭到個人,在任何時間地點、運用任何設備都可連網,隨時隨地方便取得資訊,藉此提昇工作效率、增進生活便利,以大幅改善生活品質。

為實現以上之願景,我國需有一健全之無線寬頻網路競爭環境,而目前固網業者因用戶迴路之限制,無法進行寬頻應用服務之推動,故M台灣計畫編列70億建置無線上網基礎環境及應用服務,另編列300億補助地方政府建置寬頻管道6,000公里,再租給固網、有線電視及行動電話等業者舖設寬頻線路,共可舖設96,000公里之光纖網路,而收取之管道租金則將設定專戶用在管道之擴充、維護。



Cindy
2006/6/16    13:42:00
經過謝大哥的一番說明~讓我對這個M台灣計劃更有概念了.
也因此,可以想見未來的世界..無疑是網路的天下了.

華宗
2006/6/16    15:52:00
積體電路技術引進計畫的領航者是孫運璿先生,而實際的策畫者為潘文淵先生。當年他毅然提前自美國RCA研究室主任職務退休歸國,不僅損失一筆高額退休金,也讓夫人和家庭為了支持他一腔熱血酬知己的決定,付出不少犧牲。

今年適逢積體電路技術自美國引進三十週年,以及潘文淵文教基金會成立十週年,特別展出潘文淵先生與台灣IC產業故事的回顧展,同時將發表半導體技術在我國落地生根以及枝繁葉茂的專書“矽說台灣──台灣半導體產業傳奇”。

歡迎常在這媗民瞼生說故事,關心台灣IC產業發展的朋友,能一起來參加盛會,我也會出席會場向前輩們致敬。凡於6/26前報名者,主辦單位:潘文淵文教基金會將贈送每位來賓,紀念性icash卡一張(已內含100元儲值),及“矽說台灣──台灣半導體產業傳奇”書籍一本。請踴躍報名喔!

對了!我只是受邀參加的來賓之一,不是主辦單位、也不是工作人員,請不要在這個網頁向我報名。聯絡窗口:徐媛蘇,聯絡電話:03-5913705,電郵報名請寄yuansu_hsu@itri.org.tw。

矽說台灣,IC故事:潘文淵文教基金會十周年慶暨頒獎典禮
時間:2006/06/30(星期五)下午13:30─16:00
地點:台北香格里拉遠東國際大飯店三樓遠東宴會廳
(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201號)

五年二班
2006/6/17    16:39:00
不行啊!我要去長庚口試!

Faustina
2006/6/18    01:15:00
請大家記得盡量於6/26前報名喔!(謎之聲:有icash卡真不賴∼)

五年八班
2006/6/18    22:55:00
大家趕快去報名呦...(謎之聲:如果有下午茶、點心更棒...)

謝錦銘
2006/6/20    11:57:00
音樂IC

在老蔡的「看照片說故事:孫運璿與工研院」版中大致提過音樂IC
的事。此地做一補充。

工程師會設計IC,但對編曲就束手無策了。因此要另請高明。

編曲不止旋律要好聽,而且長短要符合記憶體儲存量。太長存不完,太短則浪費記憶體。無法發揮其最大功效。

正好當時計畫負責人林緒德先生的太太是中學音樂老師。因此請她擔任顧問,負責編曲。於是夫妻檔合作。隨時都可以討論細節。成為最佳拍擋。也成就台灣音樂IC的佳話。

謝錦銘
2006/6/20    21:59:00
「工研院」簡稱由來

今天看到「台南女子技術學院」因被簡稱為「女技院」而煩惱的新聞,使我想起工業技術研究院簡稱「工研院」的由來。

工業技術研究院成立時它的簡稱是「工技院」。由於容易被人想歪了。當時同仁都覺得不雅。

另外則常與簡稱為「工技學院」的台灣工業技術學院(現在的台灣科技大學)混淆。曾有同仁的信被送到那裡,繞一圈才轉到手。有些事情就此失去時效。

因此在方賢齊院長時,特別改稱「工研院」。然後不驗其煩的發文向各界不斷更正,經過好一陣子才逐漸定下來。

不過對有些人的更改特別慢。像交大的吳慶源教授,在十幾年後有時還稱「工技院」。

花店店員緬懷
2006/6/20    22:02:00
謝謝您的分享,讓我們了解工研院簡稱由來!!
謝謝您!!

五年二班
2006/6/20    22:11:00
呵呵,沒錯沒錯,我在81年進工研院,報到和新進人員講習的時候,都還一再提醒,我們是「工研院」,不是「工技院」。

吳教授十年前就離開交大去創業了,很懷念他教的「半導體元件物理」。冗長的式子,從黑板左邊寫到右邊,不必看講義。對著六七十人,連上三小時不休息、不用麥克風,依然聲如洪鐘。有學長年年旁聽,因為年年都可以有新的領悟。

謝錦銘
2006/6/23    17:44:00
那長長的美麗隊伍

就在工研院電子所IC示範工廠即將建廠完成之際,某一天我發現辦公室外的廣場上排了好幾百公尺長龍。隊伍中都是年齡約20左右的女孩。經由說明,才知道是工廠徵求作業員。當年這應該轟動了整個新竹地區。此情此景讓我想到閩南語歌曲「孤女願望」歌詞描述的年代。

她們是台灣IC產業第一批作業員(後來聯電將職稱改成助理技術員)。她們奠定了台灣IC工廠的基礎。記得後來張忠謀董事長曾向美國人稱讚,台灣高人力素質的工廠操作人員,使我們的IC生產良率(yield)遠超過美國的良率。是台灣重要競爭優勢之一。

隨著時間的過去,這批人逐漸有些人調到電子所其他部門。例如我當時找的IC光罩佈局人員、中文電腦操作人員、行政助理等。不少人更在工研院找到另一半,後來成為董事長、總經理夫人。也有人隨衍生公司出去,成為千萬小富翁。也有人當到公司協理。

五年七班
2006/6/23    19:51:00

在那美好的年代
只要個人肯打拼
男男女女都會出頭
當然
政府施政的智慧由此可見其重要性

五年八班
2006/6/23    21:45:00
想請教謝前輩,當時有很多人願意來應徵IC產業第一批的作業員,是因為薪水的緣故?或是公司福利好而吸引到高素質的人力呢?

謝錦銘
2006/6/24    17:32:00
我沒機會向這些小姐問此問題。

個人推測應該是新鮮。另一可能原因,是大家把工研院當成公家機構吧!認為比一般工廠可靠。

當時為了不必管住宿問題,只錄用新竹地區人員。讓她們不須離家,也可能是一誘因。

那真是美好的年代,充滿希望。政府建構好環境,讓大家施展。

謝錦銘
2006/6/28    17:36:00
ETC(I)

財團法人台灣電子檢驗中心(簡稱ETC)其網頁開始說明:「中心之前身為工業技術研究院電子工業研究所所屬之電子檢驗服務組,民國七十二年在經濟部和台灣區電工器材工業同業公會(即現今之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的推動下,建立專業公正的檢測與輔導機構,移轉成立了財團法人台灣電子檢驗中心。以提供檢驗與發證之服務,發展品管與檢驗技術,提高產品品質,促進工業之進步與繁榮,並謀求其公益為宗旨。」

在此說明此工研院電子所衍生機構之一。它與常被提到的台積電、聯電等衍生公司不同。對台灣電子工業的貢獻卻是一樣重要。

謝錦銘
2006/6/29    17:35:00
ETC(II)

電子所的前身「電子工業研究中心」成立時,即由別的單位移入電子檢測相關部門。此部門與當時主要計畫(IC技術引進計畫)的性質、工作內容及進行規劃幾乎完全不協調。如此多少造成管理上一些困擾。這是組織重整時經常發生的情形。也考驗主管的管理能力。

為了發揮此部門的專業,胡定華先生將它定位為提昇電子工業水準的先鋒。除少數外商公司外,當年國人的公司絕大部分仍是屬於中小規模。談不上較具體的制度,當然也就對品質議題沒什麼觀念。而胡先生預見未來這將是必須面對的議題。是可以發展的業務。

為了不讓廠商排斥,電子所先從診斷開始,然後輔導廠商建立制度,再進行檢驗及認證等,逐步讓廠商認同此做法終究有益於營運。於是電檢業務迅速發展,它不但為工研院產生利潤,而且由此更可得知整體產業的狀況。有益於產業技術發展規劃。

然而於趙耀東先生任經濟部長時,以電子所宜集中精神做好技術發展為由,下令將此業務衍生了另一獨立機構,即財團法人台灣電子檢驗中心。

Faustina
2006/6/29    17:42:00
小F想插個隊,請問謝伯伯:從謝伯伯的描述,以及國外的趨勢看來,無論是產品還是證照,其檢定衡量資格的單位,似乎都慢慢不再屬於政府了。我想不屬於政府的單位,可能在抓住趨勢並制定標準上,是要來得比政府靈活,更能貼近實際需求,但是至少在台灣,缺乏官方色彩的單位,或多或少都會在公信力上受到質疑。不知道謝伯伯對箇中抉擇,有何看法?

謝錦銘
2006/6/30    17:29:00
ETC(II)

該中心提供業界產品規格測試服務,並協助輔導電子零件業者加入國際電工組織IECQ的國際電子零件品質評估制度。致力研究發展檢測技術,從一般規格測試,到產品整體安全性能、電磁相容、環境可靠性及通信法規等測試,並提供技術諮詢。

產品類別則有電子零組件及成品,含電器、通信、資訊、醫療器材和工業電子等產品。經研究發展檢測技術,建立了儀器校正能量,提供業界檢測儀器校正服務,並逐步進入環保、工業安全衛生等各領域。

從此一營運業務,使國內廠商逐漸明瞭電子產品銷售時,必須面對法規與認證等問題。它免除廠商為此類問題投入資源。也確實解決了許多產品外銷的障礙。因此說其貢獻不亞於產品與技術移轉。

謝錦銘
2006/6/30    17:41:00
To Faustina:

個人認為機構的公正性不必然與政府有關。而且政府組織並不適於需要效率及必要持續不斷養成專業門檻的營運機構。

國內不少財團法人的公信力更勝於政府機構。公正性市累積的結果,不是被權威賦予的。

五年二班
2006/6/30    22:05:00
完全同意謝前輩的見解。

謝錦銘
2006/7/6    17:43:00
CMC-3400迷你電腦(I)

以前談電腦,幾乎與IBM劃等號。當時的電腦稱之為main frame,價格很貴,總是要花上千萬台幣買得起。因此只有少數人才有機會用電腦。算是貴族化設備。

後來有人設法將電腦縮小功能規格,稱為迷你電腦(mini computer)。當然價格較低,讓更多人買得起。尤其適合於某些較小規模運算工程用途的電腦。工研院電子所IC光罩佈置設計電腦主機就是迷你電腦。加上特殊設計軟體,只要幾百萬就可以買到。雖然與後來的工作站(work station,以10萬為單位)與今日的PC(以萬為單位)比起來還是很貴。但這是此一時與彼一時,不能相提並論的。

當時製造迷你電腦的公司有王安、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 DEC)等新秀。其中迪吉多還被管理學界評為追求卓越的公司。曾經是很風光的企業。它在台灣也有投資設廠。但是它們遭遇工作站及PC的挑戰,在轉型策略不成而失敗沒落了。其中迪吉多被PC公司的康柏(Compeq)合併而消失。康柏則再被惠普(HP)合併。

從這些過程,我們看到技術斷層時對產業的影響。在工研院電子所開始研究電腦技術時,迷你電腦就被列為目標之一。也就是CMC-3400計畫。

五年八班
2006/7/6    22:51:00
感謝前輩繼續說好聽的故事。

您在'CMC-3400迷你電腦(I)' 最後一段提到 '工研院電子所開始研究電腦技術時,迷你電腦就被列為目標之一' 我想決定這些目標與執行計畫的人應該都是相當有遠見、有理想的人。

想請教謝前輩, 這些人是如何培養(決定)要進行開發這些技術? 是與業界合作時的敏銳觀察性? 或是天生/後天培養的人格特質引導? 或者在閱讀很多的報告與papers之後下的決定?

先謝謝您的回覆

Blessings
2006/7/9    15:31:00
今天聯合報有篇新聞與有關 孫資政與李國鼎先生的的評論,很值得一讀:

新聞:比超級電腦 台灣不如人
http://udn.com/NEWS/OPINION/X1/3396559.shtml

http://forum.udn.com/forum/list.jsp?news_id=3396559

謝錦銘
2006/7/9    16:57:00
台灣使用超級電腦確實較不積極。其實高速電腦中心的超級電腦也與工研院VLSI計畫有關。

當年規劃VLSI計畫時就預見未來的SPICE電路設計模擬運算時將遇到的難題。因此希望在計劃中爭取電腦的投資。我們組小組訪問美國電腦公司。我也是訪問團成員之一。當時有訪問IBM公司。

經過多次討論與評估,最後決定在國科會設立高速電腦中心。讓更多人得以使用超級電腦。而工研院的需求則於工作站解決。因為高速電腦中心未能買齊IC設計所需軟體。倒是滿足了其他的需求。如製程與device的模擬、土木工程設計等。

台灣最需要超級電腦的可能是氣象局吧。可是政府經費分配時氣象局優先順序一定很後面。比不上可以要到選票的老人年金。

超級電腦用得少,表示解決大問題的能力較差。但是有什麼事比選票重要?

憂心的老師
2006/7/9    17:01:00
台灣最需要超級電腦的可能是氣象局吧~~~~所以氣象報告的準確度老是不夠

五年八班
2006/7/9    23:12:00
現在大概都是使用叢集式電腦(PC Cluster)來替代大多數超級電腦的運算工作吧。就我所知道,氣象預報除了颱風或豪雨特報需要每一到兩小時通報一次,剩下的都是每天固定時間發佈,所以氣象局預報的方式都是在前一天把資料丟到叢集式電腦去運算,程式效能好不好不管,只要能在預報截止時間前能夠把資料'跑'出來就可以了。

至於颱風即時的預報,我認為氣象局所採用的model是比較簡單的(並且傾向預期造成最大傷害的路徑),所以可以用比較快的方式來預報。

至於預報準不準確,那是跟資料庫比較有關係,包括歷年來的台灣附近的海域水文、大氣、地理...等資料的完整性有關,資料越完整,電腦判讀的越準確,所以有些氣象前輩只憑經驗與手邊的歷年資料,就可以打敗電腦的預測,這個靠天吃飯的行業要比的就是資料的完整性 與 即時回報系統來供進一步預測(例如山區豪雨多少公厘以上,因為潮汐、地理等影響,就可以開始預測下游何時會淹水)。

謝錦銘
2006/7/10    12:27:00
CMC-3400迷你電腦(II)

在此說明為何選擇此發展方向。我個人的推測是,它是無可選擇中的決定。

人生中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當人們無法選擇時,就只能專注一項,勇往直前。有時候卻更能有所成就。我觀察到某些身障人士就因此成就非凡。而能有所選擇的人,反而因分心而無成就。這是有感而發的題外話。

在IC還處於MSI(Medium Scale Integration, 含100個電晶體以下)或LSI(Large Scale Integration, 含1000個電晶體以下)的時代,設計電腦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記得當年由媒體報導的知,在交大實驗室有一部好像被稱為「白髮魔女」的實驗性電腦。因為它的電線太多且複雜,只要有人隨便拔掉一條線,就可能讓師生忙翻了。我真想知道當年是那位教授,花多少時間做此實驗。

當工研院規劃電腦計劃時,市場上每一家公司電腦的設計都不同,且均有其智慧財產權。而微處理機(Micro Processor)正處在萌芽期。根本沒有開放型標準架構可依據。我們也無法定出自己的架構。

設計電腦系統更難的部分是它的整套軟體。一般至少包括操作系統(Operation System, OS)、語言編譯器(Compiler)…等等。這更是我們難跨越的障礙。當時也沒有套裝軟體可以買來用。真是難上加難。

在此情況下,我們只能從模仿開始。希望藉此累積技術經驗,並發展出產品方向。

may
2006/7/10    15:46:00
謝前輩
我想請教一個很~~小的問題就好
您說的(迷你電腦)
是不是就是我們平常在用的notebook?

我現在用的牌子是(ASUS)這個牌子好嗎?



謝錦銘
2006/7/10    17:51:00
To may:

我講的是三~四十幾年前的往事。因此思緒也要回到當年。那時候並沒有PC(更沒有notebook)及工作站(work station)。那時的電腦有以億為單位的超級電腦及以千萬元為單位的main frame。很少人買得起的。

因此有人設計縮小版電腦,就稱為迷你電腦,後來又有超級迷你電腦。這些當年改變電腦產業的產品,其性能均比今天的desk top PC與notebook PC差很多。

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所用的任何廠牌PC都比迷你電腦或超級迷你電腦強很多。但是妳花的錢只要百分之一(即以萬為單位)。當然因此迷你電腦也消失好幾年了。記得幾年前工研院想把迷你電腦送給學校都沒人要。因為負擔不起維修費。

may
2006/7/11    12:39:00
哈~哈!
就說嘛∼隔行如隔山
幸好52老師最近不在,不然一定又會被他靴一頓

迷你電腦可能跟我同歲,難怪我對它一點印象都沒有

了解∼了解,這就是典型的(不恥下問)
謝謝謝前輩願意花時間回答我的問題

孫一鴻
2006/7/11    12:50:00
謝前輩:

好久沒在網上與您對話, 近來可好?

我有三個問題想請教您:

(1) 當年再發展高科技的時候,政府也被動的再禁電玩,我記得當時台灣好像還是電玩製造的大戶,而且我的第一台蘋果兩號電腦也是在中華路賣的非法仿造品. 請問這些在當初看起來是非法的行業,在工研院草創的初期,或在高科技發展的起步階段,有沒有他們的貢獻?

(2) 中國大陸在現階段的世界裡是一個非常獨特的經濟實體,它在擁有超廉價勞工的同時也擁有極先進的科技,它的外匯存底可以影響全球美金匯率,世界的鋼價也因為它2008的內需而飆漲. 但是它在共產制度管理下懸殊的貧富差異,只怕連馬克思和列寧也會無法相信. 在這種經濟強權壓下,台灣,香港,和新加坡會不會有"中產失位"的隱憂? 因為這三處都沒有廉價勞工,沒有尖端研發,也沒有廣大的市場. 我們代工的專長在未來還有沒有優勢? 印度也是另一個隱憂, 還好的是印度的經濟規模尚未成型.

(3) 日本的勞工薪資,至少是台灣的三倍,大陸的十倍. 但是我從未聽說日本有產業外移的隱憂,或勞資的糾紛. 請問日本是如何維持它高價勞工的競爭優勢? 台灣把技術職業學校都改制為專門唸書的大學恰當嗎?

拉拉雜雜說了一大堆,等您有空再回覆,在此先說聲謝了!

謝錦銘
2006/7/11    17:42:00
CMC-3400迷你電腦(III)

我們的發展方向分兩部分。其一以應用當時剛處於導入期的微處理機。發展出微電腦。如CMC-100、CMC-1000、CMC-2000等。成為後來發展IBM PC的基礎。

第二個方向則模仿迷你電腦。選定的目標是當時迪吉多公司銷售很好的PDP-11/34型號迷你電腦。我們以bit slice技術設計出功能完全相容的硬體系統。軟體則採用原公司的軟體。可以執行原本在正版電腦上的某些應用軟體。

藉由此計畫,讓工程師了解整體迷你電腦系統。但是如何商品化則有不少議題必須解決。我們當時做了三套。最後送給當時的光罩作業部。增加其產能。

雖然我並非電腦計畫成員,卻在計畫後段被老闆指派去管該計畫團隊。

永懷孫院長
2006/7/11    19:42:00

我倒是覺得May提供了一個很好的Inspiration。

現在市面上大多數廠商與Buyer都把Desktop Pc、或準系統稱之為迷你電腦,確實與我們當年在學校教科書裡的解釋不同;教科書定義的Mini Computer是介於Main Frame與PC間,可供多人到數十人同時使用的電腦系統(multi-user、multi-task),也正因為要達成以上兩項任務,因此平行處理(peripheral process) 與資源控管的問題就格外複雜,謝前輩提到的:發展CMC-3400過程中OS編寫的困難程度,我個人感同身受。即使時至今日,這種Multi-process的作業系統coding難度都遠高於PC。

不過,這幾年半導體技術大幅成長,處理器的速度不斷增加,而使用者的要求,從當年的Cpu bound 大量轉至IO bound 、家電化的趨勢與應用、RF相關技術的成熟、安全的需求增加….等因素,Master/Slaver式的系統有著PC Cluster無法克服的優點,看了May與謝前輩的問答,我個人倒是覺得Mini Computer未必沒有敗部復活、重出江湖的可能;不知版上IT先進的看法如何?

謝錦銘
2006/7/12    13:03:00
希望有人能回答永懷孫院長的想法。

如果此想法是正確的,我恐怕台灣也很難發展出具商品化的OS。

另外,不知一般IC design EDA當做server的電腦是否算是multi-user、multi-task電腦。如果是的話,則Mini Computer並未消失。它變化成工作站型式而已。

謝錦銘
2006/7/13    17:42:00
To 一鴻兄: (I)

你的問題太大了,尤其是第(2) 、(3)兩題屬於經濟方面,我恐怕不夠專業來回答。希望有其他人能回答。

不過我願意給一些看法,就算意見交換。首先從第一題說明。

電玩、蘋果兩號電腦、MP3 player…等等都是不同功能的電子系統產品。它們的構成元素卻都是電子元件。就如有限音樂要素可以譜出千變萬化的樂曲。電子系統產品也可以化身萬千。因此產品企劃(product definition & marketing)是系統產品廠家成功營運非常重要的功能。

當年的國內剛投入此行業的廠家只具備簡單設計與製造能力,幾乎無產品企劃能力。因此只能做OEM接單代工生產或模仿、拷貝別家產品。在此過程中累積能力與經驗。後來由IBM定的PC標準產品時,才得以發揮其製造專長。成就後來的PC產業。因此可以說有他們的貢獻。

即使經過了30年,國內系統產品企劃能力雖然有些進步,但是仍然很弱。因此無法以創意產生價值。這也是面對大陸低成本時,產生競爭壓力。

may
2006/7/14    15:11:00
每次看到謝前輩回答問題
就會想起早期政治家的風格
∼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絕不彭風!

可是,我也很想了解一鴻哥問的第(3)點
下一代的優勢,到底在哪裡?




五年二班
2006/7/14    15:29:00
關於一鴻兄「請問日本是如何維持它高價勞工的競爭優勢? 台灣把技術職業學校都改制為專門唸書的大學恰當嗎? 」

謝前輩都謙稱不敢回答,我離產業更遠,只能帶頭拋磚,希望不要誤傷美玉。

創意、精品、品牌,這是我認為的日本產業優勢。原始創意方面,日本不如美國,但是商品化的創意,日本獨步。精品是最值得稱道的,日本產品的精緻度、可靠度,真的領先大多數國家。即使同一品牌,Made in Japan就是比較受信賴。於是品牌效應就非常明顯,那怕他委外生產一大堆零組件,最後從他家送出成品,硬是價格不斐。這就可以維持高生產成本的競爭力。

但是日本的高生產成本還是個負擔,要不然日本也不會把生產基地外移了。要注意,一個產業外移必須要又下一個產業填補,日本的高科技研究水準相當高,自然比較不擔心。美國又何嘗在意舊的產業外移?但是當沒有新的產業填補的時候,都會緊張的。

台灣下一代的優勢?我還看不見。但是中國的優勢,只要不刻意蒙住眼睛,人何人都看得見。

至於「台灣把技術職業學校都改制為專門唸書的大學恰當嗎?」藍老闆已經在柑仔店說過,我有同感,不恰當。

Silent
2006/7/14    16:00:00
我可以再補充一些我所知道的。

日本教育(包含學校與社會、職場等),是以技術本位為主,人文素養為輔,從小學教育開始,學校就會透過各種與民間單位協辦交流的活動中,讓小朋友知道傋成生活的一些基本元素,並且鼓勵開發與研究。

而在專校以上的教育,則是跟業界有很好的交流合作模式,這部份,就是目前台灣專校以上比較缺乏的,以我所接觸過的台灣部份學校體制而言,大部分學校教授說的是一套久未update的知識,但是卻和現實的業界銜接不上,以至於,多數學生出了社會後,會覺得有落差。

另一方面,近幾年,日本經濟雖然低迷,但是政府釋出的善意依舊不減,反而提高對本地產業的關心,從產業人士的想法中,加強合作關係,政府協助產業從學校培養技術人才,產業則提供技術培育給相關學校,並從這樣的交流互動中,形成另一種緊密的社會產業結構。

如同五二兄提到的,目前家父經營的汽車零件與電容器工廠,也是從三十多年前,就將基地轉移自台灣,但是截至目前為止,有大部分的細部組件,仍是由日本本地進口過來,雖然成本高,但是這是維持品牌的一個必要作法。

再者,日本目前大量往外運輸技術人員,這相對讓日本的技術在國際地位上提升,也是日本在技術教育政策上的一個效果。

台灣若是希望能進步,我想最重要的是確定自己的路,而這是目前在整個教育體制上的最大隱憂,以電影來說,很多學生除了學習電影拍攝與批判外,對於技術層面相關的物理、化學知識是比較沒興趣學的。這麼說好了,現在各個產業都涵括各類相關領域,若是只死守著自己所學的本業,哪怕是拿到最高學位,恐怕都還是無法振興產業的提升與創造。

以上是我的一點看法。

孫一鴻
2006/7/15    12:16:00
謝謝大家精闢的高見! 也很高興看到這網站讓我有了終生學習的感受!

Faustina
2006/7/15    13:16:00
非常謝謝一鴻叔叔、謝伯伯與Silent的問答,讓我受益良多。

雖然我老是在這邊不知死活外加馬不知臉長的磕牙,但是我覺得許許多多交相激盪下來,散亂的絲線似乎慢慢有了結網的理路,讓我昨天讀「Freer Market, More Rules」這本講管制問題的書,以及今天讀剛買的「聖嚴法師學思歷程」,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心境與天地。

更要謝謝一鴻叔叔與Silent,因為您們,我動手找到了日本野村綜合研究所與松下政經塾的英文版網頁,等一下我會放在自己在「知識分享」區開的版裡面。記得一鴻叔叔曾經說過希望將來能看到一個公共政策的智庫,而我覺得除了英美經驗之外,世界上其他國家同類機構的建立運作方式,也相當有參考的必要;尤其長期以來,台灣的「國際化」常常被批評為「美國化」,這時打開往其他國家看的窗子,意義尤其重大。

謝錦銘
2006/7/18    17:41:00
To 一鴻兄: (II)

很高興看到很多寶貴的看法。

關於面對大陸的崛起,這是產業環境的改變。我個人是以「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機制為考量。不管喜歡與否,產業環境改變將使產業重新洗牌。因此決策者(包括政府、企業及個人)應從此一角度調整。使自己更適應新的大環境。任何想逆勢操作的,其失敗的可能性非常高。

就降低生產成本情況而言,這不是今天才發生於大陸的。以PC為例,它早年從美國移到台灣,再到大陸。有些其他產品則先經過日本,再到台灣。然而今天PC產業最有價值微笑曲線的兩端,仍然絕大部分由美國公司主導。他們採取合作互補,非硬碰硬的價格對抗策略。這是我們應思考的方向。

我們若一直採硬碰硬的對抗策略,則有可能全盤皆輸。新產業生態可能讓某些人或公司變成弱者。只要做好調整,應該能找到適當的定位的。

今天媒體報導名醫去大陸,前幾天的名教授被挖角去北京大學,都是個別調整的過程之一。政府若不做整體性策略調整,個別調整仍然會進行。只是調整期將加長,受傷害的人更多。

謝錦銘
2006/7/19    12:13:00
To 一鴻兄: (III)

以下摘自聯合報民意論壇。也是對大陸觀點之一。請參考。


經續會定調…別斷了台灣再起機會 【2006/07/19 聯合報】

鄒德發/企業顧問(北縣板橋)

………………..

對外開放與政府效能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兩大支柱。自一九九○年代開始,台灣的產業外移大陸,資本輸出,基本是依據比較優勢的原則,以及資訊工業革命所帶動的市場全球化布局考量。但政府顯然將其歸咎於大陸經濟發展之磁吸作用,與「統戰」陰謀,未能體察台灣和世界經濟的結構已完全改變。從李登輝時代的「戒急用忍」政策開始,台灣政府即逆勢自外於中國大陸高速經濟發展之洪流。於將近廿年的長時間裡,刻意在海峽兩岸造成重重障礙,並以直接間接手段刁難、防堵台灣企業向大陸投資發展,嚴密封鎖大陸農工產品進口,反倒扭曲了台灣經濟發展的方向,埋下可能傾頹的禍根。

………………

面對全球化,執政黨不願正視中國大陸興起的契機,甚至以政策隔絕兩岸產業分工與經貿往來。加上政府部門效能出現問題,引發投資環境惡化、投資意願低落以及外資卻步等情況,才是埋下不利經濟發展隱憂的主因。

………………

謝錦銘
2006/7/19    17:42:00
To 一鴻兄: (IV)

關於日本的情況,除了幾位朋友的意見外,我有幾項觀察。

(1)日本的國內市場大,其外銷比例不像台灣那麼高。(2)日本材料工業及精密機械工業是台灣仍然難以競爭的。(3)其實日本公司也想把某些業務移到大陸,卻面臨一些困難。如語言、生活條件及中國人對日本人的歷史情緒等。使他們不似台商那麼迫切與容易加入大陸的環境。

幾年前某日本公司政策決定進入大陸。他們先與某台商簽三年合約,由他們出錢及移轉某些技術,台商在上海設點找人訓練並專門為該公司做IC設計。三年後,由該公司決定是否將人員移轉他們自行管理運作。如此借台商優勢,分兩階段方式進行,可降低衝擊。

雖然他們市場銷售部門希望藉由此大陸成本,提高產品競爭力。但是一年後卻提前解約。原因是工作移到大陸後,日本公司的人無計畫可做。因此又把工作收回去。

至於台灣將職校改成大學當然不恰當。有些工作需要熟練的人動手執行。職校應該訓練這方面人才。然而我們「士大夫」社會價值觀,讓這類人員無法感受到被尊重。因而大家都想當工程師,不願成為技術純熟的技術員。

我記得工研院開始的人事制度,就把工程師與技術員分成兩類。他們的升等管道不同。其目的在培養資深操作純熟的技術人員。但是不久,這些技術員就一直爭取讓他們能升遷至工程師的職位。最後工研院也就同意了。

產業界目前整體的現象是大學職校化,碩士學士化。有些浪費社會資源以及產生一些不適任的工程師。

謝錦銘
2006/7/20    11:06:00
To 一鴻兄: (V)

以下摘自聯合報民意論壇。可補充說明職校改大學的觀點。請參考。


指考頂尖 為何要念台大醫

蔡昕穎/高中生(北縣泰山)

…………..
大學指考成績公布,又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在台灣,如果說出你是個廚師、是個髮型師,是讀餐飲科、是美容科、是某某高職、工專的學生;別人聽到的第一印象一定是「不愛念書的人。」在台灣大多只有成績不好的人才會去學的刻板印象,深植每個人的心中,就連分發的分數都不高,當然就不會受到重視和尊敬。

教改說是要減輕學子們的壓力,但是家長觀念不改,社會觀念不改,學子們還是只能被制式的洪流推著走,而無法在這些專業上發展。試問,每年考高分打算進台大醫學院的學生們,你們是打從心底自願為人類服務?還是為了父母家族的面子呢?

【2006/07/20 聯合報】

五三
2006/7/20    11:19:00
從來沒膽進 謝前輩版

但這篇 很吸引我就來投票一下...

....試問,每年考高分打算進台大醫學院的學生們,你們是打從心底自願為人類服務?還是為了父母家族的面子呢?

小輩 投---> 為了父母家族的面子!

五年二班
2006/7/20    11:48:00
七月初「微電子營」座談會上,有高中生問「成績最好的學生都去念醫學院,是不是人才浪費?」,咱們系主任可能是怕一旦承認,會讓其他小朋友覺得「這樣喔,那我也要念醫學院。」,所以回答說我們系上也有很多成績可以上醫學院的學生。

但是我的反骨又作祟了,所以我接著回答「的確成績最好的學生大部分選擇醫學院,學測不是滿級分根本就進不了台大醫學院,這的確是浪費」。告訴大家,我本來不覺得是浪費喔,醫生救人命,很重要的。但是3/29第一次和Wendy & May見面,他們就很堅定告訴我「浪費」。

於是我就開始引述的的漂亮網友告訴我的理由。最後告訴他們「選甚麼科系,興趣最重要。許多科系很好玩,但是醫學系面對的是人,絕對不是給你玩的,如果你們決定要讀醫學院,除了興趣之外,還要有一顆慈悲的心。」

至於為什麼是「浪費」,Wendy & May,你們來說吧。

謝錦銘
2006/7/20    12:45:00
我也認為是浪費。這些人才應放在創造與研究發展。

另一種浪費是,把碩士、博士等放在工廠中維修機器設備。

may
2006/7/20    14:07:00
太好了,終於可以稍微話多一點,如果能刺激學醫的小八參予討論,那也不失可以多增加一個優秀的生力軍

謝前輩一句話就點出重點
我也認為是浪費。這些人才應放在創造與研究發展!

創造與研究需要靠的是腦力
唸醫學院需要靠的卻是毅力

沒有聰明的頭腦,如何從一切已知事物中去發現未知事物?
如:愛因斯坦ˋ牛頓ˋ愛迪生......
沒有他們,就沒有廿一世紀的到來
搞不好現在我們還得跟恐龍打交道

但從古到今,從東方到西方,歷史上留名的醫生有幾人?
西方∼史懷哲    東方∼國父
他們最令人稱道的特質是什麼?毅力!

因為,課本是死的,既始醫學在進步,但當一個新知識可以真正用在人體上時,你早就畢業了
所以,只要你有毅力,願意待在書桌前唸書,沒有畢不了業的醫生
因為,你不需再去花腦筋推翻知識
有藥學系的同學幫你們開發新藥
有醫技系的同學幫你們研究如何復健病人才會恢復的更快
有公衛系的同學幫你們深入荒山野領去研究疫情
有護理系的同學幫你們安撫病人ˋ家屬心理的不滿
醫學系的驕子,唯一不可缺少的,就是一顆(同感心)!

最近駙馬事件,讓我們這個領域所有的人都好傷心!
希望,從這件事情上,能讓所有的醫生們有所警惕
因為,在現今消費者至上的社會,他們不再高高在上!







wendy
2006/7/20    16:37:00
謝前輩一句話就點出重點
我也認為是浪費。這些人才應放在創造與研究發展!

如:愛因斯坦ˋ牛頓ˋ愛迪生......
沒有他們,就沒有廿一世紀的到來
搞不好現在我們還得跟恐龍打交道....

創造與研究需要靠的是~智力
唸醫學院需要靠的卻是~毅力

謝前輩ˋmay 說的很請楚了!


仁心仁術
(仁術~不需高智商)易找,
(仁心~將心比心)難求!

謝錦銘
2006/7/20    18:05:00
其實這也不能怪那些要進醫學院的人。這跟職校生都想進大學是相同道理。它是社會價值觀不夠多元的關係。

我曾經開玩笑說過,「如果博士都會被槍斃,則絕對沒人考博士斑的。」如何讓各行各業都能光宗耀祖,大家就會以興趣規劃事業前程。

jason
2006/7/20    20:17:00
成績最好的學生都去念醫學院,還不是太大的浪費,因為關係到生命安全,就像汽車,飛機等的零件或整體驗收規格遠比一般商品嚴苛許多。我想最大的浪費就如謝叔叔所說把碩士、博士等放在工廠中維修機器設備.事實上是一個受扎實訓練的高職生就足以勝任了.現在普遍的技職生都變的沒有特色了,以往引以為懊的實作應用能力沒了,基礎學科又比不上一班大學生.原本很好的分工都被打破而不見了.

五三
2006/7/20    20:50:00
jason
~生命安全, 和成績好壞ˋ智商高低無關
~生命價值, 是掌握在具有~仁心~人之上

外子 在北部某一醫學院任教
每年 推薦甄試 來口試的學生
他最喜歡問一個問題

~~你有說謊的經驗嗎?
~~這件事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若此事件中你得利,日後面對相同問題時,你還會繼續說謊嗎?

你們期待中
具有仁心的醫生 應如何回答?

wendy
2006/7/20    20:53:00
sorry!

上文 是我所 PO 出
稱謂 已被~五三~搞亂了!

五三大哥
算將您一軍了!

五三
2006/7/20    20:58:00
wendy

沒關係啦!
印象中 我(欠)妳二次...
妳還有(一次)的機會 犯錯!


說謊?
其實每個人都有
面對不同工作
可能說謊的機率就大不同

像我...
絕對無法行醫
因為 妳說[說謊二天ˋ一天不說謊]
而我是...[說謊二天ˋ一分鐘不說謊]

憂心的老師
2006/7/20    21:01:00
wendy
嚇我一跳
我以為五三的潛意識跑出來
想當女生了
看了好久

五三
2006/7/20    21:11:00
所以啦~
這年頭 用腦過度 非好事呵....



may
2006/7/21    12:04:00
jason帥弟弟講的好

現在普遍的技職生都變的沒有特色了
以往引以為懊的實作應用能力沒了

所以,注重表面的結果,就是∼泡沫化!
如果能回歸基本面,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應該還有進步的未來

jason
2006/7/22    15:20:00
wendy老師:
~生命安全, 和成績好壞ˋ智商高低無關
~生命價值, 是掌握在具有~仁心~人之上
==>您說第一點我不太懂,請老師再指教.有仁心之外不是還要有醫術才能救人嗎?聰明的頭腦比較容易學習到好醫術,把生命安全交給優秀的頭腦會比較安心,我是用普通人的關點來看的.


jason
2006/7/22    15:24:00
所以,注重表面的結果,就是∼泡沫化!
如果能回歸基本面,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應該還有進步的未來
李家同老師也是這麼說的.

wendy
2006/7/22    16:48:00
jason
~生命安全, 和成績好壞ˋ智商高低無關 真的!

多數人 會認為
醫學院學生聯考分數高,所以智商應該不低
(以上 雖然不否認,但非絕對!因為這是一種迷思...)

醫學院
(尤其是你們常接觸的~臨床醫師~都只是遵循課本知識及技術)
只要~心細~即可!

真正智商~稍高者
多數從事~基礎~醫學研究(非臨床醫師)
看歷年來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即知

基礎醫學~
是需要~用心~去尋求疾病發生的問題

臨床醫學~
多數用心~去賺更多ˋ更多ˋ更多的錢

借 謝前輩版一用
離題了.....


jason
2006/7/22    21:51:00
Wendy老師解釋的很清楚,我了解了.謝謝!

謝錦銘
2006/7/26    10:33:00
以下文字摘錄自今天中國時報呂雪彗經續會相關新聞。林信義與我幾年前的看法相同。

對於去得太晚的產業,林信義曾在多種場合強調,政府對八吋晶圓舊廠開放太慢了,業者是利用剩餘價值去大陸投資,若當時能早開放台積電等二座八吋晶圓廠前往大陸卡位,「就不會造就中芯半導體,壯大成為一隻破壞市場、難以對抗的猩猩,如今已無法派一隻貓去對抗猩猩,必須派一隻會咬人、很兇悍的老虎才足以對抗那隻猩猩。」

五年二班
2006/7/26    11:10:00
但是經續會好像還是要戒急用忍、積極管理。

wendy
2006/7/26    11:11:00
謝前輩
我實在不了解 為何~開放政策
會被少數政客把持?

像今早聽中廣新聞 有關財經news
原本經發會中提議
開放台商對中國市場 解除上限
但又因台聯(不是少數黨嗎?) 反對而作罷!
為何 害怕對台商前進中國?

Faustina
2006/7/26    11:38:00
經續會網頁:
http://find.cepd.gov.tw/tesg/TESG1_f.htm

我認為大家先看一遍這個網頁,對經續會的基礎架構與討論問題有所了解,再來看所有場內外人士的發言,會比較有方向。

台灣的媒體令人不可信的地方之一,就在這裡:連一個會的基礎架構與討論議題都不幫閱聽大眾梳理清楚,就在那邊拼命報導某某某說了什麼,誰誰誰又說了什麼,當然政客的把持空間就會很大,這點無分藍綠,統統一樣。

謝錦銘
2006/7/26    12:39:00
大陸政策已經不是純經濟問題,它是政治問題。以專業觀點看經續會發言是不夠的。

台灣有些人認為對大陸開放就對台灣不利。這可能來自其專業判斷,也可能只是掩飾其意識形態的藉口。因此他們極力反對大陸開放政策。

而這些人正是當權者最重要的支持者。雖然這些人是少數,當權者不敢不採用此觀點決定政策。也因而有人是以數饅頭的心情等改變。

百加
2006/7/26    13:02:00
見大家前一段的討論,令我想到---

李光耀回憶錄中說到:
「第一流的人才要進入政府和軍隊系統,
因這兩個單位是領導國家,制定政策和保衛國家安全的.」
這位強人的作風和想法,大家自有評論.

眼見自己國家的領導人比不上一家民營CEO時,
我更懷念孫院長,我更期待小f.加油加油.

Faustina
2006/7/26    13:29:00
雖然我對大陸政策研究不多,但是或多或少看過一些都本於專業判斷,但卻對大陸開放持完全不同看法的分析。

以我現在粗淺的想法,我會認為對中國大陸採取開放政策的同時,需要配合台灣公部門與產業界的提昇,而且台灣相對於中國是個小經濟體,如果自身沒有進步就貿然開放,那麼恐怕跟不開放比起來,只會是「邊緣化」早晚的問題而已。

這幾年國外的競爭力評比中,台灣雖然成績都不差,可是公部門的成績卻顯著落後;在一般公務員「依法行政」外加「法令沒規定的就盡量不要做」的思維下,或許應該要有個什麼單位或組織,清查一次究竟有多少關乎國計民生的法案,還被立委諸公們凍在立法院裡面,好向他們施壓,要他們真正盡自己的職責,不要把爆料當成了正業。

謝錦銘
2006/7/27    09:14:00
To 一鴻兄: (VI)

以下摘錄自【2006/07/27 聯合報】。很適合補充說明台灣與大陸經濟關係。

不,是政府封殺兩岸經貿

高孔廉/中原大學企管系講座教授(台北市)

……………………….

反對開放兩岸經貿的人常舉的理由是因為台商赴大陸投資排擠了在台投資,甚至因而降低就業,但這是倒因為果。經濟問題的複雜性,實不能如此簡化。

第一,台商出外投資主要原因是台灣投資環境惡化,缺乏投資機會,事實上台灣銀行體系資金過剩高達四點三兆。企業沒有機會,不敢投資,資金當然剩餘,沒有排擠的問題。而世界著名的競爭力評估機構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及世界經濟論壇均指出,影響台灣經濟競爭力的因素中,政策穩定、官僚效率、財政赤字、司法獨立等政府因素,才是企業不敢投資的原因。

第二,台灣由於工資成本的上升,以致許多製造業,特別是代工的業者,由於國外買主要求,不得不移轉生產基地,如果他們不外移,唯一的結果是倒閉關廠,造成全部員工失業,但外移則至少中高階管理及技術人員仍有工作機會。據估計大陸台商僱用的台灣幹部及眷屬約有百萬人,這些人如果留在台灣會造成更嚴重的失業。

當然基層勞工的失業是事實,問題是政策上應創造更多新的就業機會,例如開放大陸觀光客,其相關周邊產業,包括旅館、餐飲、交通運輸、禮品等業即可增加許多就業;又如開放直航,則海空轉運中心即可增加許多就業機會;而目前政策在推動的「自由貿易港區」,如無直航的配合,其成功的機會實屬渺茫。

台灣是一個小型的開放經濟體系,政府過度干預企業經營,限制其發展,實即等於「鎖國」,因為「小對大」的限制並不能達到「大對小」的制裁效果,反而處處自我設限,喪失先機。

…………………………….



百加
2006/7/27    10:11:00
~~小F~~(請版主見諒,和IC無關)
我對大陸的了解全來自媒體.
但我花時間去認識.去了解舞蹈在中國的源起和發展
畢竟同文同種,台灣只有山地舞和蘭嶼的甩髮舞,

早期我們可以演舞劇→大風起兮雲飛揚,大唐樂舞.
後期我們只能跳採茶舞,農家樂,閩南組曲等.

台灣没有一貫整體的舞蹈政策→這是公部門.
台灣的職業舞團多半慘淡經營→這是產業界,
台灣的整體舞蹈敎育和人才素質不如對岸→不論開放與否,

當然我們有雲門,有許芳宜,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長江後浪,
但『看一個舞團的水準,要看他的羣舞再下定論.』

而且除去現代舞,芭蕾舞,踢踏舞,所有外來舞蹈,
一個只想跳,只想敎中國舞(民間,古典,宮廷)的台灣人,
只能去對岸或香港上短期班,或是看他們出的錄影帶,

對岸可以有聾啞人跳的千手觀音,老太太跳的皮影舞,
他們有那個土壤,種籽,耕耘者,收成,消費者,歷史紀錄
我們没有土壤,也不准接近土壤,也許可以挖土過來,
但橘子過了一條河都變種了,何況其他,

在一個國家構成要素中,首重硬體,它們是主幹,基礎,
台灣的發展程度配不配有軟體,大家自有定見,

我為什麼喜歡周恩來,
他可以和毛澤東明裡暗裡搞鬥爭,只做老二,
但就是要保住國家這個硬體和尊嚴(台灣最在乎的)
他更有廣泛的人文素養和關懷,付諸實際行動,

台灣為什麼出不了這種從政人材?
台灣的政治高於一切,
所以威名遠播的台積電和我這個没没無名的舞者
都覺得脖子被掐住,被掐住,會不會被掐死則未知.





Faustina
2006/7/27    10:46:00
回應百加姊姊,同時我也要從政治與文學兩個角度來切入,談文化源流的問題。

就我的認識,台灣文學的源流,其實是很多樣化的,至少承繼了中國、日本與西方三者。如果各位看過楊逵先生的「送報伕」與「壓不扁的玫瑰花」,不難發現其中包含了源自孫中山先生革命的民族想望,承自西方的左派思想,以及從日本「大正民主」時期傳播過來的現代性(modernity)概念。

而若從政治學界與實際上的政治界來說,近百年來,兩岸所有政治人物的生命經歷,都是不同文化交會的混合體。不要忘了,五四運動談的「德先生」與「賽先生」,是徹頭徹尾從西方移植來的概念,共產主義思想是由德國的馬克思發明,俄國的列寧改變且發揚光大。此外,許多中共老一輩領導人物都有法國「勤工儉學」的經歷,蔣經國留學蘇俄,孫爺爺自身所受的教育訓練也混合了俄國與美國的元素,而現在我們與我們的老師這一代,更是深受西方政治思想的影響,許多人的博士學位,都是在英美歐陸國家拿的。至於檯面上大家知道的台獨人物中,辜寬敏先生實際上熟讀老莊,而盧修一先生除了是留法的政治學博士之外,也寫得一手好書法。

回到我自己的看法:我覺得今天台灣是一隻殼蛻到一半,卻遭逢外在環境大變動的蟬。也因此,就個人層面來說,我會非常樂意的成為一個多文化的混合體,並且要求自己:當我讀孫子兵法的時候,就要同時念宮本武藏寫的五輪書,以及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當我看聖經的時候,也應該讀佛經與猶太人珍視的塔木德經。就兩岸問題的層次來說,我所強調的重點會是「對中國大陸採取開放政策的同時,需要配合台灣公部門與產業界的提昇」,而如何達到這個目標,藍綠雙方都有責任。

百加
2006/7/27    11:32:00
~~~小F

在没有修憲之前,我們都叫中華民國,
不論是被日本殖民過或是被日本完成基礎建設,
國軍單位的我們怎麼可能跳日本舞蹈,有,有,有----
在抗日舞台劇『廖添丁』中有日本藝伎的搞笑演出.
看,又是政治高於一切,“哈日”的同事當時一定很悶.

只要我們能不流血的完成獨立建國,
別說日本舞,藝伎,相撲,花道,茶道,劍道,武士道....
如果那時還有藝工隊,
連日本皇室和和幕府大將軍的故事都可以搬上台囉.

藝專時的世界舞蹈課有學過一隻日本舞『櫻花』
腳要內八,脖子維持很怪的角度,小女人的表情,

Faustina
2006/7/27    11:42:00
我這麼簡單回答吧:很早我就在舊版說過了,「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向來就是我對政治學的理念與信仰,也是我們政治學界的許多老師們所持的看法。

由自己的經驗出發,當然可以推論很多事情,可是無論是不明言的潛台詞,還是明白說的看法,我認為推論不能不包含個人主觀性的反省,才會有一個合理的範圍。

最後,這個版是謝伯伯的,應該要還給他了;如果百加姊姊,您還想講下去的話,我歡迎您到「知識分享」區內,我自己開的「國關小狐狸的一千零一夜」版去進行。


謝錦銘
2006/7/27    12:45:00
「頭又大」的故事

為回應一鴻兄的問題,衍生出另外議題。可見問題是系統性的,需要科際整合來診斷與治療。兩位另闢版面或繼續,可由觀眾決定。以下說一則輕鬆小故事,換換氣氛。

當年RCA IC技術移轉時,買很多儀器設備是台灣第一次的。需要準備自己維修。曾經派幾位同仁去RCA訓練IC/CAD電腦相關。

為解決交通問題,他們合夥買了一輛Toyota的小型中古車。那知開回家的第二天就發不動。後來更時常故障。有人星期天去紐約回程就壞在路上。因此我們戲稱為「頭又大」。

根據有經驗朋友告知,這種車子電路接觸不良。賣車的dealer噴灑一些東西,保證你可以開回家。以後則自求多福。

雖然車子常出狀況,我們許多人的駕駛執照可全靠它。包括我在內。這是它對我國IC產業發展最大的貢獻。

孫一鴻
2006/7/27    13:52:00
謝謝前輩的分享。高孔廉先生的文章很清楚的讓我看到開放兩岸直航的重要性,如果台北飛上海只要一個半小時,那麼真正受益比較多的可能還是台北。

大約十年前有一次和父親去大陸訪問哈爾濱工大,晚上和陪同訪問的台辦工作同仁閒聊時談及,在面對大陸這個逐漸茁壯的關鍵時期,他們看到亞洲對中國影響最大的兩個國家:日本和韓國,對中國這個在當時尚未成型的怪物所表現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反應:日本的恐共與圍堵政策;和韓國的擁共和對大陸的大量投資政策。這位台辦告訴我以他比較熟悉的山東與東北而言,他覺得韓國人的氣勢與經濟規模皆已成型,未來韓國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影響力將與日本並駕齊驅甚至超越日本。

其實父親在做院長之前就主張兩岸應及早開始接觸,他的主張很清楚但也很含蓄的在一次中美大陸問題研討會中提出,也在當時保守的政治環境下引起了喧然大波,更驚動了被極右派包圍的蔣經國總統。很可惜,後來他奉命硬生生的在院會裡澄清並修正他所提出的主張,兩岸談判的契機也因之話下了句點。在李登輝總統繼位以後,他延續的日本的恐共政策,也拒絕談判。陳水扁總統的立場亦然。在過去的三十多年三位總統的手裡,我們的政治環境雖從極右走到極左,但是我們卻依然耗盡的我們手中原有的談判的籌碼。現在都只能看人家的臉色,想起真覺得很遺憾,遺憾我們的總統都把自己的政治立場放在國家的前途之上。

百加
2006/7/27    14:08:00
~~~~~一聲嘆息,只能嘆息,只有嘆息,哎~~~~~~~~

Faustina
2006/7/27    14:15:00
謝謝一鴻叔叔的敘述,但是也很抱歉,本於我的政治學專長,我還是想來挑個小毛病:政治學上,「極右」和「極左」是要善用的名詞;在政治學者的眼裡,台灣從來沒有真正的「左」過。

政治學中,當代「左」與「右」大致上的分別,在於對經濟問題所持的主張與看法。右派與大企業親善,是資本主義的擁護者;左派則支持勞工,比較重視社會福利與資源分配的問題。

但無庸置疑的是,兩岸不談判、不互相了解的確不是好事;台灣的外交政策也一直在這個問題上欠缺靈活的思維,可能性的設想不夠多,令人非常無奈。

謝錦銘
2006/7/27    14:22:00
「其實父親在做院長之前就主張兩岸應及早開始接觸,他的主張很清楚但也很含蓄的在一次中美大陸問題研討會中提出,也在當時保守的政治環境下引起了喧然大波,更驚動了被極右派包圍的蔣經國總統。」

我推測是71年6月10日的歡迎茶會致詞「中國問題與中國統一」。我記得當時讓很多人相當振奮。認為兩岸將可能走上談判。

當時如果依孫院長方向發展,台灣有很多優勢,可在談判上獲益。這也可看到院長的高瞻遠矚。

只是「很可惜,後來他奉命硬生生的在院會裡澄清並修正他所提出的主張,兩岸談判的契機也因之話(劃)下了句點。」

孫一鴻
2006/7/27    15:17:00
Faustina

「左」與「右」是相對的,你不應該用美國或西方世界的標準來衡量說台灣沒有左過。

在稅制上國民黨與民進黨都不敢發表主張,是沒有左右之分的。

但在在社會層面上,民進黨堅決支持發放老人年金,積極參與勞工與工會運動,推動週休二日,在在都顯示民進黨的政策偏左。我不懂你為什麼說說台灣從來沒有真正的「左」過。我在文章中用左右是在比較國民黨執政期與民進黨黨執政期,不在比較台灣和外國。你認為台灣在國民黨執政期與民進黨黨執政期只有統獨政策的改變,沒有社會價值觀的改變嗎?

與大企業走得近也不是右派的定義,那是門外漢看到的假象。稅率才是真正的關鍵。左右兩派都是資本主義的擁護者,只不過右派主張降低稅率,並將平衡預算的機制建立在鼓勵投資,以期提高稅賦基數來增加稅收,而不是左派偏向的借題高稅率來平衡預算。在加州你無法由選舉募款的來源。看出民主黨(左派)還是共和黨(右派)與大企業走得近,因為兩派都是被大企業養的。

Faustina
2006/7/27    15:42:00
謝謝一鴻叔叔的指教,您的說法讓我看到了台灣政治學教育上的缺陷,自己也的確需要好好檢討,並且多比對各國的經驗,修正看法。

民進黨堅決支持發放老人年金與推動週休二日,的確都是偏左的政策,但是執政之後,如勞退新制推動的問題,與二次金改的執行,讓它的政策偏左還是偏右,仍有討論的空間。我個人會認為民進黨在野期間,的確有偏左的政策主張,但是執政之後,則不是那麼容易定論。

稅率的確是分辨左右的好指標,但是從這點來看,也正好凸顯了台灣沒有真正「左」過的一面。以台灣現在的稅制改革來說,目前個人所得稅是否要採取最低稅負制,還在立法院裡面討論,證交稅與證所稅的課徵與稅率問題也還晾在那邊,沒有多大進展,而勞動基準法的相關問題,更是到現在都還被許多民間勞工團體詬病之處。


謝錦銘
2006/7/27    15:57:00
民國70年代,應沒有所謂社會福利主張上的左右派。一鴻兄所謂的極右派,應該是主張完全以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型態做決策的人。

Faustina
2006/7/27    15:58:00
此外,我覺得使用「極」這個字,是讓我覺得有待商榷的說法。

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孫爺爺與王永慶先生,在石化產業問題上的不同看法,如果對照拉丁美洲政府與國營企業、私人財團間關係的經驗,剛好是一左一右(孫爺爺偏左,王董事長偏右),但是民進黨執政之下,二次金改過程中,財團勢力不斷進駐原先的公營銀行,「吳辜蔡花」共和國的謔稱,與各銀行工會越演越烈的抗爭行動,以及最近的兆豐金、中信銀經營團隊的相關問題,卻又顯示了民進黨政府在這個問題上的左右搖擺不定。

Faustina
2006/7/27    16:02:00
非常謝謝謝伯伯的概念補充。

是的,如果比照美國麥卡錫主義的經驗來看,所謂的極右派,的確應該是主張完全以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型態做決策的人。但是當時的黨外勢力中,包含了很大一部份的自由主義份子,這些人不能說他們偏左。如果要說極左派,那麼恐怕要追溯台共的相關歷史。

Faustina
2006/7/27    18:24:00
對不起,我還是要來訂正自己的錯誤!

自由主義份子當中,會包含偏左者與偏右者;台灣的自由主義份子大致上的左右傾向為何,需要有一個事例,依此提出具體的尺度來定位,而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是一個需要再研究的話題。

再次向大家為我自己的遣詞用字不夠嚴謹致歉。

孫一鴻
2006/7/28    11:11:00
謝前輩

您說的沒錯,我之前說的極右派就是主張完全以漢賊不兩立的意識型態做決策的人,其實現階段的政府又何嘗不是以意識型態在做決策呢。

在上屆的立委選舉時,我難過的看到偏中間路線,用理性問政的立委像陳學勝和沈富雄都雙雙落選。要當選就必須是拼意識型態的深藍或深綠候選人,即使是在高知識群的台北也是如此,實在想不透。


Faustina
2006/7/28    11:25:00
這種問題,連政治學界都很難給個好解答。

目前很學理派的說法,大致上歸因於立委選舉制度沒改變之前,複數選舉區單記不可讓渡投票制的選區劃分問題,在這種選舉制度之下,候選人可以很容易的只要訴求少數立場激烈的選民,讓自己的得票數越過估計中的當選門檻,就擠進國會殿堂裡去;理性問政的立委,反而會在這種時候,被自己平日的「清流」形象害死,大家都認為一定有人投他(她),不缺自己這一票,反倒讓他們成為「高分落榜」群。

我自己不是做選舉研究的,所以如果我這樣概略的描述有任何錯誤,煩請專精此問題的先進務必指正。

感恩’S
2006/7/28    11:37:00
兩點令人同聲感嘆<慨>:

1.「很可惜,後來他奉命硬生生的在院會裡澄清並修正他所提出的主張,兩岸談判的契機也因之話(劃)下了句點。」

2.「其實現階段的政府又何嘗不是以意識型態在做決策呢。 」

這兩點也道盡就是讓現今台灣無法成功~踏上世界全球觀舞台的開端~更是讓台灣無法進步生存的導因。

Faustina
2006/7/28    11:38:00
我昨天粗淺的google了一些資料之後,發現自己一開始所提,「左」與「右」的分野,比較偏向歐洲國家的標準。

另外一鴻叔叔前面的文章中,也提到了政黨經費來源的問題,而我昨天也略為google了一下,發現各國政黨經費的主要來源並不太一樣。以日本來說,政黨的主要經費來源,大致上是政治獻金與政府根據各黨投票率給的補助款;德國算是「左」「右」分野比較明顯,政黨黨紀也貫徹較為嚴格的國家,其政黨經費來源也因此而不同:左派政黨經費來自許多左翼團體的資助,右派則比較容易得到大企業的捐獻。

目前台灣的政黨經費來源,接近日本的狀況。

Faustina
2006/7/28    11:39:00
對不起,第二段第四行有錯字,應該是各黨「得」票率。

謝錦銘
2006/7/28    17:32:00
CAD一套變兩套的故事

當年為了IC設計,買了一套電腦輔助設計(CAD)系統。價值約新台幣四、五百萬元。主機就是當時很紅的迪吉多公司PDP-11系列迷你電腦。也是後來工研院電腦計畫仿造的迷你電腦。

這套CAD系統先在美國裝機驗收並訓練操作與自行維修。民國66年再從美國空運送回台灣。由電子所同仁自行裝機。但在機場卸貨時摔落,主機變形。

工研院找公證行公證並向保險公司索賠。保險公司找專家鑑定損壞程度。當時全台灣沒有人能鑑定。保險公司只好賠一部新的主機。因為不知如何處理損壞的主機,就以新台幣二十萬元賣給電子所當備用零件。

經工程師檢查,發現損壞的只是機架,電腦部分仍然可開機。於是整修後,再花少許經費購買其周邊設備,就變成兩套設備。

此一事件對整體計畫進展有很大益處。它不但降低了機器故障的時間。而且使設計能量(capacity)倍增。加速設計人員的訓練。

孫一鴻
2006/7/30    00:49:00
謝前輩

我記得PDP-11,在我唸大學的時候,系裡(土木系)就買了一台PDP-11迷你電腦。那時候的我們,要跑電腦程式時還得捧一箱電腦卡,半夜穿過整個校區去等讀卡機,利用CDC主機最空的時候搶CPU時間。對那些能在有冷氣的PDP-11電腦室用終端機跑程式,並用八吋磁碟片儲存資料的老師和研究生,羨幕至極,即使他們必須換拖鞋才能進電腦室。

沒想到二十五年多後的今天,有機會讀您的知識分享,才知道台北的另一端,在我還在羨幕的時間,已經有人開始著手仿造這台夢幻機組。謝謝您的分享!有的時候想一想,台灣奇蹟並不是一個人或少數人的功勞,其實每一位在自己崗位上把工作做好的人都是奇蹟的參與者,每一位都親身體驗到馬斯洛人格理論所講的自我實現,每一位也都可以在退休以後說故事,經由這些故事讓正在起步的年輕人知道奇蹟是可以被創造的。

米老鼠
2006/7/30    02:24:00
謝前輩

原來CAD是需要用主機來跑的啊~~一直以為是內建在那台機器裡面

(因為只在工廠看過而未曾深入了解)

不知道PDP-11迷你系列的效能如何?

在如今電腦硬體已進步許多的年代 CAD的主機想必應該是運用更為

快速的主機吧?


謝錦銘
2006/7/30    11:23:00
To米老鼠:

CAD是一種電腦程式。它必須放在電腦才能工作。電腦很貴時就跟很多人一起用。電腦便宜時就可以專用。

沒錯,「如今電腦硬體已進步許多的年代 CAD的主機應該運用更快速的主機」。如此就可以解決更複雜的問題。

以性能比較,今天任何PC都比當時的PDP-11迷你電腦更快。

謝錦銘
2006/8/2    12:22:00
電子所的故事(I)

以中文注音符號符號輸入「電」時,接著出現常用詞資訊的最後一頁有「子所」,聯結就成「電子所」。這表示「電子所」是中文常用詞之一。電子所全名「電子工業研究所」。英文「Electronics Research & Service Organization」簡稱ERSO。這是享譽國內外三十年的金字招牌。

然而今年工研院進行組織重與計劃重整時,ERSO消失了。因此有必要為它留下較完整記錄。根據非正式的流傳,最後一任的電子所所長,乃因沒能保留此招牌,而選擇離職。

百加
2006/8/2    12:41:00
謝大哥,我可以請敎你關於3C產品電池的相關問題嗎?謝謝.

謝錦銘
2006/8/2    13:05:00
To百加:

對不起,我恐怕無法回答於3C產品電池的相關問題。但是你還是可以提出來,或許有其他人能回答。

百加
2006/8/2    13:16:00
好,謝謝你,

五年二班
2006/8/2    15:15:00
謝前輩說:「根據非正式的流傳,最後一任的電子所所長,乃因沒能保留此招牌,而選擇離職。」

7/27下午的一次ERSO老友聚會,最後一任所長親口證實如此。之所以沒有在去年底立即離職,是為了不讓工研院難看,所以撐到七月兩年的借調期滿。(註:依規定,借調以兩年為一期,可以連續借調兩期,即四年。)

工研院已經拒絕編列ERSO Family電子所所友會的經費以及支援活動人力,所以7/27當天決定要申請成立ERSO基金會,將ERSO的名稱永遠保存下來。

二月份,ERSO沒了,院長也沒了,一度讓我的心情盪到谷底。

謝錦銘
2006/8/2    17:29:00
電子所的故事(II)

當年為產業轉型,政府成立「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簡稱工研院。又為推動IC技術引進計劃,在工研院成立「電子工業發展中心(Electronics Industrial Research Center)」,簡稱電子中心(EIRC)。然後負責執行從美國RCA公司移轉IC技術。創造了中華民國電子資訊產業的搖籃。

當電子中心規模變大時,即升格為「電子工業研究所」。其英文名字中放入Service是完全新的理念。它與當時所有研究機構,只以研究為重點的定位不同。它的發展方向是外向且產業面的。三十年來,它正式衍生了許多公司與機構。

米老鼠
2006/8/2    20:19:00
感謝 謝前輩

讓我困惑許久的問題能夠得到解答

繼續來聽您上的課

謝錦銘
2006/8/3    17:32:00
電子所的故事(III)

大家耳熟能詳的電子所正式衍生公司有聯電(UMC)、台積電(TSMC)、台灣光罩(TMC)、世界先進(VSI)等與IC製造相關公司。其他還有億威電子、標準科技、亞航微波科技等公司,則比較少人知道。加上台灣電子檢驗中心(ETC)。都是衍生在工研院之外的。

工研院內部也有衍生機構。它們包括了量測技術發展中心、光電工業研究所、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及系統晶片科技中心等。

不過經過今年組織與計畫重整後,光電工業研究所又併回電子工業研究所而成為電子與光電研究所(Electronics & Optoelectronics Research Laboratories)。電子所(ERSO)就此劃下了句點。

may
2006/8/4    13:02:00
謝謝 謝前輩在(追思孫資政)版上
PO出今天 中國時報
(台灣需要一位好的經濟部長)
中時社論

如果還沒看的朋友
可以上到(記一次簡單隆重卻影響深遠的接見)版

看完以後,內心只會覺得很難過~~~

謝錦銘
2006/8/4    17:26:00
電子所的故事(III)

工研院成立時,把原本屬經濟部的三個研究所合併移入。因此組織上仍然鬆散,各所各行其事且多少仍保留著公務員時代的心態。

電子中心是新成立的單位。主管的想法與做法完全不同。加上計畫目標非常明確且是唯一由政府專案指派任務與經費。使其成果容易顯現。

二十幾年前,國內外電子所(ERSO)比工研院(ITRI)都有名。很多人先認識電子所後才逐漸認識工研院的。電子所企業營運模式就此影響所有財團法人研究機構。甚至連非財團法人的中華電信研究所及中山科學研究院都受影響。因而也對高科技產業的建立有所影響。若非電子所勇於創新,台灣高科技產業是否會如今天的情況?

張忠謀接任工研院院長時,才強勢的逐漸採取集中式。他首先把各所財務報表形式統一。再接再厲將工研院各單位向經濟部提計畫書作業集中由院長核定。委託專業公司重新設計工研院標誌。開始建立工研院形象與知名度。淡化各研究所的影像。

wendy
2006/8/6    10:13:00
謝前輩 早安
對不起 又要離題了
wendy代表其他年輕朋友想向 您請教以下二個問題:

1中年(< 65 歲)離異或喪偶時,你會去再尋找第二春嗎?

2當我因意外而離去時,妳(你)會希望她(他)再找第二春來共度餘生嗎?
yes/no , Why ?


我們大家都相當期待 智者之語
希望能浪費 您幾分鐘時間
移至PK版 
為我們分析 您的想法
用力謝謝~


謝錦銘
2006/8/8    12:30:00
電子所的故事(IV)

民國64年我進入電子中心時,員工人數約30人。隨著計畫進行,人數快速增加。雖然經歷很多次的衍生與分割,民國78年時,電子所人力仍然高達巔峰期的1800多人。佔當時工研院人數接近一半。

大量人數增加造成組織膨漲,各級主管管理幅度大。加上當時外面產業界人力需求殷切,大量向電子所挖角。管理上產生很大的困難。於是政策上決定將電子所一分為二。

民國79年7月1日起,把零組件技術相關部分保留在電子所,把系統技術相關部分分割成立「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英文為Computer & Communication Research Laboratories,簡稱電通所CCL。

當時我們希望採用的名字是「資訊與通訊工業研究所」。然而據說李國鼎先生希望保留「資訊工業策進會」在資訊工業的特殊角色,要我們避開使用「資訊」字眼。

我就在那時年出任電通所副所長。後來電子所竟然好像忘了我是ERSO之友。不少活動都沒獲告知。

謝錦銘
2006/8/10    17:32:00
電子所的故事(V)

經過十幾年的努力,電通所(CCL)在國內外也建立了相當不錯的知名度。如今卻又把電通所改名成當初要的「資訊與通訊工業研究所」。十幾年建立的知名度只得從新再來。

美國矽谷有一家叫Fairchild Semiconductor的公司。很多人同意它是美國半導體產業的搖籃。因為許多半導體公司的創業者來自它。

在台灣,工研院電子所在資訊電子產業上也扮演了相同角色。有太多資訊電子產業公司的技術與人員都直接間接出自電子所。

只是歷經幾十年歲月,Fairchild Semiconductor公司至今仍然屹立,ERSO卻已經變成歷史了。讓許多曾身為ERSO人為榮者不勝嘆息。

Faustina
2006/8/17    16:39:00
不知道謝伯伯是否要繼續把這邊的故事講下去?好期待喔!

謝錦銘
2006/8/17    17:46:00
DRAM的故事(I)

最近國內半導體市場生產DRAM廠商有許多不錯的訊息。我在此就所知部分,說明它在台灣發展某些過程。DRAM (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中文為「動態隨意存取記憶體」。

DRAM是各種電腦系統中必要的零件。它需要最先進的晶圓製造技術來生產。就在工研院電子所從RCA引進IC技術的時候,日本也大力投資發展VLSI產業。其中DRAM即為主要開發產品之一。而韓國也跟進走向DRAM產業。

在以後陸續的IC計畫規劃時,工研院也曾經思考是否也往DRAM走。據我所知,由於投資太大,胡定華所長還是決定不走DRAM。如此一直到民國80年的次微米計劃才以發展DRAM為目標。時間相差已經十幾年之久了。

五年二班
2006/8/17    18:25:00
謝前輩:9/5 ERSO Family的活動您會出席嗎?

謝錦銘
2006/8/18    12:13:00
五年二班:

對不起,9/5我可能無法出席。

謝錦銘
2006/8/18    12:28:00
DRAM的故事(II)

民國73年有海外學人創立華智公司。次年利用工研院電子所實驗工廠,首先開發出256K CMOS DRAM。當時胡定華所長向媒體展示時,稱它是「國寶」。由於國內尚無製造DRAM工廠,華智只能將它請韓國和日本公司代工生產。

國內最早DRAM生產工廠應該是「德皏b導體」。它是由宏眯M德州儀器(TI)合資設立。後來又有茂矽(由華智與原本的茂矽合併)、華邦、世界先進(工研院電子所次微米計畫衍生公司)等公司進入DRAM生產。

雖然這些公司曾經賺錢,卻也有一段時間被股票市場人士稱為「五十億俱樂部」會員。因為一年平均每家公司的虧損超過新台幣50億元。以至德痋B華邦、世界先進都逐漸退出DRAM產品。

原以為台灣自此退出DRAM產業。所幸還是有人投入。國內現有的DRAM公司是一些後來加入者,如南亞科技、力晶半導體、茂德(茂矽轉投資)等。目前反而有愈來愈好的現象。據媒體報導,這些公司可能在世界DRAM市場上,扮演重要角色。誠可為「時也運也」。對台灣整體競爭力有益。

花店店員緬懷
2006/8/18    12:43:00
感謝謝前輩的分享!!

五年二班
2006/8/18    15:21:00
謝前輩的故事終於講到我插得上話的地方。

「德皏b導體TI-Acer」可能是施振榮先生建立宏硍偎徆程中,比較不理想的一部份。

成立TI-Acer的原因是為了確保DRAM來源,1980年代後期,因為PC銷售大增,DRAM需求殷切,在擴廠不及下,許多系統廠商因為無法取得DRAM,致無法交貨。Acer為了解決此一問題,遂與TI合作建廠。當時或許有大環境因素,TI-Acer的合約對Acer很苛,Acer內部有人自嘲「喪權辱國」。Acer出錢,TI出技術,但是TI並未提供最新的技術,而且不移轉know-how,所以不是技術引進。生產的DRAM全部屬於TI,Acer根據自己需求向TI購買,TI優先供應Acer,多餘的DRAM則由TI全球銷售。德儀以少數股權卻控制德眭犒篚頦g營權,簡單說,就是Acer出錢幫TI在台灣蓋工廠而已。當然是解決了Acer對DRAM的需求,但是那一波全球擴廠,DRAM產能大增,後續市場價格雖有週期性起伏,長期趨勢則是下降,至今未曾再發生DRAM嚴重缺貨的問題。

TI在1990已經開始調整策略,逐步退出DRAM市場,轉向數位訊號處理(DSP)。非常成功的轉型,現在的手機幾乎都有TI的晶片,投影機分CCD和DLP兩大類,DLP用的就是TI專利的晶片。

TI退出DRAM,TI-Acer就無法取得新的DRAM技術,本身沒有研發能力,於是只好往代工型態調整,最後在1999年被TSMC購併。購併條款遠遜於晚一個星期被購併的世大半導體,被Acer員工自稱「賤賣」。

謝錦銘
2006/8/18    17:37:00
我覺得短期而言,或許是「賤賣」。長期看,應該是正確的。因為未來一定會遇上無力再投資的困境。

五年二班
2006/8/18    18:40:00
賣掉是對的,但是換股條件和世大案差太多,才會被說成賤賣。箇中原因我不確定,可能是世大的廠房比較新,體質比較好。另外是世大建廠就是做代工,德祡鄎洛N工並不是很順利,當時TSMC和UMC都需要擴充代工產能,UMC也在考慮買世大。如果UMC沒有和德眻腔瓷A德硒N沒有議價籌碼了。

Blessings
2006/8/18    20:43:00

1. Acer當年擴張太快,大量在歐美購併犯了”圈地”的禁忌,也間接導致TI-Acer資金無以為繼
2. TI有自己的想法;當時政治氣氛已讓很多外商重新思考佈局,TI後來悄悄在蘇州佈局成功,Acer被斷頭這部份非戰之罪
3. 廠房不值錢know how值錢,TI抽走了大部份know how,接手的只能考慮需不需要這樣的產能,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大勢已去

永懷孫院長
2006/8/19    13:10:00

佩服Blessing兄的看法;
這期天下雜誌有一篇「新圈地運動再起」,電子版沒有這篇專論,這篇專論只有一個page,卻是對以OEM、ODM為主的台灣高科技產業提出嚴重的警訊,IT相關從業人員有空請看看。

謝錦銘
2006/8/19    18:26:00
TI撤退後,施振榮接手轉為晶圓代工。那時工研院電通所曾將在TSMC製造的產品轉到德眯e託代工。

開始時,yield很低又不穩定。費了很多功夫調整,正逐漸穩定下來。立刻傳來合併消息,不再為電通所服務了。當時電通所可能是第一個願意跟他們合作的客戶。

把德祧瘙慼A最大受益人應是施振榮先生吧。

Faustina
2006/8/21    08:08:00
還請謝伯伯有空繼續把故事講下去。

謝錦銘
2006/8/22    17:40:00
「構裝」與「封裝」(I)

蓋房屋乃依建材特性設計房子,再施工建築而成。相類似的事情,電子系統產品則先依電子基本原件特性設計產品,再用Electronics Packaging Engineering技術將之組合而成。

早期外商在台灣投資的電子公司,是以降低取代其本國人工成本為第一考量。即在台灣從事需要最多人力的低階Electronics Packaging Engineering生產製造技術。當時有人就信手將此生產製造技術翻譯成「封裝」。也有的翻成「組裝」或「包裝」。

若依中文字面認定,這不應該是很高深的技術。因為大部分人都經歷有百貨公司買東西包裝過程。而且數十年前的電子產品結構簡單,其Electronics Packaging Engineering技術確實也相對簡單。只要給予短期訓練,許多人就能從事。

謝錦銘
2006/8/23    12:41:00
「構裝」與「封裝」(II)

隨著IC技術的進步,電子產品功能愈來愈複雜,產品的體積與重量愈來愈小,其結構與使用材料卻愈是複雜。使其Electronics Packaging Engineering技術也相對變難了。就像以前的人只蓋一、二層的小木屋,現在的人則要蓋101層的摩天大樓。後者的工程人員必須培養更多新技術才能勝任此工作。

二十幾年前,電子所執行電腦計畫時,就逐漸面臨這種問題。我們必須向政府申請經費發展此技術。否則無法提昇產品水準。於構思計畫內容時,我們即想到若用發展「封裝」技術為題,恐怕連送交評審會的機會都不會有。而即使申請到經費,恐怕也找不到人才願意加入大家認為簡單的「封裝」技術發展計劃。

為了讓人有高科技的印象,我提出將它改成「構裝」。即依材料特性設計其結構,再用先進技術組合而成產品的技術。獲得當時主管及參與討論的學校教授的認同。

結果不但申請到經費,也終於吸引一些人加入。後來的筆記型電腦(Note Book PC)的完成,即受益於本計畫培養的人員。目前電子「構裝」技術愈來愈多人使用。只在較簡單的部分仍用「封裝」。

同一件事,用不同說法,其溝通效果亦將有所不同。

五年二班
2006/8/24    18:07:00
原來「構裝」是謝前輩的發明,難怪工研院的人都說構裝。但是交大都還是說封裝耶。現在的人好像愈來愈知道封裝的技術難度不低於IC製造,而且將來IC性能的瓶頸恐怕會在封(構)裝技術上。

謝錦銘
2006/8/29    17:40:00
SMT(I)

印刷電路板(PCB)是電子產品構裝中很重要的角色。它不但佈線把各種電子零件連接,更擔任支撐電子零件的基板(substrate)。

早期電子零件是以長腳穿過PCB穿孔方式固定。它的優點是牢固,缺點則在於零件所佔面積大。因為腳與腳的距離必須大,才能避免短路。也因此產品整體面積也跟著大了。當然也就容易裝配,用人手就能插件。其製造技術進入障礙低。在PC剛出現的初期,台灣很多公司很容易投資從事裝配。也是當時唯一的主機板製造技術。

有鑑於高密度構裝技術是無可避免趨勢,工研院電子所在電腦計畫最先提出建立新技術的需求。我們提出建立SMT(Surface Mount Technology)構裝計畫。中文翻譯成「表面黏著技術」。它將電子零件僅僅放在PCB表面,而不用腳穿過PCB。如此零件腳與腳的距離可以縮小,所佔面積也就小。單位面積PCB可容納的零件密度自然高。可使電子產品巷輕薄短小發展。但缺點是再也很難用人手插件。必須自動化。

當我們提出計畫時,台灣很少或甚至未有其他人聽過SMT。因此在內容評審時就受到很大挑戰。他們認為這種技術在產業界根本沒有需求。經過許多說明才讓申請書送出門。在經濟部評審會上也是大費唇舌。即使計畫已經執行的期中進度查訪仍然有不少雜音。使負責執行的計畫成員相當洩氣。

jason
2006/8/31    01:53:00
原來「構裝」是謝前輩的發明,我現在才知道.

謝錦銘
2006/8/31    17:39:00
SMT(II)

就在國內產業界都以插入PCB方式進行製造PC時,有一年IBM宣佈推出新的PC。並宣告這將取代原先的標準架構。當國內廠商想生產新PC相容性產品時,才發現它完全是SMT製造而成。若用原有的方式製造,則主機板面積太大。完全沒有競爭力。於是大家深感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急著找工研院解決難題。

所幸此時的電子所不但已經對SMT結構與製程有相當瞭解,且發展出自動化設備。即Automatic Pick & Place設備。因而可以解答產業界的相關問題,並進一步對廠商進行人員訓練及未設立生產線初期的代工服務。當時上門請求援助者之多又急,簡直讓計畫人員忙不過來。

後來此一技術團隊也找到投資人自行創業成立公司。從此案例也可見證,「先知是寂寞的」的說法。由於國內建立了SMT技術,讓我們的PC產業得以延續。而出人意料之外的,該IBM新架構PC並未取代原有架構。不久該產品也就退出市場。去年IBM更把PC部門賣掉,完全退出它當年所建議的產業標準所形成的市場。在此成熟階段的產品,連IBM都無法競爭。

米老鼠
2006/9/4    14:12:00
不知道謝前輩的構裝…和一般(報紙、新聞)常聽到的封裝是否相同?

另外有一個疑問,由政府單位研發出的新技術,常聽到技術轉移

(移轉?),不知接受技術轉移的廠商、公司對於此技術權利是否需

負擔權利金勒?(如同國內廠商向國外大廠取得技術授權一般)又

金額是否龐大?

五年二班
2006/9/4    15:51:00
小老鼠不專心喔!謝前輩8/23

五年二班
2006/9/4    15:54:00
小老鼠不專心喔!根據謝前輩8/22和8/23的說明:

..........當時有人就信手將此生產製造技術翻譯成「封裝」。也有的翻成「組裝」或「包裝」。
..........
若依中文字面認定,這不應該是很高深的技術。為了讓人有高科技的印象,我提出將它改成「構裝」。
................

謝錦銘
2006/9/4    17:28:00
米老鼠:

謝謝五年二班代回答第一個問題。

由政府出資研發新技術的目的,當然希望技術轉移給廠商。這是當年孫部長設立工研院的目的。以補足民間企業研究發展能力的不足之處。

技術轉移當然要收費。通常分兩種型態。一種是一次付費,另外一種則是先部分付費再加上生產銷售時的權利金。就像當年我們從RCA公司移轉IC技術時即採用後一種方式。我們先付約三百萬美金的技術移轉費再加十年的IC銷售權利金。

政府技術移轉的最終目標是希望廠商投資生產該產品,創造產值以繁榮經濟。最好有愈多人投入愈佳。因此購買技術障礙愈低愈好。若免費最好。但是為了測試技術移轉者的承諾,必須收費。

至於收費定價則因時間而演變。早期國內廠商資金不多,且對國內技術信心不足,費用不宜太高。否則沒人移轉就變成浪費了。近年來定價逐漸提高了。不過還是比發展技術整體費用少很多。鼓勵投資終究比收費重要。

這和政府優惠貸款鼓勵創業的道理一樣。因此已經有不少人很善於利用此一政府資源,可節省時間與金錢。

米老鼠
2006/9/4    21:08:00
謝謝五二老師和謝前輩的解答,被五二老師發現了^^"


以下為個人解讀:

政府為了鼓勵民間企業從事生產,常常會有一些優惠的措施(如減

免稅收)但想起來,能夠獲得新技術的加持,開發出的產品想必會

比較有競爭力才是,如謝前輩所言,比較聰明的公司可以由此方式

更快研發產品和投入生產線。


謝錦銘
2006/9/5    17:26:00
米老鼠:

你說的「能夠獲得新技術的加持,開發出的產品想必會比較有競爭力才是,..」倒不一定「會比較有競爭力」。只是它能讓廠商省錢與時間。並不保證賺錢。賺錢的因素很多種,有產品只是必要條件。

我仍然向大家建議,若你創業,應該多多利用政府資源。

五年二班
2006/9/5    22:38:00
報告謝前輩:

今晚參加ERSO Family聚會,我竟然是全場最小的之一!年紀比我輕,進ERSO也比我晚的,只有一位!看樣子幾十年後,是我得幫ERSO Family熄燈了。

成立ERSO Family電子家族部落格,我是四名版主之一,當然也是最小滴。

忽然覺得自己好年輕,但是想到ERSO沒了,還是很失落。


謝錦銘
2006/9/6    16:24:00
非常感謝五年二班告知此事。

很自然的,愈是早期的ERSO人愈能認同它在發展台灣資訊電子產業所代表的意義。愈是後來者,此種認同感愈是淡薄。因為相似的機構及事事愈來愈多,讓很多人覺得這些事是理所當然的。這也是時間向前走必然的現象。

希望藉ERSO Family電子家族部落格能號召ERSO人,並為它留下更多記錄。

謝錦銘
2006/9/6    17:35:00
技術移轉(I)

當年孫運璿部長成立工研院的目的,就是幫中小企業做研究發展。因此工研院執行技術移轉是必然要做的事。

然而當時國內的研究機構幾乎無技術移轉之任務與經驗。工研院乃經過一番摸索,才逐漸成為國內普遍模式。

最直接想到的技術移轉方式就是成果移轉。也就是有了研究成果再移轉給廠商。

此時首先碰到的難題是定價。研發人員總認為技術價值很高。但是廠商卻認為太貴了。於是交易不成,技術不易擴散出去,難以發揮預期成效。因此定價變成技術移轉成功關鍵。

百加
2006/9/6    17:52:00
請問謝大哥:
成果移轉的定價和所謂的智慧財產權的定價有何異同?

都是人腦想出來的東西,也許個人,也許團隊所為.
曾看過文章
『一日本工程師的good idea,讓公司獲利大增,但工司只給他奬金,
最後成了專利讓公司更是大賺,他決定上訴要求更多的報酬......』

公司認為有我才有你,
他認為他為公司創造了未來.

是否在科學→技術→產業的過程中,也有說不清的時候.

(如果我的問題太幼稚,請別介意.謝謝)

百加
2006/9/6    17:54:00
訂正,是公司.

jason
2006/9/7    03:07:00
我也些疑惑想請教謝叔叔:
從之前一些國外廠商技術移轉國內廠商的例子,似乎技術移轉只是
移轉產品量產的所需技術而已.只有Know how?缺乏Know Why?(不知我認知是否有誤),個人覺得不太合理,.我還不太了解技術移轉所定義的範圍,是從研發,生產製造乃至銷售技術都包含或是依雙方簽訂合約為準?

謝錦銘
2006/9/7    12:25:00
就百加與jason問題,先說明如下。

技術移轉談的就是智慧財產權的移轉。

智慧財產權的範圍可包含商標、專利、著作權、各種公司內部機密等。這些機密有know-how(如何做)及know-why(為何要這麼做)等未向外界公開的秘方。而專利與著作權則是已經公開,但受法律保護的處方。移轉這些處方都要付錢。否則就犯了偷竊罪。

握有智慧財產權只能說,猶如武林中人擁有武功秘訣。該當事人是否成為絕世高手,還有其他條件的配合。例如他的資質是否夠好、是否願意用心苦練功夫等。

智慧財產權的產生有其條件及環境。若個人在任職公司時產生的,法律規範雙方各自權利。

若要將智慧財產權轉為營運的產品或服務,必須有人投資時間、物力與人力。沒人投資的智慧財產權只能算是紙上談兵,未具商業價值。

企業家開設公司必須有處方才能營業。它可以自行研究開發,也可以向外購買。若向外購買就是付費的技術移轉。條件與價錢則經雙方討論後同意的。可以只買know-how,也可以買know-why。只要價錢談好。整個公司都可以買下來。

公司在員工發展出智慧財產權的當時,很難評估其價值。據估計,絕大部分的智慧財產權都不具商業化的價值。因此公司只能給定額獎金。有的則再加未來商業化時的一些權利金。

日本的案例是,後來該公司以該專利保障而賺很多錢。因此專利發明者要求更多報酬。這是很特殊的例子。我個人對此做法並不一定贊同。這是事後諸葛亮的做法。

大學教授,如五年二班老師,應該擁有很多秘方。但沒有人投資,就只能發表論文。我大膽估計,超過99.99%大學教授的智慧財產權不具商業化的價值。

百加
2006/9/7    14:07:00
謝謝,謝大哥的解說,清楚了.
尤其最後一段很有趣.
讓我想到發明原子彈的人老來後悔,
(雖然此聯想不倫不類)

以前只認為情感的世界中才有因緣際會,
原來科學的世界堣]是.

謝錦銘
2006/9/7    17:33:00
百加:

發明原子彈的人老來後悔,是因為被用做殺人的武器。其實依人類文明進展,總會有人發明原子彈的。這表示機率遲早會出現。

根據科學研究,今日宇宙的形成也是由機率(因緣際會)決定的。並非只有情感的世界中才有因緣際會。

因此若能多瞭解機率,對處理生活事務有所幫助的。

五年二班
2006/9/7    22:20:00
同意謝前輩對專利實用性的評論,我自己的專利中,實際在用的,只有5%。

以下轉貼一則和專利獎金有關的報導,很有意思,主角是低我兩屆的學弟,非常特別的人。
{
吳先生在民國九十年中以前任職台積電的研發部門,潛心研發晶圓各項包含奈米化的專利技術有成,除了每年固定的分紅配股及薪資共有一百餘萬的進帳,另還可獲台積電三百萬元的專利獎金,個人年收入所得合計五百萬元,統統都被算入其個人一般所得,且按累進稅率被課徵四十%的重稅。

吳先生說,他的研發被課重稅,台積電坐享成果,卻獲得國家減稅的優惠,沒有道理,因此憤而拒繳個人綜所稅。

新竹行政執行處認為,吳先生拒繳稅款的主張,犯了「不正當聯結」的謬誤,因為台積電不論是否能靠其研發出的專利獲利,都得支付吳某高額的專利獎金,所以吳先生不能以台積電賺了錢獲得減稅優惠為由拒絕繳稅。

不過,執行處也說,吳先生提出的看法,確可供政府相關部門檢討,在鼓勵公司從事研發之餘,應一併考慮把公司發給研發人才的專利獎金,列入一般個人所得來計稅的合理性。
}

jason
2006/9/8    16:48:00
請教謝叔叔或五年二班老師印象中台灣較具攻擊力或是基礎的專利為何?.我只記得是天天在用的---男生感應式沖水馬桶是台灣人發明的.

謝錦銘視為
2006/9/10    16:36:00
jason:

所謂「基礎的專利」應該是必須的,而且他人完全無法避開的專利。這是很難得的。我認為「男生感應式沖水馬桶」不算是。因為別人可以不用此功能亦無礙事。

筆記型電腦的鍵盤與顯示器面對面合起來或許可算是「基礎的專利」。因為好像沒有其他安排被市場接受。

其實二十年前,工研院電子所曾有工程師提出其他結構以避開原專利。但是沒有人敢採用新設計。因為消費者不習慣使用。

後來此專利亦用在MOTO手機上。但是有人就用滑蓋機取代。因此它在筆記型電腦算是「基礎的專利」,在手機則不是。

台灣較具攻擊力的專利可能在台積電、聯電、鴻海及工研院等。

補充說明技術移轉風險在於評估能力。不少公司花錢買技術失敗案子就在評估不完整。

當年孫運璿部長決定向RCA移轉IC技術,乃有潘文淵先生領導旅美學人組成的TAC(Technical Advisory Committee)協助,才能成功奠定基礎。這是很關鍵的能力。若自己沒辦法評鑑,一定要找專家。該花的錢不能省。

謝錦銘
2006/9/10    16:39:00
為何上面留言中,我的名字成為「謝錦銘視為」?

五年二班
2006/9/10    18:09:00
在IC製造技術領域,台灣可能沒有攻擊力夠強的專利,台積、聯電的專利已足以自保或是對付二輪廠商,但是對一輪廠商,如Intel、NEC等,似乎還不構成威脅。這個領域,台灣一直在追,生產製造追得差不多了,前瞻研究還持續努力中。

新興產業的領先廠商比較可能有殺手級的專利。

謝錦銘
2006/9/11    09:48:00
這是孫運璿院長當年科技施政之一。以下摘錄自【2006/09/11 經濟日報】。盟立是工研院自動化技術發展計畫衍生公司。我以前曾提過。有興趣讀全文的朋友,可自行上網。http://udn.com/NEWS/STOCK/STO3/3510328.shtml


盟立 訂單多得做不完

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



盟立自動化(2464)董事長兼總裁孫弘表示,面板廠之前下的訂單,可以用「不得了的多」來形容,交貨期已滿載到明年,但近來隨著面板廠暫緩部份訂單交期,盟立反而是鬆了一口氣,今年下半年的業績,將呈平穩成長走勢,企圖成為台商IT、面板及半導體科技產業,乃至於食品、汽車及流通業建廠的最佳事業夥伴。

穩居自動化產業龍頭寶座的盟立17年前自工研院機械所衍生成立以來,走過慘澹經營的前八年「潛力階段」,也經歷穩步打開兩岸市場的第二個八年「實力階段」,現在正邁向第三個八年的「威力階段」,生產的領域也由最早的機器人、產業控制器及自動倉儲,陸續跨足資訊系統、LCD設備及安全針筒等領域,近年來更伴隨著台灣面板產業的加碼投資快速成長。

(以下省略)

jason
2006/9/12    04:53:00
感謝 謝叔叔與五年二班老師解答.「男生感應式沖水馬桶」我也認為不算基礎專利,但認為還具攻擊力.
盟立自動化前兩年買了3張,有賺了一些零用金.公司獲利穩定,不過近兩年成長較大.

謝錦銘
2006/9/12    12:29:00
技術移轉(II)

後來有人覺得等有成果再移轉太慢了。於是又想出先期參與技術移轉。即計畫開始時廠商就交配合款,並派人參與技術開發工作。如此可以繳較少錢,廠商工程人員卻能很早拿到技術成果。可加速產品開發,提前上市。

個別廠商技術移轉對技術擴散效果太慢。再發展出推動聯盟方式。即選擇某一主題後,有數家廠商與工研院共同執行。像以前提過的筆記型PC開發聯盟,就吸引了46家廠商參與。

參加開發聯盟廠商之間是競爭者關係,因此開發的技術以共同關鍵技術為主。在此基礎上,後段細節的商品化工作由個別廠家各顯神通。

廣義的技術移轉還有以下各類。顧問、研討會、訓練課程、專利授權等等。

我們想盡各式各樣的方式,目的就是把技術移轉到民間企業,以促進投資,發展經濟。

另外,最有效的技術移轉方式是,人員移轉。帶有技術的人員進入公司,技術自然來。如有計畫的台積電、聯電、盟立自動化等衍生公司及不計其數的人員離職加入產業界。

may
2006/9/12    12:37:00
請教 謝前輩

那~人員移轉到中芯國際
以您的眼光來看~算不算促進投資,發展經濟?



謝錦銘
2006/9/12    17:41:00
may:

妳說的情況不屬於工研院設立目標,有政策上的做法。只能算是個人職場生涯的選擇。它就是從A公司轉到B公司的過程。

這類人員流動當然某種程度上不免會帶走一些技術。但是不當使用時,可能會吃官司的。

謝錦銘
2006/9/14    12:44:00
技術移轉(III)

工研院技術移轉給廠商,當然要收費用。經濟部認為由政府出資研究的技術,移轉所收的錢要繳交國庫。這也算是新的創舉。

由於繳交國庫的數目佔計畫經費的比例不高,於是成為立法院刪減預算的理由之一。他們的認定是,經費回收比例太低,成效不佳。這真是有理說不清。我個人覺得這是歪理。

就如政府設公立學校教育學生,目的不在從學校回收經費。其訓練的人才為社會所用才是主要目的。工研院技術移轉的成效不在直接回收。它的成效在促進投資,由公司繳交加值稅、營業所得稅及各種因經營活動產生的稅。員工則繳交綜合所得稅。若因為投資增加就業,則有安定社會的功能。

何況政府從衍生公司取得技術股,其回收的金額應該超過投資額。只因為繞了一大圈而不被承認。實在令人洩氣。而且光是行政院開發基金在台積電就賺了約2000億。

說實在的,我決定離開工研院,跟這樣有理說不清的情緒也有些關係。

五年二班
2006/9/14    16:20:00
我也經歷過謝前輩說的這一段,很洩氣的。我遇到一些業界人士,也都不贊成這樣的作法。

以我的觀點,工研院拿政府的經費研發,成果就應該與全民共享,那個單位願意接手投資發展,就給他們用,免費都可以。

當初選擇六年的國防役,很大的因素就是覺得「次微米計畫」很有意義,對國家社會有貢獻。最後決定回學校,培養下一代工程師,給願意用他們的單位用。

工研院的處境,在院長中風之後,就慢慢轉變,現在和以前差別更大了。

謝錦銘
2006/9/14    18:06:00
五年二班:

經過這麼多年,要保持院長時代的情況,並不容易。但保持專業形象應該還不錯。

目前工研院院長與副院長仍然能維持以專業考量內升,而非以政黨因素空降。這是很難得的。我從媒體報導看到,這任院長與副院長任命時,確實有人運作,但沒成功。

記得電子所開始大量找人時,仍有許多自認有力人士的推薦函。當時胡定華先生的原則是,讓被推荐人有面試機會。但若不適合,也就不能錄取。

我記得當年找技術員時,就有調查局長官推荐人選。結果連續兩次面談,仍不被錄取。往後除非常少的特例,仍能一直保持此原則。難能可貴。

五年二班
2006/9/14    20:31:00
謝前輩:

工研院的專業形象還在,這點我同意。但是去年陳總統視察的時候,院長率一級主管用閩南語作簡報,這是我無法接受的事情。

我在電子所的時候,也收到過立委、國代的推薦函,處理原則仍然是找來面談,合則用、不合則捨,上級主管完全沒有意見。我曾經想晉用一名計畫管理人員,被徐文彬副所長退件,但是我覺得適用,就再送上去,徐副所長了解原因並將他的考慮讓我了解之後就同意了。電子所也非常重視培育新人,只要有好的表現,就會盡量給新人嶄露頭角的機會,也會推薦參加各項獎項的選拔。

以上都是難能可貴的文化,反而是在學校裡不太看得見。

五年二班
2006/9/14    21:12:00
某電子公司曾經想把六吋廠改為八吋廠,要申請高科技投資稅賦抵免,因為後台老闆是立委,審查的同仁戰戰兢兢向所長室請示,得到的答覆是不要管老闆是誰,看技術內容做決定。審查結果是晶片變大了,但是技術層次並未提高,所以不通過。

這也是良好的組織文化讓專業發揮的例子。

謝錦銘
2006/9/15    17:50:00
專業vs.政治

對於「院長率一級主管用閩南語作簡報,這是我無法接受的事情。」我有相同的感受。在此順便談談工研院政治干擾的故事。

當年孫運璿部長成立工研院,是以專業考量。他主政期間,董事長和院長任命均專業考量。此原則一直未被後來的行政院長改變。

我個人覺得最近兩任董事長的任命,才有點安插性質。不過人選還算夠專業。只是幾乎接近淪陷的邊緣了。

工研院由政府捐贈成立,不少研究經費來自政府。要避開政府的影響絕無可能。掌權者更替後,要維持原先理想更難。

工研院有很多創造利益的機會。尤其科技專案經費由立法院審核,來自立法委員施壓是常態。所幸據我所知,成功施壓的大案子尚無可聞。某些不影響大眾利益的小案子或許無可避免。我就碰過立委關說讓親戚在職進修的案子。

另外工研院員工加上眷屬達好幾萬人,是選舉時候選人積極爭取的機構。為保持政治中立,院區禁止懸掛任何競選標誌。經過不少人爭取,最後只允許午餐時間,各候選人或其助選員得輪流在餐廳門口拉票。

林垂宙先生當院長時,也當上國民黨中央委員。他以維護工研院預算的理由,運作在新竹市超額提名。讓當時工研院協理參選立法委員。競選時不免以院長身份代為拉票。因此引起同仁當面抗議。場面有些下不了台。

結果不但協理落選,也因票數分散,國民黨全部落選。由於受到各方壓力,協理很快就辭職。而院長也在不久後,任期未滿前自請辭職。

此事件,讓工研院政治中立與專業形象受到損害。林垂宙先生傳記文學中文章所提工研院預算被雲林縣林姓立委大幅刪減一事,跟此次選舉恩怨有關。

百加
2006/9/16    16:30:00
連續看了謝大哥關於工研院的敍述,
我想起從前....

隊上來了一位師大的男生,就讀科系忘了,
我們很有話說,聽他說起敎育界的黑暗,
有點訝異,原來........

認識的朋友去東海音樂系讀碩士,
說起聲樂界的種種,原來....

有一個支援士官家中從事營造業,
他口中的蓋房子全憑良心,原來.....

最初的原來令我很幻滅,很質疑,
太多的原來令我很無奈,很麻木,
原來,原來都是人性在作祟.

美國名將鮑威爾在自傳中提及....
西點軍校和美軍制度的不合理時,
『不放棄,只有忍耐,努力爬到高位才有權力去改革.』

人才為中興之本,成也是人,敗也是人,真没辦法.

謝錦銘
2006/9/16    17:09:00
百加:

對妳的留言,我不太能瞭解真正的意思。希望沒有誤解。

雖然工研院本身有些暇疵,但總體來說是好的。我以上說的在於期望政治力不要干擾,則它必然可保持其專業的。

百加
2006/9/16    17:33:00
對不起,對不起,謝大哥,別介意我的話,
我自以為是,我胡亂解讀.

我只是對於一樣好東西,
一個好團體因人(產生的政治力)而質變,
會很感傷,

我曾在商週上看到有關電子所的報導.
其實不太了瞭,但就是政治力.

我的感傷也許很幼稚,很狀況外,很多餘.
因為我總覺得政治力是無法對抗的.

Faustina
2006/9/16    17:48:00
以下一點個人看法,僅供參考,也請各位前輩先進指教。

「政治力」得以介入既存的制度架構之中,在於制度的設計與/或執行出了問題,而導致問題的原因很多,可能是外在環境的改變、價值觀的變化,也可能是制度架構裡參與者的力量強弱與以前不同。

「政治力」要不要介入、什麼時候介入、如何介入,沒有人說得準,如果這世間能有什麼稱得上可資對抗的辦法,大概只有「對症下藥,與時俱進」一途了!

百加
2006/9/16    18:09:00
修正補充上文----

對人民而言,
政治力是無法(預)期望的,因為操之在人,
所以我覺得政治力是無法對抗的.

jason
2006/9/16    20:43:00
謝叔叔與五年二班老師:
工研院用人原則「合則用、不合則捨」在產業界還是有流傳下來
至少在我的部門是如此.之前的老闆是電子所出身,有許多同事的親朋好友會拜託,不管如何原則都是面試機會會有,但錄用就要靠自己的努力與推鑒人無關.現在已成為大家之間的默契了.

Faustina
2006/9/22    14:58:00
看到了may姊姊在花店的報導,加上最近終於唸書唸得有些心得,讓我忽然想把一鴻叔叔2006/7/11,12:50:00留言的問題抓出來,跟大家討論討論,還請各位前輩先進多多提供意見。(尤其是五七學長,不要躲啦)謝伯伯沒回答的是第二與第三個問題,而我自己也沒有大本事發表多麼深入的意見,所以只能說是拋磚引玉囉!

1980年代自由化風潮被先進工業化國家(尤其是英美兩國)帶起之後,許多生產要素的流動,超乎以往人類經歷過的經濟發展模式,而近年來許多新興市場(如「金磚四國」)的力量被釋放出來,更是增加了許多不可測的變數,其中顯然混合了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規模又超級龐大的中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鴻叔叔第二個問題中提到「(中國)在擁有超廉價勞工的同時也擁有極先進的科技,它的外匯存底可以影響全球美金匯率,世界的鋼價也因為它2008的內需而飆漲。但是它在共產制度管理下懸殊的貧富差異,只怕連馬克思和列寧也會無法相信」,如果以單純的經濟學供需原理,加上一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我會有以下的心得感想:

「共產制度」對於中國來說,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政治上的高壓手段,讓中共政府可以掌握比一般民主國家更多的資源分配權力,同時維持大致上的社會穩定,換句話說,讓整個中國可以跟全世界其他國家在許多市場「流血削價大競爭」的最重要力量,正是共產制度的政治面。可是自鄧小平「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的策略開始,中國也踏入了所有以往從20世紀起,進入工業發展的新興工業化國家所遇到的共同問題:沿襲已久的制度架構與現實情勢的落差,而中共目前的態度,則可以鄧小平的名言「摸著石頭過河」來大略概括。

因此,在目前中國還處於「政治力凌駕經濟力」,也看不到什麼重大因素影響這個結構的狀態下,我認為沒有廉價勞工、沒有尖端研發,也沒有廣大市場的台港新三地,確實有中產階級失位的隱憂,而如果加上政治與產業結構兩個變數,會面臨最嚴峻挑戰的,是台灣。從主權問題來看,新加坡已經是另一個國家,香港已經是中共治下的特別行政區,只有台灣在這個問題上不明朗,是國家信用評等上很大的問題。再從產業結構來看,新加坡與香港的經濟基礎已有很大一部份是金融服務業,而金融服務對人才與法制的依賴,是目前中國尚無法取代的,可是台灣目前的經濟基礎還是賴於代工專長,如果代工不能與其他產業部門結合,開拓出新的市場來,或是台灣本身產業能有一波徹底的轉型與升級,那麼「產業空洞化」的危機,指日可待,更有人認為已經在發生了。

一鴻叔叔第三個問題提到日本,由於我自己不了解日本的產業發展歷史與結構,所以沒有什麼特別能說的心得感想,但是我想如果日本相對之下比較沒有產業外移的隱憂或勞資的糾紛,或許與他們的雇傭文化和製造品質,有相當的關係,還希望藍老闆或永懷大哥能多多補充說明。

謝錦銘
2006/9/22    17:31:00
我們都聽過「生命會找到出路」的說法。

在自然界,當環境大變動時,生態會自己調整。只是過程中,有些物種能安然渡過難關,繼續存活。有些物種則滅絕。其中沒有人為操作。

在人的世界,情況應該相同。只是它可以有人為操作。「政治力」的介入就是。這樣的操作下,當然有人得利,有人受損。最好情況是,有權力操作的人應該找到對人民最佳方案。

絕大多數人是無能擔任操作者的。因此我還是認為把「政治力」介入視為環境變動的一環。每個人要設法調整,讓自己生存。只在選舉或如最近的靜坐時,一般人才有機會表示些微的意見。期望對社會環境的改變盡力而為。

有人憂心「產業空洞化」的危機。有人卻認為它是轉機。是否危機?我以為這跟個人立場不同有關。沒有大家都一致同意的情況。

本版只是要說一些故事。如此大議題應另闢版面討論較好。

謝錦銘
2006/9/22    17:51:00
專利的故事(I)

較注意工研院訊息的人應該看到近幾年來,它推廣專利的報導。從工研院網頁可查到目前擁有的專利有5113件。而且每年以數百件增加中。這和我進入工研院時的情況差別很大。當年絕大多數人認為申請專利是很困難的事。

1975年我加入工研院。當時全院的專利數約在十件以內。我任職的電子中心開始申請第一件專利。它是全自動洗衣機控制系統。後來很長時間沒有人關心專利的事。因為大家忙於消化RCA移轉的技術,接著又忙著把技術移轉給聯電。

直到約相隔十年後的1984年才再度想到專利的重要。於是成立專利評審委員會。我被指派為主任委員。因為申請專利是要花錢的,必須某種程度把關。以免浪費資源,也希望專利具有一定的品質。

我記得第一位同仁提出兩件專利。卻被評審委員會全否決了。其原因是,它們與電子所發展的技術內容無關。評審會建議由當事人自費申請。當然權利也屬於個人。其中一件專利是如何在戲院裝置防止吸二手煙。另一件則是將電腦的輸入和輸出設備合而為一。

經由制度的建立及鼓勵,讓同仁逐漸願意提出專利構想。然後漸漸增加經驗。才建構了後來同仁把申請專利當成工作習慣的一部份。也最先設置專利工程師的職務。隨著人員轉入企業界,有效提高國人申請專利的用心。

Faustina
2006/9/22    18:55:00
看到謝伯伯2006/9/22,17:31:00的留言,那麼我歡迎這類的議題到我在知識分享區的版上討論,大家共同來關心一些政策或趨勢面的問題。

謝伯伯提到「有人憂心『產業空洞化』的危機。有人卻認為它是轉機。是否危機?我以為這跟個人立場不同有關。沒有大家都一致同意的情況。」讓我想起了亞洲發生金融危機之前,許多人都對亞洲國家的債信狀況十分看好,只有Paul Krugman獨排眾議,沒想到後來真的被他說中,但這也不代表Krugman所有的推論都是對的。

謝伯伯提到了專利,也讓我勾起自己以前修了一堂法律所的商事法專題討論的回憶。印象中老師談到台灣的農漁業界也有相當多的技術創新發展,可是也不乏因為業主專利概念不夠,與人在國外合作投資的時候,反倒被外人竊取技術,卻無言以對的案例。不知謝伯伯對此有何看法?謝謝回答!

謝錦銘
2006/9/23    10:27:00
我在前面提過,專利與著作權都是必須部分或全部公開其秘密的智慧財產權。因此法律的保護很重要。在法律保護不良的地區,被盜用是常態。

台灣今日在智慧財產權法律的保護方面是被美國301條款逼出來的。以前也是被視為落後地區。即使現在,美國人仍然不盡滿意。尤其著作權的侵權仍然很普遍。因為資料數位化後,加上網路發達,複製的成本幾乎為零。

台灣的唱片業產值從130億萎縮到40億,讓許多公司關門就是法律保護不佳造成的。

專利被侵權的情況類似,但較不普遍。因為實現專利須投入較多資源。也就是障礙較高。

謝錦銘
2006/9/23    15:38:00
摘錄

2006台灣的美國專利排行榜:台積電與鴻海居冠、亞軍
2006/09/22 08:43 時報資訊


【時報-記者張國仁台北報導】為建置完善的智慧財產價值分析指標與機制,經濟部昨天發表「二○○六台灣的美國專利排行榜」,公布去年百大專利權人排名,台積電(2330)與鴻海(2317)分別獲得第一與第二名,展現這兩大優質專利權人在各自領域的優質技術強度及發明專利能力,例如台積電在半導體封測上、鴻海在電子連結器上,各領風騷。


政大智慧財產研究所與台大工業知識科技研究中心,共同執行的經濟部學界開發產業技術計畫,即「智慧財產價值分析系統計畫」.......。

政大校長吳思華在會中表示,計畫的重心就在探討專利的價值,以及如何用一套指標來加以呈現,或作為評量我國知識經濟產業中最重要的專利發明到底有多少的經濟價值。

台大教授蘇瓜藤說,微笑曲線的表現已越來越往兩邊走,但下巴卻愈來愈醜,因微利時代的來臨,而且中間缺少了「人中」,也就是評價系統,那麼就很危險,因為空有很多專利,但可能經濟價值不高。

他指出,台大教授陳達仁建立的「台灣的美國專利表現」及專利分類評比,看得出來台積電的技術強度與廣度在半導體產業上,一般公司已難以與其匹敵。

Faustina
2006/9/24    21:54:00
還請謝伯伯有空繼續把專利的故事說下去,謝謝!

謝錦銘
2006/9/26    08:54:00
摘錄

2006.09.26  工商時報
華碩掌握45項3G專利 爭勝本錢
黃智銘/台北報導


華碩在手機上入門較晚,不過3G手機是目前主要重心,目前華碩在3G手機上已經取得四十五件關鍵專利(Essential IPR),將有助於華碩手機事業在品牌或是代工上的發展,預計自有品牌的3G手機將在年底登場,.........。

華碩大力發展3G的自有技術,目前研發中心位於北投總部,目前與工研院電通所是台灣「唯二」的3GPP組織成員,共同參與3G的規格制訂,並已經擁有約四十五項關鍵3G專利,主要是集中在通訊埠的部分,在亞洲廠商中僅次於韓國廠商三星。


......如果手機廠沒有具備關鍵技術、專利,在生產手機時,就必須對其他廠商支付權利金,成本可能因此增加一五%至一八%。

..................。

謝錦銘
2006/9/27    12:16:00
專利的故事(II)

工研院電子所曾經有人提出專利案,被我主持的評審會否決了。它的內容是,一種操作方法,可以提高生產效率。使用後,卻不會在產品或生產設備上留下痕跡。

否決的理由是,它被侵權時無法舉發。即使拿到專利,並不具保障效果。結論是將它當做營業秘密,只能內部使用不得對外公開。

這是秘方的一種型式。申請專利時,必須公開揭露。反而讓別人很容易學去,卻抓不到侵權證據。失去靠法律保護原意。

有些智慧財產權是不宜申請專利的。何況申請及維護專利是要花費資源的。

本案當事人當然不服氣。還是只能接受。

謝錦銘
2006/10/1    16:42:00
專利的故事(III)

現在專利是向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申請。而且有專任委員審查。這和以前不一樣。

以前負責專利申請的機關是經濟部中央標準局。由外聘兼任委員審查。絕大多數外部委員是大學教授。審查費則按件計酬。成為某些教授的額外收入。

審查結果被否決時,有些申請人不服氣就提上訴。上訴被駁回還可以行政訴願。而工研院卻是當時上訴案及行政訴願的負責機構之一。於是案件就送到我們手上。

三十年前,雖然我們還未大量申請專利,在沒有多少經驗的情況下,卻必須處理大學教授否決的案子。造成同仁很大負擔。因為它是額外的工作,且有時候並不能完全認知案件的專業部分。

就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同仁一面執行任務,一面抱怨的度過十幾年。直到改成專任委員內審後,才丟掉此燙手山芋。

謝錦銘
2006/10/9    12:40:00
專利的故事(IV)

大多數人認為專利是可能用來發財的。其實絕大多數專利是未被商業化的。但是它卻可用做防止被告的防禦型專利。其中最常用的是交互授權。

全世界專利不計其數。沒人能保證完全不被控告侵權。愈是大公司,一旦侵權發生,其賠償金額愈大。像Intel、IBM、AT&T及Microsoft等世界級大公司,最怕被控侵權。而個別公司累積專利數愈多,責控告他人的機會愈多。

在大家都無法完全掌握他人專利的恐怖平衡下,公司之間就以交互授權互惠。即公司之間訂定合約,將部分或全部專利交互授權給對方使用。如此就不必為了侵權的事冒風險。

台灣是高科技產業的後來者,被控告侵權的機會較多。事實上真正的案例也真不少。為減少國內廠商風險,工研院電通所於民國80年開始與美國AT&T公司洽談專利交換授權合約。讓國內廠商得以合法取得該公司專利使用權。AT&T以收取部份權利金成立「財團法人亞太智慧財產權發展基金會」。

以下文字引自該基金會。有興趣朋友可至該基金會網頁看細節。

『自1991年起,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 展開專利交互授權之諮商。在長達三年的商議後,雙方於 1993年 3月達成協議,簽署了一項「專利交互授權合約」,在這項「專利交互授權合約」的敦促下,國內部份廠商陸續與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簽約,形成一專利聯盟。國內廠商藉此種集團聯盟方式,取得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的專利授權,除在國際間,明確樹立中華民國產業尊重他人智慧財產權的風範外,更為國內產業的科技發展樹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明顯的減低了權利金的支付成本,進而提昇了國際競爭力。

為協助促成我國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策略,並回饋我國產業,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在與工研院簽訂「專利交互授權合約」之際,承諾將提撥自我國相關產業所收取權利金的一定比例,捐贈成立一基金會,協助我國產業建立智慧財產權管理及科技研發成果運用的制度,促使我國成為亞太地區推動智慧財產權之重鎮,進而加強並促進我國與其他國家之公平互惠的經貿關係。

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此項支持我國經貿政策,回饋我國產業界的作法,除在國際間引起重視外,國內科技發展的重要機構工業技術研究院及資訊工業策進會亦捐助基金。在理律法律事務所積極提供所需法務協助下,我國首次結合國內外科技及法律專業的「財團法人亞太智慧財產權發展基金會」(AsiaPacific Intellectual Property Association)於1994年6月3日成立。』

jason
2006/10/11    03:24:00
想請教謝叔叔,若是列為秘方的營業秘密為離職的員工所掌握,有可能為競爭對手所使用,不知有何保護與防範措施?

五年二班
2006/10/11    11:39:00
前輩回答jason問題之前,我先來講個自己在工研院申請第一件專利的故事。

當時剛加入次微米計畫,有一批晶片死於非命,我負責調查死因。結案後,想寫一篇論文投稿,會簽到專利部門的時候,專利工程師根據「This is the first time .....」,堅持既然是第一次,一定可申請專利,我百般解釋說是第一次發現A+B就會造成C的後果,我只是查出死因,又不是發明新藥,如何提出專利?溝通無效,只好硬掰個專利提案,在審查會的時候被K得滿頭包,真是欲哭無淚!

謝錦銘
2006/10/11    12:59:00
jason:

保護營業秘密就像保護個人財物,依個人情況而定,無特別方法。據說可口可樂的秘方是分成三部分由三位家族人員保管。記得電視劇「大宅門」中的秘方則鎖在特別房間。鑰匙由當家者保管。

這都是採取分散分層保管方式。以現代用語,即分以機密等級方式保管。

五年二班:

專利工程師是專利申請過程很重要角色。建議你說明你與專利工程師合作經驗。做為有些非理工科系人員,從事專利工程師參考。

百加
2006/10/11    15:35:00
『晶片死於非命』????

五年二班
2006/10/11    15:41:00
『晶片死於非命』就是幾百個步驟一路做下來,中間的標準檢查都顯示正常,但是結果良率是零,沒有一顆IC是活的。這表示出了意外,而且是標準檢查步驟無法察覺的。在IC製造業,這是很刺激也很有成就感的工作。

五年二班
2006/10/11    16:10:00
前輩點名了,我就勉強發表點謬論。

我絕對相信專利在現代產業競爭的必要性,也相信在專利保護下,祖傳秘方終究失傳的機率低很多,但是我自己是很不喜歡專利的,是因為科專計畫要從專利數量當成果指標之一,因為專利產出是年中考績指標之一,因為專利數量竟然也變成大學評鑑指標之一,既然有人需要,我就幫忙生產,所以對於如何與專利工程師互動或說是合作,我是不太積極的。

我的想法是,我是研究人員,責任在提出創新、改善的建議,如何變成專利?如何宣告專利範圍?如何佈局以取得最大利益,這應該是專利工程師的責任。但是我接觸過的台灣的專利工程師都無法達到這個標準。最大原因應該在於「非理工科系人員,從事專利工程師」。接觸過的專利工程師幾乎都不真的懂我提出的發明,寫出來的專利申請書和我提交的技術資料相差無幾,溝通起來常事倍功半。搭配最愉快的專利工程師是工研院電子所聘請的美籍專利工程師Sali(?)先生,他是IBM的資深工程師,技術基礎紮實,和他討論專利事宜,只要大略描述,他就能掌握重點,非常愉快。

非理工背景的專利工程師最欠缺的就是專利所涉及的專業背景,這急不得,一般工程師至少讀了四年大學,或是外加兩年研究所,非理工背景的專利工程師如果不肯花給幾年功夫在特定的技術領域,很難寫得出好的專利申請書。前幾年審查到一名申請進碩士班就讀的非理工背景專利工程師,申請理由是對工作有幫助,這種想一步登天的作法,很難獲得紮實的技術基礎。

我倒是有個想法,目前的專利獎金是給發明人,授權金主要屬於公司行號,但是會有一小部份回饋給發明人。如果也能有一小部分回饋給專利工程師,發明人和專利工程師就成為命運共同體,專利工程師會多一分動力去把專利申請書寫好。

jason
2006/10/12    09:38:00
感謝謝叔叔的答覆與五年二班老師的分享.
如果也能有一小部分回饋給專利工程師,發明人和專利工程師就成為命運共同體,專利工程師會多一分動力去把專利申請書寫好。==>這樣專利工程師就更加有動力了.

謝錦銘
2006/10/12    16:38:00
(轉貼)工研院研發 擴及服務業

•經濟日報/記者龍益雲、李珣瑛/新竹報導 2006/10/12


工研院院長李鍾熙昨(11)日表示,工研院今年成立服務業科技應用中心,將研發服務範圍由製造業擴及服務業;並鼓勵員工創新研發,及早掌握研發成果技轉給產業界產品化的契機。

創立已33年的工研院,為產業界培育的人才累計超過1.8萬名,台灣上市櫃公司的執行長(CEO)有超過60人出身工研院。自工研院育成中心孕育出的「股王」,包括群聯電子、旺玖科技等,使得工研院博得台灣科技產業人才「少林寺」的美譽。

李鍾熙表示,為激勵員工投入專利研發,工研院董事會已通過取消400萬元獎勵的上限,讓發明人每年可獲得該項專利運用收入淨額的25%。即使發明人離職,前五年仍可領25%,第六年起才逐年遞減,到第十年降為零。如今工研院已有數人,創下一年獨得獎金超過300萬元的紀錄。

李鍾熙強調,工研院一向注重專利研發,平均每天產出三到五件專利,以去年我國「發明專利」排行為例,工研院以508件獨占鰲頭,領先台積電的325件及日月光的300件。

他說,近年來工研院積極強化專利技術移轉,已逐步展現相當成果,專利授權所衍生的收入,從91年的6.67億元,一路成長到去年的12.32億元,今年更可望挑戰15億元大關。

相較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加大、哥大、Air Products 公司等國際知名機構的專利應用率約為10%至20%,工研院93年度的專利應用比率達22.2%,已超越上述美國著名機構的平均水準。而在91至93年度的三年中,工研院的研發成果技轉給產業界,促成1,034項投資,投資金額達510億元。

工研院二年前啟動「三年躍升」計畫,從任務及角色重新定位著手,逐步完成組織架構調整及文化重塑,目標是要讓工研院「再一次跑到業界前面開路」!而且不但是要領先台灣產業,更要跑在國際產業之前。

近二年來,在董事長林信義的大力支持下,工研院組織及計畫的調整,秉持「聚焦整合,創造高價值,引領新產業」的原則,於今年成立五個任務導向、具機動性的焦點中心;重要核心研發的六個基盤研究所;及有共通性的五個連結中心,包括新成立「服務業科技應用中心」,就是致力推動「生活需求導向」的應用創新。

李鍾熙指出,工研院當前的使命是要從「技術追隨者」成為「價值開創者」;角色則定位為「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也就是跑在產業前面開路,勇於投入業界還未做、不敢做、或不會做的產業科技創新。

謝錦銘
2006/10/12    17:11:00
經濟日報報導『林信義專任工研院董事長滿二周年,昨天提出將工研院的中文名稱更名為「產研院」的構想,把工研院的研發服務對象由目前的製造業,擴及服務業。』

此議讓人擔心,孫運璿院長的第六個孩子將被改名!

五年二班
2006/10/12    17:24:00
實在想不懂,改名字這麼重要嗎?叫做工研院就不能服務「服務業」嗎?

謝錦銘
2006/10/12    17:31:00
以下文字摘錄自最近一期《今週刊》。說明鴻海的專利策略。

策略5 申請專利權 加高競爭門檻

至於專利權與人才,更是鴻海展現強大競爭力的另一個關鍵。根據專利局的統計顯示,鴻海申請的專利數在台灣不但高居第一位,數量還領先第二名的工研院以及台積電達一倍之多。麻省理工學院根據擁有專利對科技業影響所做的排名更指出,鴻海的實力排名第八位,是國內惟一入選的廠商(前兩名為IBM與NEC)。

郭台銘從對外宣示將從「製造的鴻海」轉為「科技的鴻海」後,該公司便不斷以專利權訴訟作為捍衛智慧資產的武器,之所以如此,正因為鴻海最初跨入連接器製造時,便曾多次被Molex以及AMP等國際大廠控告侵權,為此郭台銘還戲稱,鴻海是一路被告大的。顯然,專利權對企業成長的重要性,郭台銘有深刻的體會。

因此,近年來鴻海不斷要求各事業群全力建構專利壁壘,如今已擁有的一萬多項專利,蓄積了控訴競爭對手的實力,一路從台灣告到中國大陸、美國。最為外界矚目的就是,四年前鴻海在美國控告泰科(Tyco)連接器專利侵權;去年,鴻海則對上櫃公司禾昌的連接器侵害專利權提出告訴,顯然,鴻海所堆起的專利權高牆,已經成為對手難以跨越的競爭門檻。

五年二班
2006/10/12    17:39:00
專利申請到獲准通常要1-2年時間,如果「鴻海申請的專利數在台灣不但高居第一位,數量還領先第二名的工研院以及台積電達一倍之多。」,工研院的專利龍頭地位即將不保。

謝錦銘
2006/10/12    17:41:00
專利的故事(V)

為了發揮專利價值,工研院電通所曾經請兩位美國專家研究所擁有專利的內容。

起初他們找到一件專利文件,它似乎是Intel已經使用的設計。當時大家都很興奮。如果能確定Intel侵權,則工研院就發了,因為我們撈到大鯨魚。

進一步查,卻發現該專利申請並未完成。它被美國專利機構退回時,由於發明人已經離職,沒人能補充說明後再申訴。就此失去一次好機會。真可惜!

此故事說明平常看似不重要的智慧財產權,有時卻可發揮大功用。因此宜盡可能好好維護。

我記得Intel的Pentium CPU上市時,它的中文命名是「奔騰」。在Intel花了很多廣告宣傳,讓台灣客戶耳熟能詳時,有一家台灣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出面控告Intel侵犯其商標權。

Intel第一個策略是把它買下來。但是該公司卻不賣,只要求賠償損失。Intel只好和解賠償損失並不得使用「奔騰」商標。由於小公司營業額不多,能計算的金額不大。Intel最大損失在已經支出的廣告費。

這裡可看出,愈大公司的智慧財產權愈值錢。智慧財產權有其時效性,該賣時就要出手。

謝錦銘
2006/10/12    17:50:00
五年二班:

就技術內涵與深度而言,工研院的專利比較好。鴻海的連接器(connector)結構上可以有太多變化。較容易增加數量。

數量多可讓對手增加侵權的不確定性,增加談判籌碼。

五年二班
2006/10/12    17:56:00
謝謝前輩說明。

但是在講究速食的年代,我擔心一旦工研院的專利數量落居人後,立法院在審科專預算的時候,以此做文章,工研院要有理說不清了!

jason
2006/10/12    19:56:00
目前公司或機構會以專利數目做為競爭力的指標之一.單就數目來看比較似乎容易失真.想請教謝叔叔或五二老師為什麼不是以類似加權指數的方式,依每個專利的質給分數後再累積總分(專利能量)?或許給分較困難,但相對較具參考性,不會陷入數量上的迷思.敝公司前幾年很鼓厲大家申請專利,可是大家為專利而專利,申請一些無供擊性或無防禦性的專利,最後表面上專利數很多但是實質上有用的卻很少
,還好後來已經改變了,審核上就嚴格了許多.

五年二班
2006/10/12    20:19:00
專利數量很重要,一定要先衝量,才能講究質。雖然專利大部分沒有用,但是一旦誤用一個,損失無法估計。如果一家公司只有幾百件專利,對手找幾個人一一解讀,就知道這些專利有用沒用啦,沒有交互授權的談判空間。如果有幾萬件專利,要一一解讀就很難了,這時候就可以和對手談判整批交互授權。所以一定要先把數量衝過一個可以交互授權談判的門檻。

專利不容易評判水準,有些看似無用的專利,可能十年後鹹魚翻身。另一個重點是,專利既然是公司技術指標之一,也是商業談判籌碼,誰會自曝其短,當然是盡量放大啦。

以上淺見,請各方指教。

謝錦銘
2006/10/13    12:28:00
jason:

同意五年二班的「專利不容易評判水準,有些看似無用的專利,可能十年後鹹魚翻身。」

謝錦銘
2006/10/13    12:50:00
補充上則留言。

專利的可商業化與否跟技術發展有關。舉我曾經提過的電子所例子「把電腦輸出與輸入合一」。當年認為做不到。現在卻很平常,即多功能事務設備,把印表機(輸出)、掃瞄器(輸入)與傳真機(輸出與輸入)合一。

另外,專利的申請與維護都要錢。尤其國外部分要花很多錢。這是有錢人的舞台。小公司很難長期負擔。有時候逮到侵權對像,卻可能連打官司的錢都付不出來。

因此,公司必須有專利策略與資源分配原則。即專利的佈局方向和國家與每年最高經費預算,須事先規劃。以免落入無底洞。

謝錦銘
2006/10/13    13:09:00
在不斷技術精進下,MFP(Multi Function Perherial),多功能事務機的整合能力日益成熟。MFP為集合多種辦公室事務功能的設備,包括掃瞄、影印、列印、傳真等,大致上只要包括兩種功能以上即可稱為MFP。

jason
2006/10/13    16:46:00
感謝謝叔叔與五年二班老師的答覆.「專利不容易評判水準,有些看似無用的專利,可能十年後鹹魚翻身。」&專利的佈局方向和國家與每年最高經費預算,須事先規劃。以免落入無底洞。受教了!

謝錦銘
2006/10/15    11:35:00
工業技術研究院成功模式?

(摘錄)列入優先施政項目》商業研究院 敗部復活

•經濟日報/記者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6/10/15


商業研究院籌設,可望復活。經濟部長陳瑞隆昨(14)日研訂未來施政重點,籌設商業研究院將列入優先推動施政項目,....。

....。據了解,經濟部早在三年前就提出籌設商業研究院構想,前經濟部長何美玥也積極推動,但前任經濟部長黃營杉卻以商業研究院未來如何與商學院區分為由,持反對立場,也使得商業研究院的籌設喊卡。

.......。不過,未來名稱是否叫商業研究院,還未確定。

面對服務業產值占國內總產值70%以上,包括工總、商總等國內商業界大老幾度建言,建議仿工業研究院模式,成立商業研究院,以推動國內商業服務業發展。商業司委託智庫的研究也認為,國內製造業有工業研究院,服務業占國內產值如此高,政府有必要成立商業研究院。

謝錦銘
2006/10/15    11:41:00
(轉貼)台灣IC業 精力旺盛

•經濟日報/彭國柱 2006/10/15


美國為全球IC產業的發源地,1980年代以前主導全球IC產業,不管在市場、技術、產能各方面都位居第一,以1976年來看前十大公司美國就占有七家。

1985年期間日本企業崛起,前十大公司日本企業占了六家。1995年南韓企業則有兩家擠進前十大,隨後台灣也有一家進入前十大。以2005年來看,全球前十大IC企業中,美國有三家,日本、南韓、及歐洲各二家,台灣則有一家。

從全球IC產業過去30年前十大排名的變化,可以看見整個IC產業板塊的移動。這些亞太IC產業重鎮離台灣都不超過四個小時的航程,卻占有2005年全球53%的IC市場、全球62%的IC產業資本支出比重、以及全球前十大IC企業就有五家坐落於此的產業實力。

區域內具有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產業、記憶體產業、消費性電子IC產業、以及全球成長率最高的IC產業及市場。展望未來,四個地區在全球IC產業的綜合影響力將進一步提升,彼此之間市場、技術、產能、資金、人才等的流動及交互作用將加遽。

亞太四強占全球IC市場比重不斷的往上提升,從2001年的42%,一路攀升至2005年達到53%,預估2006年將可進一步占有57%的比重。全球IC市場在這麼短時間內往這個地區快速移轉,可說是前所未有的情形。

台、韓及大陸3C品牌勢力及代工產業的快速發展、大陸地區成為全球3C產品組裝重鎮、及其本身對平價3C產品消費市場需求的快速提升,都是促成這一地區迅速成為全球最大IC市場的因素。

四個地區在不同時期躍居全球IC產業要角,6吋晶圓廠世代的日本、8吋晶圓廠世代的南韓、12吋晶圓廠世代的台灣,到來者不拒一律通吃的大陸。亞太四強IC產業的產能發展及資本支出呈現接力賽的情況一波接著一波,2001年至2005年亞太四強在IC產業資本支出比重升高的這股趨勢更加明顯,從2001年的38%,躍升至2005年的62%。

資本支出相當程度的反應產能的擴充及產值的成長,而從2001年到2006年期間,亞太四強只有在2001年IC產業資本支出占全球的比重低於IC市場占全球的比重。展望未來,這個區域將在記憶體產業及晶圓代工產業的帶動下,持續加大資本支出力度。

亞太四強近年來在IC產業的成長步調上出現明顯的不同,2002至2005年之間四個地區IC產業的成長趨勢,以大陸的平均成長率最高,南韓則受惠於NAND Flash市場的快速成長而表現出色,台灣IC產業的成長率與全球同步而優於全球IC產業平均,日本在2003年力圖振作,但在2004年全球IC產業高峰期時成長不如預期,與其餘三地的成長率落差加大。

四個地區各顯現不同發展階段的問題。日本要面對轉型再重生抑或是慢慢老去的課題,南韓要思考衝完NAND Flash後下個戰場在哪裡的中年危機,大陸則處在徬徨少年時,要正視外在硬體規模及內在發展定位的不協調,台灣相對呈現較穩健的青壯時期。正因為各自面臨不同的發展階段,在可預期的未來彼此將處在巧妙的競合狀態,區域內相關的策略聯盟會逐漸增加。

(作者是工研院IEK/ITIS計畫產業分析師)

【2006/10/15 經濟日報】

謝錦銘
2006/10/16    09:22:00
(摘錄)2006.10.16  工商時報

催生商業研究院

工商小社論


胎死腹中的商業研究院,終於有望復活了。媒體報導,經濟部長陳瑞隆已將設立商業研究院列為優先推動項目之一,期待商業研究院能夠仿效工業研究院運作模式,為促進、提升國內服務業做出貢獻。

...............,工研院的成就有目共睹,以工研院成功模式為範例,開發、創造研究成果轉移民間,也可為台灣的商業注入新血。

................。

may
2006/10/16    09:39:00
可是~偶覺得
偶們現在這個政府辦事,好像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耶...
常常偶們辛苦繳的稅
就在他們大張旗鼓開這個會ˋ開那個會中,被吃吃喝喝花掉了~

工研院的成就有目共睹....
這也不是現在的政府打拼出來的
沒有遠見ˋ沒有決心
就讓偶們這些小老板姓,還真沒信心哩~






孫百加
2006/10/16    23:34:00
『台灣相對呈現較穩健的青壯時期。』
這句話看起來令人安心.

謝錦銘
2006/10/17    17:50:00
回應五年二班關於專利工程師的看法。

基本上申請專利是跨專業的工作。工程師發明專利是科技的事,申請專利卻是法律的事。它必須以法律方式表達。因此雙方好好溝通是必須的。尤其工程師必須更有耐心對專利工程師說明。不然,寫出來的申請書會失去重點。

就像檢察官及法官不能只懂法律條文而已,他們必須有其他生活經驗與承辦案件的專業知識。或至少要有其他專家協助。才不會讓人沒信心。

謝錦銘
2006/10/18    08:55:00
(摘錄)2006.10.18  工商時報

LPL對華映侵權訴訟 遭駁回

袁顥庭/台北報導


南韓面板廠樂金飛利浦(LPL)在美國加州控告華映侵害其平面顯示器側邊鎖固裝置(Side mount)技術的美國專利,纏訟四年,加州法院於美國時間十月十六日以LPL所提Side mount訴訟欠缺依據下令駁回LPL之訴訟。

LPL於二○○二年八月在美國加州控告華映侵害其平面顯示器側邊鎖固裝置(Side mount)技術的美國專利........。而華映的法務智權單位就該案進行深入瞭解後,得知LPL所主張的專利實為華映於二○○四年初自HP所取得之專利,........。

而此次........訴訟,為台灣科技產業在國際專利糾紛上一大成果。華映也指出,LPL自二○○二年起先後控告華映侵害其八件專利,其中121專利因華映發現LPL在專利申請日前,已販賣含有該專利設計之產品至美國而使該專利有無效之事由,.......。

Cindy
2006/10/18    09:04:00
YA~~
看到上文~[此次........訴訟,為台灣科技產業在國際專利糾紛上一大成果。]
真是大快人心!
耶~~~~~!!!

may
2006/10/18    09:15:00
Cindy~ 這個報導 偶完全看不懂
偶只想知道~
是不是代表韓國人很詐??

五年二班
2006/10/18    12:11:00
我想不是說韓國人很詐,運用專利訴訟阻撓對手是常用的商業競爭模式。

謝錦銘
2006/10/18    12:22:00
請看文中以下兩個重點:

(1)LPL所主張的專利實為華映於二○○四年初自HP所取得之專利,........。

(2)LPL在專利申請日前,已販賣含有該專利設計之產品至美國而使該專利有無效之事由,.......。

第(1)表示華映自HP取得(可能購買或交互授權)之專利可保護被告侵權。第(2)代表LPL專利可能有無效之事由(因事先展示,在某些日期後就不能申請專利。若被核准了,仍然可經舉發而撤銷),.......。

因為專利案件實在太多,很少人能搞清楚。LPL先告再說(很多公司會這樣做,可延遲競爭者產品上市。即五年二班
說的,運用專利訴訟阻撓對手是常用的商業競爭模式。)。若被告沒能力辯護,則往往會採付權利金的和解方式。如此就被唬住了。

要在如此複雜的系統中辯護,須投入具專業的人力物力,不是簡單之事。因此我才說,智慧財產權是有錢人的舞台。

順便建議,有興趣的人可考慮投入智慧財產權法律行業。這將是高科技產業愈來愈重要的職位。

五年七班
2006/10/18    23:45:00
最近替我媽買了一台電動折疊滑板車
廠商都在強調這車有多少專利
我本不知其話的涵義
但看了謝前輩對專利一系列的介紹
我終於能懂一些了
一家公司產品與價格的競爭力都與專利權的多寡密切相關
看來謝前輩都在講經營的重點哦

jason
2006/10/19    20:21:00
想請教謝叔叔或五年二班老師.若是擁有一個新發明的專利,若要評估商品化與量產,一般是需要多大的經濟規模才建議商品化?

五年二班
2006/10/19    21:36:00
這要勞駕前輩回覆了。

我出了學校進工研院,出了工研院又進了學校,對商品化這一環,還真是沒經驗。

謝錦銘
2006/10/20    10:56:00
jason:

這並無標準答案。視產品不同而定。這是一種新產品投資決策。跟新投資一家公司類似。

比較正式的做法是提出「營運企劃書(Business Plan)」。回答一些問題。如產品定位、市場定位、競爭優勢、投資金額及回收時間、資金籌募、產業上下游關係、行銷通路....等等。愈完備愈好。

不過,對一些冒險精神高的人,可能靠感覺就一頭栽入。成功者固然有,但大部分是失敗收場。有些情況是先行者資金無以為繼,只好低價賣掉。把打下的基礎為人作嫁。

謝錦銘
2006/10/20    12:42:00
摘錄自第142期95年10月號技術尖兵

計畫性智財權經營術 專利策略是關鍵

台灣產業競爭要提升,必須掌握核心技術及透過有效的管理,提高附加價值。其中有效的管理應包括對智慧財產權的經營管理。因此智慧財產權的運用已成為取得競爭優勢的必要手段;其中專利又是智慧財產權的核心,正確的策略運作,國內高科技製造產業將可跳脫薄利多銷的宿命,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

專利的品質、價值與價格 環環相扣

「專利品質是專利價值的前提;而專利品質和價值又左右著專利交易價格的基礎」,………因此在確立研究主題前,必需蒐集相關資訊,例如:何種產品技術於產業鏈、價值鏈或供應鏈中,居核心關鍵地位?……….

撥亂反正的專利品質迷思

「專利品質是生產出來的,而非用公式和指標計算分析出來的!」周副教授…..強調,專利品質取決於發明人和專利律師的知識、經驗和能力,及其研發和專利化作業流程的專業和紀律要求、執行,並須符合相對應國家專利審查作業規範和實務。…………而推究「品質過程」不良的現象,問題主要出在研究者身上,因為他們大都缺乏下列養成背景:
◆不具備相關國家專利理論及實務基礎,尤其以申請、授權和侵權訴訟為然。
◆不具備相關產業基礎,亦即對產業相應的專利進行表面分析。
◆未對相關國家專利說明書、專利卷宗有過大量「現物」接觸檢驗。
◆不熟悉研發實際作業和流程。
◆未對專利品質的意義、範圍、種類先下界定,遽然探討專利品質種種議題。
◆將專利品質、價值以及和價格等不同層次的項目混為合一。

……………..。

專利品質與價值的形成基礎

「專利價值是專利品質的實踐」周副教授將兩者的關係詳加解釋,若專利沒有品質,縱使它具有專利價值也是枉然,……..,若專利有品質,則其價值的實踐是較有可行性,……具有技術及市場的商業價值,通常反映於以下幾種狀況:
◆處於全球產業價值鏈的上端和關鍵地位。
◆進入各類技術標準及專利聯盟,強勢行銷智慧財產,加速技術全球商品化及產業化。
◆全球供應鏈中,具有自主權與分配權。
◆全球銷售產品中,獲得更高的營業利益。
◆在主要國家投入新創事業、參與合資事業等活動,以致獲取高額資本得利。
◆活躍於全球無形資產的授權和讓與,獲取相當數額的權利金和價金,及進行交互授權以減免權利金支出。
◆積極主張權利(Assertion),以獲巨額侵權損害賠償金或轉為權利金。
此外,專利商業價值尚需有組織、人才、策略、步驟、系統及商業模式等各項配套,加上經營技能,始有實現之可能;否則只是一張張須付出昂貴費用成本的「專利證書」。

觀念轉換 從當下開始

周副教授反思,…..,台灣長期以來不善於智財權的經營,尤其是在專利的行銷更是停滯不前;當進入交易市場,包括販賣(商品化)、授權、作價投資等,其思維是延續有形產品;而相對於無形商品而言,其行銷特性、要素、流程以及商業模式,大相逕庭。.....

謝錦銘
2006/10/20    17:37:00
2006/10/20 12:42:00 摘錄自 第142期95年10月號

從工研院經驗談產業的智財策略

過去台灣產業界為了取得國外授權,每年付出上千億權利金;而因專利訴訟導致的賠償,更不在此限。智財權已經成為產業發展的要素之一,攸關企業的生存與國家競爭力。.......。

在「台灣的美國專利表現2006」報告中,工研院不但高居百大專利權人排行榜的第三名,更在「技術領域廣度」指標中獨占鰲頭,在21項技術分類中的19項均有產出,專利品質也相當傑出。....。

多元應用研發成果加值

工研院的科專研發成果,過去均以技術移轉與技術服務的模式,落實到產業界。......。自2002年開始,工研院即擬定技術衍生加值策略,將研究發展與應用規劃同步化。其主要的策略即為:依據產業需求產出品質優良之智慧財產,同時將既有智財加值活用,並善用他方智財,擴大運用效益。主要的運用模式則包括─

◆專利轉讓標售:.....。
◆專利組合專屬授權:.....。
◆策略性專利引進:.....。
◆專利權利主張:....。
◆專利聯盟:.......。

.............

jason
2006/10/21    21:29:00
比較正式的做法是提出「營運企劃書(Business Plan)」。回答一些問題。如產品定位、市場定位、競爭優勢、投資金額及回收時間、資金籌募、產業上下游關係、行銷通路....等等。愈完備愈好。
==>商品化還真是一門大學問.

謝錦銘
2006/10/26    09:11:00
(摘錄)2006.10.26  工商時報

工研院靠專利發大財

邱詩文/新竹報導

工研院院長李鍾熙二○○四年上任後,將技轉中心與技服中心整合為「技術移轉與服務中心」(TTSC),......,推出半導體、數位電視等相關專屬授權,已售予台積電、聯發科等,.....。

台灣的經濟成長自一九九七年起,便停滯在國民所得一二○○○到一三○○○美元左右,原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的台灣,現在已被韓國超越。李鍾熙表示,這意味著台灣的經濟面臨重大瓶頸,唯有不斷創新研發,才能再造產業新價值。

李鍾熙廿五日表示,單純的科技研發未必能突顯價值,如何用新的構想、創意、結合市場、行銷,並善用智財權,創造產業差異化或區隔化的技術、產品,才能真正創造價值。此外,創造商機與價值,不單單只是執著於關鍵性的專利突破,也必須善用他人的專利。

因此工研院......,是目前智慧財產局在台灣申請專利排名第一的專利大戶,每年得到的專利件數達一一四六件,平均每三天就有一件。

.....,工研院院......,除自行研發專利運用確有成長外,更善用他人專利,重新組合應用提高成果。

去年九月底,工研院分別與友達光電、台積電、奇美電子及聯發科等光電與半導體大廠,分別簽署半導體設計/製程及平面顯示器等專利組合授權協議,成為台灣專利交易史上的新里程碑,並且創下取得獨家授權後得再授權其他廠家及一年內可讓與之先例。

李鍾熙表示,除自行研發專利運用確有成長外,工研院不但有國外的研究機構將專利交由工研院組合應用,部分科專計畫產出的專利亦與學術界結合,透過專利組合、授權等模式,擴大專利應用與價值。

謝錦銘
2006/10/29    17:49:00
工業電腦的故事

約二十幾年前,工研院電子所參與研究發展自動化技術。其中有關工廠自動化部分。其控制生產線的電腦與一般辦公室電腦有不同之處。由於工廠環境惡劣,生產線電腦功能不必很複雜,卻必須有能耐高熱、濕氣及灰塵的高可靠度特性。

因此工業電腦的CPU等IC不需要是最先進的。它關鍵的部份在電源線及外殼設計。也就是構裝部分。於是機械工程師成為要角。

為了驗證工業電腦規格,當時電子所特別派兩位工程師手提電腦到美國某實驗室測試。經過鹽霧、水氣、沙塵、高壓電擊等等考驗。證明該設計確實符合工業電腦規格。於是電子所就把此技術成果公告。希望產業界技術移轉。

當時第一家要求技術移轉的公司就是研華公司。不久後,研華公司就宣佈其工業電腦產品。除了顏色及Logo以外,其他部份都不能改。因為那是經過認證的。

今天,研華已經是工業電腦的大公司了。

五年二班
2006/10/29    18:55:00
請教前輩:

工業電腦和軍用電腦有差別嗎?

謝錦銘
2006/10/30    12:29:00
五年二班:

我不瞭解細節。但我推測軍用電腦需要更可靠及小體積。

裝置於車輛的必須耐震動,裝置於飛行器的則須承受重力加速度。

我曾在照片中談到給李國鼎看過軍用電腦PCB。當時軍方要求做成12層板。目的就是體積小。

jason
2006/11/1    23:21:00
說不太上來.
應該軍用電腦客製化程度又更高,規格依客戶開,使用零件與整體效能應是比一般工業電腦更嚴謹.除了謝叔叔所說以外.例如:工作溫度範圍更寬,可靠度更高,運算速度要很快,能備份運作,零件壽命更長等等要求又比工業電腦要嚴刻.

五年二班
2006/11/1    23:25:00
很好奇軍用電腦的測試規格。

謝錦銘
2006/11/2    08:54:00
五年二班:

建議用MIL-STD為key word上Google,應可找到一些相關資料。

五年二班
2006/11/2    14:29:00
謝謝前輩指引,試了,查到一些東西,謝謝。

謝錦銘
2006/11/2    17:33:00
有興趣的朋友可至http://doit.moea.gov.tw/data/951016.doc」。
有中華民國95年10月16日經濟部技術處在「立法院第6屆第4會期科技及資訊委員會」的業務報告。其中有工研院相關資訊。



jason
2006/11/7    22:44:00
請教謝叔叔,工研院有院友創立工業電腦相關公司或衍生公司嗎?

謝錦銘
2006/11/8    09:32:00
jason:

就我認識的,應該沒有。

謝錦銘
2006/11/8    12:21:00
約三五○人規模的專利權管理,顯示這是有錢人的遊戲。也表示智財確是現代科技業競爭力的表現。

(摘錄)2006.11.08  工商時報

智財管理高效率 降低營運風險

黃智銘/日本松本八日專電

專利權往往是現代科技業競爭力的表現,......,精工愛普生廣丘事業所機器知財推進部部長青木和則表示,愛普生除自行大力研發外,也透過授權、外購和交換等方式來取得管理公司的智慧財產權,並降低研發風險。

精工愛普生從製錶起家,開發了第一款類比石英錶,後來跨足印表機事業,也是第一部迷你印表機的發明者,各項產品領域的研發始終是集團發展的核心價值,因此如何落實專利權等智財管理?是公司相當重要的任務。

.......

為了應付公司在專利權業務上的需求激增,因此集團自二○○三年起大幅擴充智慧財產人事部門,由原先的約二百人激增至超過三百人,這幾年則小幅增加到約三五○人的規模,負責在愛普生全球的五十個市場國家中的專利權管理。

百加
2006/11/8    15:31:00
商業週刊949期,P72~76
主題【不談使命感,只要贏!】
王振堂掌權五年,逆轉宏痐G十年文化,

看完之後,不能接受,不能認同,
只要賺錢,將利用員工到極致的說法,
而且怎麼能不談使命感呢,還大聲張揚,
哎---------
我是古代人.






五年二班
2006/11/8    15:49:00
我的一件日本專利被駁回,在這裡分享,看看大公司是如何佈局專利。

我在三年前發明一種製作電晶體的方法,台灣和美國的專利都通過了,前天收到日本的專利回駁書,引證說Hitachi(日立)在1991年即提出相同專利。剛開始看還覺得不相關啊?我提的是電晶體的作法,Hitachi提的是某種材料的製作方法,看到後面才發現他們把該材料的可能應用,不管有用沒用,想到的全部提出來了,我的電晶體作法竟然在其中!Hitachi根本沒有去做過,但是專利就被他們拿去了。

我幾年前有一件美國專利也是類似的狀況,一種新的合金材料,沒想到美國一家大公司早我幾個月用過不同的金屬元素,但是他們的專利申請把週期表上可能的元素組合全部寫進去,我用的元素組合也被包含進去。

謝錦銘
2006/11/8    17:24:00
申請時,策略上專利宣告範圍應盡量擴大。因此與專利工程師討論就很重要了。一般發明人想到的範圍都太保守了。

謝錦銘
2006/11/9    17:24:00
審計部查帳的故事

這是近來熱門話題。順便在此湊熱鬧。

工研院執行政府委託科技專案。因此審計部每年都要查帳。記憶中的電子所或電通所就要花掉約一個星期。整個工研院應該一、兩個月。

查帳時,會計部門人員幾乎全程待命。隨時要提供報銷單據及說明。必要時,計畫主管也要出席說明。

通常查帳後,有些費用會被惕除。加上結案節餘金額一併繳還國庫。最嚴重的情況,有可能被認定為貪瀆而送司法偵查。

jason
2006/11/9    18:51:00
專利法有些地方似乎不太公平,感覺挖洞讓人跳,但那是大家都接受的遊戲規則.

謝錦銘
2006/11/13    17:41:00
百加:

我找了商業週刊【不談使命感,只要贏!】文章。

我想這是王振堂先生現在採取的決策。他認為目前公司是處於危機階段。因此賺錢以求生存為優先。這是對股東最重要的任務。我想在他認定公司進入穩定期時,應該會有不同的做法。

宏硈郈鴗H施振榮先生應該是很有使命感的企業家。但在公司兩次面臨危機時,他也採取必要緊急措施。

明基李焜耀先生和施振榮先生一樣,以創立手機品牌(BenQ)為使命。因此買下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結果一年內虧損約300億。這種壓力非平常人可體會。目前以放棄德國子公司以止血自救。暫時恐無法談其他了。

五年二班
2006/11/13    18:22:00
同意謝前輩的觀點,「周公恐懼流言日, 王莽謙恭下士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 一生真偽有誰知?」。問題出報導,特別是作者下的標題,太過聳動。

五年二班
2006/11/13    22:04:00
回家收到IEEE寄來的雜誌Spectrum,有一篇專利分析報導。動員1790名分析人員,分析了2005年在美國通過25件專利以上的機構的專利。考慮專利增加率(growth)、被引用率(impact)、普遍性(generality)、原創性(originality)四項指標,統整出專利效能(patent power)。

列入評分的機構,美國以175家奪魁,日本45家居次,台灣也有公司被列入評分。

分為15個產業,每個產業選出專利效能最高的十個機構。我瀏覽一下,150個機構中,美國機構佔了約75%,日本機構大約佔10%,台灣掛零。教育機構方面,十名全部都是美國大學。

不分產業選出專利效能最強的十個機構,第一名是美光(Micron,美國的專業DRAM公司),第二名才是IBM。以下依序是惠普、英代爾、Broadcom(IC設計公司)、Applied Material(半導體製造設備公司)、微軟、Delphi Technology(汽車零組件)、ASM(荷蘭的半導體製造設備公司)、日立(消費性電子產品)。前八名都是美國公司。

台灣的專利佈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原文:http://www.spectrum.ieee.org/nov06/4699

謝錦銘
2006/11/16    17:39:00
檢測與鑑定的故事

工研院擁有技術與設備。又是非營利的財團法人。有其公信力。因此常有民間機構委託檢測及法院委託鑑定。

民間機構委託產品檢測後,就以工研院檢測報告做為推銷輔助文件。可提升其可信度。不過卻也發生造假的報告被工研院抓到了。以賠償結束。

法院委託鑑定案件以智慧財產權侵權為主。曾經有印刷電路板(PCB)設計圖案例。工程師發現被告某部分線路佈局圖與原告的相同。於是鑑定報告直接寫上「侵權」。

我告訴他,是否侵權應該由法官判決。我們只能就專業角度推測,兩個獨立設計人員做出完全相同佈局圖的或然率是非常非常的少。

謝錦銘
2006/11/24    17:30:00
國防役的故事(I)

看到辦公室附近的工研院進行國防役人員面試,我要對此孫運璿院長內閣設立的制度有所說明。

由於兵役法律問題,當年孫內閣費心力,才解決此一影響我國高科技產業深遠的難題。

當我們從RCA移轉IC技術後,進行大規模驗證時,就覺得技術研發人才不足。因此內部主管開會時,就常有人不斷提出此難題。討論之中,有人提到,男性碩士博士畢業生卻要浪費兩年當兵,頭腦都生鏽了,知識退化了,實在可惜。如果能以到工研院服務取代當兵,那多好。

於是國防役概念就此形成。

百加
2006/11/24    22:24:00
真的嗎?連這個都和院長有關.
感謝謝大哥告訴我們.

五年二班
2006/11/24    22:46:00
國防役是李國鼎先生提出的,當時院長已是行政院院長。這個政策為研究單位提供了充沛與穩定的高級人力,對科技研發貢獻極大,我個人也因此制度,深受其益。

但是,國防役在八年前將服務期限從六年縮短為四年,並開放到民間企業工作,使得當年良法美意出了問題。研究機構不像私人企業有分紅和股票,所以在爭取人才方面,居於弱勢。四年,只能培養出基層幹部,不足以培養中階幹部,使得研究單位出現人力斷層。大量增加的國防役名額,讓大部分優秀學生過了四年有房有車的好日子,甚至娶妻生子,出國進修的雄心壯志消磨不少。

明年開始,常備兵役會縮短為一年,許多學生已經決定去當一年涼快的兵,四年的國防役也要招不到人了。

百加
2006/11/26    21:47:00
供需和循環

曾有一位政治系的隊長在聊天時說:
『我羨慕韓國的軍人,有舞台,有尊嚴,待遇好.』

阿兵哥是提供到戰場當炮灰的,
既看不到戰場,也没人希望有那場戰爭,
供需要調整,不然就是惡性循環,

不光是理工科系,
舞蹈系的男生在最好訓練,體力最好的年紀,
也都浪費在軍中.他們也很悶.

五年二班
2006/11/26    22:45:00
台灣的國防和經濟、教育一樣,沒有方向。一方面花大錢買武器,一方面縮短役期,降低兵員戰力。

謝錦銘
2006/11/29    17:54:00
國防役的故事(II)

有了想法後,電子所各主管開始在各種場合提議說明。

先從工研院開始。當院長視察電時是好時機。院務會議也不能錯過。接著是各種經濟部的計畫評審會、各種顧問會議。如TAC、TRB等。TRB是行政院主辦的Technical Review Board、後來改成現在的SRB(Strategic Review Board)會議。

後來此議題逐漸被很多政府官員接受。進而可能成為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議題之一。當時主持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的人正是李國鼎先生。我推測是李先生將此建議在行政院推動。

從孫運璿院長的文獻中我找到了相關文字並整理如下。

「中華民國六十八年五月十七日,行政院第一六三一次院會通過科學技術發展方案。其中『調整公私立大專院校及研究所之科系,並充實設備,提高科技研究水準』的『提高國內科技研究水準』項目下有『運用國防工業發展基金培植國防科技高級人才,并研究緩征、緩役或替代服役之措施』。」

這就是國防役政策形成了。

謝錦銘
2006/12/1    17:37:00
國防役的故事(III)

政策形成後,就是立法。其過程充滿轉折。根據相關人士轉訴。首先碰到的難題是憲法。

憲法規定服役是男性國民應盡的義務。如何能用其他方式取代?為此,據說政府請李國鼎先生負責聯繫、協調及說明。終於讓立法委員接受此觀念。接著是立法原則。

為了怕被批評特權,於是定了嚴格條件。役期不能太短(六年)、要考取預官的碩士與博士才具資格、適用機構限於軍方或與軍方有合作合約的機構、名額由國防部依合約內容核准等等。

民國69年開始實施。根據前些時看到的報導,明年將以科技替代役取代國防役,擴大對象至學士。

謝錦銘
2006/12/4    17:48:00
國防役的故事(IV)

由於役期六年,我們無法預期有多少人會報名。果然第一年的電子所只有個位數。以後人數則逐漸增加。我記得某一年的電通所國防役人數約超過全所人數三成以上。尤期當役期縮短成四年時,應徵人數多到竟然有不少需要立法委員的推荐信。

開始幾年,絕大多數人不想去軍方單位的中科院。因此都將工研院列為第一志願。中科院竟向國防部要求,他們應列為第一優先選擇。他們選後才給如工研院的研究機構。

後來面談時,我們就告訴應徵者,如果他們只想到工研院,否則就當兵,則請他們三個志願都填工研院。如此才不會分發到中科院。

謝錦銘
2006/12/5    18:00:00
國防役的故事(V)

工研院認為國防役人員只是另外與國防部有一合約。因此把他們完全看成一般員工。甚至給稍多的待遇,也給予較好的訓練與升遷。很多人在六年內已經擔任經理。其中更有一位升到副所長。

後來產業界不斷要求,把國防役制度擴大到民營企業。使本制度成為發展高科技產業人才重要來源。明年更擴大至學士亦可適用的科技替代役。

如此發展與影響,實非當時討論構想人員所能預期。

我常告訴國防役同仁,因為有長期合約,他們更能專心。因而成就更高。現在產業界的董事長或總經理,不少人是早期的國防役人員。

不過,開放至民營企業後,工研院就不容易招攬到國立大學的學生。他們都去民間企業領股票分紅了。這算是另一種副作用。

謝錦銘
2006/12/6    17:35:00
國防役的故事(VI)

當年規定國防役人員服役中,可以有一次申請轉職至另一性質機構的權利。如從工研院轉往中科院。但尚未擴大到民營公司。

在電子所的光罩部門衍生為台灣光罩公司時,出現一件難題。當時有一位光罩部門的國防役同仁無法在內容調動工作。而依規定他也不能任職於民營公司。

最後想到的辦法是,他仍然屬於工研院。但派到台灣光罩公司上班,再由台灣光罩公司付工研院所有費用。直到他的役期結束才正式成為該公司員工。

百加
2006/12/11    12:18:00
中國仿造與全球經濟......
作者.俞力工 2006-11-15
大眾時代電子報之全球櫥窗

「其實,嚴格說來,能夠仿造的技術應當屬於不受保護、不得申請專利的技術。真正的技術,如賓士汽車、波音飛機,即便讓第三世界技術人員成天坐騎、觀摩、肢解也缺少如法炮製的能力。當前發達國家醫藥界頻繁施用的一種手段,便是採用某個土著對某種草藥(該草藥甚至經過土著數千年的品種改良)所積累的知識製作藥品,待取得專利權之後,該「知識來源地」便不得生產同樣產品,即便西方藥廠所增加注入的「知識」、「技術」只相當原始知識的千分之一。同樣的,軟體、軟性知識也是人類知識的積累和共同財產,理當為全人類互相參照利用;更何況隨著技術日新月異的發展(如下載、複製),所謂的"智慧產權",無論在西方或東方,根本無從保護。因此,嚴格說來,專利、知識產權保護,實際上成為發達國向落後國漫天要價的惡劣手段。鑒於此,第三世界固然應當加強執法,堅決打擊一切以假亂真的偽造行為;但只要涉及仿造,各當局應當認識到仿造的必然性,由是與其聽憑他人擺佈,不如聯合起來據理力爭,強調人類進化過程中最自然的仿造權(right to copy)也屬基本人權!」

《提供另一個角度看智慧財產權.》


謝錦銘
2006/12/18    16:30:00
(轉貼)

營業秘密

•經濟日報/記者李娟萍 2006/12/18

營業秘密包括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或其他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的資訊,而這些資訊必須同時符合三項要求,才符合被保護的條件。

一是「秘密性」,必須是非一般涉及該類資訊的人所知者,如果是相同產業界的人能輕易取得,就不能當作營業秘密。

二是「價值性」,必須因為其秘密性,而具有實際或「潛在」的經濟價值。即使是未成熟至可量產、行銷的技術,也受到保護。

三是「合理保護」,由於營業秘密的範圍太廣泛,取得法律保護的方式容易,所以所有人必須採取「合理」的保密措施。

謝錦銘
2006/12/18    17:21:00
百加引用文章所主張的「仿造權(right to copy)也屬基本人權!」似乎跟用法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想法不同。

依我個人瞭解,有些創作很容易被仿造,若無法律保障,將不會有人願意投入資源去執行創作。如此將失去不少增進人類文明的誘因。因此用法律保護智慧財產權的目的在於鼓勵創作。以造福人類。

以歌曲為例。組成歌曲的基本元素是人人皆可得到的。卻不宜主張大家都有copy歌曲的權利。否則就不會有很多人投資進行創作與出版。而目前台灣的唱片業正是如此。由於盜版盛行,使其市場規模從年營業額130億掉落至不到40億。也就使許多人退出此行業。

其他如專利等智慧財產權亦是。若專利不能被保護,則我們將不會有如此多的新產品讓我們過得更方便、更舒適、更有效率。這將是全人類的損失。

謝錦銘
2006/12/22    17:17:00
到美國打官司的故事(I)

民國83年,工研院電通所與美國一家小公司合作,引進關鍵的IC。再與國內三家廠商合作,開發出「歐規數位用戶載波機」產品。廠商隨即量產外銷。很快就有很大的市場佔有率。讓廠商非常高興。

然而,不久就有廠商反應。有國外廠商告他們侵害智慧財產權。工研院要負責解決。否則要賠償損失。

經調查後,電通所發現提告的就是技術合作的美國公司。因為國內廠商產品賣了太好了。影響了該公司營運。於是電通所經歷長達三年多的跨國官司。所幸,當年電通所的智慧財產權經理正好具有美國律師執照(JD)。讓我們省了不少時間與金錢。

謝錦銘
2006/12/27    17:24:00
到美國打官司的故事(II)

在工研院電通所展示合法證據後,依我當時聽到的訊息,對方不但不認錯,反而散播不實訊息。企圖藉以影響審判。他們竟然說我國政府設立工研院目的是藉以偷竊他人智慧財產權。這使得我們必須把官司打下去,為國家爭取名譽。

除了智慧財產權經理須常出國外,電通所還在美國聘請律師。在智慧財產權經理離職後,還須商請他以顧問名譽繼續出國處理官司。此時要以計時方式付費。

所幸最後對方終於認錯,並要求經仲裁和解。對方要雙方簽訂和解書,並須保密。不得將和解條件公開。因此詳細內容可能只有院長、所長及律師知道。其他人只能從側面聽聞一些片段。

根據我向會計部門探聽,電通所在整個過程中,花費超過一千多萬。合理推測,對方應該全額賠償這部分,並再加一部分金額的名譽損害賠償。當然國內廠商的權利也獲得保障。

百加
2006/12/28    11:38:00
依上文所言,
以前政府(公部門)對外作戰的能力不錯嘛.

想起一篇評論---
『入世談判中我方代表不能強力捍衛國內相關團體的利益,一一被攻陷...』

青年守則說得好『人才為中興之本』

謝錦銘
2006/12/28    17:17:00
雖然百加好像住新竹,看來她對工研院的定位並未完全瞭解。其實這種情況仍然不少。

這裡我要強調的是,工研院是財團法人,不是政府(公部門)。就如長庚醫院及一些有名的廟宇等,它們都是財團法人。是由董事會決策。

當年孫部長把原屬於政府的研究所捐出成為財團法人的目的,就是讓工研院從政府重重限制解放出來。以便在執行上能放手創新。政府只掌握董事會的組成。以便幫政府執行政策。

謝錦銘
2006/12/28    17:44:00
(轉貼)找尋台灣矽谷的源頭 【2006-12-27/經濟日報/A12版/觀點】

李鍾熙

很多人都說台灣高科技矽谷在新竹,可是這些科技產業的源頭又從何而來呢?日前在新竹舉行「天然瓦斯研究所」70周年紀念活動,它的故事或許提供了一些蛛絲馬跡。

1936年,日本人為了有效利用新竹地下蘊藏的天然氣,而在新竹赤土崎成立了「天然瓦斯研究所」,它的地點就在今天清華大學西側的工研院光復院區。在當時以農業為主的社會中,它是台灣第一個工業研究機構。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天然瓦斯研究所先由中油公司代管,隨即轉為經濟部「聯合工業研究所」,簡稱「聯工所」。1973年,工研院就是以聯工所為主,加上「礦業研究所」及「金屬工業研究所」共三個單位而成立。聯工所後來改名為「化學工業研究所」。

工研院成立之初,就在聯工所成立電子小組,展開半導體積體電路計劃的籌畫工作。不久小組改制為電子中心,旋即遷入工研院當時的竹東新院區,而成立「電子所」。

電子所經過多年的研發、培訓及國際合作,1979年衍生成立了聯電,接著台積電、台灣光罩、世界先進等一系列公司,共同奠定了台灣IC半導體產業之基礎。隨後電子所並於1987年在經濟部科技專案支持下,展開台灣第一個TFT-LCD平面顯示器產業化研發計畫。

1990年,電子所將電腦通訊研發團隊獨立出來,成立了「電通所」,大力推動個人電腦(PC)及資通訊科技產業之發展,因而促成了筆記型電腦(Notebook PC)聯盟,以及敦陽、旺玖等公司。

聯工所除了成立電子小組外,也在1979年成立了「複合材料小組」,後改制為「材料所」,著力於複合材料產業之研發,帶動了網球拍、自行車、遊艇、連結器等產業,也成立了長榮超合金、鈺邦等公司。

其後材料所於1982年成立光電材料研究組,也就是後來「光電所」的前身,光電所開發了台灣第一台光碟機,加速了CD、DVD及LED等產業之發展,也造就了國際聯合、鴻景、晶元等多家公司。

聯工所改為化工所後,除了研發電子化學品等化工技術外,更將觸角延伸到醫藥合成及生物科技,由該所「醫藥組」擴大,到成立「生醫中心」,也陸續衍生了華聯、達凱等生技公司。

由這些故事,如果說「聯工所是工研院及這些台灣矽谷產業之源頭」並不為過;而聯工所的前身就是當年日本人成立的「天然瓦斯研究所」,這段故事並不常被人提起。

70年了,從天然瓦斯研究所到工研院,再到今天的台灣科技產業,每個時代都歷經許多艱辛,也看得到當年政府的企圖、研究人員的努力,以及產業界打拚的足跡,而台灣的科技產業,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地發展起來,絕不是短短幾年一蹴可及的。

70年呈現一個跨越時空的對比,有人說現在工作壓力大、日子苦,看看過去才曉得以前有更苦的日子;有人說現在成果佳、收獲大,看看過去才知道以前有更多的輝煌。從前的點點滴滴,能使我們更了解自己,更清楚工作的意義及其永恆價值的所在。

找尋矽谷的源頭,不只是想了解過去,更希望從這源遠流長的故事中,共同分享這高科技產業大家族的情感,不論你從那裡來、往何處去,它都將成為邁向未來的動力。

(作者是工研院院長)

百加
2006/12/28    20:50:00
我又不懂裝懂了.........

jason
2006/12/28    21:13:00
百加還好啦!在謝叔叔面前我們知道的太少了,也是不懂裝懂的啦!

五三
2006/12/28    21:19:00
也是不懂裝懂的啦!...by jason & 百加

偶...想(裝) 都還不知如何..下手!



百加
2006/12/29    15:52:00
謝大哥,我有問題---

雜誌報導,大老闆交棒了,但仍要掌握董事會,別人休想〝染指〞,我這種外行人看了,會認為董事會才是實際權力之所在,還是工研院和私人企業的董事會運作內容差很多?

看到新竹在日據時代的定位,想到另一篇文章(還是某人說的?)寫到高雄在日據時是運送軍人去東南亞的轉運站,所以高雄的基礎建設圍繞著這個主軸,重工業為主.

日本人對台灣的影響真的很大很久.....

謝錦銘
2006/12/29    17:40:00
首先請各位別不好意思。搞不清楚這些政府設立的財團法人,如工研院、資策會、食品研究所等,非屬政府部門的人很多。所謂「隔行如隔山」。雖然我們在同一時空,其實存在許多不同世界的。

真正的董事會是公司或機構的決策者。當然影響很大。然而大股東可影響董事會。像政府可用任命董事長及董事以控制董事會。

關於日本人對台灣的影響部分,我就不隨便說了。

謝錦銘
2007/1/2    17:29:00
工研院優質專利獎

今天收到「工研人」月刊,提到優質專利名單。所謂優質專利是指在美國申請、且在同一領域內引證次數達至少5次以上者。是同領域專利引證數在全球排名前5%的專利。全院一共有84件。

上述名單的前十大排行榜中,我發現至少有5件屬於當年我發起並規劃的電子構裝工程技術(Electronics Packaging Engineering Technology)發展計劃。發明人都是所熟悉的當年部屬。5件總共的被引證次數達324次。

對此,我個人心裡有欣慰之情。這當然是十幾、二十年才顯現的成果。對重視短期利益者來說,真是遙不可及。

謝錦銘
2007/1/4    17:55:00
到美國打官司的故事(III)

從此故事,我有以下感想。
(1)智慧財產權將是愈來愈重要。
(2)智慧財產權確實是有錢大公司才玩得起的。以本案為例,它只能算小case。但三年多的日子及花費,小公司早倒閉了。
(3)與剛成立小公司的技術合作比較容易談成。但是未來因利益衝突而毀約可能性也高。我有為朋友公司亦與矽谷新創公司合作開發產品。幾年後產品完成後,對方卻不交付成果,而把它以更高價找新買家。讓朋友公司好幾年推不出新產品。當年工研院找世界性公司RCA技術合作,是正確的選擇。雖然花錢較多,卻可保障權益。
(4)法務人員的重要性乃非常明顯的。

五年二班
2007/1/4    22:22:00
對謝前輩的貢獻,敬佩無已。

我是最近才知道專利也有引證這件事,以前只知道論文重視被引用次數,沒想到專利也重視引用次數。

我還以為專利要悄悄佈局,最好沒有人知道,然後等對手侵權,在跳出來求償,就像元旦開始的「隱藏性執法」那樣。呵呵,我錯了。

謝錦銘
2007/1/5    12:15:00
看了高鐵售價系統的問題,我不得不再提台鐵電腦自動售價系統的故事。

20幾年前,靠工研院電子所的年輕人,在經驗不多及自己摸索中,竟然能與台鐵人員發展出比高鐵售價系統複雜幾十倍的系統。

當年台鐵電腦自動售價系統若出現如此大新聞,一定有很多民意代表把官員罵死了。並把工研院預算大砍。

謝錦銘
2007/1/5    12:22:00
最近,另一個電腦系統-彩券系統,也是毛病百出。

想不到經過20幾年,國內系統設計能力竟然不堪一擊。誰應負責?

花店店員緬懷
2007/1/5    12:24:00
感謝 謝教授的分享!!

真的是今非昔比!!

五年二班
2007/1/5    14:25:00
「新手上路,請多包涵」。連總統執政都可以用這句話掩飾無能,一般人又為什麼不可以?

我覺得電腦系統出問題是最不可原諒的事,這是最容易測試的,我們可以輸入各式各樣的指令,測試系統的反應。高鐵可以動員員工,不停的在各售票機前操作。總之,用比實際狀況還要嚴格的條件去試,就可以在正式啟用前找出問題,而不是拿客戶當白老鼠。

十幾年前,修施敏教授的課,他把剛排好版的新書印給我們,請我們幫忙找錯,找到一個,出版後就送一本書,找到十個,就把名字寫進感謝名單。

高鐵走到這個地步,應該懸重賞,凡是依正常程序購票而系統出現問題的,一律發獎金十萬。這是高鐵內部早該自行除錯的,由消費者代勞,該給賞金吧!

這是態度問題,不是技術問題。

百加
2007/1/5    19:56:00
傍晚聽廣播----
如要進行售票電腦系統維修,高鐵得暫停運行,所以.....

另外分享996期商週p.50,僅供參考.
尹衍樑說短期內不會搭高鐵,等個兩年再說吧.
雪山隧道的結構没問題,管理問題大於安全問題.

很多人最缺態度,因為没有中心思想.

謝錦銘
2007/1/6    17:24:00
「.......。台鐵的票種比高鐵複雜,但從啟用第一天以來似從未出過這麼大的醜;......」

以上文字摘錄自2007.01.06【聯合報/黑白集】。

不過也要說明,高鐵系統的人機介面比台鐵的難。台鐵的系統由訓練過的人操作,而高鐵系統要由一般人操作。其困難度高很多。

一般人未受訓練,他們操作時的動作無法預測,設計者難預防。通常要經過長期調適。

以前聽國外專家提過,有一種測試被稱為「monkey test」。也就是讓猴子糊亂敲打而不出錯,才能通過測試。


五年二班
2007/1/6    22:31:00
我也聽過Monkey test。IC廠管理有一種叫做「防呆措施」,就是即使呆呆的操作,也不會出問題。

報紙報導說設計程式的公司說高估了使用者,說他們是假設乘客是以搭飛機的態度來使用系統。呵呵,原來是老百姓笨手笨腳,害他們背黑鍋。

又說閘門當機是因為一張票還沒驗完,就有乘客置入另一張票,當然會當機。這也是遁詞,所有的ATM如果還沒有準備妥當,金融卡是塞不進去的,閘門系統如果也這樣設計,就不會有問題,既非創新,有何困難?

謝錦銘
2007/1/26    15:20:00
孫院長的遠見,繼續發揚光大。

(摘錄)商研院年底前成立

•經濟日報/記者陳碧珠╱台北報導 2007/01/26

備受工商界期待的「商研院」今(26)日晚上舉辦首次「發起人餐會」,......年底前可望成立。

全國商總規劃商研院已長達五、六年,......。

.......商研院可望在春節過後進行地點評估,進入成立籌備階段,可望於年底成立。

張平沼表示,工研院當年幾乎是政府出資成立的,商研院屬於財團法人性質,民間扮演的推動力量不容忽視。商研院不比工研院,可以透過立即蓋廠、技術授權,看到績效;反觀,商業服務模式效益是比較抽象的。

他說,.....希望透過商研院的籌設,推廣自有品牌,創造工業的附加價值,一切事在人為。

憂心的老師
2007/1/26    15:28:00
希望商研院能創造台灣另一項經濟奇蹟

謝錦銘
2007/2/5    17:24:00
在宏痐雯粁C設計

大約在民國75年左右的某一天,我接到宏砦q腦公司的電話。對方希望我到他們公司介紹IC設計相關事宜。當時宏眭瑭`部好像在台北市的民權東路上。跟國產汽車在同一大樓。印象中,國產汽車門面非常氣派。那能預料後來卻倒閉了。

記得宏痐H員告訴我,他們開始考慮自己設計IC。一方面,他們的電腦產品在市場上被仿造,另一方面,則為降低成本。若能自己設計某一特殊IC零件,則別人就難仿造。即使仿造者從市場上買到標準零件組成相同功能,亦無法在價格上競爭。由此看出施振榮先生的前瞻性。當時台灣的IC設計剛處於啟蒙階段。想到自己設計IC的系統公司,宏祣雩茯O第一家。

我大約花了三小時向一些人說明。領到的演講費讓我很驚訝。記憶中,大約將近是我當時薪水的40%。對我而言,這應該是空前的事。

不久之後,宏硒N成立了IC設計部門。這應該是落實施振榮先生「微笑曲線」中,掌握關鍵零組件的想法。1986~1987年間,更從矽谷找人,把IC設計部門獨立成揚智科技公司。從事PC周邊零組件的IC設計。1992年,揚智科技被DATAQUEST列名為全球第三大系統晶片供應商。

然而,由於產業生態改變,2004年,揚智科技董事及大股東的宏眱o把持股轉讓予聯發科。原有經營團隊也隨著被新老闆撤換。這件事還是當時產業界重要事件之一。

謝錦銘
2007/2/9    16:52:00
專利授權

前天我遇到一位以前在工研院的同事。他十幾年前參與我主持的「電子構裝技術發展計畫」。他告訴我,當年申請的一件關於BGA(Ball Grid Array)IC構裝專利授權金已達一億六千萬。其中一家日本世界級公司的授權金就有一億元。

謝錦銘
2007/2/12    17:07:00
(摘錄)科技業專利角力 台灣廠商轉守為攻

【2007/02/05 經濟日報】

【記者李娟萍/專題報導】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受理案件統計,近十年來,台灣高科技企業在美國337條款調查案中,多是被告的一方,但是,今年初,情勢已改觀。包括旺宏、聯發科、茂矽、宏陽科技、晶元光電等都打贏官司。


從ITC受理的最新調查案中發現,台灣高科技企業不但利用美國專利訴訟程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跨海赴美控告美、日等國廠商專利侵權,甚至有一家台灣廠商一口氣告了30家競爭對手,範圍包括美、台、大陸廠商,台灣廠商不再是美國337條款的「受氣包」。

.........

謝錦銘
2007/2/24    21:46:00
轉貼以下報導。此案若無法上訴翻案成功,則此專利的價值真不少。是逮到大魚了。這是貝爾實驗室的成果。台灣研究機構何時能有此機會?

微軟MP3技術涉侵權 判賠15億美元

•經濟日報/編譯楊嘉凱/綜合二十三日外電 2007/02/24

美國聯邦法院周四(22日)宣判,全球最大軟體製造商微軟公司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全球最大通訊設備製造商阿爾卡特朗訊公司(Alcatel-Lucent)的MP3數位音樂科技,必須支付阿爾卡特朗訊15.2億美元。如果這項判決確定,包括蘋果、Sony在內的數百家生產MP3播放機的公司,都將面對阿爾卡特朗訊的索賠。

美國聖地牙哥聯邦地方法院的陪審團表示,微軟的Windows Media Player侵犯了阿爾卡特朗訊的兩項專利,微軟必須支付15.2億美元給阿爾卡特朗訊。這項判決也使阿爾卡特朗訊獲得法院授權,禁止微軟使用這兩項專利。微軟表示,將對判決結果上訴。

由於MP3技術廣泛使用在科技產品和電子產品中,這項判決影響層面也將相當廣泛,包括蘋果的iPod、Macromedia的軟體以及Yahoo的網路服務都會受到影響。阿爾卡特朗訊將可據此判決,對數百家使用MP3技術的廠商採取法律行動。

Clifford Chance律師事務所專精智慧財產權的律師哈利斯認為,這項判決「對整個產業界造成巨大影響,包括每一家使用MP3技術的公司。」

Berstein公司分析師沙加瓦說,阿爾卡特朗訊現在可以要求Sony、創新未來(Creative Technology)等MP3播放器製造商,和音樂服務提供商Napster公司,支付使用費用。

MP3科技可將音訊檔轉為數位MP3模式,是由貝爾實驗室(Bell Laboratories)和德國的Fraunhofer機構的工程師共同研發出來。貝爾實驗室後來變成朗訊的一部份,而朗訊則是在去年被阿爾卡特收購。

微軟表示,使用的MP3技術取得Fraunhofer授權,並已支付1,600萬美元的授權費,因此沒有侵權問題。微軟的助理法務顧問伯特(Tom Burt)說,這項判決「完全沒有法律或事實的支持」,微軟將向法院尋求救濟,要求法院撤回全部或是部分判決。

判決出來後,微軟股價22日在那斯達克股市下跌3美分,收29.32美元。阿爾卡特朗訊股23日中午在巴黎股市上漲0.34歐元,報10.17歐元。

謝錦銘
2007/2/26    12:24:00
各位朋友:

我預定於3月底離開目前任職的公司。除非特殊情況出現,個人生涯將進入退休或半退休狀態。

順此祝福大家。

孫一鴻
2007/2/26    13:08:00
謝前輩

歡迎您加入全職網友,並做我們小八的頭頭兒!這是豬年我聽到最好的一個消息!我相信這也是全部小八們的期待!

百加
2007/2/26    15:08:00
祝謝大哥(半)退休後的人生--健康快樂.

花店店員緬懷
2007/2/26    17:19:00
祝謝教授(半)退休後的人生更充實,每天都開心平安!!

jason
2007/2/26    23:35:00
恭喜謝叔叔將開始另一個美好人生.好奇謝叔叔將如何規劃(半)退休生活.真羨慕,我也好想半退休.

謝錦銘
2007/3/1    15:17:00
謝謝各位的關心。其實這是每個上班族都會經歷的事。jason所提規劃的一事,我有如下看法。

以前常聽管理專家談事業前程規劃。然而,大約十幾年前,我卻覺得其實個人能規劃的是比較小的部分。反而,人生重要轉折往往靠機緣。譬如,進入IC產業絕對非我的規劃(故事細節或許下次再講)。卻意外的變成我從開始做到退休。

因此,現在更不必做大規劃。以後我可能做些part time工作,也可能兼課,寫寫東西等等。至少多數時候能「睡覺睡到自然醒」。倒是有機會,希望當廣播電台DJ,體驗一下完全不同的過程也不錯。至於一鴻兄的希望,看機緣了。

謝錦銘
2007/3/7    09:57:00
這讓我國智慧財產審判更專業化。除法律外,司法人員應具專業訓練。只是不知如何訓練?

(轉貼)智財法院 九月前成立

記者王文玲/台北報導 【2007-03-06/聯合報/A4版/要聞】

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司法院已內定行政訴訟及懲戒廳長高秀真為智財法院的首任院長。秘書長范光群表示,希望智財法院能在九月前成立。

司法院原擬三月掛牌成立智財法院,但因法案昨天才全部通過,設於板橋市的臨時法院還未開始裝潢,正式運作只好延至八、九月間,但一定在院長翁岳生十月一日卸任以前掛牌。

永懷孫院長
2007/3/8    06:21:00
要先恭喜謝前輩的榮退。
與一鴻兄的期待一致,非常希望謝前輩能指導小八們走更遠的路,繼續與我們分享經由大時代焠鍊出來的智慧。

謝前輩的疑問點出了很重要的問題,謹抒拙見,希望謝前輩斧正。

有關謝前輩的疑問,可參考智慧財產法院組織法第一章第七、十、十一條,與第二章所載之任用資格
http://72.14.235.104/search?q=cache:wOL5-qsv3rwJ:jirs.judicial.gov.tw/GNNWS/download.asp%3FsdMsgId%3D3284+%E6%99%BA%E6%85%A7%E8%B2%A1%E7%94%A2%E6%B3%95%E9%99%A2%E7%B5%84%E7%B9%94%E6%B3%95&hl=zh-TW&ct=clnk&cd=3&gl=tw


以個人見解而言,攸關人民權益與台灣高科技發展如此重要的法律,其立法品質之粗糙,實在令人沉痛。以法條內容來看,至少有五大問題:

1.破壞文官制度、就此大開司法人員任用後門。(見第二章)

2.立法怠惰,竟越權授權司法院予其考選銓敘之權責,有違五權分立之憲法精神。(見第二章、第三章)

行政機關人才晉用受司法與立法機關監督,受任期之限制,政務官之貪腐顢頇幾已成台灣民怨;廣開方便之門後,倘黨政黑金勢力介入司法人事,司法獨立如何可期?升斗小民如何求審判之公平?

3.簡併原本四審四級制為三審三級制,嚴重影響人民權利。人民倘不幸涉法,竟較一般民、刑事案件少了法律保護與答辯的機會!
另,該法以粗糙文字「認定」智財法院層級為高等法院,卻又粗糙規定「犯罪若屬較輕微者」交地院與少年法院審理,適用一般與簡易程序!粗糙授權影響人民之權益尤大!
未來如人民與不具財力之中小型智財法人,如遇爭訟、甚或常見於國內外高科技界之以「濫訟爭取合解」之情事發生時,面對集民、刑、行政法於一身的司法機器,勢將不利於財力與司法資源處於絕對弱勢的人民與中小型公司。

4.歐美各國為保障弱勢人民權利,保障創作人權益、與促進社會經濟與機會之公平,大多訂有類似美國「反托辣斯法」的嚴厲法案,以節制財團的壟斷獨霸行為。而美國近年來即多次祭出該法,嚴懲智財霸凌、維護整體產業之公平發展。

反觀國內,「公交法」立法多年來形同具文、公交會之功能不彰早為人所詬病。司法立法機關不思將「公交法」門檻降低,反而於本案將「公交法」納入智財法院管轄審理範圍(高院層級),將弱勢者依法自我保護之門檻拉高,如此一來,國內高科技產業與從業人員,未來如何對抗來自於西方列強的傾銷與「智財圈地運動」?

當一個國家的法律保護不了本國企業與人民,卻大開智財產業的山海關;如此惡法,繼勞動二法所導致的藍領失業潮後,恐將導致高科技與智財從業人員的出走潮或白領失業潮。

5.事關人民權益之巨,立法卻如此散漫無章,有關審理程序、民刑與行政庭之關係,執行處與智財法院間的關係,智財局於一級審是否會有球員兼裁判、甚或兼被告…..諸多關係之規範,於全部法條中竟完全付之闕如!未來不僅人民無所適從,恐司法從業人員也將無所適從!

未來該法不是重演粗糙立法又粗糙修法的爛戲,要不就如同勞動二法一樣、令人痛心的看到台灣的經濟與生機再次被掏空,而失業燒炭人民卻依舊哀哀無告。

三權不張,連第四權---媒體,都墮落了,該法還在草案階段,不見媒體報導評論,人民根本就不知道或懶得知道這樣的立法會導致甚麼後果?
既已完成立法,針對該法,連像樣點的評論都未見諸報章,唯一可見的深度的評論竟出現在港(陸?)的媒體。台灣各媒體忙著各擁天王為2008做塗脂抹粉的工作,又有誰能真正「咨爾多士、為民先鋒」? 未來第四權的表現如果再加上減半的立委,會不會有更粗糙到驚人的法案問世?



2/14那天的震撼、與羞愧至今難以忘懷,也難以提筆向小哥一稟。尤其是小哥那一段「父親不是一步登天的人…」的談話,與璐西姐鄭重其事的在那麼公開的場合,認了這個么弟---「小八」的種種….。

轉眼,3/12已快一年了,謝前輩提出的功課:「甚麼是 孫運璿精神?」也已快一年了。 院長他的擇善固執、正直清廉、他的實事求是、他的仔細精密、他的海闊天空、他的不施小惠………,我們能領會幾分?

在台灣的命脈已在倒數計時之際,除了「大孝尊親」以外,為了我們自己、也為了我們自己的孩子,千萬不要讓他一生的功蹟與行誼,在這個島上,在我們這一代的手中,成為美麗炫爛、卻難以為繼的短暫燃燒。




謝錦銘
2007/3/8    09:49:00
「......以台北縣最為適合,不過,台北縣由藍營主政,官員擔心泛政治因素介入。」泛政治化!悲哀!

(摘錄)爭取商研院落腳 各縣市搶翻天

•經濟日報/記者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7/03/08

包括嘉義市、台中、高雄等各地方政府均強力爭取商研院,尤其嘉義市,從立委、市長到議長,全面總動員,力爭商研院落腳嘉義市;但商業界人士則屬意設在大台北地區。經濟部對商研院的落腳處十分頭大。
.........

........籌備會上,十多位商業界人士希望商業研究院儘量設在交通便利處,最好是在台北市或大台北地區,但商研院由政府主導,應尊重經濟部的立場。

官員透露,經濟部認為商研院應該設在人口密集度高及商業集中度高的地方,以台北縣最為適合,不過,台北縣由藍營主政,官員擔心泛政治因素介入。

謝錦銘
2007/3/8    10:02:00
感謝「永懷」對智慧財產法立法的詳細補充與評論。只是小百姓恐只有遵守的份。

這就是環境。只能靠自我調整,以適者生存!

Faustina
2007/3/8    14:51:00
補上以下這篇來自遠見雜誌的報導,期望能增進各位朋友對「商研院」定位的了解:商業發展研究院-奈米化時代的創意觸媒

謝錦銘
2007/3/9    09:46:00
開發機器人是孫內閣推動發展自動化科技專案主要方向之一。然而,初期的結果未能如電子產業般明顯。甚至遭受批評。二十多年後,已能形成為產業。但有多少人仍然記得當年主事者的vision。

幾年前,我在高雄的科工館看到展示工研院開發的機器人。心理感慨萬千。建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見證此段歷史。

(摘錄)我機器人產值 明年要衝300億

•經濟日報/記者劉惠臨/台北報導 2007/03/09

台灣機器人產業發展協會昨(8)日成立,政府相關部門決定大力支持,協助產業發展,明年產值目標,由目前的200億元推升到300億元,2014年到2020年間,台灣將成為全球智慧型機器人主要製造國,年產值達2,500億元。

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昨天獲推舉為台灣機器人產業發展協會首任理事長,他說,機器人是科技的整合,是全球公認新興的明星產業,但牽涉的技術、產業甚廣,成立這個協會的目的,是要整合精密機械、模具、通訊、半導體、影像顯示、材料、資訊、電子電機、教育、服務等相關產業的專長與力量,加速機器人相關產業發展。

經濟部主任科書歐嘉瑞表示,機器人產業的重要性,對國家經濟與整體工業發展具有帶動性,政府將在五年內投入20億元經費,利用主導主性新產品開發計畫、產業科技專案等措施,協助企業界推動產業發展。

........

參加「台灣機器人產業發展協會」的廠商,除上銀外,還有盟立、明基、均豪、美律、研華、微星、羅昇、雷科、新光保全等知名廠商及工研院機械與系統研究所、精密機械研發中心等研究機構及台大、交大、成大等校所的知名教授,會員數接近120名。

........

五年二班
2007/3/9    15:11:00
工研院院友會要舉辦一年一度的春遊了,今年會去「明潭抽蓄水力發電廠」,看到下面這段說明文字:
『明潭抽蓄水力發電廠總裝置容量1,602千瓩,為亞洲第一,全球第四大之抽蓄發電廠,以日月潭為上池,水里溪築壩為下池,利用夜間剩餘電能自下池將存水抽貯於上池,至尖峰時段再由上池放水發電,貯存於下池,是行政院十四項重大建設之一,鉅工發電廠更是孫運璿資政年輕時搶修台灣電力的心力足跡,特開放本會參訪。』

看到沒有「鉅工發電廠更是孫運璿資政年輕時搶修台灣電力的心力足跡,特開放本會參訪」,我要去看囉,大家有沒有很羨慕啊?

謝錦銘
2007/3/13    17:03:00
以前LPL告華映。現在友達告LPL。好戲。

(轉貼)友達 控LPL涉侵權

•聯合晚報/記者嚴珮華/台北報導 2007/03/13

今日外電報導,全球第三大面板製造商友達(2409)指控南韓LPL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使用其技術,涉嫌侵犯3項專利,這是友達第一次對LPL進行入侵權控訟。

這份外電中指出,友達於3月8日在威斯康辛州Madison提出訴訟,並在訴狀中表示,LG.Philips的侵權行為對友達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害,除非法院下令禁止此行為。友達也要求現金賠償。LG.Philips發言人El-liot Sloane並不願對此表示意見。友達亦無法任何評論。

Faustina
2007/3/15    08:09:00
最新一期的《商業週刊》中,談到了工研院創意中心的問題。不知道這裡的前輩先進,是否可就此賜教?非常感謝!

Faustina
2007/3/21    17:35:00
謝伯伯這版沈了下去還真是可惜,且藉著一個大陸上的笑話來熱熱場:(原笑話出現網址還真是很多啊,抱歉略過)

公交IC卡

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剛實行刷卡,車到站,上來一個高挑的女子,她的IC卡可能是放在牛仔褲後面的兜里,所以一上車就把屁股往刷卡機上一靠,「滴」的一聲後就進車廂了。

這個女子後面跟著個老大娘,個不高,她就覺的奇怪,怎麼只要屁股往那玩意上一靠就能乘車了,所以她一上車就盡力掂起腳板,使勁把屁股也往刷卡機上靠,靠了幾次也沒成功,這時,司機發話了,「大娘,你在幹嗎,抓緊投幣上車啊。」

大娘說:那個姑娘不是把屁股往這兒一靠就能乘車了嗎?

呵呵,原來是這麼回事,司機哭笑不得,只能跟他解釋,人家姑娘用的是IC卡,但大娘不懂什麼叫IC卡,仍跟司機糾纏,「你這個小伙子也太不厚道了,人家漂亮姑娘跟你撅撅屁股你就讓人家進了,我老太婆跟你撅了這麼多次屁股,你反倒不讓我進,你到底什麼意思?」

謝錦銘
2007/3/22    11:23:00
小F說的不僅僅是笑話而已。我想這或許是「新事務不適症候群」吧。尤其在電子相關產品上,是很嚴重。不斷推出的新產品,讓很多人都跟不上。

因此昨天我到某大學週會演講時,我就告訴學生們,電子產品可以無中生有的被創造出來。是最有機會靠創意成功的行業。只要善用各種資源,小小投資就有機會。

關於「《商業週刊》中,談到了工研院創意中心的問題」,由於未看到該文,致暫時沒能回應。


謝錦銘
2007/3/23    15:36:00
《商業周刊》文章在討論工研院創意中心的成果及管理議題。它的標題是「創意若無紀律 就無法創造價值」。文章提到「成立三年,燒掉二億一千萬元,沒有一項創意成功商品化」。因而要轉型。

此中心是新任院長成立的。希望在技術發展外,加上產品創意。目前看來成果不佳。二億一千萬元不算少。確實要檢討。

我個人認為創意至少必須可以實現,而更好的是能賣錢。否則就落入空想。空想是人人都能做的事。最近熱門的電玩Wii就是成功的創意。

我們的產業發展到現在,需要創意以提高附加價值。

感恩’S
2007/3/25    16:12:00
在我心中有著德高望重與深謀遠慮及寬厚謙容&睿智有為..的謝前輩

真的這一年多來有您堅實持續的導向..
讓小妹我深深感佩與學習!
辛苦您如此努力花心血在分享智慧點滴...
近來在用心看您的文章時
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做了思慮整合後發覺您真有如老爹潛藏的特質
更有如此大家園中高人所說何謂寧靜式領導風範
嗯!我深刻領悟出了...真棒!

更覺得我還是較我父親來的有性更有福
因我還在算年輕時就能看到您侃侃而談經驗與分析...
我常在想如我爸所發明專利如有您的智慧與資訊處理他所敗之處
那他在親朋與友人間最終就不會是位
聰明再再過人;而智慧卻總不如人評價了~
我想如實際上他聽了會蠻不好受!
但這就是他人生寫照呀~我該深沉警惕才是!
我不知將來是否有他的頭腦及慧根發明些什麼
但能多讀您的所文並先記錄具備起來~
且不時還從您文中傳導有深度人生智慧哲理來
與時勢化的分析…
真的是份很幸福的收穫!
在此萬恩有您的默默奉獻!!

嘻!原來機器人也是老爹構想之中的事
真是太有遠見啦!
而現今當紅Wii….
可想而知都將成為主流
小妹繼續再用心聆聽您的分享
真的很有意思的創意~深感興趣中…

謝錦銘
2007/3/25    21:49:00
感恩’S:

老爹構想的是提昇效率的國家大戰略─發展自動化工業與工業自動化技術。他老人家不會管下一層次的機器人。自動化工業計畫主持人才定出發展機器人技術的。

或許因為時間太早了,當年短時間機器人技術成果並不顯著。也有些人批評為成果不佳。但是當年播下的種子,如今已將開花結果了。

感恩’S
2007/3/25    23:03:00
感激謝教授所給予的回應
讓我更清楚了解孫老爹既透徹又寬廣深謀遠慮之處
也謝恩有您一個個故事拉近我們對老爹更深度認識
而在您各版所文下讓我能得到不少實質啟示
誠摯謝恩再謝恩!!
願您身體永康!諸事如意美滿泰安福樂!!

謝錦銘
2007/3/26    15:14:00
最近整理辦公室,準備搬回家。今天看到95年2月號的《工業技術與資訊》。其中報導工研院機器人的情形。

二十年前,在自動化工業計畫下,發展工業機器人。去年開始,經濟部再度啟動智慧機器人相關技術研發計畫。這次的目標是「服務型智慧機器人」。包括接待機器人、遊走型保全機器人和超靜音吸塵器。

這些機器人需要整合的技術更多。IC、電腦等更不可或缺。

謝錦銘
2007/3/27    14:03:00
摘錄以下幾則報導,補充以前一鴻兄關於產業西進問題的回應。

(摘錄1)中國時報  2007.03.27
砸25億美元 英特爾前進大連設晶圓廠

彭志平/台北報導

英特爾在大連投資二十五億美元成立十二吋晶圓廠案塵埃落定。該廠是英特爾在亞洲第一座晶圓廠,預計二○一○年開始投產時,可能引進先進的六五奈米技術;而目前政府尚未開放九○奈米製程前往大陸生產,屆時英特爾的技術將領先台灣一截。

...........

(摘錄2)中國時報  2007.03.27
台灣廠商:老大都去了 我們還能不去嗎?

王宗彤/台北報導

針對英特爾將在大連投資興建十二吋晶圓廠一事,國內半導體製造廠商表示,如果政府再對業者限制重重,即使強如台積電,在大陸市場上也會如「義和團對上洋槍鐵炮」,讓國內業者在大陸市場上,永遠落後於人。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表示,英特爾的投資案顯示,即使台灣對半導體西進設限,但中國大陸依然可自其他管道取得先進技術。如果政府在企業西進態度上不能再向前邁進,未來英特爾的生產技術免不了會比台資廠先進不少。

張忠謀指出,之前台灣政府限制半導體登陸的原因,在於要防止高階技術外流,但英特爾在大陸設廠,未來很可能會推進到四五奈米的先進製程,屆時中國大陸不需透過台灣,也可以取得最先進的技術。

張忠謀說,大陸並不會因為台灣單方面的限制,就無法取得相關半導體設備技術下,雖然英特爾大陸廠至少需二到三年才可望正式投入生產,對台積電雖然直接影響有限,不過,未來台灣半導體廠在大陸的晶圓廠製程技術,仍將處於明顯落後競爭同業的位置。

.......

(摘錄3)工商時報  2007.03.27
台灣競爭力逐漸在喪失

陳彥淳/台北報導

台灣市場規模小又不具生產優勢,全球性的大廠考量到整體市場佈局,關閉台灣生產廠、只操作品牌模式,在台灣入世、降低關稅門檻後即開始發酵。不僅聯合利華即將關閉台灣的洗劑廠,原本在台灣生產的知名品牌黑人牙膏,在美商高露潔棕欖公司(Colgate)主導下,二年前全部轉移至大陸生產;另一家全球性家用品業者寶僑(P&G),在三年把紙器廠賣給永豐餘後,也結束台灣生產作業;全球食品大廠雀巢,更在二○○一年時就結束了新竹廠,多數商品全賴進口。

這些國際大廠的說法一致,都是基於效益考量,不會放棄台灣市場,顯見對於這些業者來說,台灣已經成為一個單純的消費市場,而非生產基地。

國際大廠在全球佈局的思考下,看準中國大陸挾著低廉的生產成本,還有廣大的內需市場,本來就是大廠佈局的重點,適逢台灣市場緊鄰著中國大陸,市場規模太小再加上與大陸具有地利優勢,看在國際大廠的眼中,從商業經營的角度,台灣與大陸本來就該屬於同一個區塊,更何況台灣的生產成本還這麼高,還不如直接進口更划算。

......

謝錦銘
2007/3/29    09:22:00
(摘錄)中國時報  2007.03.29
對手打壓 科技廠常挨告

林上祚/特稿

台灣科技業海外打拚,好不容易掙得一片天,國外的競爭對手為了要打壓競爭對手,動輒祭出侵權官司,不過海外侵權官司,多半只是商場上恫嚇對手的策略,法院不見得會受理,即使受理侵權官司,雙方在法庭上常會纏訟多年,曠日廢時,才會有結果。

國內科技業者,過去以來比較知名的跨國官司,包括韓國三星與LG,控告台灣下游代工廠廣達仁寶等,三星、LG從2000年起,即開始控告仁寶、廣達侵害筆記型電腦專利,LG控告仁寶官司最後由仁寶勝訴,不過三星對仁寶官司,則是由三星勝訴,美國法院最後判賠900萬美元,仁寶已向美國高等法院提起上訴中。

除了下游廠商,上游的IC設計業者,包括威盛、聯發科、義隆等國內IC設計業者,也常被美國同業控告,另外PDA當紅期間,宏皉]為從Palm作業系統,轉向微軟作業系統,也因此遭到Palm控告訴訟問題。

......

謝錦銘
2007/3/29    13:01:00
台灣的學者教授可以借鏡的「...以公共利益的角度,對飛利浦在中國若干項專利,提起無效之訴。」

(摘錄)大陸DVD專利爭議 飛利浦有條件讓步

•經濟日報/記者李娟萍/台北報導 2007/03/29

大陸五位法律學者聯手提起飛利浦公司3C DVD專利組合中的核心專利無效之訴,經過一年的談判,飛利浦在去年底承諾從專利清單中,撤出有爭議的專利項目,不再在中國主張該項專利權。但飛利浦對其他的光碟片專利,仍要求大陸方面早日簽約,繳交權利金。
五位法律學者之一的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張平,昨(28)日在台北現身說法,於政大智財所舉辦的「技術標準與通訊產業─以WiMAX為例」研討會中,交換兩岸企業與國際大廠法律訴訟的經驗。

台灣同樣發生與飛利浦光碟CD-R專利的爭議,飛利浦告向歐盟,希望我政府收回CD-R強制授權命令,這宗智財權爭議尚無和解跡象。由於台灣各大光碟片廠多已和飛利浦續約,大陸業者遲遲不簽約,已對台灣業者構成不公平競爭。據了解,飛利浦已加速與大陸光碟片業者的談判,北京當局也出面介入談判。

張平指出,中國大陸、香港的廠商,近年來均面臨DVD專利全球訴訟,此一產業利潤趨薄,企業已無利可圖。由於大陸沒有制定反托辣斯法,面對外國高科技企業頻頻向中國、香港廠商,索取高額專利授權金的壓力,她在2005年底,帶了一批學生,以公共利益的角度,對飛利浦在中國若干項專利,提起無效之訴。

在提起無效之訴前,張平做了深入的研究,她發現,飛利浦的3C DVD專利組合中,有一基礎性技術專利,曾被德國法院認定無效,她就針對於這一爭議專利,向中國知識產權局提起申請,要求裁定飛利浦這項涉及DVD的專利「無效」。

......

Faustina
2007/3/29    13:51:00
非常感謝謝伯伯提供這兩則專利權的新聞,也引起我很不成熟的猜想與疑問,還請版上各位前輩先進多多指教:專利權除了與各國的法令有關之外,或許也可能涉及WTO的相關規定。在我的記憶中,台灣加入WTO的身份是「已開發國家」,而中國大陸則是以「開發中國家」身份加入,因此在會員國身份與經濟規模均不對等的狀況之下,台灣要打這類的專利權官司,是否會有劣勢存在?如果有的話,又可能是哪些?

Faustina
2007/4/2    08:32:00
張忠謀:21世紀經濟成長面臨九大新挑戰

(中央社記者溫貴香台北一日電)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董事長張忠謀今天演講「經濟成長之新挑戰」,強調二十一世紀經濟成長將面臨人口老化、期待提高等九大新挑戰;面對新挑戰,政府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必須做好社會成本與企業成本的重估。

張忠謀表示,「經濟成長之新挑戰」是他談經濟議題的第二部曲,第一部曲是二千年演講「成長之極限」,在成長極限他提到,每個國家都有成長的極限,問題是極限多高?

他說,二十世紀是市場經濟的勝利,美、西歐、日、東亞小龍、中國大陸、蘇聯、東歐等國家依循美國政府市場經濟的腳步,快速成長,中國大陸1950年到1980年是共產主義經濟,1980年失敗後改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張忠謀指出,台灣的經濟極限是可以提高的,基本上必須推動教育改革、法令規章要改革,硬體基礎建設要改革,軟體建設要從文化藝術建設層面、重整價值觀等方面著手,從2002年至今,台灣在調高經濟成長極限有進步但不夠。

他指出,大學教育普遍化政策是可斟酌的事情,大學教育不是普遍化一定好,歐洲國家是管制的,不要所有的人進大學,現在台灣有一百五十多所大學,大學學生畢業找不到事情做,就算找到事情做,也覺得不夠挑戰性,大學教育普遍化使得期待提高,是未來經濟發展的挑戰之一。

張忠謀表示,二十一世紀的經濟成長,政府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經濟成長所面臨的新挑戰有九大項,能源包括水與其他自然資源的限制、環境的破壞、大氣層的破壞、如中國、印度等大國加入全球化經濟競爭所帶來的衝擊、人口老化、期待提高、M型社會附加價值的提高、職業多元化有高報酬低風險的傾向、法治與遊戲規則來不及制訂。

張忠謀指出,面對這些新的挑戰必須做好社會成本的重估、企業成本的重估,而且政府的角色愈來愈重要。960401

Faustina
2007/4/2    08:51:00
抱歉,補上前則新聞網址: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401/5/cbit.html

謝錦銘
2007/4/3    16:27:00
小F所提專利官司問題,可能不會有回應。我想大概無人了解WTO會員的事。

大學教育普遍化政策確實是可斟酌的事情。很多人也同意,大學教育不是普遍化一定好。

但是,台灣是一個人人要讀大學的社會。只好讓淘汰賽延後至就業時,而不在大學入學時。如此產生許多自認「大才小用、懷才不遇」,心中充滿委曲的公民。也浪費社會資源。


謝錦銘
2007/4/4    13:21: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I)

我承諾要向各為朋友報告此事。現在開始說明。它也可以算是個人IC小故事的序曲。

若按我最早的想法,絕對想不出自己會跟IC有關。然而,它卻竟然幾乎變成個人職場生涯的全部。一切只能歸於機緣了。

由於受到長輩們傳統重視讀書人的影響,小時候就有當老師的糢糊概念。在小學入學面談時,對「將來志願」的問題,我的答案當然是「當老師」。雖然後來過程中,想法也曾有動搖的時候。「當老師」仍是第一優先。於是大學畢業後,我就向初中的母校申請教職。也如願當了老師。

另外一個情況,也使我離IC很遠。大學電子學教的還是真空管。連半導體電晶體都不知道,何況談到IC。

百加
2007/4/4    15:57:00
我最喜歡看傳記了.

憂心的老師
2007/4/4    17:40:00
學生上課時最喜歡聽老師的個人故事了
我也不例外

謝錦銘
2007/4/7    21:46: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II)

大專聯考我被分發到物理系。這也非我原先最想要的系。這應該算是人生中,很重要機緣之一。

當了一年老師後,我發現有幾位同學考研究所。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也報考。竟然很順利被錄取了。那時候的學校剛引進以電晶體設計的電腦。仍然不知有IC這種東西。

研究所畢業後,仍然循著當老師的想法,申請在母校當講師。學校也發下聘書。當時一般當講師的規劃是,將來申請國科會獎學金出國念博士,然後升副教授。

那知暑假在宿舍等開學期間,我看到交通部電信研究所一則徵人廣告,讓我的規劃完全改變了。

謝錦銘
2007/4/10    20:07: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III)

記憶中,當時的交通部電信研究所(現在的中華電信研究所)徵求碩士以上理工科系研究員。薪水約為講師的兩倍。

於是抱著可有可無的心情我寄出明信片。沒想到很快獲得回信,要我去面談。由當時的所長康寶煌先生面談。至今我仍然記得,對那時康所長的話,至少一半以上我是聽不懂的。

然而很快的,竟然就收到錄取通知。經過一段考慮,決定退回講師聘書,在民國59年10月1日報到。就此進入完全意想不到的生涯。也得有機會參與院長的工研院RCA IC技術移轉計畫及以後一連串的活動。

謝錦銘
2007/4/11    19:57:00
以下報導對小F的疑問或許可參考。在大陸打官司輸贏可能與其司法運作較有關聯,與WTO會員身份關聯較少。美國貿易制裁效果較大。

若非當年美國祭出301條款,台灣的智慧財產權不會進步那麼快。有時候,必須借助強大外力,才使改善加速。

(摘錄)工商時報  2007.04.11
美正式向WTO申訴大陸違反智財權

彭蟋Y、侯雅燕/綜合報導

美國貿易代表史瓦布(Susan Schwab)美國時間九日在華盛頓宣布,美國將正式向WTO提案控訴中國大陸違反智慧財產權,以及限制影音、圖書等出版品的市場。.....

美國此次以向WTO提出申訴,分別是:盜版定罪門檻過高、允許無防偽標籤的商品進口,以及未保護尚在受檢階段的版權物。另外,美方也認為中國限制了出版品的市場,美國的影音與書籍產品都得經由官方經營或認可的公司代理,才能進入中國市場。

這個提案,是美國在中、美雙邊貿易談判未果後,首次以侵犯智慧財產權為由,要求多邊國際組織對大陸進行貿易制裁。也是繼三月份史無前例的對非市場經濟國家實施反補貼稅後,對中國最新一波的貿易制裁手段。

........

Faustina
2007/4/11    20:03:00
非常感謝謝伯伯提供的資訊,看來處理智慧財產權糾紛的第一步,似乎是「要在何種司法平台上處理」這個問題。

謝錦銘
2007/4/14    15:29: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IV)

加入電信研究所並不一定加入IC產業。往後還有不少機緣巧合。

報到後,才逐漸瞭解電信研究所。原來交通部仿照美國電報電話公司(AT&T)設立貝爾實驗室(Bell Laboratory),在當時的電信總局之下成立電信研究所。以研究與發展電信相關技術為任務。

由於電信局是公務機關,任用人員必須經國家考試及格。而當年的高考及特考的應考資格只要大學或專科畢業就可以了。這無法延攬碩士以上研究人才。

於是電信總局定了特別的聘任制度。以較高薪水及免高考及特考方式進用碩士以上研究人才。合約一年一聘。人員成為四不像的類公務員。同一機構存在兩類人。變成一個機關兩種制度。也造成日後其他困擾。

幾年後的經濟部孫運璿部長為延攬人才,將政府研究單位捐贈成立財團法人工研院。如此才能脫離公務機關用人制度限制。徹底解決一個機關兩種制度的困擾。

寫到這裡忽然想起,電信研究所成立於民國58年5月1日。在此之前兩年多的交通部部長正是老爹。這其中研究所成立與聘任制度訂定或許也是孫部長核准的!?不知一鴻兄可否找到這方面的文件記錄?

謝錦銘
2007/4/18    22:33: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V)

到電信研究所報到後,發現我們第一批的碩士人員竟然包括了物理、化學、機械與電子各科系。而且除了本來就具公務員考試人員外,也錄取數位大學畢業的聘任人員。記得其中還包括了曹興誠先生。只是這些大學畢業的聘任人員幾個月後就全離職了。從此未再聘任這類人員。

正在為我們這些碩士研究員找題目時,研究所得知當時的環宇電子公司有一批半導體設備要轉讓。該公司原本預定進入IC製造。向國外定購這些設備。在運送期間,公司卻被外國廠商買走了。於是公司政策改變了,準備將這些設備出售。

接著電信研究所則計劃把它買下來,以建立半導體實驗室。如此機緣使我更向IC接近了。

謝錦銘
2007/4/23    13:09: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VI)

當時我們對IC幾乎都不懂,於是開始做準備。

首先以讀書會方式進行。大家同時讀書,再由一人報告心得後,進行討論。讓我們從一無所知,逐步認識。

開始時連有些英文單字都查不到或文不對題。如wafer是餅干,chip是骰子,epitaxy則根本查不到中文說明等等。

那時候,電信研究所跟交大有合作計畫。於是利用此關係把我們派去交大的半導體實驗室做實驗。當時主管實驗室的就是胡定華先生與張俊彥先生。如此才讓我們對IC製作過程有些認識。

當時設計光罩時,即以手工繪圖,在分層用刀子刻紅膠片,然後再經過兩次照相縮影而成。這跟我到RCA時的電腦輔助繪圖設計( Computer-aided-design)完全不同。但這是台灣當時唯一的設備。

同時在電信研究所進行蓋實驗室。卻因為溫、溼度規格比較嚴,一直無法通過驗收。一直我離開研究所到工研院時都未能結案。因為那時候台灣的技術恐怕做不到。這是從事最先進技術發展主要風險。

謝錦銘
2007/4/26    18:39:00
順便提思源科技的小故事。

當年思源科技申請進駐竹科,他們先把營運計畫書找我看。希望我給建議。後來管理局第一關審核也找我。我當然極力推薦。

事後結果果然很好。

(摘錄)工商時報 2007.04.26 
呂茂田拿ERSO獎 擦亮成大幫招牌
邱詩文

思源科技董事長暨總經理呂茂田昨(二十五)日獲超大型積體電路(VLSI)組織頒發ERSO獎,以表揚其對台灣電子設計自動化(EDA)軟體工具產業發展的貢獻。「成大幫」在台灣科技業聲勢,雖不及台清交浩大,但此次三座ERSO獎中,由呂茂田與台積電副董事長曾繁城拿下兩座,成大幫在科技業的招牌因此更加光亮。

.....

蔡鴻謀
2007/4/26    20:22:00
在VLSI活動遇到五二,最近又重翻「電子少林」,才知道五二當年的豐功偉業。

在電子所時是獨當一面的優秀工程師,胡正大所長時期的鐵三角。

真是失敬!

也遇到史先生,就是他頒獎給曾繁城和呂茂田先生,史先生提到,
要我找找看是否拍過第一屆VLSI活動(1983年),如果找得到,他開玩笑說,明年將頒給我一個獎,不過當年的活動,我拍完都留給主辦單位,找到的可能性應該不高。

看來,我自己去刻一個獎比較快!

謝錦銘
2007/4/27    13:34:00
VLSI活動是電子所(ERSO)主辦的活動。ERSO應該有照片的。

當時該是在來來飯店舉辦,說不定飯店有照片。另一方面,則可試探當年的TAC顧問。

五年二班
2007/4/27    19:10:00
忽然看見小蔡兄的謬賞,特來澄清。我在工研院電子所的時候不是甚麼大角色,否則小蔡兄早就認識我了。倒是在工研院七年時間,收穫頗豐,受惠至今。這也是我感念孫院長的原因之一。

1983年我才大二,才剛聽過VLSI這名詞,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是從1985年第二屆VLSI-TSA研討會開始參加的,辦公室還有那一年的論文集。那一年我大四,對上台報告論文的人,佩服不已。

謝錦銘
2007/4/29    16:57: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VII)

除了自行進修外,每兩年舉行METS(近代工程技術研討會),讓我們得到很多。在工研院成立前,電信研究所在METS中的電子技術分組扮演主要角色。我們不但要出席聽講,還要負責將講解內容翻譯成中文。讓我們不得不努力學習。那時介紹IC的不少專家都成為TAC成員。對評估IC技術引進計畫貢獻良多。

後來就聽到電子錶計畫的事情。雖然當時由經濟部負責,然而很多執行面的事乃由電信研究所負責。當時電信總局局長方賢齊先生及電信研究所所長康寶煌先生都參與規劃。康寶煌先生退休後立即被聘為工研院電子中心(電子所前身)第一任主任。方賢齊先生不久也退休後,獲聘為工研院第二任院長。

我想在IC計畫初期電信研究所扮演如重要角色之原因,乃因經濟部孫部長是前任的交通部部長。得以順利跨部會協調相關人事。

謝錦銘
2007/5/3    17:33:00
偶然中闖入IC產業(VIII)

在孫部長推動下,民國62年工研院成立。再一年在工研院成立了電子工業發展中心,於是有關IC技術引進計畫執行重心由初期的電信研究所移到工研院。

再過一年,我向康寶煌主任表示,個人加入電子中心的意願。他要我寄履歷表,通過當時的胡定華顧問面談。我去工研院電子中心時,應該是與RCA將定案階段。當時只有二十幾人吧。

接著就開始找人。其中有兩位向電信研究所借將。另外,那時的史欽泰和楊丁元兩位原本已經被電信研究所錄取,潘文淵先生卻要他們延後回國。直接加入工研院,成為赴美人員的領隊。

民國65年,於孫部長接見後,我也成為第一梯次赴RCA為期一年的訓練成員之一。由此展開了與當初想像完全不同的生涯。

蔡鴻謀
2007/5/3    19:37:00
老爹接見赴RCA的[英雄)好像沒有拍照,因為誰也沒有料到這是劃時代的創舉。
(這是章青駒先生在積體電路技術移轉25週年紀念會上說的:成功了,就是英雄;失敗了,就是烈士。他戲稱:如果失敗,就是頭重埔42烈士)

謝錦銘
2007/5/10    20:11:00
(摘錄)宏硈s環告 3代工股震盪

【聯合晚報/記者嚴珮華/台北報導】 2007.05.10

美國HP對宏(2353)提出專利權訴訟案後,宏皏縝’b美國對其代工廠鴻海(2317)、廣達(2382)以及緯創(3231)提出告訴,要求依照合約負起擔保責任。......

今年3月與4月,惠普兩次對宏硒ㄟ_專利侵權訴訟,意圖在尋求法律途徑,禁止宏皉b美國銷售桌上型電腦、筆記型電腦、媒體中心和相關產品,以防堵宏眱鬮臕X占北美市占率。

宏皉髡葩ㄢ^三家代工廠商,亦是惠普的代工廠商,業界認為,若惠普若堅持要告到底,恐怕HP自己本身代工廠也會受到侵權傷害,使得HP告宏眳蛂A變成手段戰。另一層重要的意義是,凸顯台灣是全球製造代工龍頭的角色,宏硐P其他三家代工廠全是台灣大廠,品牌戰與代工的關係將形成密不可分與難解習題。

外資法人認為,宏皉V代工廠提告,主要目的不是向這些代工廠要求賠償,而是要以實際動作正式回應惠普,宏痐ㄛO這項專利侵權案的主角,並宣示,惠普無法以專利侵權訴訟手段,阻擋宏祡X充北美市占率的決心。

.........

謝錦銘
2007/5/25    17:01:00
再談另一個偶然

由於三十年前,我們對IC設計認識不多,在工研院電子中心徵詢IC出國受訓人員意願時,我理所當然選了大家較熟悉的製程技術。

不久,胡定華先生卻告訴我,依我的眼睛檢查結果,我並不合適做製程相關項目。而且當場也未決定其他項目。這讓我很洩氣與恐慌。回家跟太太提到此情況。也做好另找學校當老師的準備。且立刻著手尋找學校。

然而幾天後胡定華先生找我討論,是否可以換成從事IC設計工作。這讓我有所遲疑,因為我並非電子科系畢業。只在電信研究所上過邏輯設計課程而已。對於是否勝任IC設計工作,完全沒把握。

經胡定華先生找楊丁元先生跟我再談後才確定。至此決定我以後的工作方向。這乃許多偶然累積的結果。

謝錦銘
2007/5/29    16:39:00
寫書的故事(I)

我加入工研院電子工業發展中心不久,許健就告訴我,曾繁城他們跟三民書局談好。由正在等待到美國受訓同仁們分工合作,為該書局寫三本書,預定在出國前交稿。許健要我跟他合寫。

由於時間不多,我就開始找資料並著手寫關於IC設計部份。我太太則幫我謄稿及做第一次校對。就在接近交稿時刻,許健卻告訴我,他根本未動筆。而且據他所知,其他人也沒動筆。看來只有我交得出稿子。

為了不讓辛苦寫的稿子作廢,且避免預支稿費還回去,我立刻增加並修改內容,讓它成為單獨一本書。書名為《CMOS積體電路緒論》。赴美國RCA公司受訓前夕交給三民書局。

一年後回國,三民書局已經排版完成,馬上讓我最後校正。在民國66年7月1日出版。這或許是國內第一本以中文介紹CMOS IC的書。目前還能從三民書局買到。

jason
2007/5/29    18:23:00
不太懂三民書局!當時謝叔叔等三人還未出國受訓回來,怎麼那麼快要求交稿了.謝叔叔民國66寫了一本《CMOS積體電路緒論》,或許可以再寫一本《CMOS積體電路續論》,或是IC設計有關的書籍,將畢生功力傳承下去.

謝錦銘
2007/5/30    17:17:00
jason:

出國前交稿是曾繁城他們的承諾。我想他們把寫書的困難度低估了。以致交不出來。正似台灣話形容的「青瞑不驚槍」。好在三民書局很客氣,同意只要退回預支稿費,未進一步求償。

另外,現在有太多人可以寫得更好。你的建議只好心領了。

謝錦銘
2007/5/30    17:30:00
(摘錄)2007.05.30
工研院將赴矽谷 延攬高科技人才

中央社

工業技術研究院高科技人才延攬團隊,將於六月十四日由院長李鍾熙率團到美國矽谷..............

................

工研院表示,過去三十三年來,在工研院協助下成立的新創事業超過一百四十家,其中台灣兩大國際級的半導體廠商台積電和聯電,即是從工研院衍生出來的企業。目前有超過一萬九千名傑出院友,其中有六十位業界執行長。

工研院並鼓勵專利研發,只要研究人員開發出的專利具市場性、且有廠商實際申請應用專利,工研院會將該項專利權利金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五獎勵研發者。

五年二班
2007/6/1    15:32:00
下面是史欽泰先生2004在史丹福大學演講記錄的一段:

一九七六年的積體電路引進計畫,為國家創造許多的財富、就業與投資的機會,史欽泰認為,其中最大的功勞當屬時任的經濟部長孫運璿、電信總局局長方賢齊、以及美國RCA 公司的專家潘文淵,他們成立了「電子技術顧問委員會(TAC)」,潘文淵是TAC 領導人。其實潘文淵與台灣最直接的關係就僅是擔任工研院顧問,後來為了RCA 計畫,為避嫌還提前至RCA 退休,孫運璿將這項積體電路計畫視之為繼當年國家電力發展事業之後的另一個重大計畫,極力支
持,他們三位對台灣的永續發展是當代最重要的人物,功不可沒,「其實,當時對他們來說,也同樣是非常難的抉擇,但是堅持下來了。」

謝錦銘
2007/6/1    21:15:00
雖然RCA 計畫只是IC技術引進,它卻是我國高科技產業的引爆點。

謝錦銘
2007/6/6    19:51:00
寫書的故事(II)

以現在技術觀點看三十幾年前的這本書,可能跟現代人看石器時代的事務一般,只當做化石來看待。

又由於當時在台灣很少人注意此事,我預期該書的銷售量應該是寥寥無幾。三民書局可能因此虧本了。

雖然預期其銷售有些不樂觀,仍有其發揮的地方。

在電子所實驗工廠落成後,我把書局送的書放在剛成立不久的圖書室。結果發現借書的人卻是不少。而且上面有許多註記痕跡。看來,在幾乎沒有中文版相關書籍的年代,它對讀英文有困難的同仁多少有些幫助。

另外,大約十幾年前,曾經有一位中華工學院機械系教授告訴我,這本書對他教學幫助不少。當他教到關於IC設備相關課程時,這本書讓非電子科系的學生瞭解IC製造的大致情況。

玫瑰
2007/6/6    22:00:00
謝大哥
化石的珍貴,世人皆知

相信謝大哥在《CMOS積體電路緒論》的書,
投入的心血和智慧,必是筆墨難描

但在謝大哥的描繪中
圖書室裡
發現借書的人卻是不少
而且上面有許多註記痕跡
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您的欣慰

在這社會
能做到立言的,實屬不易
你無私的智慧傳承
會有福報的

想去三民書局找尋《CMOS積體電路緒論》一書
接近化石,是能量的聚集


謝錦銘
2007/6/7    14:37:00
玫瑰:

不好意思。當時寫書絕對沒有所謂立言的想法。為了稿費的成份居多。

不過,因此對於我在RCA的受訓有所幫助。

要買書,上網就可以了。不必去書局。

謝錦銘
2007/6/7    17:04:00
1976年,在RCA受訓的我們,就近第一次在紐約參觀大型電腦展。我印象深刻的記得,英特爾(Intel)展示一件以快閃記憶體做的disk。她預測此類disk將取代硬碟。

看來30多年後夢想成真了。是太慢了或算快呢?以後不能再稱為「磁」碟機了。

(摘錄)工商時報  2007.06.07
新帝力挺 固態硬碟明日之星

李純君/台北報導

隨NAND快閃記憶體應用層面擴大,未來幾年內SSD(固態硬碟)取代傳統硬碟的趨勢將會確立,而昨(六)日快閃記憶體供應商大廠新帝,更樂觀推估,到了二○一○年,將有高達五成的筆記型電腦使用SSD當成主要的儲存媒介,顯見SSD已是數百億美元的新興市場。

..........

五年二班
2007/6/7    21:20:00
快閃記憶體已經面臨繼續縮小的困難,研究單位這幾年正努力尋找新的記憶方式,其中包括使用磁性材料。萬一幾年後這種記憶體成為主流,還是得稱為磁碟機。

Faustina
2007/6/16    23:07:00
想請教謝伯伯與五二老師一個問題,但是礙於我自己不是相關科系中人,所以問題說得含混不清之處,還請二位多多原諒。

現在的各種電腦週邊設備常用usb方式連結,隨插即用,也很方便攜帶,可是夾在使用排線與usb連結的新舊系統之間,一時沒太多錢買新電腦或更新硬碟的朋友常常會碰到電腦本身的usb插頭不夠用的狀況;儘管市面上有延伸的usb插座可買,但我也聽說這會產生類似延長線電壓不足的狀況,在訊息傳輸上可能不能讓快閃記憶體達到最好的效率。

不知道目前資訊業界怎麼看待這樣的問題?而我們以後在買桌上型個人電腦與筆記型電腦時,又應該注意什麼?非常謝謝回答!

五年二班
2007/6/17    00:01:00
我不太懂USB的詳細規格,但是就個人使用的心得來說,如果電腦的USB插座不夠,買片USB擴充卡,插在電腦的擴充槽上就可以多2-4個插座啦。好像只要幾百塊錢吧,用電腦的電源,不必擔心電力不足。

如果買外接式的USB Hub,的確要注意電力,如果儲存裝置本身有電源(某些外接式硬碟),就不必擔心電壓問題。如果儲存裝置本身沒有電源(隨身碟或迷你硬碟),USB Hub最好要有電源,否則一旦電力不足,速度慢不打緊,儲存裝置(比如說外接式硬碟)可能會故障。

另外,小F有沒有注意USB線的粗細不一樣?比較細的USB線不供應電力,粗的才有。這也會影響儲存裝置的穩定性。

Faustina
2007/6/17    09:39:00
真是謝謝五二老師的解說,我還真的不知道USB線粗細與Hub有沒有電源的問題呢。(抓抓頭)

再次謝謝!

謝錦銘
2007/6/18    16:41:00
謝謝五二老師。我也不太懂USB的詳細規格,無法更進一步回小F。我想USB將是很長時間電腦週邊的標準連結。

通常標準訂定過程會有版本更新情況。另外,則有不同設計者對規格文字解讀而產生差異。這些均可造成相容性的問題。即使有相容性認證測試,也須經過長時間,才逐漸減少問題。

因此最好經由實際試用後再買。應多聽銷售人員的說明。

玫瑰
2007/6/28    08:46:00
英國作家富勒在《聖地與世俗地》裡說:
「知識多數來自那些使印刷商賠錢的書籍中。」
但75元購買知識的價格,讓我飽含罪惡感。哈!

謝大哥的《CMOS積體電路緒論》
好像一曲複雜的交響樂曲
還好謝大哥的每篇章有引言的帯領
讓我覺得友善些~哈!

在書裡謝大哥闡述互補式MOS積體電路應用的舉例
舉例~電子錶,它的頻率由石英振盪器控制
準確性高,每年的誤差不會超過一分鐘
由於製造技術不斷地改進
它的價格正在急速的下降中,據估計,若干年後
由於電子錶價格的低廉,將使機械錶的市場大受威脅
甚至有一天會絕跡也說不定~。

可想而知那年謝大哥會做這樣的推測
想必互補式MOS積體電路應用在電子錶上
在當時必是一項很振奮人心的技術

最後機械錶卻用更具生命力的張力
蓬勃的蔓延在人們的手腕上

這是機械鐘錶廠商的努力和銷售通路的暢通的結果
也是機械錶市場已被廠商和人們付予著
附加價值凌越實用價值更多的事實~

收藏藝術的攀緣,品味、身份的代言
變為禮物型式的饋贈
鐘錶設計師充盈著設計感的款式
誘惑著人們不再低廉做為唯一的考量

忽然想起了猶太人的生意經
把你所有的東西,賣給需要它的人,不是做生意
把你所沒有的東西,賣給不需要它的人,才算是生意。哈!



謝錦銘
2007/6/28    17:13:00
除了買不到電池的地區,單純以計時為功能的機械錶,今天可能已接近絕跡。

現有高價機械錶的其他價值遠超過計時功能。創造新價值,才能使衰退期的產品重生。

謝謝玫瑰有興趣看IC的化石。

謝錦銘
2007/7/5    17:50:00
潘文淵先生住過的招待所

前天,我去中華電信研究所舊地重遊。由當年鄰居現任副所長的邱先生,帶我參觀三十幾年前的辦公室與宿舍區。

途中他指著一間房子,問我是否記得。我搖頭說:「沒印象」。他立即提到潘先生住過的事。於是瞬間使我恢復記憶。

我曾說在工研院成立前,當時的經濟部孫運璿部長借助於不少交通部人員先期規劃IC計畫。潘先生確實住在電信研究所招待所一段時間,與方賢齊電信總局長、電信研究所康寶煌所長等一起規劃電子錶IC技術發展計畫。

這件故事更進一步印證了我提過的往事。

謝錦銘
2007/7/9    17:44:00
以下的蔡義泰先生是工研院電子所同仁。他是當年孫院長推動「自動化工業技術」計劃成員之一。

他參與「中文手寫辨認技術」發展計畫。爾後在職進修至交大攻讀博士。後來到大學任職,再創立蒙恬公司。以中文手寫辨認技術為核心。如今已經是世界級公司。

工研院的「中文手寫辨認技術」成果曾用在力捷的丹青掃瞄器上。

(摘錄)工商時報 2007.07.09 
蒙恬董座蔡義泰:中文辨識軟體 我沒有對手
鄭淑芳/專訪

在軟體股市場愈走愈窄下,智慧人機介面整合廠商,不僅靠著名片辨識核心技術將軟體輸出到全世界,最近還與義隆電搭上線,聯手搶進智慧型手機市場,在題材不斷下,蒙恬(5211)今年股價翻了一番,由去年底的二九.二元,拉升至今年高點六四.九元,漲幅達到一二二.六%,對於股價狂飆,所帶來的倍增市值,董事長蔡義泰低調回應不願多談;但談及中文辨識軟體,蔡義泰倒是當仁不讓,直說以蒙恬目前的技術,應該市場沒有對手,以下為訪談紀要。

問:可否談談與義隆電攜手進軍智慧型手機市場,目前合作狀況如何?

答:蒙恬與義隆電係於三年前決定聯手搶進商務智慧型手機市場,由蒙恬負責提供名片辨識核心技術,義隆電將負責為納入名片辨識技術的晶片,進行IC設計,雖然該合作案進行了很久,但是一直等到前年才開花結果,值得慶幸的是,此部分研發費用早先已經全數提列,後續所要提列的成本只有標籤費而已,毛利率幾近百分之百,對於拉升公司毛利率有極大助益,不過,由於主要供貨商為義隆電,蒙恬只收受授權金,並無法針對日後的出貨量進行預估。

...........

永懷孫院長
2007/7/19    01:39:00

早年工研院培養出一批中文辯識系統的尖兵。

早在十多年前硬體的薄膜電磁式的關鍵技術,就已為國內多家廠商開發並逐步量產出來。硬體差異不大,驅動辨識系統就各有千秋,當年比蒙恬還強的、市佔率不輸蒙恬的就有不少家,且與國際大廠(Adobe、Wacom、autodesk…)有OEM或策略聯盟優勢的不在少數。

為甚麼蒙恬能後來居上?

當滾珠式滑鼠製造成本在30nt左右時,4x6”的Pad成本尚需800~1000、12x12那絕對上萬,市場的開拓有其不易之處。當年有Engineer建議其他廠家除了改善製程降低成本,重點還是要加強辨識系統的演算法(從向量演算法與離散數學著手),加強人工智慧的部份(讓系統自動學習使用者的手跡、速記代用簡書、慣用關聯字辭…..)。並與其他Third Party結合,開發醫療、法律、建築、土木工程、機械(使用Autocad者)….的專用系統,以user-friendly來長期”養”消費者。

因為二千~三千元的售價一般user很難接受,當時健保已開辦;但二千~三千元對很多不習慣使用電子病歷的老醫生而言,要一邊看診一邊keyin病歷實在痛苦,如果系統能快速辯識這些鬼畫符處方、或以視窗(當時物件導向系統還不是主流)點選表單,好用到綁住這些消費者,即使花一萬、十萬元買,他們都願意。
同理可証法院與書狀系統….。

如果不這樣做,就得回到John Naisbitt說的價格破壞戰上,只好在產能與財力上做人肉磨坊戰,那就很慘烈了。

一般來說,做研究的都很怕搞業務。

於是上面的案子並沒有被採納,淡水某家與新竹某家都不約而同把業務開發與服務(customer service)包簽給了某些超大通路商。

這樣把不擅長的部份外包,專注研發製造的”本業”是件好事嗎?

答案恰恰相反。原本體質還不錯也賺錢的兩家公司,到頭來反被通路商活活拖垮。
原因如下:
一、財務調度控管能力不如人,既走向通路大戰但在財務與市調上沒有充份準備,在劫難逃。
二、原來customer service是品管與研發單位最重要的先鋒。外包後,user的抱怨不見了,聽不到的不滿與怒氣卻增加了,早期的Pad不比mouse,至少不像mouse跑一下driver就可以開始玩,於是市場日益萎縮。
三、大通路商是神也是鬼;小公司的折價票期都有限,賣得不多但總公司的實際獲利卻多。一旦跟大通路商簽約,他一口氣要求進價是售價的6.5折,打七折價就賣了,小公司卻只有九折,那小公司還怎麼賣?當然只能翻臉轉檯(M公司你丟我撿了不少)。 小公司一個月的票期不敢違約,大通路商可皮了,講好三個月的票,時間到了一展再展,其他戰線盡失後、兩家公司更不敢得罪通路商;於是惡性循環,任由通路商予取予求,以至終於失血而過多而死。

至於蒙恬與AI系統、病歷、處方、PACE….等醫工系統,則被一些年輕的醫療從業人員與Programmer適時接手,在白堊紀到新世紀的大滅絕中,存活了下來。


謝錦銘
2007/7/20    19:24:00
謝謝永懷孫院長的補充。此故事說明技術領先與產品化的經營是兩回事。前者較單一目標,後者則是許多環節的綜合體。

當年IBM買PC OS時,MS-DOS也非最好的產品。只是Bill Gates把生意做成了。

國內早期最好的中文輸入軟體是倚天的產品。然而後來卻被微軟的產品取代而退出市場。

謝錦銘
2007/7/20    19:34:00
頎邦董事長曾在工研院參與先進先進構裝技術計畫。然後以此技術為核心創業。

(摘錄)法說行情發酵 頎邦Q3訂單爆

【聯合晚報╱記者林超熙/台北報導】 2007.07.20 03:22 pm

頎邦(6147)法說行情發酵,第三季洋溢訂單爆滿利多,股價再創波段新高;.....

頎邦在昨日法說釋出公司目前正步入最好的一年榮景中,第二季來自國內外面板客戶委託的封測代工訂單暢旺,....

謝錦銘
2007/7/21    09:24:00
國內廠商已經能反擊。可喜!

(摘錄)專利權鬥 宏痐炱探f普侵權

【經濟日報╱記者李立達/台北報導】 2007.07.21 03:53 am

PC大廠惠普控告宏眱I犯專利權案件,宏眹M定採取法律控訴的反制措施。宏眲Q(20)日表示,已於19日在美國地方法院,就惠普控告宏眱I害其專利權提出反訴。

宏眲Q天發布新聞稿指出,針對惠普在今年初向美國東德州聯邦地方法院指控宏眱I犯其專利,宏痐膝q於美國時間19日,就惠普產品侵害宏眲國專利權提出反訴。

宏硐{為,惠普產品侵犯宏皉b雙頻天線及光碟機讀取頭等領域的相關專利。宏眻j調一向尊重他人的智慧財產權,但也希望其他公司尊重宏眭滷M利,對於未經授權的使用行為,定會採取所有必要措施。宏眭磳隉A本件反訴是針對惠普訴訟的部分相應措施。

.......

謝錦銘
2007/8/8    17:02:00
TI之後,可能只有Intel了。當年孫部長的計畫改變了IC產業生態。台灣的角色也從技術接受者,變成合作者及主要供應者。

(摘錄)亞洲晶圓廠技術推進 突破純代工框架 漸掌科技創新之舵輪
2007/08/08 16:10 鉅亨網

【鉅亨網編譯吳國仲/綜合外電.8月8日】 一直以來,亞洲晶圓廠都在委任半導體代工的基礎上,快速茁壯。而現在-亞洲晶圓廠正開始為系統晶片 產業界帶來巨變。

有目共睹的是,亞洲科技發展能力不斷提升;連美國以及歐洲的微晶片製造商,也將晶片發展及製造的重要部份委任給亞洲晶圓廠。.......

此外,亞洲晶圓廠的角色定位也從代工業者的框架中昇華;..,更一躍成為全球系統晶片發展的領頭先鋒。

2007年春天,將近100位的Texas Instrument...工程師從美國遠道而來,目的就是參訪台灣2家最重要的晶圓廠:台積電..及聯電...。而此行還有一個最主要的任務,就是共同研發具有32奈米線寬的新一代晶片。

........為了掌握住這次開發新世代晶片的契機,TI放棄了先前完全自行研發的策略,轉而與台灣晶圓廠合作。

直到現在,TI還是堅持廠內(in-house)合作的產品 研發;.....。

......但現在情況已不同,晶圓廠的發展技術已與TI齊頭並進,TI也因此看不到任何自行研發的利多。

此外,與晶圓廠共同開發,將預期為TI省下年度開支的 1.5億美元,使該公司能更專注於線路設計與軟體開發。

TI目前在全球半導體銷售額上排名第3,並掌握手機核心處理微晶片市占率最大的優勢。......。因此,TI與晶圓廠的合作,也象徵晶圓廠的地位較以往提高。

自2007年初起,跨太平洋的半導體企業結盟就已經拉開序幕。許多公司紛紛尋求合作,開發、製造32奈米的系統晶片。

......。TI以及荷蘭的NXP Semiconductors,也陸續與台積電展開共同計畫。

值得一提的是,結盟關係並不同於以往純屬技術轉移的合作關係,而是地位對等,「共同」研發、製造最先進的產品。

就32奈米的系統晶片來說;專家估計,光是研發製造技術就得花上1000億日元,構建生產工廠更將超過3000億日元。這麼大一筆支出,就連產業中排名前10大的公司們都不得不向晶圓廠尋求結盟。

在所有的亞洲晶圓廠當中,台積電的成長表現最為卓越。目前該公司正在擴建竹科以及南科廠區中,12吋 (300mm) 晶圓相關生產線。

台積電的快速成長不僅受惠於科技成長以及營運規模。順應系統晶片的世代交替,從65奈米進展到45奈米,都是由於台積電秉持著勇於革新的目標。

TI與台積電能如此順利的達成結盟,大概也是由於 TI想一探台灣晶圓廠在科技上,所累積的實事求是精神 。

五年二班
2007/8/12    22:07:00
今天聯合報民意論壇的「聯合筆記」有一段話:

「最近有一位國內半導體業的龍頭人物,在致法官的「告白」中說,他擔任董事長後一再自我削減依法可領取的股利至零,致力於產業發展,就是受剛出道時有為的政務官如李國鼎、孫運璿等人的感召;他們身無半畝心憂天下,手握大權只謀萬人之利。」

是啊,「身無半畝心憂天下」,不容易,真不容易啊!

臭石頭
2007/8/12    22:19:00
看的最遠的是巨人
以前有幸有院長及其他先賢
以後呢?

謝錦銘
2007/8/24    16:20:00
這可能是具重大影響的技術成果。

(摘錄)單層彩色電子書 顯示器廠聚焦

【經濟日報╱記者張建仁/新竹報導】 2007.08.24 04:04 am

工研院彩色膽固醇液晶顯示器技術發展獲得突破,昨(23)日發表全球第一片「單層彩色」膽固醇電子書,電子書邁入輕薄彩色時代,這項技術已受到台灣多家顯示器廠商關注。

........

工研院領先全球研發出反射式單層彩色膽固醇液晶顯示器,研發製程及液晶材料等關鍵技術,具有製程簡化及立即量產,將帶動更多廠商投入生產,加速推動彩色電子書上市,並提升國內平面顯示器產業發展。包括元太、勝華等大廠對此技術都有高度興趣。

這款顯示器因單層面板即能彩色化,具輕薄且富撓曲特性,適用於新世代軟性可攜帶式液晶顯示器,未來與軟性塑膠基板結合,將可廣泛運用在電子看板、電子紙、電子書、電子標籤及數位相框等低耗電電子產品。

.........

謝錦銘
2007/8/24    16:39:00
這是當年孫院長推動的「自動化工業」發展政策的後續。距工研院的計畫開始時間20幾年。

(摘錄)機器人產業 兩年後產值逾兆元

【經濟日報╱記者宋健生/台北報導】 2007.08.24 04:03 am

台灣機器人產業發展協會、台灣製造工程與自動化科技協會理事長卓永財昨(23)日表示,服務型機器人將成為台灣發展重點,從現在起預估至2012年,機器人產業年產值將以30%的高速成長,2009年可望突破兆元大關。

........

今年台北自動化工業大展,首次由經濟日報、台灣製造工程與自動化科技協會及展昭國際企業合作舉辦,昨天在台北世貿一館登場。由於台商回流等利多激勵,產業景氣持續暢旺,這項展覽被業界視為技術交流與掌握商機的重要平台,首日即吸引國內外大批業者到場參觀。

........

配合時代潮流與應用趨勢,今年展會還特別規劃「機器人暨機械手臂專區」,參展廠商有納亞、台灣三菱、潤蓬、上銀、易控、欣榮、德商華國、史陶比爾、庫卡及工研院等近20家廠商,並有20餘篇產學合作成果發表。

謝錦銘
2007/8/25    15:25:00
可否請五年二班老師對PCM及BESONOS兩項技術說明其優勢?

(摘錄)旺宏IBM 續合作PCM技術

【經濟日報╱記者何易霖/台北報導】 2007.08.25 02:37 am

旺宏昨(24)日宣布,將繼續與美商IBM合作開發高密度「相變化非揮發性記憶體(PCM)」技術。由於PCM技術被譽為是下一世代最具潛力的記憶體技術,可望取代現有的儲存型快閃記憶體(NAND Flash),但技術開發不易,IBM與旺宏繼續合作關係,象徵著旺宏推出新世代記憶體產品的時程向前邁進。

....。旺宏在2005年初時,與IBM、英飛凌記憶體事業群(現分割為奇夢達)共同研發新世代PCM技術,結合IBM在基礎材料和物理研究的功力,旺宏非揮發性記憶體技術的深耕,以及奇夢達於動態記憶體(DRAM)和特殊記憶體的產品製造與技術開發。

PCM技術具備高速度、高儲存密度、非揮發性等特性,視為兼具快閃記憶體及DRAM功能的全面性記憶體,除了旺宏與IBM、奇夢達等合作PCM研發外,國內DRAM廠.......等,也與工研院共同出資投入,可謂是記憶體產業的「明日之星」。

.........

旺宏在新世代記憶體技術有其獨到之處,目前獨有的「BESONOS」,是業界認為最可行的新世代NAND晶片技術,可以克服既有的NAND晶片技術在45奈米世代將遭遇物理極限瓶頸,.....。

五年二班
2007/8/26    21:13:00
啊,被前輩點名了,硬著頭皮來說說BESONOS吧。

Flash就是快閃記憶體,是現在各種記憶卡如CF, SD, MS的核心。最早是1967年由施敏教授發明的,稱為「浮動閘極」非揮發性記憶體。是用一層導電性良好的半導體(複晶矽)夾在兩層絕緣體(二氧化矽)中間,利用這層導電層有沒有電子來區分是0或是1。

因為技術以及物理上的限制,「浮動閘極」結構不適合繼續縮小,所以在十幾年前就提出SONOS結構,是Si-Oxide-Nitride-Oxide-Si的縮寫,和浮動閘極的差別其實就是那層導電的複晶矽換成不導電的氮化矽(Nitride)。

SONOS結構始終無法量產原因主要是在可保存時間和存入/抹除速度無法兼顧。BESONOS是旺宏電子兩年前提出的修正結構,前面增加的BE兩個字是Bandgap Engineered的縮寫,實際結構是把SONOS其中一層Oxide做成Oxide-Nitride-Oxide結構,可以兼顧各項性能。是目前最接近量產可能的結構。

BESONOS的優異性能使得它可以一層一層的疊上去,做成三度空間的立體結構,所以可以儲存的訊號大增。

BESONOS的發明人是呂涵庭,父親是清大物理系資深教授呂助增。呂涵庭五年前畢業於交大電子所博士班,隨即加入旺宏電子。我曾經擔任他的口試委員,他是我這八年教職口試過的學生中最優秀的一位。呂博士非常積極且有教養,除多次在最頂尖的研討會發表論文,目前已擔任幾個研討會的議程委員,前途不可限量。

五年二班
2007/8/26    21:29:00
PCM是快閃記憶體之後的下一代記憶體。快閃記憶體發展到BESONOS恐怕快要到盡頭了,雖然還有奈米晶粒Nano-Crystal結構在研究中,但是未必能實用。所已有許多和快閃記憶體原理完全不同的記憶體技術在發展中,PCM是其中頗被看好的一種。

PCM是使用一類很特別的材料,當被加熱到超過熔點再冷卻下來,這材料會變成很不容易導電,如果加熱到某個溫度以上,但是低於熔點,這材料會變成比較容易導電,利用導電能力的好壞,當成訊號的0或是1。

因為是材料性質改變,所以沒有快閃記憶體保存時間的問題,也因為不需要製作浮動閘極或是BESONOS這麼複雜的結構,所以每一個儲存單元可以做得非常小。

近年還有一些利用電場或是磁場來轉變材料性質的技術在發展中,這類技術尚未成熟,但是是最可能接替浮動閘極的技術。

工研院、旺宏電子都投入不少心力在這方面的研究,都有不錯的進展。交大、清大有都有教授從事這方面的研究。

附註:PCM的第一篇論文是Intel的創辦人Gorden Moore在1970年發表的真是厲害人物。

Faustina
2007/8/26    22:24:00
非常謝謝五二老師深入淺出的解說, 讓我這種科技大白痴都能在靜下心來閱讀的時候, 從中好好的學到一些平常不了解的知識.

謝錦銘
2007/8/27    17:07:00
謝謝五二老師說明。

另外,呂助增教授是我成大物理系及清大物理研究所學長。他兒子真是「青出於藍」。可喜!

謝錦銘
2007/9/12    17:01:00
完全仿當年政府以行政院開發基金等投資新事業方式。只是主政者是否抱持前人一般心態?這才是成功關鍵。

(摘錄) 2007.09.12
百億農業科技創業投資計畫成立 催生農業的台積電

【中時電子報盧素梅/台北報導】

行政院會今(十二)日通過「農業科技創業投資計畫」,是本周的施政利多。行政院長...表示,「農業科技創業投資計畫」將由農委會在農業發展基金下成立,規模一百億元,只要成立未滿五年,且實收資本額內達到5000萬元的公司都可申請,預估將可扶持國內一百五十家農企業的成長,並預計可以帶動民間相對投資一百億元以上的經費。  農委會主委...表示,國內近年有屏東農業生物技術園區、台南蘭花園區、嘉義中草藥園區等農業科技園區,讓整個農業科技蓬勃發展。農委會研議了一年多的農業科技創業投資計畫,將是農業轉型的重要契機,希望農業這一塊也能夠像高科技產業一樣,創造出農業的「台積電」跟「聯電」。......
.........

Faustina
2007/9/12    18:42:00
謝謝謝伯伯,這也讓我回憶起一些以前上徐小波老師課時,徐老師所提到的農業科技發展問題。

就我所聽聞,我們的農業科技發展成績相當好,但是有一些關鍵因素,並不光只是砸錢下去就可以解決,而其中最重要的,或應是地方政府在環境上的配合,以及相關的專利保護問題。尤其是專利保護方面,徐老師就曾舉例談到,曾經有台灣的蝦養殖業者,為了土地與環境等因素移往大陸,但卻因專利技術法律保護的不足,簽約不慎,以致技術被人偷走,白白為人作嫁。

所以一百億怎麼用才會產生「乘數效應」?似乎是個很值得研究思考的問題。


謝錦銘
2007/9/13    14:31:00
國發基金就是以前的行政院開發基金。以前的投資案甚少退職大官當董事長。

(摘錄)蔡英文轉戰生技業

【經濟日報╱記者林淑媛/台北報導】 2007.09.13 03:56 am

台灣生技產業發展不再是夢想。經建會主委何美玥昨(12)日晚間宣布,國發基金決定投資宇昌生技公司40%股權,由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擔任董事長,並延攬愛滋病治療權威何大一擔任科技創辦人,全球頂尖的美國Genentech公司已應允將治療HIV感染與愛滋病患的TNX-355專利授權宇昌,希望在短期內讓台灣生技產業發展成功。

宇昌生技是由國發基金、上智生技創投、統一國際開發與台懋公司共同投資,專門開發及生產生技新藥,例如蛋白質藥品與疫苗公司,目前已獲得投資人承諾共同投入5,000萬美元,未來將成為首家進駐新竹生醫園區的公司。這項刻劃國內生技新頁的盛事,將在今天下午由何美玥與何大一共同召開記者會說明。

.........

何美玥表示,國發基金擁有62億美元的投資基金,未來將積極參與發展台灣生技產業,迄今國發基金已投資2億美元在生技產業,不過,目前只確定國發基金將投資宇昌40%的股權,實際金額尚未完全敲定。

.........

謝錦銘
2007/9/14    16:04:00
(摘錄)工商時報  2007.09.14
欣見生技產業當紅 遺憾政府角色不清

工商社論

國人期待甚久的二十一世紀代表性產業─生技產業,終於日昨因為由前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擔任董事長的宇昌生技公司(TaiMed Biologics)成立而浮上檯面,.......。但必須指出,推動生技產業政府出力甚多,包括預先部署法制環境、給予優惠租稅利益、動員大批公部門人才,但結果似乎只嘉惠一家個別民間公司,而非全體產業,此點令我們感到遺憾。

.......

然而,在欣見國內生技產業終於步向開枝散葉之同時,對於政府或曾是政府組織中的成員,在推動生技產業發展的政策與執行上的一些瑕疵,我們也不得不提出質疑,以期以後在類似場合,政府可以避免重蹈覆轍。

.......。如果這次政府採取的是類似工研院模式,也就是提供資金、人才成立一個研究機構,不管是行政單位或財團法人,研究、開發、營運成果不但可以歸全體國人分享,而且若果切實執行技術移轉,也可以有效促進台灣的生技乃至整體產業升級,嘉惠全體業界。

........

五年二班
2007/9/15    03:28:00
「希望在短期內讓台灣生技產業發展成功」這句話是關鍵!

只有一家公司,就叫做生技產業成功?何況只是生產取得授權的產品,這樣由政府出資,算不算圖利廠商啊!

「短期成功」,這是近十年來政府施政的通病,只看短期!半年、一年就要看到成果,單然只能炒短線。

當年IC計畫,每個階段都是4-5年,好幾個4-5五年,才看到燦爛的成果,成不成功,全世界有目共睹,不需要政府自己說的!

Faustina
2007/9/15    23:16:00
謝謝謝伯伯與五二老師,這個案例的確又再度突顯出民進黨政府政策炒短線的一面,而如果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也可以說是凸顯了台灣民主的不成熟;不成熟的背後,則是更深沈的政治文化問題。

先進民主國家即便有政黨輪替,也不乏選舉前政客亂開支票的狀況,但是全國性的政策通常並不會因為政黨輪替而人亡政息,而這種穩定背後,是由國家法制的健全,以及利益與價值觀的一致在支撐。反觀新興民主國家,由於法制不健全,人為操控空間大,價值觀可能也有不一致的問題,所以政策執行經常無法持續;這跟是不是單一政黨持續執政沒什麼關係,以我目前所關心的墨西哥與南韓來說,執政近百年的墨西哥革命建制黨,其政策執行的不穩定性,就遠遠超過執政黨因領導人更替,而不停換來換去,到了幾乎沒人記得執政黨黨名地步的南韓。

只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台灣很多事情都陷在一種不甚理性的狀態,也難怪大家會懷念安靜穩定的日子。

謝錦銘
2007/9/16    21:30:00
小F的「....而這種穩定背後,是由國家法制的健全,以及利益與價值觀的一致在支撐。」確實如此。因此台灣需要努力之處甚多。

法制健全的國家才能談智慧財產權保護。妳所舉「台灣的蝦養殖業者」的例子,其失敗應可預料。

五年二班
2007/9/29    21:35:00
上週五參加ERSOI Family的聚會,第一次見到潘文淵先生的夫人。

看到潘夫人,想到院長對著潘公銅像垂淚的照片,想到上一代人的犧牲奉獻、英雄相惜,感慨萬分。

五年二班
2007/10/5    10:20:00
節錄今天電子時報的報導:

1967年開始,由於吳大猷等倡議,台灣每年投入GDP 1~2%用於科技發展,創造世界經濟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如今,投入科技發展的經費只剩GDP的0.61%。

先前政府提出非常大膽積極的經濟成長目標,希望2015年台灣每人GDP上看3萬美元,並提出政府部門每年科技研發相關經費應佔GDP的3%的規劃。這是對國家經濟發展與科技進步極為有利的施政目標。振奮人心的話,言猶在耳,然而在行政院編列的預算中,並沒有可以達成這個目標的具體作為,因為2008年度台灣國家科技預算僅編列新台幣805億,研發支出佔13.1兆GDP的比率為0.61%,與日本3.13%、瑞士2.94%、美國2.68%和瑞典3.95%有天壤之別。

工研院能夠發展,IC產業能夠建立,都在「1967年開始,由於吳大猷等倡議,台灣每年投入GDP 1~2%用於科技發展」的政策下發生的吧。台灣下一個產業在哪裡?我是愈來愈悲觀了。

謝錦銘
2007/10/5    18:00:00
這幾年政府預算增加很多。只要能『...政府應該深入檢討各項施政計畫之優先性,....,而非「以選舉為考量一味減稅。」 』,事情應不至於惡化。

不少人跟五年二班一樣愈來愈悲觀了。我認為不能光悲觀,應該讓情況改變,才是治本之道。

(摘錄)赤字 激升痛苦指數

【聯合晚報╱記者蔡佩芳/台北報導】 2007.10.05 03:15 pm

政府赤字問題嚴重,立法院預算中心97年度總預算整體評估報告提出警訊說,結構性赤字預算,容易造成通貨膨脹,國人痛苦指數將往上攀升,且會抑制民間投資意願,影響我國在國際間的主權信用評等。報告中更明白指出,政府應該深入檢討各項施政計畫之優先性,削減歲出,並檢討租稅制度,增裕財源,而非「以選舉為考量一味減稅。」

預算中心以經濟學者Bilin Neyapti及中研院經濟論文為基礎指出,結構性預算赤字,與通貨膨脹有極為顯著的正面關係。我國結構性預算情況,已經造成通膨壓力,若加上油價上漲造成的輸入型通膨壓力,國人痛苦指數恐怕將繼續攀升。

........

五年二班
2007/10/5    19:56:00
謝謝前輩提示。我雖然悲觀,但不絕望。但是人微言輕,只能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盡力而為。

Faustina
2007/10/5    23:22:00
真巧,謝伯伯與五二老師的對話,恰巧對上了我最近看到的一句話和一個故事:

「同時失去信仰與信心,人生將無以為繼。」

故事則是新竹天主教藍天家園(男性青少年受刑人中途之家)的名稱由來,源自於景耀山神父:

一艘帆船,在驚濤駭浪中破浪前行。滿張的主帆,承受不了狂風的摧殘-「啪咑」落下。

「你!就是你!把帆重新掛上去!」船長指著一位年輕的小水手大聲吆喝著。雖然害怕,卻不能抗命,小水手拉著帆索往桅杆上爬,爬著爬著,越爬越高,小水手回首向下望,只見微小的船身幾乎已被巨浪吞噬,小水手的兩腿發軟、雙手不聽使喚,再也沒有力氣往上爬。

「不要看下面!往上看!往上看!」站在甲板上的船長大聲吼著。緊抓著桅杆,小水手顫抖地抬頭仰望,只見,濃密的烏雲上一片蔚藍的天空,清澈、湛藍;頓時間,腿不再軟,手不再抖,小水手奮力向上爬,帆索再次掛上桅杆頂,主帆重新張滿,航離暴風圈。

五年七班
2007/10/5    23:33:00
大家晚安
看到大家在討論經濟
也來插話一下了

雖然我不是悲觀
但著實也樂觀不起來
因為要改善底下報導的情況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至少三到六年吧~~我猜


(中央社記者唐佩君台北二十七日電)中央大學台灣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今天公布,九月消費者信心指數 (CCI) ,其中對未來半年家庭經濟狀況信心持續探底,創2001年調查以來新低。「未來半年國內經濟情況」,高達81%的人看壞。

家庭經濟狀況、國內經濟景氣、就業機會及耐久性財貨時機四項指標皆呈現下降。詳細來說:
下降幅度最大的指標是「未來半年國內經濟景氣」,9月調查結果為46.70點,較8月下降0.15點;下降幅度居次的指標是「未來半年家庭經濟狀況」為50.40點,下降0.1點,且這項指標持續探底,創下2001年1月調查以來新低。

下降幅度第三的指標是「未來半年國內就業機會」為72.40點,下降0.05點;下降幅度同列第三的指標是「未來半年購買耐久性財貨時機」為113.35點,下降0.05點。

Faustina
2007/10/10    09:03:00
不好意思,藉謝伯伯的版來請教一個問題:

最近我ITI的課程裡面,老師說到了「Google Lunar X PRIZE」這件事:

http://www.googlelunarxprize.org/lunar/intl/chn

但是對科技產業一竅不通的我,還真不知道要打造一款機器漫遊車(robotic rover),能夠在月球表面漫遊至少500公尺,並且把拍到的影片、影像和資料傳回地球,需要些什麼技術?還請版上的各位老師前輩先進給我一個大略的方向與範圍,多謝多謝!

Faustina
2007/10/14    13:39:00
往上推一下!

謝錦銘
2007/10/14    18:35:00
就其功能,我簡單推測其技術內涵。希望有人加以補充。基本上,這應該是一部很高性能的無線電遙控行動數位照相機。

從與外界溝通的功能,推測它應該有輸出與輸入用的天線、取像的光學鏡頭及行走的輪子。其內部運作則要有電子控制系統。當然必須有電源。這是綜合了光學、機械、電子的整合系統。

無線電需用到高頻通訊技術。取像需要光學設計及光電信號轉換技術。行走部份則需要車輛傳動技術。電源則用到太陽能發電、電能儲存及電源管理技術。控制系統有硬體與軟體技術。硬體是以CPU加上高速IC為核心的電子技術。軟體則在系統控制外,還有信號及影像處理技術。

在上述看得到的系統外,應該還有可靠性設計及系統診斷與修護技術等。

希望以上說明能讓小F有參考之處。若再細分,其技術內容更多。

Faustina
2007/10/14    20:05:00
多謝謝伯伯的指點,把我從五里大霧中解救出來!
我會依照以上謝伯伯提示的方向,去好好了解這個案例的。

Faustina
2007/10/27    23:15:00
最近和艦案的新聞相當熱門,不知版上的前輩先進對此有何看法?
謹在此洗耳恭聽,非常謝謝!

謝錦銘
2007/10/28    17:39:00
先摘錄以下社論供參考。

政治干預經濟是抵抗不了「那支看不見的手」的。此時也可視為我們的司法逐漸走向獨立。有些法官不再全為當權派所能操控。可喜!

(摘錄)中國時報  2007.10.28
和艦案最大輸家是政府

中時社論

 纏訟二年多的聯電和艦案終於宣判,聯電名譽董事長曹興誠等人獲判無罪,新竹科學園區半導體界鬆了一口氣;.......。

 九十四年二月中旬,新竹地檢署接獲聯電離職員工的檢舉函,大動作搜索聯電,質疑聯電違法偷跑投資大陸和艦。......。

 依據本報報導,曹興誠在接受專訪時痛批投審會濫權瀆職,在幕後做很骯髒的工作,此案甚至有政治力介入,「如果是別的企業這樣被惡整,早就垮了。」......在一向以和為貴的企業界實在罕見,要不是被逼急了,有哪個企業願意與政府對抗?又有幾家企業禁得起政府惡整?

 .......。

 最近經濟部處分台商違法西進案不斷踢到鐵板,包括和艦董事長徐建華、中芯總裁張汝京到聯電案,行政法院均判經濟部敗訴,加上這次和艦案法院宣判老曹等人無罪,搞得官員與檢方顏面盡失,結果是白忙一場。種種結果顯示,陳水扁總統在去年元旦宣示的「積極管理,有效開放」政策形同具文,政府不論用行政干預或司法手段,都擋不住企業西進的腳步,因為「市場決定一切」。

 然而,企業界實在不懂,政府的存在不就是要協助企業發展與維護股東權益嗎?我們的政府為何變成處處與企業對抗?處處限制企業發展?話又說回來,政府處處想管制,但管得了嗎?如果管不了,反而製造更多問題,最後自取其辱,這樣的管制有必要嗎?

 民進黨執政以來,面對中國大陸總是以管制的態度對抗。其實,在全球化效應下,資金無國界,政府的管制最後總是徒勞無功。從和艦案可以看出,不論是透過經濟部或是司法限制企業投資,聰明的商人總有千百種方式規避,結果只是使遵守法令的企業如台積電等受到限制,形成另一種不公平,另一種荒謬。

 晶圓代工是台灣最具競爭力的產業,大陸市場則是各國兵家必爭之地,連國際大廠英特爾都帶著最先進的技術赴天津設廠投資。我們政府把台灣的老虎綁住,結果正好讓大陸猴子稱王,中芯的崛起與坐大就是最好的印證。政府的保守心態不僅幫不了產業做全球布局,反而會毀了台灣晶圓代工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政策究竟是愛台灣,還是害台灣?

 面對中國的崛起,民進黨政府似乎只有保守管制這一招,從限制高科技產業的西進,到上市櫃公司投資大陸採四十%的緊箍咒,對境外基金投資香港、大陸股市做限制等,都是擔心資金外流。偏偏大陸的經濟強勁成長,.....。

 面對中國的崛起,全世界唯有台灣採取鎖國的保守政策以對。然而資金是無國界的,民進黨政府如果無法認清這個事實,未來只會發生更多類似和艦的案例,這樣的管制更加凸顯自身的荒謬無能,老百姓在忍無可忍之下,只有用腳投票了。

謝錦銘
2007/10/30    16:58:00
以下標題摘自中時電子報。文章在《天下雜誌》,電子報也有。這讓我想起當年TAC顧問向孫部長建議,IC技術引進必須包括設計技術,不能只要製造技術而已。

當時前瞻性的決策,今日開花結果。而當時IC設計所佔經費比例是很低的。

2007.10.30
台灣IC設計 低調拳王奇襲全球

台灣IC設計公司奇襲全球,全世界一八%的市佔率,打敗韓國、日本、印度、中國,僅次美國。

IC設計代表台灣從硬體製造蛻變為腦力設計,由低毛利轉向高附加價值。

去年,聯發科平均每人員工獲利近一一○○萬,是台積電的兩倍,鴻海的五十二倍。

這群低調、理性、精準、強悍的工程師,如何讓台灣的IC設計超越世界?

may
2007/10/30    18:26:00
這讓我想起當年TAC顧問向孫部長建議,IC技術引進必須包括設計技術,不能只要製造技術而已.....by謝前輩

我想~這就是(相信專業,尊敬專業)的結果!

這群低調、理性、精準、強悍的工程師,如何讓台灣的IC設計超越世界?....by謝前輩

很想知道答案耶!


謝錦銘
2007/10/31    23:01:00
先更正:may寫的「這群低調、理性、精準、強悍的工程師,如何讓台灣的IC設計超越世界?....by謝前輩」。

那是該文標題下之引言。不是我說的。

建議may去讀全文,一定有系統的答案。

當然我也有看法。以後有時間再說。

五年二班
2007/11/1    19:20:00
天下的報導著重在獲利、市佔率,所以台灣的公司表現不錯。但是報導中也點出了更上層樓的關鍵:「fast follower」,台灣的公司目前角色都是快速跟隨,以超高效率、超長工作時數、超緊密的產業鍊,在消費性產品上快速搶佔市場。如果能轉型為「leader」,才能擺脫後起之秀的追纏。

也因為「fast follower」的角色,所以我不太同意報導中「沒有聯發科,會有多少DVD不能動」這一類的違反邏輯的說法。我倒是覺得如果沒有聯發科,那幾千萬台DVD就會用其他公司的晶片。

台灣IC設計產業的興起,我覺得有兩大關鍵,一個是院長推動的積體電路計畫,引進完整的產業技術。第二個是國科會的「晶片設計中心」(CIC)。

CIC大家比較不熟悉,我在下一篇介紹一下。

五年二班
2007/11/1    20:15:00
1992年,國科會為提昇國內IC晶片設計之研究水準,培育IC晶片系統設計人才,由時任工程處處長的交通大學吳重雨校長推動成立晶片設計製作中心(CIC)」,1997年更名為「國家晶片系統設計中心」。提供學術界IC設計、製作、測試等服務,每年完成一千餘顆積體電路設計與驗證,培訓晶片及系統設計人才無數。

天下的報導也有提到這件事,但是所佔比重不高。

IC設計需要工作站與電腦輔助設計軟體,工作站價錢還好,數十萬元的工作站即堪用。但是電腦輔助設計軟體可就貴了,幾百萬算是是便宜的,貴的一套幾千萬。

設計完要實際做出來才知道對不對,這一做就更不得了了,單是把電路圖案從電腦轉移到晶片上的「光罩」就得花上幾百萬到上千萬,製程費用,又是幾百萬到上千萬,學校老師和學生不可能負擔得起。所以國科會就成立CIC,和軟體廠商簽約,以優惠價格統一採購供老師和學生使用。再和TSMC, UMC等公司簽約,其供製程規範,讓各學校的老師學生可以根據相同的規範設計電路,再集中在一起,統一製作光罩,TSMC和UMC等公司則提供優惠價格把這些電路製作出來,然後在一一切割開來,交給各老師和學生驗證。學校從設計到拿到成品,幾乎不花錢。所以台灣各大專院校,都可以從事IC設計的研究。

把不同人設計的電路集中製作,這個概念在美國早就有了,但是成立像CIC這樣的單位,是全世界僅有的模式。國內從事IC設計的老師們更利用這樣的資源,擴展國際合作。國外一流大學聽說和台灣的大學合作,可以幾乎免費拿到成品驗證,很容易就可以談成合作計畫。

CIC替台灣的IC設計產業培養了數以萬計有實務經驗的設計人才。他們一進入公司,早已熟悉設計環境、生產流程,連測試、除錯都有過經驗。

五年二班
2007/11/1    20:22:00
天下的報導提到某公司的老闆在讀研究所的時候,每個月領五千元幫老師設計IC。

真是胡說八道,設計IC是他的碩士論文耶,5000元是研究津貼,老師又不是拿他設計的IC去賣錢,怎麼可以說是領前幫老師設計IC。

我當初一進研究所,指導老師就告訴我,研究生要做論文,如果論文剛好有研究計畫支持,就不必自己花錢,還可以有一點津貼。萬一沒有計畫支持,還是得完成論文。

真不知道是那個年輕的大老闆觀念不清,還是記者胡亂寫。

謝錦銘
2007/11/1    21:19:00
我在2006/5/9 18:02:00的留言『從「我教李家同教授IC設計」談起(II)』中提到部分CIC。

國內最先開始IC設計課程的學校是交大。當時的主持人是張俊彥與胡定華等教授。只是那時僅僅自我摸索期,離真正商業化非常遙遠。從RCA引進技術後,才得知其know-how。

因此藉由電子所經驗與合作,推動學校IC設計課程訓練的創始人是比吳重雨校長早好多年的李卓顯工程處長。然後才演變成CIC的成立。

由此計畫,才能源源不絕訓練學生成IC設計工程師。這確實是成就今日的因素之一。

五年二班
2007/11/1    21:50:00
的確,計畫不會無中生有,一定有一段摸索、醞釀期。吳校長擔任處長的時候,剛好周遭環境成熟,已經有許多學校有IC設計的課程與研究計畫,TSMC, UMS等公司的技術也提升到可以製作性能符合需求的IC,計畫自然容易成功。

前輩還當過計畫主持人呢。

Faustina
2007/11/10    12:28:00
五二老師在11/1說:『因為「fast follower」的角色,所以我不太同意報導中「沒有聯發科,會有多少DVD不能動」這一類的違反邏輯的說法。我倒是覺得如果沒有聯發科,那幾千萬台DVD就會用其他公司的晶片。』

這段話讓我想起了我在ITI這邊當企管報告組長,跟同組同學合作寫的第一個報告,題目是探討技術與創意領先的蘋果麥金塔系統,為什麼後來會在市場佔有率上,徹底被功能不見得比較強,發展上也居後的微軟視窗系統打垮。

比起其他組來,這實在不是個新鮮有創意的題目,但是就如五二老師所說的「如果沒有聯發科,那幾千萬台DVD就會用其他公司的晶片」一樣,這個老題目讓我了解到:當年微軟視窗系統就是抓住了INTEL晶片和IBM規格個人電腦的機會,在上下游配合廠商遠比蘋果電腦廣大的條件下,成為市場標準,並且不斷的推出更新版(雖然很多更新感覺上好像並不怎麼樣),也從此讓蘋果電腦在個人電腦與筆記型電腦的市佔率上,無法與其匹敵。

也謝謝謝伯伯與五二老師,還有這一版上的諸位,讓我能在不懂許多技術細節的狀況之下,可以在ITI上課之餘,回到這裡來,閱讀您們豐富的經驗談,讓我更能體悟課堂上的所學。

謝錦銘
2007/11/10    20:24:00
我認為蘋果電腦最後被IBM PC打敗的主要原因是,IBM PC採取公開其規格,讓台灣廠商加入硬體生產,微軟將OS授權使用。

在大量生產下使,IBM PC價格便宜,使用者越來越多。於是更多軟體商在此平台上發展更多更好使用的軟體。如此如滾雪球般的累積出的數量,讓蘋果電腦使用者數量成為微不足道。最後只好被淘汰。

我也曾提過,在台灣廠商加入生產IBM PC幾年後,IBM提出新的系統,PS2(是另一種PC,非Sony的PS2)。OS則採用IBM自行發展的OS/2。希望取代IBM PC。但此時IBM採用了跟蘋果電腦相同策略。即不公開授權他人生產。

由於沒有台灣廠商加入硬體生產,價格居高不下。使用者數量完全無法與IBM PC的相比。最後當然也在市場上消失了。

我覺得IBM PC得以獨霸,台灣廠商應有大功勞。其低價使先進的美日廠商無法競爭。

Faustina
2007/11/10    21:05:00
非常謝謝謝伯伯的補充說明與指教。

當初我們這組在寫這個題目的時候,碰到的最大問題就是OS和電腦硬體本身的難以切割,最後因為手邊的資料取得程度所限,我們決定聚焦在OS的比較上,並且與主事者的發想角度、行事風格相互連結,不過也礙於時間與對這段故事了解程度的限制,看來我們這樣切割還是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五年二班
2007/11/15    22:43:00
本來想休息了,上電子時報網站看看新聞,竟然看到下面這則報導:
「陳水扁總統12日出席「第6屆全國工業發展會議」開幕典禮致詞時強調,台灣高科技電子業的成就,是在他8年任內締造出亮麗成績,更令他感到驕傲的是他當總統前,台灣沒有1座12吋廠,如今他快卸任了,12吋廠密度已高居世界第1。」

對不起,我要講句粗話,「這關他屁事啊!」

難道他當總統之前我37歲,他八年任內我變成45歲,這也算是他的功勞嗎?

Faustina
2007/11/15    22:52:00
喔哈哈哈....五二老師,我知道您生氣是真的,可是我還是憋不住的想笑,因為您長大了八歲,我也老了八歲啊!說到這裡,就讓人感嘆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是啊,大家都在八年裡長大或變老了,只是天主透過歲月所帶給每個人的,是滄桑、智慧,還是其他什麼東西,真是人人不同哪。

昨天睡眠不足,今天趕了一天報告,明天還要考試,還是趕緊去洗澡睡覺比較對。


謝錦銘
2007/11/20    17:03:00
若以下傳言成真,個人心情將是五味雜陳。一方面,欣喜其終將脫離政治干擾,得以自由飛翔。另一方面,對國人失去孫內閣奠立我國高科技產業最具象徵意義的公司,有失落感。

(摘錄)聯電 再傳三私募基金併購

【經濟日報╱記者陳碧珠╱台北報導】 2007.11.20 04:24 am

市場盛傳,KKR、德州太平洋集團與銀湖三家私募基金有意...收購聯電,.......。外傳,私募基金出手併購,計劃讓聯電8吋廠與大陸和艦案合併,在海外掛牌上市。

...........

.......。據了解,銀湖、KKR與德州太平洋集團等三家私募集團已經主動接觸,有可能在等待聯電分拆8吋、12吋廠後,出手併購8吋廠,再與和艦合併,12吋廠則留在台灣成為「新聯電」,再獨立上市,但這項傳說遭聯電否認。

........

法人認為,聯電位居晶圓代工第二大廠的地位,全球晶圓代工市占率高達25%以上,......。

.........。

謝錦銘
2007/11/30    17:42:00
由楊理事長的建議,可看出工研院品牌的價值。我想「工研院之父」應該很欣慰。只是如此,則工研院又要增加資源,將更樹大招風。

(摘錄)工研院 應設土木建研所

【經濟日報╱本報訊】 2007.11.30 03:45 am

楊永斌(中國土木水利工程學會理事長):

品牌不一定要高科技,......,國內的土木產業也需要建立國際品牌,但國內土木營建都被認為是夕陽產業。

.........

國內產業各自為政,電子獨領風騷,但電子產業的優勢卻沒有轉移到傳統產業,目前工研院有電子、機械、材料、能源、生技等研究所,就是獨缺土木、建築以及營建研究所,顯示國內對土木產業並不重視,我認為工研院應該要考慮增設土木建築研究所。

謝錦銘
2007/12/10    16:44:00
資策會也是孫院長主政時代成立的財團法人。我認為目前它絕大部分的功能已由民間企業取代。若無法做好重新定位,則應該像工研院的IC實驗工廠一般,結束或轉型。避開與民爭利。

(摘錄)話題》資策會定位

【經濟日報╱費家琪】 2007.12.10 09:37 am

資策會日前爆發董事長人選爭議,吳靜雄下台後,由經濟部長陳瑞隆出任董事長。在人事動盪之際,資策會存在價值究竟是一個與民間爭利的單位,還是該肩負起科技產業智庫的重責大任。

資策會是政府成立的財團法人組織,成立宗旨以策進我國資訊科技創新與應用,協助發展知識經濟。從近年來上市櫃公司的交易中,電子科技類股占七成的比率來看,科技產業的發展牽動國家的經濟發展,政府相當重視科技政策的走向。

.......

謝錦銘
2007/12/11    17:18:00
「戒急用忍」後遺症逐漸顯現。小老虎逐漸長大中!現在把大老虎放出去,或許還來得及。

(摘錄)工商時報  2007.12.11
中芯上海12吋廠量產 晶圓雙雄受威脅

李純君/新竹報導

 中國晶圓代工龍頭中芯國際,昨日(十)日宣佈,上海十二吋廠(八廠)成功投產正式進入營運階段;而這是中芯國際旗下繼北京的二座十二吋廠後,另外一座正式量產的十二吋廠,顯見中國市場在晶圓代工領域上正急起直追,此舉恐對侷限在法令下的台灣半導體業者不利。

 兩岸的半導體業界人士多認為,即使中芯國際在高階的先進製程上落後於台灣,但因應大陸這個全球最大新興市場的崛起,加上中國政府利用各種稅制,脅迫晶片必須在中國內地生產,近年來越來越多國際大廠陸續晶圓代工訂單轉下到中國去,導致大陸晶片製造商機已日趨擴大。

 反觀台灣晶圓廠還侷限在八吋、○.一八微米以下製程方可西進的規定魔咒之下,而中芯國際又宣佈延宕一段時間的,上海十二吋廠終於加入生產行列,一進一退下,局勢恐對台廠日漸不利。

........


蔡鴻謀
2007/12/14    19:00:00
我深深覺得,任何事情在台灣(大陸也有此趨勢,一方面長足進步,道德水平卻日漸江河!),好的可以變成差的;差的可以變成壞的;壞的可以變成壞透了!

這是中國人的本性嗎!

從亞洲龍頭,到龍尾都排不上,政治力領導一切的台灣,要再度追回。

難!

如果政治再次糟蹋台灣,失去的,將永遠追不回來了!
試問!
台灣將何以自處?

謝錦銘
2007/12/22    20:05:00
蔡鴻謀兄:

我想絕大多數網上朋友均能認同,只要2008執政者能恢復孫內閣風格,官員也能具有當時閣員的風範,我們國家經濟仍將恢復當年之勢。

讓我們發揮影響力,使不好的統治者讓人所唾棄。

Faustina
2007/12/22    20:32:00
很抱歉,謝伯伯,我又要多事的把您的版弄成政治版了。

在選領導人之餘,我想先提醒大家一件迫切而重要的事:明年在總統大選來臨之前的立委選舉,是第一次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票投人、一票投黨的選法,而立委席次也將從原本的225席降為113席;立院內的委員會更要從12個降到8個。

也請容我在此嚴肅的提醒大家,甚至是說重話:如果我們這次選立委再不好好看每個政黨跟個人的政見,巴望著這些立委要有良心、要專業,甚至縱容到現在政見都還不清楚的兩大黨繼續霸佔國會,不送任何關心社會議題的小黨候選人進去制衡他們,那麼我們將會有一個三個人就可以決定一個法案,部長要去拜託立委,根本不用期待任何大臣風骨再現的太上國會;113個「民王」將會是台灣實質上的統治者。

發揮影響力,請先從影響您身邊的人「看政見、問表現」做起!

謝錦銘
2007/12/25    22:15:00
提醒小F,政見人人會提。但是後來沒兌現的太多了。因此長期觀察其是否能言行一致,更是重要。

我覺得二十年來,台灣要重建的是「誠信」。多年前,我就盼望林洋港先生能出面,推動再造「誠信」的運動。

最近張榮發先生要辦《道德》雜誌。應是不錯的開始。希望數十年後,台灣人不能僅以「並不違法」做行為的最低要求。

我想這應該也是孫院長後來想要的文化建設。

Faustina
2007/12/31    13:11:00
感謝謝伯伯的提醒,但我也很無奈的想說:如果能從各方資料建立一些對台灣目前政經情勢的瞭解,以此為基礎稍加檢視之後,是可以發現很多政治人物的政見,都在亂寫。

我完全相信重建誠信的重要,但是現在政治人物混淆視聽、欺騙選民的花招太多了;選民自己或許更需要培養一份明智,用客觀的邏輯與證據去檢視出誠信,而不只是憑感覺。我想這也是謝伯伯所說,「長期觀察其是否能言行一致」的重要吧!

最後,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謝錦銘
2008/1/9    16:35:00
政黨輪替後,資策會人事部份,政治力的介入太深。職位成為酬庸,有些失去專業形象。

同為政府設立財團法人的工研院,就無此現象。這應歸功於孫院長立下的傳統及當時董事會的堅持。然而,傳說最近的院長及副院長徵選時,逐漸有政治力要介入。所幸都被某擔任評審委員的業界知名人士阻擋。

(摘錄)資策會執行長 陳銘憲請辭
【經濟日報╱記者邱思緁、李立達、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8.01.09 03:17 am

經濟部長陳瑞隆昨(8)日證實,資策會執行長陳銘憲有意請辭,回到台大教書。......

.........。昨日傳出經濟部有意更換陳銘憲,不過,經濟部表示,是陳銘憲日前主動當面向陳瑞隆請辭。

資策會前董座吳靜雄無預警下台後,陳銘憲曾表明同進退。後來陳瑞隆兼任資策會董座,以安定人事為先,慰留陳銘憲。才不到一個月,陳銘憲又有意引退。有關人士指出,資策會執行長是個「實權」職位,並非虛位。才答應留任,不久又請辭,這次資策會又有內部不合傳言。

謝錦銘
2008/1/10    17:20:00
以下文字可說明政治力的介入。總統選舉應該是變數嗎?

(摘錄)資策會執行長 可能內部人暫代

【經濟日報╱記者李立達、邱思緁、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8.01.10 04:21 am

...........

去年11月,資策會董事長吳靜雄請辭,陳銘憲跟著提出辭呈,但獲慰留。........

資策會內部評估,執行長任期將遭遇總統選舉變數,........

陳銘憲去年2月接任,任期僅一年,是資策會成立以來任期最短的執行長。據了解,陳銘憲當初接任執行長,曾允諾「至少待兩年」,但吳靜雄突被行政院以屆齡為由,要求自行請辭,不但讓資策會內部造成震撼,也讓陳銘憲萌生辭意。

五年二班
2008/1/10    21:34:00
是啊,資策會的業務,和誰當總統有甚麼關係呢?這「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的名稱,又沒有「中」字,沒有改名的問題。除非政府要求資策會執行政治考量的任務,....

希望不會吧。


五年二班
2008/1/10    21:39:00
內人還在工研院IEK工作。那個單位最近怪怪的,12月份先是經理級以上主管跑去宜蘭傳統藝術中心開了三天兩夜的策略規劃會議,隔兩週,跑去苗栗明湖水漾會館開了兩天一夜的會。下星期全體員工又要去宜蘭傳藝中心開三天兩夜的外部會議。

實在不懂,有這個必要嗎?

謝錦銘
2008/1/16    19:11:00
(摘錄)2008.01.16 
新熟年生活網 用語音操控便利中高齡者
中央社

 中高齡的新熟年族群數量正在成長,未來台灣將正式成為熟年化國家,老人比例達14%,為了方便熟年族群跟上網路時代,工研院今天發表全球第一個華人goFree新熟年生活網,這個網站只要用語音便能操控「聽、說、讀、問」四大功能,便利取得和詢問生活所需的醫藥、理財等重要資訊。

 全球第一個針對華人熟年族群開發的語音社群聚落網「新熟年生活網goFree(www.goFree.tw)」今天正式啟動,工研院針對新熟年族群所量身訂做的網站、人性化的介面設計、有語音聲控的創新實驗。

.......

謝錦銘
2008/2/15    20:47:00
這是智財權中,關於營業秘密的例子。它跟專利及商標不同。迎輝公司的技術最早來自工研院。現任總經理即為當初計畫合作時,任職工研院的經理人。

(摘錄)迎輝對嘉威光電總座等人 提妨害營業秘密告訴

【聯合晚報╱記者嚴珮華/台北報導】 2008.02.15 02:59 pm

迎輝科技控告嘉威光電董事兼總經理麥建進等人,提請妨害其聚光片之營業秘密告訴,今日上午嘉威光電總經理麥建進否認迎輝公司指控,全案進入司法程序。

.............

迎輝科技發言人黃明正表示,該公司的聚光片是自行研發,而嘉威光電所產銷聚光片產品,經迎輝公司送交鑑定機構進行分析比對後,認定嘉威光電聚光片產品之製程與迎輝公司屬營業秘密之聚光片產品製程極為相似,為保護公司的研發技術及智財權,認為是由現任職嘉威光電之離職員工麥建進等人洩漏營業秘密,因此提告。

Faustina
2008/2/20    10:02:00
有關新熟年生活網,謹在此提出兩個問題請教謝伯伯:

1. 我自己用過一些語音辨識文字輸入系統,發現它們的辨字率都需要我多說話,把系統「練」過之後才能提高。但是我想老人家經常有講話不清楚的問題,系統語音辨識的準確率或許也會因此降低。不知國內目前相關系統技術的發展,有沒有可以克服這個問題的辦法?

2. 在M型社會的趨勢下,將來台灣老人的生活可能也會像我們在美國電影中常看到的,呈現兩極化的趨勢,不過目前資訊產品中,也開始有一些中低價位的產品,滿足經濟狀況受較多限制人士的需求。不知道「新熟年生活網」目前有沒有可能跟諸如華碩ePC(對不起,我不太記得確實名稱)之類的產品結合,嘉惠更多的老人家?

五年二班
2008/2/21    11:28:00
今天工研院IEK全體人員又跑去宜蘭開三天兩夜的會議了,坐火車去,岡市來回交通就花掉一天的時間,真是無言!以後有人要求刪工研院預算,都不知道該如何幫忙辯解了。

謝錦銘
2008/2/23    15:57:00
根據我個人經驗,主管科技專案的經濟部技術處,以前常到更遠的花蓮舉辦相關會議。我就曾經參加過兩、三次。開完會就打道回家。對旅館之外都沒印象,更別說花蓮市區了。

如果工研院同仁是配合上級要求,則責任不在他們。若只是工研院同仁開會,卻花錢與時間遠去宜蘭,則確實可議。或許可視為促進經濟活動吧?!

謝錦銘
2008/2/24    17:54:00
我無法回答小F的第二個問題。僅就第一個問題提個人看法。

所謂「辨識」應是指,將辨識目標與辨識者已知事物比較。此已知事物就是存在的標本。辨識目標與標本相似度愈高就愈能判斷正確。與標本差異愈大者,愈難辨識。

電腦語音辨識系統中,人們最期望的,當然是能辨認所有語音的系統。此類系統即是所謂的speaker-independent系統。然而,由於人的發音南腔北調,只採單一或少量標本的系統,則辨識能力低。要辨識如蔣經國與林洋港的語音就很難。好的speaker-independent系統必須搜集很多樣本,具龐大的記憶體及很快的運算能力。如此,除了搜集很多樣本有困難外,其價格必然昂貴,無法普遍讓很多人使用。

因此,就發展出低價的普及系統,稱為speaker-dependent系統。它只辨認存有使用者語音樣本的功能。由於是同一人的語音,其差異小,當然辨識成功率就高。此時就不必花時間與人力去搜集很多樣本。而且可讓使用者自己存入樣本。這就是自我學習功能或你說的「練」。這種功能英文卻稱為teaching mode,意思是指教電腦先記下操作人的語音。若要提高辨識成功率,同一語音可重複多說幾次即可。只要每次說的話相似,均可辨識。

謝錦銘
2008/3/2    16:32:00
以下報導說明標準國語發音之難處。

(轉貼)美國學生的博士論文
台灣「狗以」影響標準國語

【記者洪肇君/台南市報導】
美國人白睿恩發現中文發音南腔北調很有趣,最近他在台南市四處找人做問卷,尋找台灣地區的「標準國語」,以完成博士研究;過程中他發現台灣國語逐漸抬頭,也影響到國語發音。

卅四歲的白睿恩,一九九七年曾被教會派到大陸重慶、河南教三年英語,這之前他曾學習華語,但遇上四川腔一頭霧水,比方「一百多人」,四川腔變成「一拜多人」。

白睿恩的博士研究題目定為「台灣地區國語標準化研究」。白睿恩說,近年本土意識抬頭,講台灣國語不可恥,標準國語也就不追求北京腔。

「怎樣才像台灣國語?」白睿恩完成一百多份問卷,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盡相同,最常被舉例的是「我」念成「偶」就是台灣國語。

謝錦銘
2008/3/2    16:49:00
黎自奮教授曾經在工研院電子所(或電通所)的尖端技術研究中心任職。當時我兼任中心主任,並規劃同仁開始研究語音辨識技術。由於他統計專業,故採用較多此專業。依以下報導,成果似乎不差。惟是否能大量推廣,有待觀察。

(轉貼)電腦辨人聲百分百 鄉音重也通

【記者林宜慈/埤頭報導】
私立明道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黎自奮,花費10年時間運用統計及數學的最高機率原則,研發電腦辨認人類語言系統,不論很重的鄉音或太快、太慢的發音,辨識度近乎百分之百,黎自奮說,這套軟體系統應用無限,日後可用語言操作機器從事高危險工作。

67歲黎自奮,國立中興大學森林系畢業後,到美國西佛吉尼亞大學讀森林研究所,取得碩士學位,「美國森林雖多,森林系卻找不到工作。」黎自奮只有改念數學,花5年時間拿下數學博士及統計學博士。

黎自奮說,15年前他發明一套簡單的國語單音辨認系統,「系統只辨認自己的單音」,也就是目前行動電話聲控撥號,使用前須錄下自己的發音,現在這套新的電腦辨認系統,是他從中央研究院購得2萬個單音樣本,刪除不合用,僅存1萬4600個,再組成常用的句子、名稱等。

「新系統,不必事先錄下自己的音,既使鄉音很重、發音太快或慢,都不會影響電腦辨識,辨識度近百分之百,功力增強數倍」,黎自奮說。

五三
2008/3/2    17:02:00
謝前輩 二段描述
讓(偶)想起以前大一國文教授常說一句話
[世界上會說ˋ會聽ˋ會寫中文的,才是一等人...]

當(偶)走遍世上許多腳落時
愈能體會出
這句話是正確的!

Z
2008/3/15    11:58:00
值得留在第一頁的東西, 應該要被推上來;
希望真正的蓮花能在一池塘的布袋蓮裡, 勇敢的茁壯起來!

憂心的老師
2008/3/15    14:39:00
前次曾戲稱我是Z
但是這個Z不是我
我不使用雙重化名

謝錦銘
2008/3/15    15:22:00
當年為避免所謂「與民爭利」,工研院被逼關閉電子所的IC實驗工廠。楊丁元(現在改名楊秉禾)先生不得已情況下,帶領這些人離開工研院,尋找資本家投資成立華邦電子。以免讓整個團隊流失。

華邦也曾經風光過。如今則必須改變經營模式。可見企業的成功乃非長期不變的。

(摘錄)工商時報  2008.03.15
華邦決切割邏輯IC事業

涂志豪、彭暄貽、劉朱松/台北─台中連線報導

 經過近半年討論,國內老牌整合元件製造廠(IDM)華邦電子昨(十四)日正式宣佈,將切割邏輯IC事業成立百分之百持股的子公司新唐科技,分割案預計在四月底股東常會中討論,決議通過後開始執行,七月一日新公司正式成立,總經理則由華邦總經理徐英士轉任。

 華邦在切割邏輯IC事業後,未來將聚焦於記憶體產品的生產與設計,公司總部將因此遷往中科,並停止竹北設置研發中心計劃,新總經理人選則未定。

.........

謝錦銘
2008/3/17    15:21:00
工研院要衍生聯電時,企業界願意投資的不多。政府就要行政院開發基金(現改為國發基金)、交通銀行、國民黨光華投資、中華開發...等政府可主導的單位參與投入。不足部分由電子所員工勵進會(類似福利會)投資。

幾年後聯電開始盈餘。當時擔任經濟部長的趙耀東先生卻認為電子所員工勵進會的投資不妥。下令以加計利息方式轉讓給耀華玻璃。使電子所同仁失去一隻金雞母而肥政府的可控制資金。


(摘錄)經濟部小金庫 耀管會 這8年投資8成虧

【聯合報╱記者許玉君/台北報導】 2008.03.17 03:52 am

經濟部的小金庫「耀華玻璃公司管理委員會」,不受立法院管轄,根據資料顯示,這家公司在民進黨執政八年間所投資的案件,兩成賺錢、八成虧損,經營績效遠低於國民黨時代的四成三賺錢,五成七虧損。

官員說,耀華玻璃之所以還能維持目前兩百多億的淨值,大多是靠著國民黨時代就投資的金雞母─聯電、台積電與中華開發金控等,單是這三家公司每年所發放的股利,就超過耀華玻璃每年營業收入的五成以上。

........


閱報秘書》耀華玻璃

【聯合報╱許玉君】 2008.03.17 03:52 am

耀華玻璃成立於民國十一年,設立於天津,是官股民股各半的企業。民國卅七年耀華與大部分股東都未隨政府遷台,政府後來為便於管理,成立一個代管單位,耀華玻璃當時向美方採購的四部引上機,也運到台灣、由政府接收。

隨後耀華以資產作價,入股新竹玻璃,最後將股票換現後,成為現在資產龐大的耀華玻璃,並由政府成立耀管會、交由經濟部代管。

......。

為此,經濟部已決定,為耀華玻璃設立一部特別法,未來不排除恢復其法人身分並凍結大陸股東行使股權權利,再將其轉為國營事業,盡量將一切決策公開。這部「耀華玻璃條例」初稿將於四月出爐,最快今年底經濟部會將草案報請行政院通過,送交立法院同意。

謝錦銘
2008/3/17    18:59:00
又一實現當年孫院長的策略的例子。只是未知能夠真正尊重專業而不受政治干擾。從資策會的情況看,恐怕不樂觀。

(摘錄)商研院院長 施俊吉呼聲高

【經濟日報╱記者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8.03.17 03:51 am

商業發展研究院明(18)日將召開董事會,選出首任院長。有關人士透露,前金管會主委施俊吉呼聲頗高;至於商研院院址,目前還在甄選,據了解,傾向落腳台中。

........


張平沼說,參加甄選的人選都極具份量。商研院的角色未來像工研院一樣,是扮演台灣商業發展模式的研發角色,因此院長人選一切以專業考量,沒有政治考量,除具有學界背景,也要有實務歷練。

張平沼指出,.....未來規模要像工研院有人才培訓中心,因此院址所需土地至少要1.2萬坪。台中、高雄、嘉義等地都積極爭取,院址甄選委員還在甄選。但台北縣市是商業重鎮,未來商研院會在台北設立辦公室。

.........

五年二班
2008/3/17    21:05:00
我是學工程的,很容易理解工研院的角色,也知道工業技術可以從研發移轉為量產,但是不了解商研院的角色。報導所稱「扮演台灣商業發展模式的研發角色」,我不懂「商業發展模式」要如何研究發展,又要如何和民營企業結合。如果是建立未來發展策略,這和行政院經建會會不會重複?至於人才培訓中心,和外貿協會的經貿人才培訓又要如何區隔?

可否請謝前輩或是產經領域的人士開示一二?

謝錦銘
2008/3/17    21:10:00
昔日股王的IC設計公司,如今至此。見證產業的遽變。

(摘錄)威盛大虧 擬減資瘦身

【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台北報導】 2008.03.17 03:27 am

昔日股王威盛電子去年虧損恐超過30億元,今年上半年恐仍難轉虧為盈;據了解,威盛最近開始評估減資的可能性,以彌補虧損並提升淨值,......。

........

威盛從晶片組市場起家,先前威盛總經理陳文琦看準市場趨勢,在全球晶片組產業市占率一度逼近龍頭廠英特爾,並登上台股股王,上市後最高價一度達629元;之後經歷與英特爾、聯發科等侵權官司,去年又未與英特爾達成專利授權續約,95、96年連續虧損,去年第三季每股淨值跌破10元,上周五每股則下跌0.6元,收18.4元。

威盛董事長王雪紅也是當今台股股王宏達電的董事長,外界經常拿威盛、宏達電兩家公司比較。據了解,威盛高層一方面把研發資源集中在處理器、手機晶片,另方面評估減資並調整人員配置,以期大換血,重拾昔日雄風。

........

威盛目前資本額130.92億元,隨著退出晶片組市場,單月營收驟減七成,去年11月起,單月營收即不到10億元,儘管目前每股淨值仍高於5元,現金部位也有30億到40億元,並無減資的迫切性,但公司因營運模式轉變,高層仍評估是否要進行減資。

......

0o凝結尾o0
2008/3/18    10:43:00
to 52

我不敢在關公面前耍大刀
但52大哥問的東西好像就是我MIS正在學的東西
我想試著回答 但又怕人家認為我自以為
但我還是想試著回答 但還是怕會不會有人認為我乳臭未乾?
但 還是Try error 好了 哈哈哈!

商業發展模式
如果硬要照翻應該是BDM吧? Business Development Model
據我那乳臭未乾的腦袋所學
BM到最後還是要成為IM
所以其中這個D 也就是發展
應該就是在導入要成為IM的IT
IT被許多學者定義過
但最後整理為 hardware software database network

而要和民營合作應該是配合IOS吧?
Interorganization system 跨組織資訊系統
應該是這樣吧!哈哈哈~


如果是建立未來發展策略,這和行政院經建會會不會重複?
A:不知道 不過重複會怎樣嗎? (不知道嚴重性的小尾)

至於人才培訓中心,和外貿協會的經貿人才培訓又要如何區隔?
A:考倒我了! 但既然是不同領域的人才 那必區隔之












五年二班
2008/3/18    11:56:00
小尾的開示太過高深,我@@不懂耶,請拉將軍翻譯一下吧!

五年七班
2008/3/18    13:04:00
@ @ !!!

0o凝結尾o0
2008/3/19    10:43:00
to 52
別取笑我了@_@" ←流汗中

蔡鴻謀
2008/4/1    09:12:00
@ @???
TWO!哈哈!

謝錦銘
2008/4/4    20:31:00
關於五年二班所提問題,我在網路查到以下文字。

『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陳瑞隆說:…….我國面臨經濟發展遲緩以及產業結構轉型之際,如何藉助知識經濟之思維,加速商業與服務業發展,並成為台灣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已是刻不容緩的課題。因此,經濟部特別規劃推動成立「商業發展研究院」(以下簡稱商研院)。

….陳瑞隆接著說,商研院的功能,將如同工研院扮演科技、工業方面的研發角色,成為台灣發展服務業、商業的研發智庫。……。

在組織部分,…………,未來由董事會視業務推動及產業需求等再逐步推動成立「經營模式創新研究所」……。』

上文並沒有張平沼先生說的「商業發展模式」的文字。我推測此處的「商業發展模式」並非專有名詞。而是說明商研院要研究出讓台灣商業更蓬勃發展各種方法。不巧的其排列卻似專有名詞。我在其他地方曾查到好像專有名詞的「商業發展模式」。待以後再說明。

從商研院的目標看,它研究的目標與經建會的國家層次有差別。應該無重複之虞。至於跟外貿協會培訓人才部分,小F或許更能補充。

Faustina
2008/4/7    21:06:00
本來覺得自己畢竟是商業知識的初學, 實在沒什麼資格來談商研院的問題; 沒想到被謝伯伯點了名, 也就不揣淺陋, 就我所知的外貿協會培訓人才部分, 做一些簡單的描述.

貿協在培訓我們這群國企班學員的目標上, 與MBA或EMBA最大的不同, 在於貿協國企班重視的是"廣度", 課程中貿易. 行銷. 財金. 法律. 語文兼具, 但是每樣大概也都只能給我們一塊敲門磚; 要針對單一項目做較有深度的學習, 我們還是不如MBA或EMBA.

所以將來商研院在人才培訓上, 或應與貿協國企班和MBA做一些區隔; 而就我自己的管窺之見, 如果商研院將來的發展方向確實如報紙所載, 那麼在為特定產業尋找到創新模式之後, 開設一些能讓既有人才在受訓後能銜接運作創新模式的 "量身打造型" 短期訓練班, 或許可以是將來商研院人才培訓的方向.

謝錦銘
2008/4/7    21:46:00
蕭新忠先生是我在工研院電子所第一批錄取的IC光罩設計工程師之一。他們都是大學畢業生。後來轉為IC設計工程師。蕭新忠先生在我們自己設計的電子錶IC(編號CIC013)上擔任很重要的工作。我以前已經介紹過此產品對台灣IC產業發展的重要性。

蕭先生後來在家當SOHO族,獨立接受委託設計IC。一方面同時擔任寄養家庭爸爸。從事公益,令人佩服。

(轉貼)35年前恩情》家扶兒找寄養爸 落淚重逢

【聯合報╱記者張念慈/新竹市報導】

本報去年八月獨家報導「寄養爸爸蕭新忠,廿二年來收容照料卅五名孩子」新聞,文章透過網路傳到美國,過去曾被蕭新忠關懷過的孩子認出「這就是當初幫助過我的人!」日前聯絡其他孩子與蕭重聚,大家相見時,含著眼淚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起「卅五年前關懷過的育幼院孩子,卅五年後與關懷者激動重逢!」故事,緣起於本報去年八月的一篇報導。

蕭新忠九歲喪母,從小寄住在親戚家中,生活不安定的他,一心希望幫助跟他類似遭遇的孩子。他在淡江大學時創辦慈幼社,假日到育幼院關懷弱勢孩子。廿二年來擔任新竹家扶中心寄養家庭爸爸,為超過卅五位家庭破碎的孩子架起避風港。

新聞見報後,引起熱烈回響,甚至透過網路跨海轉寄。

現移居美國的張淑琴曾在薇閣育幼院接受過蕭新忠照顧,她看到報導後,寫信給其他院生「看到照片我眼淚直流,他辦的慈幼社,把愛帶給我們。我們受惠於他,卻沒為社會做什麼,慚愧呀!是否要找到他,也在他那兒付出一些我們微薄的力量。」

這些育幼院的院生透過新竹家扶中心,去年底聯絡上蕭新忠,日前相約在台北見面。

卅五年前就讀國中三年級的郝華華,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事業有成。她見到蕭新忠就脫口而出「蕭哥哥,我是華華,你還記得我嗎?」兩人激動的握緊對方的手,開心得淚珠直掉。

郝華華說,她出身單親家庭,父親將她送到育幼院,相當渴望外界關懷。「蕭哥哥」帶著其他大哥哥、大姊姊白天陪他們玩遊戲,晚上輔導課業,讓育幼院的孩子也享受到滿滿的關愛。

目前在貿易公司擔任主管的王榮德,當初也受蕭新忠照顧過,她緊握著蕭新忠的手,哽咽的說「四十年前的往事全湧上心頭,太讓人懷念了,你帶給我們的歡樂,到現在都忘不掉…」

蕭新忠在聚會中激動不已,「卅五年沒見,這些孩子都變大了,大家都過得很好,我真的好開心」;潘明宗是蕭新忠過去淡江慈幼社的夥伴,他也出席了這場重逢,他說蕭新忠從學生時代就展現充沛的愛心,而且一直保持熱情,「對於他的付出,我覺得與有榮焉!」


35年了 蕭哥哥還在當寄養爸

【聯合報╱記者張念慈/新竹市報導】

暌違卅五年的會面,讓曾經接受蕭新忠幫助的人,決定從「受惠者」變成「付出者」,貢獻自己心力,幫助跟他們一樣弱勢的人。

在貿易公司任職的王榮德,因家中兄弟姊妹多,經濟狀況差,被父母送到育幼院。思念家人的她,常常在半夜躲在棉被裡哭,蕭新忠帶著慈幼社的成員到育幼院服務,為她的童年增添歡樂色彩。

王榮德這次與蕭新忠相逢,看到蕭新忠仍在擔任寄養家庭爸爸,感動不已,「怎麼有人可以把行善當做一輩子的信念?」即向服務的公司爭取捐出近五百件圍巾、手套、帽子等公司產品,給家扶中心的孩子,盼能為社會盡一點心力。

郝華華昨天接受訪問時相當激動,「如果沒有蕭哥哥,我們的童年不會那麼繽紛多彩!」她與在美國的張淑琴一樣,得知蕭新忠現況後,既開心又慚愧,「蕭哥哥三十五年前把愛帶給我們,到現在仍然繼續把愛帶給其他人,我們受惠於他,卻沒為社會做什麼。」

現在,她一有機會就投入社會公益活動,還號召身旁的親朋好友一同加入家扶捐贈者行列,「希望卅五年後,也可以看到曾經弱勢無助的小朋友,因為有了我們幫忙,有著光明的人生與未來!」

蕭新忠的小兒子蕭雋淇說,小時候常吃醋,「爸爸幹麼對別人家小孩那麼好?」長大後才知道爸爸做的事情很偉大,他的雙胞胎哥哥受影響,高中參加服務社,假日到安養院照顧老人,「爸爸是我們的偶像,我們要跟他學習!」

【2008/04/07 聯合報】

謝錦銘
2008/4/15    18:09:00
此一修法將使工研院回到國營事業性質。有違當初孫運璿部長成立財團法人,脫離公務機構拘束原始初衷。將降低其效率。

(轉貼自中時電子報)今日晚報 2008.04.15
立院初審過 政府出資逾5成財團法人受監督

中央社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今天通過國民黨籍立委賴士葆提的預算法修法案,未來政府出資逾5成的財團法人、接收日本撤退台灣遺留財產所成立的財團法人,也視同國營事業,包括備受爭議的耀華玻璃在內,今年起,年度預算書需送立院審查。

 為改善現行政府出資財團法人缺乏實質監督,財委會今天審查通過預算法第四十一條修正案,將送院會討論後完成二、三讀修法程序。

 賴士葆表示,政府每年編列鉅額經費捐助財團法人非營利機構,卻無法實質審議資金運用及效益,成為預算審議的漏洞。

 賴士葆表示,截至2005年底止,由政府機關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有172個,捐助金額計新台幣1226億餘元,其中由中央機關捐助設立,包括國防工業發展基金會等152個,捐助金額計1221億餘元。

 財委會今天通過的提案內容,新增預算法第四十一條第四項,規定政府捐贈資金累計超過50%的財團法人,及接收日本撤退台灣遺留財產所成立的財團法人,年度預算書、營運及資金運用計畫、前年度投資效益評估等,都需送立法院審查。

 賴士葆表示,等於是把政府出資累計超過五成的財團法人,也視同國營事業,這些都是政府的錢,預算、投資運用等也需受立院審議監督。

謝錦銘
2008/4/28    20:33:00
幾天前我以下文投書報紙民意論壇。在熱鬧的組閣新聞中,當然未被採用。在此留下記錄。

所幸新任經濟部長尹啟銘對公設財團法人的重要性很瞭解。或許可減少衝擊。


公設財團法人管理不宜走回頭路

新政府即將上任時,此事未引起注意。然而其影響卻可能深遠。

4月15日中央社報導「立院初審過,政府出資逾5成財團法人受監督。將把政府出資累計超過五成的財團法人,也視同國營事業監督其預算。」此與當年孫運璿部長成立公設財團法人原意相違背。

民國60年代初,第一次能源危機,石油價格飆漲。台灣也發生輸入型通貨膨脹。蔣經國政府面臨必須提升產業競爭力。於是訂定發展高科技產業政策。由經濟部長孫運璿先生負責主要推動之任務。

當年國人對高科技產業相當陌生,多數人認為風險高。民間企業不願投資,因此只能由政府帶頭做。首先必須能延攬具研發能力的碩博士人才,以從事研究發展工作。然而,政府用人必須通過考試,其待遇升遷均須依法規辦理,極少彈性。當時的公務員最高考試資格僅需大學與專科畢業生。依上述情況,很難延攬到碩博士人才。

因此,孫部長才以政府捐助基金方式,成立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特別由立法院通過設置條例。政府依政策交付任務,並依計畫內容核給經費。這可說成是第一個科技專案。政府審查計畫與經費,監督執行及驗收成果。計畫購置的房屋、機儀器設備、技術成果智慧財產及技術移轉收入則歸國庫。人員延攬及待遇則由工研院自行管理。避開公務部門管理方式,工研院得以延攬國內外人才。尤其是讓有經驗的 留美學人願意放棄國外高薪回國參與。如延攬張忠謀先生為工研院院長就是最著名的例子。

由於工研院運作順利,更多的公設財團法人被設立了。近年來,與國科會有關的研究機構也於前幾年改制成為公設財團法人,便於適當管理。最近將成立的是財團法人商業研究院。

由此看來,當年孫部長的公設財團法人構想確實比置於政府之下管理更為恰當。如今不宜因少數內部管理不當的案例,走回頭將它們變成由政府全面管理的變相國營企業。長期而言,此一改變將影響其績效進而影響政策目標的達成。希望該法案還有轉圜的機會。

研究單位須要創新,不應以公務人員方式管理。而且其人員任命應以專業與能力為考慮因素。例如這一屆財團法人生技中心高階主管的政治任命,是近來產生問題的主要原因。期望新政府能有所警惕。

謝錦銘
2008/4/30    20:29:00
我曾提過,當年孫院長推動「自動化工業技術」發展計畫。「車牌辨識系統」是其中研究項目之一。

(摘錄)科技兵團靠「2」字 頭七破「宅男」慘案

【聯合報╱記者王慧瑛/新竹縣報導】 2008.04.30 03:55 am

「宅男,我們替你討回公道!」工研院材料所助理研究員陳勇錡日前車禍被撞身亡,同事誓言緝凶,工研院各所動員支援,以自行開發的「車牌辨識系統」,辨識出車號,交警方於前晚宅男頭七這天,逮捕嫌犯陳XX。

…………

廿七歲的陳勇錡中原大學化學系畢業,退伍後進入工研院服務,剛考上中山大學化學研究所,在辦公室人緣很好,綽號「宅男」。十八日晚九時下班時在工研院西大門前,被轎車追撞送醫不治,肇事者逃逸。

……………

材料所近廿名同事調出近卅個監視錄影器的影帶過濾,都模糊不清,挨戶查訪也沒有太大進展。經本報報導後,工研院包括機械所、資通所研究人員都加入緝逃,還組成「緊急任務小組」。
戴韶銘表示,經多日比對,發現一輛銀色轎車最可疑,請修車廠協助判斷車型,確定是MAZDA,但監視器畫面只隱約看到「2」及「R」兩字。

小組利用「車牌辨識系統」及「影像前處理」兩項利器,花了五個多小時,認出兩組車號…….,提供警方循號查車,結果第一組就「賓果」,陳XX坦承肇事逃離現場。

(摘錄)追肇逃駕駛》警嘆:辨識系統 淪為電玩

【聯合報╱記者彭芸芳、張榮仁/連線報導】2008.04.30 03:55 am

工研院早在十八年前就研發出「車牌辨識系統」,但為什麼警方現在遇到模糊的監視影帶仍束手無策?員警透露,警方的舊軟體趕不上更新速度,又買不起新的專利授權,設備不是廢棄就是來打電玩。

刑事局科技中心研發室代理組長李耀中表示,刑事局在九十二年協助各縣警察局建置一或兩套「車牌辨識系統」設置上百組鏡頭,和陳勇錡案工研院藉特定軟體和技術,把一般監視影帶把影像清晰化不同,兩者不應混為一談。

工研院機械所表示,七十四年起就與警政署合作研發「車牌辨識系統」,初期是用機器視覺取像技術,結合3D文字辨識,七十九年應用在高速公路查緝贓車,當時曾在泰山收費站八個車道上裝設,效果不錯。

後來這項系統獲得國家發明獎及英、美兩國專利,國內許多停車場業者引進預防偷車,之後工研院不斷更新技術,國內外停車場採用頗多。

………….

謝錦銘
2008/5/9    17:54:00
(轉貼自中時電子報)

今日晚報 2008.05.09
工研院車牌辨識系統抓肇逃 警洽談技術轉移

中廣新聞/彭清仁

工研院以自行開發的「車牌辨識系統」,協助警方在上個月底破獲肇事逃逸案件,這起科技人緝凶案傳出後,連日來各地民眾紛紛提出照片,要求協助解讀,但工研院礙於人力,無法一一協助,並強調刑事鑑定是檢警的工作,但工研院樂意將技術移轉給警方,至於轉移的價碼還在洽談當中。

工研院助理研究員陳勇錡,四月十八號深夜騎機車返家途中,遭不明車輛追撞,傷重送醫急救,四月廿三號還是因為臚內出血不治死亡。而工研院同仁對肇逃車輛逍遙法外相當不滿,除了將同時段經過監視器的車輛截取畫面過濾之外,還將可疑車輛的照片PO上網,希望目擊者能夠提供破案線索,經過熱心民眾提供肇事車種,以及工研院以自行開發的﹂車牌辨識系統」,成功解讀肇事車輛的車牌號碼,協助警方在死者頭七前夕,順利將肇事逃逸的車主逮捕移送法辦。

連日來工研院也接獲不少各地民眾提供照片,希望能夠協助解讀類似肇事逃逸案件,工研院則是強調,相當樂意為民服務,但刑事鑑定屬檢警司法機關的工作,工研院礙於人力,實在無法為民眾一一解決,但工研院卻是十分樂意的將這套﹂車牌辨識系統」,以及﹂影像前處理」等技術,移轉給刑事局,原本工研院一度答應以一塊錢的像徵性費用轉移技術,但事後工研院指出,技術移轉費用的多寡,還需要進一步研議,但金額不是重點,至少工研院和警政署已有初步的共識,這套系統將可在短時間內完成移轉的手續。

據了解,「車牌辨識系統」,八十年起研發至今,不斷更新技術,目前辨識度已高達98%,不光是車牌,連車輪上的鋼印、打印在零件上的數字、鍍在晶片上連肉眼都不易看清的文字,都可以藉此辨識,在國內外也獲得多項專利。

謝錦銘
2008/5/9    18:07:00
(摘錄)林信義吳樹民 傳520後下台

【經濟日報╱記者陳秀蘭/台北報導】 2008.05.09 02:35 am

隨著520新政府上台...........

財團法人事部分,工研院董座林信義,因停建核四,已有國民黨內人士點名下台,據悉新任閣揆對接任工研院董座已有屬意人選。至於生技中心,內鬥嚴重,具爭議的董事長吳樹民,也將在520後下台。資策會董事長,目前由經濟部長陳瑞隆暫代,雖然陳瑞隆表示520後一併請辭,但據透露,陳瑞隆留任機率高。

wendy
2008/5/23    08:55:00
每桶原油價已趨近US:140
聽說...
美國國會眾議院要立法讓美國政府控告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因為他們懷疑OPEC企圖操控油價

又聽說...
美國抗議(印度阿三)&(中國百姓)因經濟成長快速造成石油(需)遠大於(供)….

這二新聞…真是讓我大@@眼界…
前ㄧ則,讓我啼笑皆非…
後一則,高唱(自由平等人權)ㄉ山姆大叔,原來適用範圍只是限於北美…

我對經濟無知,但這二則新聞只讓我ㄧ個心得:
再一次暴露出山姆大叔(權力ㄉ傲慢)!

我還是認為基本因從(教育)著手
1.養成省電ㄉ習慣
2.盡量利用大眾交通工具習慣
3. …… (請大家隨時補充)……

另外,我想請問 謝大哥 
印象中我曾聽(台電)告訴我們同一個電源開關若在10 mins 內仍需使用,就不須關閉電源,
以免開開關關更費電,這種說法正確嗎?



五年二班
2008/5/23    10:43:00
剛好看到,順便代打。

所有電器都是在開的瞬間耗電最大,所以如果要持續使用,開開關關反而比不關機還耗電。但是是不是以10分鐘為界線,不一定,要看電器的特性,10分鐘應該是個約略的參考值。因為開關的瞬間電流最大,所時時常開關,對電器的壽命也會有影響。

想到一個有趣的實驗,有筆記型電腦的朋友可以試試看,把電源線拔掉,改用電池,大部分機型都可以顯示電池電還可以用多久。注意看看點腦還在啟動的時候,預估的使用時間,和啟動完成之後,沒有程式在跑的時候的預估使用時間,可能會差幾十分鐘喔。所以在使用電池的時候,除非真的不用了,否則不必完全關機。

從床上起身是很耗能量的,如果連續起身、躺下、起身、躺下....,豈不是在做仰臥起坐?看你能做幾次,哈!

wendy
2008/5/23    17:04:00
仰臥起坐.....
這倒難不倒我,偶一口氣100下...是沒問題滴!

不過,
若要我伏地挺身...那可就....

仰臥起坐~~訓練腰,腹部肌肉~
最適合偶們這種BMR往下沉淪ㄉ大腹婆!

伏地挺身~~訓練肩,手臂肌肉~
偶已經是粗線條,不喜歡上肢看起來更(雄壯威武)!

謝錦銘
2008/5/27    11:12:00
謝謝五年二班代打。

關於wendy對老美想控制石油的行為,我以所知部分補充。

記得第一次能源危機發生時(1970年代初),就有人預測。老美一定會想辦法控制石油的供應。因為美國汽車文化依賴石油最深。而他們也是最浪費能源的國家。當時就有人估計,養一個老美小孩的資源,可以養活一百個以上的非洲小孩。因此一旦石油供應不足,其經濟將嚴重衰退。這種情況至今沒改變。

但是老美比較好的一面是,目前她只派兵保護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等友邦。以確保其油源。現在則開始要控告OPEC企圖操控油價。抱怨一下中國與印度大量增加石油的使用量而已。

說不定有一天她的經濟撐不下去時,乾脆派兵佔領這些國家。到時候自由平等人權就無法再考慮了。

謝錦銘
2008/6/4    21:50:00
談到美國汽車文化,勾起我一段記憶。

1976年,我們在美國RCA受訓。有一天,突然加油站缺油。政府宣佈管制加油。以汽車牌照最後一碼為準,單數車只能在單數日期加油,雙數車則只能在雙數日期加油。

於是引起一陣恐慌。剛開始,加油站大排長龍。於是辦公室到處都在討論加油的故事。若有人告訴大家,他找到一家人很少的加油站,第二天立刻就變成長龍了。不少人憂慮週末沒油可渡假。

這真正驗證汽油對其生活的影響。難怪老美千方百計要控制中東油源。

另外提一件也很有趣的事。同一年,南美洲的因天氣異常,咖啡竟然歉收。看到老美沒咖啡的窘態。人人好像無法安心工作。

看來,咖啡與汽油對老美同樣重要。

wendy
2008/6/4    21:56:00
老美沒咖啡的窘態。人人好像無法安心工作。

看 謝大哥這幾句話...
不只發生在山姆大叔
好像在說~~~~我耶~~


謝錦銘
2008/6/5    16:59:00
以下故事請wendy參考。

當時我們買了一套CAD IC設計電腦系統。先在RCA裝機讓我們用,以後再運回台灣。該公司派一位裝機工程師訓練我們。

只見這老兄咖啡不離手與口。我們就問他,為何喝那麼多咖啡?他回答,不喝咖啡他就沒精神工作。

他並說當時他已經喝很少了。以前他喝得更多。因為胃潰瘍與出血,不得不減量但不能沒有。他自嘲說他已經中毒了。

咖啡喝多無益的。

謝錦銘
2008/6/14    17:30:00
(摘錄)清大史欽泰 任工研院董事長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2008.06.14 03:22 am

行政院長劉兆玄昨天核定多項人事,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院長史欽泰出任工業技術研究院董事長,.......


wendy
2008/6/14    19:11:00
謝謝 謝大哥 ㄉ提醒~

對我(女性)而言,
還有ㄧ個危險~~ 易加速骨質流失~~~~ 
尤其在更年期後

五年二班
2008/6/18    14:16:00
謝謝謝前輩提供的訊息,6/14正在出國的途中,沒看到報紙,今天才知道此事。對工研院應該是好事,但是董事長作風和院長不怎麼像,這.......。

謝錦銘
2008/6/18    19:14:00
我不瞭解「....但是董事長作風和院長不怎麼像,這.......。」的意思!

是指史董事長作風和史(前)院長不怎麼像?或是史董事長作風和李院長不怎麼像?

Faustina
2008/6/18    21:36:00
對不起,借用一下謝伯伯的版面,做個小小報告:

6/12,我在ITI的訓練課程正式結束,同一天晚上搬回台北。
6/18下午,我在台大的論文口試通過,但是論文本身還要再修改。

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關心和鼓勵,我會繼續努力。

五年二班
2008/6/19    04:42:00
先恭喜小F。

我的意思是「史董事長作風和李院長不怎麼像。」

倒是每次聽到史「前院長」,都很想笑,因為「史前」院長,好恐怖啊!

謝錦銘
2008/6/22    15:59:00
(轉貼)工研院徵才 向海外招手

【經濟日報╱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 2008.06.22 05:23 am

工研院為高科技人才打造圓夢計畫,將由院長李鍾熙率團赴美國加州矽谷,啟動今年度的海外延攬人才計畫。工研院表示,今年共有70多個職缺,歡迎具科技專業經驗的高科技人才回國到工研院服務。

工研院今年將歡慶成立35周年,是台灣最具規模的高科技研究機構,也是推動台灣科技產業發展的重要推手。工研院目前有近6,000位科技研發尖兵,至今培育逾1.6萬名院友,其中有500多位在科學園區擔任中高階主管,更孕育出60多位舉足輕重的產業CEO。

工研院今年要延攬的目標人才,包括太陽光電、醫療器材、奈米科技、先進車輛、軟體、IC設計、系統晶片、服務業科技、人機互動等領域的高階主管。另外,也徵求資訊與通訊、電子與光電、奈米與材料化工、能源與環境、生技與醫藥、先進製造與系統等六大領域的科技菁英,加入工研院的行列。

李鍾熙強調,工研院擁有一般企業沒有的特色,研究人員不但可以接觸到不同領域的技術,還能經常參與跨領域的研究計畫,即時交換最新研究趨勢及心得,激盪出更活絡的創意及靈感。

為鼓勵同仁不斷產出創新構想,工研院特別制定「10%自由創新計畫」,讓有新構想的同仁,可以有10%左右的工作時間,優先做「自己構想出來」、「非任務交辦」的計畫。

謝錦銘
2008/6/28    17:16:00
今天出席工研院院友會的理監事會議。得知以下網頁http://memory.itri.org.tw/index.aspx。它紀錄工研院35年珍貴經驗與精神。有興趣的朋友可前往瀏覽。

其中孫院長的事跡當然不可少。很多照片乃蔡鴻謀兄的傑作。

謝錦銘
2008/7/6    19:45:00
除了孫院長,尹啟銘應是最了解工研院的經濟部長。他在經建會時,就跟工研院打交道。自任工業局長至次長期間,更是與工研院關係密切。因此,請史前院長回任董事長,乃順理成章。

(轉貼) 院慶》尹啟銘:科技+人文 工研院更有智慧

【經濟日報╱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 2008.07.06 03:42 am

工研院長李鍾熙昨(5)日指出,未來工研院將著力於「創新加值、進軍國際」,使工研院成為「世界頂尖的產業創新研發機構」。在研發方面,工研院將以節能減碳、生醫保健、智慧生活、無線網路為四大科研重點,全力帶動未來產業新機會。

工研院於昨日歡度35周年院慶,經濟部長尹啟銘期許工研院在已具備的「科技」基礎上,再納入「人文」關懷,成為有智慧的工研院。

尹啟銘並與工研院新任董事長史欽泰、院長李鍾熙,共同啟動新企業識別系統。尹啟銘表示,工研院35年來始終扮演著產業創新的關鍵角色,成為引領台灣經濟發展的火車頭。

尹啟銘指出,經濟成長需要不斷的研發及新科技的創造,以帶動產業發展,政府對於科技研發非常重視,將會投注更多的經費。馬總統也宣示全國研發經費將於2012年達到3%的GDP,未來政府一定會持續借重工研院厚實的研發能量與經驗,為我國產業開創新一波的競爭優勢。

重回工研院的史欽泰表示,工研院近6,000名科技研發尖兵,35年來以科技研發、創造經濟價值、帶動產業發展為任務。不但積極探索具全球競爭力的新技術、新產業,也突破許多關鍵技術瓶頸,扮演推動台灣產業升級的重要推手。未來,面對全球化的競爭與國際情勢的挑戰,工研院必須以自我不斷求新求變的態度、勇於投入更前瞻的創新研發,以帶動台灣經濟成長。

李鍾熙說,工研院新識別系統,是以「夢想」為設計理念,以青色為底,搭配白色的圓弧與方塊,象徵著從科技出發、以創意為起點的工研院,努力追尋著如彩虹般的創新夢想。

謝錦銘
2008/7/14    19:32:00
(轉貼)2008.07.14
工研院AC LED獲科技界奧斯卡獎

中央社

 工研院研發成果獲國際肯定,工研院開發出的AC LED(交流發光二極體)產品技術榮獲素有科技界奧斯卡獎之稱的美國R&D雜誌100科技研發獎。晶電、鼎元及福華等國內廠商,已陸續取得工研院AC LED相關技術移轉。

 工研院早於2005年3月即成功開發出可直接在110V交流電壓下使用的AC LED產品技術;工研院由於突破了微晶粒製程技術瓶頸,發展出高功率單晶粒LED技術,即單顆1平方毫米的平面內排列約百顆更微細晶粒,在架構上實現了高效率創新設計,可大幅提高發光效率。

 由於AC LED具備體積小特性,可應用於工業及民生用小型指示燈;另外,AC LED具高壓低電流導通優點,可擺脫霓虹燈與大樓外牆使用DC LED時,線路高損耗造成需依賴電源供應器接續的施工困擾,及成本問題。

 工研院AC LED技術研發成果深獲國內產業界肯定,獲得多家廠商爭取技轉,工研院於2007年2月將AC LED封裝技術移轉予大同集團旗下福華電子,並於2007年8月將AC LED晶粒技術移轉予國內LED大廠晶電及鼎元。

 工研院AC LED技術今年進一步榮獲美國R&D雜誌100科技研發獎。

 工研院表示,美國R&D雜誌早於1963年創設100科技研發獎,素有科技界奧斯卡獎之稱,是國際科技研發領域極為推崇的科技研發獎項。

 美國R&D雜誌每年頒發100項在科技方面最有成就的新產品和新技術,主要著重在科技發明創造力,評斷項目包括有重要性、獨特性及實用性等三項。歷年獲獎單位如飛思卡爾、美國能源部的橡樹嶺國家實驗室、美國阿岡國家實驗室、NASA等單位。而工研院AC LED技術能夠獲獎,對工研院研發成果是一大肯定。

五年七班
2008/7/14    22:13:00

工研院對研究真是投入

謝錦銘
2008/7/17    09:50:00
這可能是影響未來電腦發展的新發現。它有些與發現X光的故事類似。

(轉貼)豆莢奈米線 光學電腦就看它

【聯合報╱記者楊正敏/台北報導】 2008.07.17 03:27 am

清華大學材料工程系教授周立人領導的研究團隊,研發出長得像豆莢的「金│氧化鎵」奈米線,對特定波長的可見光會產生光電流,並轉化成數位訊號,就好像是「奈米光電開關」,具有發展下世代光學電腦的潛力。

這項研究由國科會支持,成果除發表在奈米研究中最頂尖的期刊「奈米通訊」網路版上外,十月會印成封面報導,也獲六月份的自然期刊光學子專題報導。

周立人指出,透過顯微鏡觀察這條金│氧化鎵的奈米線長得像豆莢一樣,豆仁是奈米金顆粒約廿到四十奈米,外面的豆莢則是氧化鎵,約一百奈米。

他說,這種新穎的金屬異質結構奈米線,對特定波長的可見光具強烈的吸收效應,會產生光電流。不照光時不導電,照光時產生電流,這種電流切換可轉化為數位邏輯元件中的○與一數位訊號,有潛力成為下世代光學電腦的基本元件。

周立人解釋,光學電腦的基本概念是利用光子取代電子,進行數字運算、邏輯操作、資訊儲存及處理的新型電腦。以傳輸速率而言,光子至少可以提升至電子的十倍,光學電腦的處理速度及超高速運算能力,應能超越現在的電腦。

剛從清大博士班畢業的謝進華掛名論文第一作者,他說,五年博士生涯中,有三年都在做這個研究。研究團隊在合成氮化鎵時,從超過一萬條的奈米線中,一條條慢慢用穿透式電子顯微鏡看,意外發現有一、兩條的結構不一樣,才發現了長得像豆莢的金│氧化鎵複合材料。

金│氧化鎵奈米線在照光時會產生電流,不照光時因氧化鎵絕緣不導電。周立人說,金│氧化鎵奈米線對光照的反應有選擇性,不是每一種光都行,綠光的反應最好。

謝進華表示,「豆仁」的大小、距離、形狀,都會影響奈米線對光的反應,利用臨場穿透式的電子顯微鏡一邊觀察,一邊將奈米線用不同溫度加熱,就能夠控制豆仁的大小形狀,製程已能系統化,不但可以量產,更有利於應用在光學電腦的元件上面。

五年二班
2008/7/17    22:04:00
目前關於奈米線的研究都有一個共通的問題:定位定向。也就是如何控制這些奈米線的位置和方向。做不到這一點,竟不可能組成複雜的系統。如果要達到目前IC的複雜度,十億條奈米線中,不可以有一條的位置或是方向不對。這很難啊!

周教授的研究,可能可以有其他有趣的應用,如果說要取代現行的電腦成為光子電腦,個人認為機會不大。

謝錦銘
2008/7/18    20:02:00
實驗室的發現可以證明該現象是有學理依據的。至於何時得以進入商業運轉,則與投入技術研究發展的資源有關。若能由IBM、Intel等大公司積極投入,其成功機會當然較高。

新事物由實驗室發現到商業運轉,通常需要幾十年之久。例如我記得1970年,就有科技人士預測未來的電視機將如一幅畫般,可以掛在牆壁。而平面電視較普及化,則約於三十年後才得以實現。

謝錦銘
2008/7/23    18:53:00
(轉貼)工商時報  2008.07.23
馬總統:工研院應強化防災應用科技

李純君/新竹報導

 總統馬英九昨(22)早前往工研院視察,期許工研院能將現代科技更進一步嘉惠民間與政府,如強化防災應用科技、持續致力於節能減碳科技的研發、增加與中科院的合作共同開發兩用國防科技等,另外更建議工研院能前往東部設立服務據點。

 馬英九昨在總統府副秘書長葉金川及經濟部長尹啟銘陪同下,前往工研院視察,由工研院董事長史欽泰、院長李鍾熙接待,而馬英九全程聆聽李鍾熙的簡報,並參觀工研院現下在節能減碳、生醫科技、智慧生活、寬頻網路四大類科技的研成果,也試乘了工研院開發的輕型電動車。

 在聽完簡報後,馬英九隨即發表自己的想法,指出前次拜訪工研院是在15年前,事隔多年後重訪,感覺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更讚許工研院經過35年的努力後,現在已經是全球重要的工業研究機構之一。

 隨後,馬英九也提建議工研院未來在節能減碳、生物科技及防災應用科技等方面,仍需加強;首先他提到,在颱風肆虐後的中台灣,如雲林一帶現下道路上依舊積水嚴重,基於「苦民之所苦」,他很關心這個問題。

 另外近年來的地層下陷、海水倒灌,雖然颱風雨量沒增加,不過集中雨量卻增加,如多年前賀伯颱風一次下雨量,即超過歐洲整年的下雨量,只是都會區水排放量難以負荷,馬英九希望可以尋求科技或工程解決,尤其希望工研院能致力於防災應用科技的開發,解決民眾水災之苦。

 節能減碳是時勢所趨,馬英九點出,台灣雖非京都議定書的成員,但不節能減碳在未來依舊會遭到制裁,希望工研院在節能減碳的這個題材上能強化。就生物醫學科技方面,仍與新加坡有段距離,國內相關機構應該攜手合作大整合。

謝錦銘
2008/7/23    19:01:00
(轉貼)今日晚報 2008.07.23 
半導體產業整合結盟 開發3D的IC技術
中廣新聞/戴瑞芬

工研院今天與台積電、茂德等半導體廠商共同成立「先進堆疊系統應用研發聯盟」,推動3D立體的IC技術應用,也象徵台灣的IC製程從平面微縮邁向立體堆疊的新世代來臨了!

「先進堆疊系統應用研發聯盟」正式宣告成立,先期成員包括台灣應材、力晶、茂德、旺宏等九家,同時還有材料設備業、封測等廠家也在進行,因為要推動的3D立體的IC技術應用,必須透過上中下游產業整合才能成功,聯盟成員之一的力晶集團智旺電子總經理徐清祥說,iphone技術領先的的40GB製程,可望三年後台灣業界也能主導開發

「先進堆疊系統應用研發聯盟」是要開發3D立體的IC技術應用,打破以往晶片整合多為2D平面微縮,透過晶片立體堆疊的新整合模式,能縮短金屬導線及連線電阻,體積小效率高,讓耗電量跟成本更低,是下一世代的半導體技術。

五年二班
2008/7/23    22:45:00
3D IC是十年內的重要技術,也是台灣IC產業維持競爭力的關鍵。IBM等大廠十年前就開始研發了,台灣才剛起步。3D IC是高度整合設計、製造、構裝、測試、系統的技術,工研院雖然在各個環節都有基礎,但是規模都不如各個環節的領先廠商。如何居間調和,讓各大廠商誠心結盟,有如何運作,使聯盟廠商適度合作又維持競爭,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工研院過去沒有的經驗。

六月份出席電光所的季報,有聯盟廠商的代表表示現階段,自己公司活得下去最重要,恐無法投入多少資源。李院長則表示不願意像經濟部爭取大型計畫。這條路不好走啊!

謝錦銘
2008/8/5    22:06:00
(轉貼)工商時報  2008.08.05
微軟、工研院編解碼器 聯家軍、凌陽、矽統等都想爭取授權

李純君/新竹報導

 工研院與微軟攜手力推新的硬體編解碼器Windows Media Video 9(WMV9 或稱VC-1),可化成單晶片後嵌入到手機等消費性電子產品中,滿足即時拍錄與即時編碼的需求,最快將可以在一季內完成授權,本土設計業者聯發科、聯詠、凌陽、雷凌、矽統等均有興趣。

 VC-1是微軟開發的視訊壓縮技術,歷經2年與工研院合作將該軟體設計成可作即時編解碼運算的硬體平台,後續並可簡化成單晶片形式,考量此技術較原先的MPEG與H.264系統規格多出許多優點,包括能讓影片轉檔速度提升20倍,也具備50- 100倍的高倍數壓縮功能,且範圍非常廣,包括次世代QuadHD高畫質網路電視、家庭劇院電腦、藍光BluRay播放機、智慧型3G手機,因此將成為市場主流。

 工研院院長李鍾熙博士表示此次工研院和微軟的合作正是結合了工研院的硬體研發優勢與微軟的應用軟體強項,此次共同發表的下世代多媒體技術「VC-1視窗多媒體硬體編碼器」,即是「軟實力」與「硬優勢」的完美結合。

謝錦銘
2008/8/19    19:57:00
以下報導工研院電通所執行科技專案的技術成果,完成「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及「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這些技術成果若不推廣營運,則變成報告存檔了事。

然而國家圖書館及工研院均不適宜長期經營商業運轉。只好找投資者,將原本參與計畫的一些人帶出去成立公司營運。

(轉貼)凌網:承辦國圖業務 獲利有限

【經濟日報╱記者陳亮諭 /台北報導】2008.08.06 02:51 am

凌網科技承接國家圖書館「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營運權,昨(5)日遭綠委林淑芬指控,不當獲利超過1億元。國圖副館長宋建成否認圖利,強調是一項0元的委託營運案,應關注政府推動遠距服務上,省了多少錢。

林淑芬昨天說,2005年底之前,國圖館每年編列數千萬元預算,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電通所執行,推動「遠距圖書服務系統」及建置「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她說,該計畫最大成本是前置作業的掃瞄圖書資料,耗資上億元建置資料庫花費,但2006年該計畫預算模式改成BOT方式;電通取得計畫執行權與預算,卻私下外包給凌網執行,以0元金額得標取得的「遠距圖書服務系統」與「中華民國期刊論文索引光碟」營運權。

【記者曾仁凱/台北報導】立委指控國家圖書館數位典藏案,兩年半圖利凌網(5212)超過1億元。對此,凌網發言人張英偉昨(5)日表示,將期刊雜誌數位化,有助民眾可以透過網路下載,這是很好的服務,凌網很高興有機參與計畫。

至於立委指控凌網藉此每年得利4,000萬元,張英偉說,每年4,000萬元是營收,實際獲利有限。

Faustina
2008/8/21    17:57:00
抱歉,再借用一下謝伯伯的版,做個小報告:

在我正式拿到碩士畢業證書,離開台大之後,今天我確定了我的第一份工作:到某半官方性質研究機構任職,負責國際組織相關事宜,試用期六個月。

再次謝謝各位,我會持續努力。

玫瑰
2008/8/21    18:52:00
恭喜!Faustina
加油!蘇麗文
為兩位生命力強韌的臺灣女子
獻上一束最馨香的花朵
也獻上最深的祝褔~


謝錦銘
2008/9/8    17:31:00
當年我被雞糞惡臭燻了三年。老曹的話讓縣長很沒面子。終於想出方法解決。可見只要多用心,事情總有解的。

(轉貼)當養雞場遇上晶圓廠…

【經濟日報╱邱馨儀】 2008.09.08 03:04 am

91年上半年,原本估計會有超過十座12吋晶圓廠落腳南科的榮景,因為半導體不景氣,各家業者紛紛收手,就連已經在南科投入第一座12吋晶圓廠的聯電也出現變數。當時聯電董事長曹興誠以一句「養雞場趕走晶圓廠」,引發強烈震撼。誰也沒想到一座重金打造的南科、動輒數百億投資額的晶圓廠,卻輕易地被占地不過0.5公頃的養雞場所撼動。

因為南科宿舍區旁的雞舍,當年的南科到處可見許多蒼蠅放肆飛舞,吃飯時候總有一堆蒼蠅跑來攪局;惡臭的問題,亦令人困擾,讓住在宿舍裡的員工,即使關著窗,晚上仍然臭到睡不著覺;硫化物問題更嚴重,直接影響到科技廠的良率。

要留住晶圓廠,就得請養雞場離開。不過,由於這家養雞場早在20年前就取得畜牧登記,是合法的養雞場,就算影響南科成敗,但政府頂多只能開開罰單,也不能強行趕走。

台南縣長蘇煥智為解決這個懸宕多年的問題,四處尋找對策,終於找到行政程序法當依據;即依據情勢變更原則的規定,因養雞場影響公共利益,可撤銷畜牧登記,但須提供補償。在曹興誠炮轟「養雞場趕走晶圓廠」,國科會為了平息廠商怨言、答應付錢、提供補償下,拖了好幾年的南科養雞場問題,終於獲得解決。

現在,聯電的第二座12吋晶圓廠建起來了,未來還要繼續在南科擴增規模,甚至要把南科視為重鎮所在,最新的技術、最大的投資都在南科。

謝錦銘
2008/9/10    17:28:00
(摘錄)新聞分析》蔡明介戰勝曹興誠

【經濟日報╱記者 陳碧珠】 2008.09.10 03:15 am

聯電第三季營收首度被聯發科超越,對一手帶大聯電的榮譽董事長曹興誠恐始料未及,........。

聯電2005年中全面退出聯發科董事,至今「分家」已三年,.....,兩家公司業務上的關係也漸行漸遠。

聯發科因手機在中國、新興國家市場拓展有成,營收一步步的壯大,也因為營收規模的成長,......自立聯發科集團,不論是代工的分散,或自行投資子公司等策略,再再說明蔡明介所為已與聯電畫清,不再依附聯電之下。

..........

聯發科目前市值3,700億元,聯電只有1,700多億,曹興誠與蔡明介系出台大電機,曹興誠僅大蔡明介兩屆,兩人不但曾是工研院電子所老同事,聯電成立早期更共事一段時間,對半導體界人士來說,曹興誠以半導體霸主叱吒業界;蔡明介因IC設計教父聞名,兩位都是半導體的重量級人物,如今聯電營收就要被聯發科超越,兩位大老要如何合作,外界高度關注。

謝錦銘
2008/9/17    22:07:00
台灣算是跟上此產業發展腳步。奠定了今天的地位。

(轉貼)中國時報  2008.09.14
為網路與數位時代奠基 積體電路五十歲了
中央社
 電腦晶片業界昨天慶祝積體電路發明五十週年;積體電路的發明是一大突破,為網際網路與數位時代奠基。
 五十年前,年輕的工程師基爾比首度展示他設計的積體電路,當時他在美國德州儀器公司工作,由於沒有足夠休假天數去度假,他當年整個夏天待在公司裡研究設計。
 基爾比利用一小片有傳導性的鍺,焊接上電晶體以及其他小零件,將這個焊接組裝稱為「積體電路」(IC)。
 另一名工程師諾伊斯也「同時」在飛捷半導體公司設計他自己的積體電路,但他到大約半年後才公開他的創新之作。諾伊斯後來在一九六八年創辦了美國晶片巨擘英特爾公司。
 根據史丹佛矽谷資料館專案歷史學者勃林的說法,基爾比是第一位展示積體電路的人,但諾伊斯提出能夠量產的積體電路設計。勃林曾出過一本有關諾伊斯的書。
 勃林告訴「法新社」:「在當年,積體電路的時代已經來到」,「當時全世界到處都有人在努力製作類似積體電路的東西」。
 諾伊斯和基爾比在歷史上共同享有發明積體電路的榮耀,積體電路讓電子世界整個改觀。

謝錦銘
2008/9/24    17:31:00
難能可貴!

(轉貼)今日晚報 2008.09.17
工研院與IBM合作 研發新世代記憶體
中央社

 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與IBM合作新世代記憶體Racetrack研發,可讓現有手持式裝置儲存容量擴大100倍!工研院表示,Racetrack記憶體還可實現開機立即使用的功能;研發完成後,預期將取代每年300億美元的快閃記憶體,以及250億美元的硬式磁碟機市場。
 工研院與IBM今天在台北晶華酒店舉行國際合作簽約記者會,雙方分別由副院長李世光、研發副總裁陳自強出席儀式。
 消費性電子產品的行動需求越來越高。李世光說,傳統硬碟機因開機慢,又不易攜帶;而快閃記憶體有讀寫次數限制,存取千次即可能故障。Racetrack則同時具硬碟的低價、高密度,以及磁記憶體可任意讀取、可靠度高等特性,將成為取代兩者的新世代記憶體。
 陳自強說,Racetrack記憶體可在行動終端裝置儲存50萬首歌曲或3500部電影,相當於現有手持式裝置的100倍,為業界目前最具取代硬碟潛力的新興記憶體之一。
 工研院電子與光電研究所副所長徐紹中表示,Racetrack為劃時代創新技術;研發完成後,將可實現立即開機(instant-on)功能;未來可望取代每年300億美元的快閃記憶體,以及250億美元的硬式磁碟機市場。
 Racetrack之外,工研院和IBM今天同時宣布進行Cell/B.E.軟體應用系統技術研發合作,初期以影像系統為發展重點,將導入醫療影像重構、安全監控辨識系統等應用。兩合作案初期預定合作時間為3年。

謝錦銘
2008/10/4    17:43:00
以下報導算是2007/8/25所提報導的後續。

(摘錄)旺宏陳逸舟獲經部產業科技發展獎傑出青年創新獎
2008/10/03 13:20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張建中新竹2008年10月3日電)國內記憶體大廠旺宏電子 (2337) 今天表示,公司前瞻技術實驗室先進記憶體研發部陳逸舟發表的多項相變化記憶體(PCM)研發成果,不僅深受國內外產業界矚目,並榮獲今年度經濟部產業科技發展獎的傑出青年創新獎。

.......

陳逸舟畢業後,2000年加入旺宏電子研發團隊,目前個人已擁有30餘篇論文,並獲得20餘項各國專利;他2003年發表無電晶體相變化記憶體論文,不僅獲得紐約時報與日經電子等國際媒體報導,更間接促成日後旺宏與IBM及奇夢達在相變化記憶體的跨國合作。

旺宏表示,陳逸舟2006年代表旺宏與IBM及奇夢達跨國研發聯盟,發表全世界最微小之相變化記憶體,利用新發明的材料與結構,配合高精度製作技術,突破現有記憶體的微縮瓶頸,驗證半導體技術藍圖 (ITRSRoadmap)10年後技術的可行性。

這篇論文不僅獲選為2006年IEDM (國際電子元件會議)年度最重要論文,陳逸舟更於2007年獲邀於ISSCC(國際固態電子電路會議)發表專題演講,國際知名研究機構Frost&Sullivan也因而頒發旺宏電子2007年亞太地區傑出研發成果獎。

陳逸舟今年不僅獲國際知名會議組織SSDM邀請擔任技術委員,還榮獲經濟部產業科技發展獎的傑出青年創新獎;這是旺宏繼呂函庭之後,第二個研發人員獲經濟部傑出青年創新獎殊榮,也展現旺宏深耕自有產品技術研發有成。

謝錦銘
2008/10/17    22:13:00
(摘錄)今日晚報 2008.10.17
工研院和宏達電獲知名顧問公司創新與研發獎

中央社

 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和宏達電子今天在全球知名企業成長管理顧問公司Frost& Sullivan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辦的二零零八年成長、創新與領導年會上,和......獲頒年度創新與研發獎,這也是第一次有台灣的單位獲得這個獎項。

 ........。

 出席頒獎和年會的工研院院長李鍾熙,透過電話向中央社指出,由於這個獎項除了著重創新、研發能力外,還要兼顧研發科技對社會的影響力及商業、產業化能力,加上並非報名評選,而是獎項評審團自行在全球自行評估,並給予頒獎,因此工研院能和宏達電、塔塔集團一同獲得這個創新與研發獎,感到相當榮幸。

 李鍾熙表示,工研院除了在專利數目及專利被採用的頻率上都在這次獎項評估的全球前百分之五之內外,和產業的密切合作,以及把研發商業化的能力,都是讓工研院獲獎的原因。

 另外,李鍾熙說,工研院最近研發出採用交流電的LED照明技術,讓照明更節能,也讓廠商要採用這項技術時更加方便設計;還有最近研發出的防火材料、複合材料和可捲折的顯示器等,也都獲得肯定,成為獲獎的評估指標之一。

 ........。

 李鍾熙說,與會者都對工研院能兼顧研發、創新與成立多項創新企業及技術商業化的能力感到興趣,他也分享工研院的經驗。

 李鍾熙表示,研究單位最大的資產還是人才,工研院提供開放自由的研究環境和發明獎金、協助傑出人員創業等誘因,同時密切與產業合作,都是工研院留住人才的資本。

 不過,李鍾熙也坦承,面對全球競逐人才的競爭,包括新加坡、香港、馬來西亞、中國等近年來都積極提供更好的政策來爭取人才,台灣已經有些落後,政府應該提供更開放的外來人才政策,才不致於讓台灣在未來的競爭中落後。

謝錦銘
2008/12/11    21:08:00
以前提過的DRAM產業,如今情況又大不同了。以下建議政府應加以考慮。

(摘錄)翻身要魄力 併購美光救DRAM

【聯合報╱張顏暉/半導體研究人員(台北市)】 2008.12.11

台灣的DRAM業在外表上從一個小茅屋,變成一個小木屋,然後成為一個磚瓦屋,而終成今日之高樓。但從來沒有改變的是這些房子都是沒有地基的房子。變成高樓後在對付風雨的侵襲上雖然變得較有防禦力,但如果碰到海嘯,不但自身難保,恐怕傾倒時還要毀損不少周圍的房子。

...........

台灣DRAM產業基本上是靠浮濫的資金與政府的稅制補貼而發展起來的。廿年來投入兆元資金但總淨利為零,今年已經虧損千億台幣,目前還欠銀行四千億台幣。......

.........

然而危機也可以是轉機。如果有足夠的遠見與魄力,也許台灣DRAM恰可靠此次金融危機翻身。

目前DRAM業是南韓三星獨強,美國美光次之,日本的爾必達有技術但是無產能,南韓的海力士一直有財務問題,德國奇夢達已經入土半截,而台灣唯一佔優勢的是產能。台灣DRAM廠的問題是沒有自有技術,而其原因是DRAM製程已有太多的專利,從零開始自行研發是不可能的,只好得過且過不斷的支付權利金。

在這裡我們必須了解,台灣半導體業界不是沒有發展新製程的實力,而只是卡在專利陷阱中動彈不得。因此要救台灣DRAM廠就要讓他們能脫離專利陷阱。

在平時由於技術授權是擁有DRAM技術公司的金雞母,因此買斷技術是不可能的,在金融危機中要買斷技術雖然一樣很不可能,但所有DRAM公司股價不斷滑落,營運及研發資金不足,因此提供了我們借由購併DRAM技術母廠進而打破專利壁壘,能夠擁有足夠的DRAM專利作為更先進製程研發的基礎。

.......若要購併DRAM技術母廠,美國的美光應為首選。美光九日在美國股市的收盤價為二點二美元,市值約十七億美元,換算成台幣約六百億台幣。若以溢價百分之百計算只要一千兩百億台幣就有可能購併美光。

有美光的技術,若能將四大DRAM廠整合為一個台灣DRAM公司,則此公司不但有技術且有產能,能徹底解決台灣DRAM產業的危機。執政者有沒有足夠的遠見與魄力,就看能不能轉危機成轉機。

謝錦銘
2008/12/19    20:43:00
顯示中心主任程章林的哥哥是程章生。程章生也是當年IC計畫,派去RCA受訓的測試工程師之一。他是我設計的CIC001測試程式設計者。因為家庭因素,不久後即離開工研院回家接家裡的事業,而離開科技業。30幾年後,他弟弟也從美國回來加入工研院。真是有緣。

拉出捲軸式的軟性顯示器應該是未來革命性的產品!讓我們拭目以待。

(摘錄)工研院 把OLED螢幕捲起來

【經濟日報╱記者李珣瑛、張建仁/新竹報導】 2008.12.19

智慧型手機拉出捲軸式的軟性顯示器技術,已獲得重大突破!工研院顯示中心昨(18)首度展示超彎曲主動式OLED螢幕,即使捲折時,所播放的動畫仍不受影響,為近年來台灣軟性顯示器技術重大突破。

工研院昨天舉行「2008綠色顯示技術交流會」,顯示中心主任程章林表示,未來將是資訊跟著人走的行動智慧生活。軟性顯示器具有輕薄、易攜帶、成本低及環保特性外,更讓未來的行動生活具備發展多樣創新應用的潛力。

.............

昨天展示的4.1吋主動式OLED,是工研院今年在軟性面板最新突破性的研發成果,完成捲軸手機中,可拉出螢幕的夢想第一步。這款塑膠顯示器的厚度只有0.2公分,彎曲半徑可達到1.5公分以下,超越國際上其他軟性顯示器彎曲表現。

謝錦銘
2009/2/15    17:14:00
康晉公司的故事

去年的某一天,我以股東身份收到康晉宇宙科技公司的一封信。通知公司已經完成清算程序,請股東領回股款。這跟工研院衍生公司有關,在此記一筆。

談到早期工研院衍生公司,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台積電、聯電等。其實康晉公司約與台積電同時期成立。只是因規模小,幾乎讓人忘了它的存在。

話說當年經濟部孫運璿部長請潘文淵先生成立技術顧問委員會(Technical Advisory Committee, TAC)。當時TAC的留美學人專家,很大部份來自IBM及貝爾實驗室。他們對我國科技產業發展,有很大的貢獻。這些也是讓人津津樂道的故事。

隨著參與時間及技展計畫的增加,學人專家對國內產業情況更瞭解。幾位來自IBM的專家覺得電腦應用有商機。於是就提出營運計畫書,成立了康晉科技公司。

就我瞭解,公司營運是以電腦監控為核心技術的系統。在工研院及當事人同意之下,將一些人移轉至康晉科技。同時也開放工研院同仁參與認股。個人就因此成為股東。這算是一次小規模的衍生公司。時間比台積電還早一點。可能是聯電後由電子所衍生的第一家電腦技術相關公司。

康晉科技公司營運前幾年,也有另一家宇宙科技公司經營相同的業務。因為相互競爭,使得雙方營運都不很順利。於是,就合併成一家公司。並改名為康晉宇宙科技公司。

就記憶所及,三十幾年來,公司似乎只有一次配發股利。然後每年都在虧損。幾年前,開始第一次減資以補償帳面虧損,然後又進行第二次減資。其中退還少數現金。三、四年前董事會決定結束營運。經股東大會通過,開始進入清算過程。終於去年完成清算,再退給股東一些現金。

估計清算後退回的現金約為第一次減資前的10%。這與投資台積電獲利千百倍比較,真是命運大不同。

謝錦銘
2009/2/18    17:56:00
抱歉。在此更改前述:「估計清算後退回的現金約為第一次減資前的10%。」

重心回想,我認為兩次退回的現金合起來,遠低於第一次減資前的10%。

謝錦銘
2009/2/19    20:27:00
終於成立了。但是它不像工業技術研究院是依立法條例成立的。

(轉貼)商研院昨成立

【聯合報╱記者朱婉寧/台北報導】 2009.02.19 03:23 am

經商業界催生超過七年,比照工業技術研究院構想成立的財團法人商業發展研究院昨天成立。商研院副董事長張平沼表示,今年計畫針對連鎖零售、連鎖餐飲、3C通路及觀光服務等四大產業培育人才;也將畫針對放無薪假的員工進行職業訓練。

商研院由企管大師司徒達賢任董事長、張光正擔任院長。

經濟部長尹啟銘指出,商業目前已占我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七成;但商業研究作品只占所有研究的7%,遠不及先進國家,成立商研院希望能綜合產業及學術的智能,提升商業服務業人才的水準。

司達賢達表示,初期課程會以銜接業界與企業界落差為主。

謝錦銘
2009/2/20    18:04:00
(摘錄)美光?爾必達?由新DRAM公司CEO決定

【聯合晚報╱記者徐睦鈞/台北報導】 2009.02.20 02:56 pm

政府將在本月底前公布DRAM業整併的基本架構,據了解,經濟部目前較為明確的方向是會先成立一家新公司,至於要選擇美光或爾必達陣營,傾向將交由選定的CEO人選來決定,目前被經濟部鎖定,符合資格的業界大老包括史欽泰、胡定華、宣明智,最後將由誰出馬,下周揭曉。

經濟部目前對DRAM整併的架構有初步雛型,將成立一家新公司,然後由國發基金投入700億元資金,技術來源則以美光、爾必達美日兩大陣營擇一擔綱,外傳新公司的名稱為「Taiwan Memory」,....CEO的人選則傾向由國內半導體產業大老,但非目前線上DRAM公司的經理人為主,以利整併的進行。

........

據悉,經濟部之前已鎖定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以及施振榮,不過,兩位大老的意願不高,而論國內半導體產業輩份,則以前工研院電子所所長史欽泰,以及資歷相當的胡定華,較具資格,且目前都不在DRAM公司服務,而前聯電集團副董事長宣明智,也是人選之一。

至於會由哪一個陣營主導新公司,就目前政府的立場,雖說會交由選定的CEO人選決定,但基本上,經濟部的原則是,不想概括承受太沉重的負債,且要綁技術,只要能夠綁技術,政府才願意進行下一步的談判。

謝錦銘
2009/2/20    22:29:00
(摘錄)工商時報  2009.02.20
DRAM整併召集人 月底敲定

侯雅燕/台北報導

 經濟部預定在2月底以前,公布DRAM產業整併架構以及負責推動的召集人。據了解,前任工研院院長史欽泰、前旺宏董事長胡定華,以及華邦電副董事長楊丁元,都是經濟部可能考量的人選。

......

 對於經濟部鎖定的召集人所需條件,尹啟銘表示,必須德才兼備、對半導體產業非常專業、以及於半導體產業有相當地位和份量。他說,目前正就幾位特定人選持續徵詢其意願,他們也正在考慮中。

 ......

 據指出,史欽泰與胡定華等人均對國內半導體很有貢獻。於1976年,政府推出積體電路計畫(RCA),他們第一批到美國受訓的工程師,其在半導體地位顯然可見。而業界人士更分析,史欽泰呼聲最高,因其開啟半導體產業新頁外,包括協助聯電、台積電、世界先進等衍生公司設立。

 尹啟銘強調說,若考量整合美、日技術困難度高,投注資源也較多,目前要看那一方面提供比較好的條件,而「技術生根」台灣是選擇策略伙伴的重點。

 據了解,經濟部希望由意願者整合成立一家新公司,並購買美光或爾必達技術。不過,從現有情勢來看,爾必達態度最為積極,台日整合是目前最快速達成整合的方案。由於美光擁有DRAM與NAND Flash技術,先前經濟部要求美光切割DRAM技術給台灣,對美光而言則有困難。

蔡鴻謀
2009/3/11    12:04:00
【鉅亨網記者葉小慧•台北】 經濟部技術處今(10)日與工研院共同發表軟性電子 研發成果「電子紙」,不但取得 217件「膽固醇液晶」 及反射技術專利,技術性高居全球第一,現場也展示號 稱長度無限度,可能是目前全球最長的連續性軟性液晶 電子紙。

據了解,電子紙等軟性大尺寸面板,已經吸引眾多 國際面板廠,有別於電泳式技術的膽固醇液晶,吸引三 星(005930-KR)、夏普(Sharp)爭相投入,擁有綠色黃金 產業的魅力,國內面板二虎友達 2409(TW) 、奇美(3009 也有高度興趣,已參與工研院先期研發。

工研院院長李鍾熙與顯示中心主任程彰林表示,電 子紙研發至今,擁有可無限制重複使用,符合環保節能 的特性,而且在沒電的情況下,資訊仍可停留,不會消 失;再來是不需要背光,不像手機需要背光源,不管在 太陽光或一般光線下都可閱讀;此外,也能進行剪裁、 摺疊,又輕又薄。

工研院所研發的軟性電子技術,已取得 217件「膽 固醇液晶」及反射技術的專利,初期以廣告招牌、電子 標籤、電子書等應用為主。程彰林指出,軟性電子每年 產值平均複合成長率高達 65%,未來可進一步發展為大 面積數位看版、情境壁紙、數位書畫等創新應用。

此外,電子紙未來發展,可利用高影像顯示及自動 發光特性,可播放多媒體影音,也適合高階可攜式行動 裝置如筆電、手機等,商機龐大,因此工研院預估,軟 性電子可協助面板及電子產業,從不景氣漩渦中崛起, 為台灣找出新商機。

事實上,在金融風暴衝擊下,正經歷產業景氣底部 的面板產業,也注意到了軟性電子在未來崛起的無限商 機,紛紛大動作布局,友達集團在本 (3)月初即宣布, 投資 3000萬美元,折合新台幣約 10餘億元,取得美國 SiPix Imaging共 31.58%的股權,整合電子紙
上游材料 ,為下半年量產電子書與電子標籤等產品做準備。

相關照片在我的網站
http://picasaweb.google.com/tsaihmphoto/pxFnvE#

謝錦銘
2009/3/11    17:51:00
(轉貼)2008年傑出科技貢獻獎 10人獲殊榮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即時報導】 2009.03.11 03:27 pm

行政院今天公布二00八年傑出科技貢獻獎,共有五案十個人獲此殊榮。得獎的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經理黃勝邦、組長朱慕道及晶元光電董事長李秉傑等人,因促使LED普及化,應用於車輛及交通號誌領域內,突破美、日技術限制,使台灣LED產業出口量成為第一。

謝錦銘
2009/4/4    19:52:00
個人印象中,蕭任經濟部長時,並未特別重視工研院。可能他是貿易系統出身的關係。

(轉貼)中國時報 2009.04.04 
蕭萬長勉工研院 帶動台灣未來新產業
陳權欣/竹縣報導

 副總統蕭萬長三日到工研院視察,並參觀「節能減碳」、「生醫科技」、「智慧生活」、「寬頻網路」四大類科研成果。蕭萬長肯定工研院提升台灣產業技術水準及國家整體競爭力的貢獻,也期望借重工研院的科技創新,帶動台灣未來新產業。

 蕭萬長昨天是在經濟部次長黃重球、工研院董事長張進福、院長李鍾熙陪同下參觀工研院,他強調,工研院擁有最完整的技術團隊,綿密堅實的產業互動網路,是政府在推動產業發展,需要借重及仰賴的重要夥伴。

 他同時也感謝工研院積極推動擴大協助產業方案,幫助產業界度過難關。

 李鍾熙則在簡報中指出,活用科技的能力是帶動台灣下一波技術升級最重要的力量,唯有拉高創新的切入點,才能協助產業面對挑戰。

蔡鴻謀
2009/4/6    10:17:00
有圖有真相

蕭副總統三日到工研院視察

http://www.wretch.cc/album/tsaihm

Faustina
2009/4/6    11:52:00
煩請謝伯伯評論一下以下這則新聞,謝謝!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Under new management
Apr 2nd 2009 | DRESDEN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Chipmakers were suffering even before the global economic downturn. Recession is heightening the pain and highlighting changes in structure and ownership.

MOST tourists come to Dresden to view the city’s architectural wonders. Beautifully rebuilt, the Frauenkirche (Church of Our Lady), for instance, reveals no hint that its huge cupola once crumbled after a rain of British bombs. But the capital of the German state of Saxony also has more contemporary attractions—at least for technically inclined travellers. It is the hub of one of Europe’s biggest technology clusters. Silicon Saxony, as the region has come to be called, boasts 1,500 high-tech firms employing 43,000 people, most of them in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Yet industrial tourists had better hurry. Recently Silicon Saxony has taken some hits that have weakened its foundations. On April 1st Qimonda, a maker of memory chips and the cluster’s largest employer, mothballed its factory, having been forced into insolvency earlier this year. Its last hope is to be bought by an outside investor lured by money from the Saxon government. Inspur, a Chinese computer-maker, is among those expressing interest in Qimonda, which has developed some cutting-edge technology.

At Dresden’s other big “fab”, as chip-fabrication plants are called, is an indicator of another change that may prove just as damaging. There is a new logo at the entrance: visitors are no longer welcomed to AMD but to Globalfoundries. AMD, a maker of microprocessors for personal computers (PCs), decided last year to spin off its fabs into a separate company and to sell a majority stake to investment funds controlled by the government of Abu Dhabi. A good deal of production, some fret, may eventually move from Dresden to the Gulf.

The likely death of Qimonda and the birth of Globalfoundries have turned Silicon Saxony into an industrial showcase of a very different kind. It is a visible token of how hard recession around the world has hit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which had already been weakened by one of its periodic downturns. Just as important, it demonstrates the longer-term upheavals in the industry. The semiconductor business is becoming less vertically integrated and more concentrated. And its centre of gravity is shifting eastwards.

Despite a few signs that the worst may be over—Asian chipmakers’ share prices soared recently after shortages were predicted—the industry is still in the midst of the longest slump in its 50-year history. If market researchers are right, it will shrink again in 2009 before resuming growth in 2010. iSuppli, one such forecaster, thinks that revenues will fall by more than 20% this year, to $205 billion (see chart 1). Other observers have been making similarly gloomy predictions.

To understand why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has been so pummelled, think of integrated circuits (ie, chips) not as tiny pieces of silicon engraved with millions of transistors, but as an essential resource. Before long every man-made object will come with at least one embedded microchip (see chart 2). Jerry Sanders, AMD’s founder, once called chips “the crude oil of industry”. This seems apt: integrated circuits have become the grease of the information economy. The flip side is that chipmakers have come to depend increasingly on the health of the rest of the economy.

The chip cycle

However, the industry’s own economics are also to blame. Even without the world’s wider troubles, these would have caused problems. In explaining how, Dan Hutcheson, chief executive of VLSI Research, a consultancy, likens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to a different industry: farming. Investment decisions have to be made long before products can be sold. Chip farmers have to spend billions and wait years before they can start etching circuits onto “wafers”, those thin disks of semiconductor material, the size of pizzas, which are sliced into hundreds of chips at the end of the production process.

This goes a long way towards explaining why chipmakers, like farmers, have a tendency to oversupply the market, particularly if they sell memory chips, an undifferentiated product (like winter wheat). Even if prices fall below costs, they have an interest in keeping their fabs humming, in order not to lose their heavy upfront investment and to recover the variable costs. What is more, they are caught on a “technology treadmill”, in the words of Mr Hutcheson. Competition forces them always to employ the latest technology, which both increases output and puts pressure on prices.

Finally, just as in agriculture, governments further fuel this innate tendency to oversupply. In prestige, national security, industrial policy or just a desire to create jobs, politicians have always found a reason to support their semiconductor industries, mostly with cash. Silicon Saxony, for instance, has received more than 1.5 billion (nearly $2 billion at today’s exchange rate) from the state of Saxony alone, much of it to coax AMD into investing.

Asian governments have been the most active. Thanks to Taiwan’s industrial policy, more than half of the world’s chips are now made there. Support from the South Korean government made Samsung and Hynix the world’s biggest makers of memory chips; they supply about 50% of this segment. China seems intent on turning its semiconductor companies into market leaders at almost any price, above all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or SMIC. All this explains why of the 40 fabs under construction in 2007, 35 were in Asia, three in America and only two in Europe.

Not surprisingly, at times supply far outstrips demand. From 2002 until last year Asian makers of memory chips, especially, invested as if capital were free—which explains why everybody is now bleeding money. In July 2007 the price of a DRAM (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 chip with a capacity of 512 megabits was more than $2. In early April it was about 50 cents. Smaller makers cannot cope. Qimonda, for instance, piled up losses of about 1.5 billion between October 2007 and June 2008. Its revenues were only 1.3 billion.

Given the scale of the losses and the screaming from other industries, governments look less inclined to help this time. Even Taiwan is having second thoughts about an ambitious plan to save its memory-chip industry, announced only last month. The idea is to merge and bail out the country’s six makers of memory chips, which have lost $12.5 billion in the past two years and accumulated $11 billion in debts.

Even if Taiwan were to let these firms fail, which is highly unlikely, supply would still exceed demand, according to iSuppli. Global sales of memory chips will not start growing again before next year. And growth will not reattain its 2006 rate before 2015.

Whatever happens to Qimonda and its Taiwanese rivals, the current crisis is sure to speed up two seemingly contradictory long-term trends in the industry. It is consolidating, in that the manufacture of chips is becoming concentrated among fewer companies. At the same time, it is splitting up, in that more companies are specialising in design, and contracting out or quitting the making of chips. Both developments are mainly the consequence of what has come to be called “Moore’s Second Law”, an economic counterpart to a better known observation by Gordon Moore, one of the founders of Intel, the world’s biggest chipmaker by revenue.

The original Moore’s Law is usually summarised thus: the number of transistors on a chip doubles every 18 months. In fact Mr Moore first predicted this would happen every year and later changed his forecast to every two years; the average has become his law. Mr Hutcheson points out that Mr Moore made more than a purely technical prediction. He also stated that the cost of an integrated circuit would stay the same, a halving of the cost per transistor with every doubling of the number.

This has turned out to be essentially correct, but progress has come at a high price. The ever more sophisticated equipment required to make semiconductors has been getting dearer with every iteration of Moore’s Law. The most advanced chips are built using 32-nanometre technology, meaning that transistors are now so tiny that more than 4m can fit on this full stop. Lithographic tools for transferring Lilliputian circuitry onto a wafer cost up to $50m a pop. To reach the economies of scale needed to make such investments pay, chipmakers must build bigger fabs.

Rising fixed costs give rise to Moore’s Second Law: as the cost of transistors comes down, the cost of fabs goes up, albeit not at quite the same rate. In 1966 a new fab cost $14m. By 1995 the price had risen to $1.5 billion. Today, says Intel, the cost of a leading-edge fab exceeds $6 billion, including all the preparatory work. And the Taiwanese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mpany (TSMC) has built two “GigaFabs” for between $8 billion and $10 billion each, which would buy you four nuclear power stations. The output of such monsters depends on the mix of products, but they each could easily churn out 3 billion chips a year.

These ever-increasing costs and the need for specialisation have caused the industry to splinter, says Derek Lidow, iSuppli’s chief executive. Originally, all chipmakers were vertically integrated, meaning they designed the chip, built the tools to make them, ran the fabs and added the necessary connectors. As costs went up and certain activities became more and more complex, they were spun out to spread expenses and know-how. Semiconductor equipment, design software and packaging have long been done by separate companies. But the past ten years have seen the rise of “fabless” firms, which merely design integrated circuits.

Now established chipmakers can no longer afford to develop their own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or even to run their own fabs. To share the pain, IBM, Samsung and others have teamed up to use chipmaking technology jointly. Some firms, such as Texas Instruments, have chosen to go “fab-lite”, meaning that they have their own fabs only for certain chips. Others, such as AMD, have spun off manufacturing completely (although AMD’s decision had much to do with a lack of cash after it bought ATI, a maker of graphics chips, for $5.4 billion in 2006).

Hence the rise of “foundries”, the smelters of the information age. These are essentially contract manufacturers. Although far from household names, they are huge companies, churning out about one quarter of the world’s semiconductors. The biggest, TSMC, has a manufacturing capacity greater even than Intel’s. Its revenues grew at an annual average rate of 13% for several years, topping $10.6 billion, before falling by almost a third in the last quarter of 2008.

TSMC also illustrates a corollary of Moore’s Second Law: even the biggest chipmakers must keep expanding. Intel today accounts for 82% of global microprocessor revenue and has annual revenues of $37.6 billion because it understood this long ago. In the early 1980s, when Intel was a $700m company—pretty big for the time—Andy Grove, once Intel’s boss, notorious for his paranoia, was not satisfied. “He would run around and tell everybody that we have to get to $1 billion,” recalls Andy Bryant, the firm’s chief administrative officer. “He knew that you had to have a certain size to stay in business.”

Grow, grow, grow

Intel still appears to stick to this mantra, and is using the crisis to outgrow its competitors. In February Paul Otellini, its chief executive, said it would speed up plans to move many of its fabs to a new, 32-nanometre process at a cost of $7 billion over the next two years. This, he said, would preserve about 7,000 high-wage jobs in America. The investment (as well as Nehalem, Intel’s new superfast chip for servers, which was released on March 30th) will also make life even harder for AMD, Intel’s biggest remaining rival in the market for PC-type processors.

Two other long-term developments also point towards further concentration of chipmaking. The first is technological change beyond that ordained by Moore’s Law. Fully automated “lights-out” fabs are in operation. Within a few years fabs will be producing wafers with a diameter of 450mm, up from 300mm now, making them even more productive. “When the industry goes to 450mm and this happens at 22 or even 11 nanometres, it is conceivable to have one factory handle all our needs as a company,” says Mr Otellini. He adds, however, that Intel would never put all its eggs in one basket.

The other development is the maturing of the industry. Its annual growth has slid from double digits in the mid-1990s to an average of around 5% since then. And since 2004 the profitability of chip firms has dropped steadily as many chipmakers have lowered prices to expand their markets. In the future, only three types of semiconductor firm will make a decent return, predicts Mr Lidow: those with unique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ose happy to make commodity chips; and those with enough cash to achieve unprecedented scale.

How far will consolidation go? High-ranking executives at leading firms, who prefer not to be quoted, give similar answers. In the long run, they say, there will be only three viable entities, at least at the leading edge of chipmaking: Samsung in memory chips, Intel in microprocessors and TSMC in foundries. The rest will be “nationalistic” ventures in need of regular government bail-outs.

Yet such predictions may be a little off the mark. Largely because of that nationalism,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is unlikely to end up as a bunch of near-monopolies. The Taiwanese are unlikely to let the South Koreans rule the memory roost. The newly founded Taiwan Memory Company (TMC), which is to take over the six local firms, could become the core of a global memory giant. It will hook up with Elpida Memory, Japan’s sole maker of memory chips. TMC is also said to be interested in Qimonda.

As for microprocessors, in the fast-growing market for netbooks and other mobile devices, Intel has to do battle with many “fabless” firms, most of which build chips based on designs by ARM, a British company. What is more, after spinning off manufacturing, “our customers no longer have to ask: is AMD able to invest in the next generation of manufacturing?” says Dirk Meyer, the firm’s chief executive. And Abu Dhabi’s investment in Globalfoundries is part not just of its preparations for the post-oil age, but also of a long-term plan to create a “global” alternative to foundries in Taiwan and mainland China. The company will build a fab in New York state and perhaps one day in the Gulf state.

Whatever the precise number of firms,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will be highly concentrated and much of it will be dominated by Asian companies. Does this matter? From a purely economic standpoint, probably not much. The industry’s extreme capital-intensity is certainly a barrier to entry, and in theory a market with only a few suppliers is ripe for rigging. But chipmakers are unlikely to be able to extract a disproportionate rent or restrict supply—or even to try. For one thing, the industry has a history of intense competition. This is especially fierce among Asian national champions, for which prestige plays a big role. More important, the global production network of the information-technology industry is much too interdependent. If foundries, for instance, took a much larger piece of the pie, others in the value chain, such as chip designers, would find it hard to survive.

From a political perspective, the shift towards Asia could matter much more—especially for Europe. Although America has lost much of the “back end” of chipmaking—the packing and testing—to Asia, it still is the home of many leading-edge fabs, notably those run by Intel. Intel’s finances, thanks to its dominance, are still healthy, but the big European chip firms such as STMicroelectronics (revenues of $9.8 billion in 2008), Infineon Technologies ($6 billion) and NXP Semiconductors ($5.4 billion) are struggling. NXP has just announced a financial restructuring to lighten its debt burden of nearly $6 billion.

Worse,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Europe’s market share in semiconductors has dropped from more than 23% to about 15%, according to Future Horizons, a consultancy. A recent report by the European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 (ESIA), a lobbying group, listed some of the reasons for this erosion: the appreciation of the euro, much more generous subsidies in other regions and lagging R&D spending. If governments do not act soon, the report concludes, chipmakers will continue to migrate elsewhere and put Europe’s competitiveness at risk.

Although sophisticated chips are an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many European exports, from cars to medical equipment, the answer is unlikely to be a splurge of taxpayers’ money. A lot has already been spent on manufacturing, to create jobs. But this approach will work even less well in the future. Trying to draw level with Asia in chipmaking would be futile.

What is more, although there has been a lack of spending on research, the real problem has been a lack of successful commercialisation. What Europe’s semiconductor industry—and its technology sector as a whole, for that matter—badly needs is a better environment for entrepreneurs, says Dan Breznitz of the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a specialist in the global IT industry. Because Europe’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has been dominated by big, hierarchical companies, fabless firms are still rare. In Israel, by contrast, with its newly entrepreneurial culture, they have multiplied. Europe, argues Mr Breznitz, is still too focused on manufacturing.

Europe could stage a comeback, some say, should an old idea finally take off: “mini-fabs”—small, flexible and agile production units. Such a revolution has happened before, in steel: giantism once seemed insuperable, yet today plenty of steel is made in “mini-mills”, which use scrap as raw material. Might the foundries of the information age one day be under a similar threat? Maybe. But experts are right to be sceptical: transistors may get ever smaller, but in chipmaking scale rules.


謝錦銘
2009/4/7    17:40:00
抱歉!上述文章字小,又是長篇的英文。我需要時間。

謝錦銘
2009/4/30    11:15:00
抱歉,拖延太久了。可以有太多理由。其中一件是我正在老家附近蓋房子。碰到許多新經驗。

上述文章從德國矽谷奇夢達(Qimonda)與AMD德國廠情況點出,作者認為歐洲已經在半導體產業的製造競爭上上完全崩潰了。就歐洲人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接著就製造技術的發展展望,推斷出以下幾項結論:
1. 供過於求,業者虧損急劇擴大。尤其全球記憶體晶片的銷售,要到二○一五年後,才重新達到二○○六年的銷售額。許多公司陷入經營危機。
2.主要公司高層認為,未來晶片製造將集中於少數公司,全球只有三星、英特爾及台積電三家公司可存活。
3. 其他的業者則基於國主義考量下,將由各國政府按時紓困才能生存。例如台灣成立TMC以整合DRAM產業的案例。
4. 產業發展已趨成熟,年成長率從九○年代中的兩位數,跌落到平均大約五%;二○○四年以來,晶片公司獲利率穩定下降。
5. 產業整合趨勢轉向亞洲,美國受到波及小;歐洲業者則是最大的受害者。如意法半導體、英飛凌及NXP半導體,經營都陷入掙扎,歐洲競爭力將瀕於危險。德國奇夢達(Qimonda)則已進行破產了。AMD德國廠則由產油國投資轉型為晶圓代工,且重心將逐漸轉離歐洲。

我對以上大部分敘述同意,但是有些補充。

以上的結論乃基於未來的晶圓廠是最先進的“GigaFabs”。其晶圓直徑將由300mm(12吋)變成450mm(18吋)。這表示晶圓增加的面積將超出既有的一倍以上。加上刻劃的線條愈來愈小以及材料堆疊技術愈來愈進步所增加的密集度,“GigaFabs”產能將增加非常多。估計單一廠,每年就可”攪拌”出30億顆晶粒。如何找到足夠多的產品以餵飽此「怪獸」才是第一個挑戰。

其次是經費的挑戰。蓋“GigaFabs”廠房的費用,Intel估計將超過美金60億元,而台積電估計則在美金80億至100億之間。足以購買四座核能電廠。全世界有能力負擔這樣龐大建廠費用的廠商一定非常少數。甚至某些國家舉國之力都望塵莫及。

基於上述的理由,才推測出前述結論。尤其是第2點,更使不少人驚慌。怕從此這三家公司聯合壟斷產業。但是事情並非如此簡化。各位如能找到我以前提過的留言。大約30年前就有人預測,以後全球的IC製造會剩5家。今日的預測只能算是當年的續集而已。

實際上,並非所有的IC產品都須要用最先進的製造技術。因此,雖然現在由台積電、聯電、中芯、Charter等佔有晶圓代工絕大部分市場,仍然有世界先進、元隆等小公司的生存空間。只是在記憶體產品方面小公司及沒能擁有技術專利的公司就困難多了。

其實,該文作者已經自己給了答案了。以前鋼鐵業也曾經集中於少數大廠,然而今天仍然有許多“mini-mills”。同理,未來IC製造三巨頭外,應該還有雖然規模小,但卻應變快速且富彈性的“mini-fabs”存在的環境。

Faustina
2009/4/30    20:47:00
非常感謝謝伯伯的解說與分析。

最近這半年多以來,我也忙於自己的工作、信仰生活與各種新事務的學習;除了因為個人業務要求,必須要緊盯亞太地區的政經發展之外,公餘除了維持英文與西班牙文的使用,也學日文、法文與汽車駕駛,同時致力於把外國語文的學習與使用,與我天主教教友的信仰生活結合在一起。

所以您退而不休的忙碌我十分能理解,更要再次謝謝謝伯伯百忙之中的回應!

謝錦銘
2009/6/25    19:06:00
以前提過的。似乎台灣將有新技術領先的機會。

(摘錄)技術自主 台廠新契機

【經濟日報╱記者/ 何易霖】 2009.06.25 04:57 am

記憶體關鍵技術過去多由三星、東芝等國外大廠壟斷,近年來台灣記憶體廠積極與這些大廠合作、共同研發,藉逐步取得技術主導權。

PCM時代來臨後,可能.....,成為台廠新契機。

在既有技術無法與一線大廠抗衡下,台灣廠家積極研發新世代記憶體技術,PCM就是一個例子,包括工研院、旺宏等都不遺餘力。

連台灣記憶體公司(TMC)都堅持要有「技術自主」的空間,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打破「台灣專作記憶體代工」的形象。

這些新世代的布局如今陸續有了不錯進度,以旺宏研發PCM為例,證實可發生在20奈米尺寸以下的相變化元件上,成為國際間最具份量的PCM技術擁有者之一,實力不容小覷。

.....

若能掌握這次記憶體技術大換血的時機,取得領導地位,搭配產能優勢,勢必更加銳不可檔。

GLAX
2009/7/5    15:35:00
謝前輩您好:
身為一個後進的晚輩,看到您分享這些內容十分的感動。我自己參考了小八網站(http://little8.tw)和前輩在其他版面的文章,整理成一份新的文件。在此與您分享整理的內容,若有任何錯置和不妥之處請您不吝告知:

http://www.badongo.com/file/15839136

礙於公開網路和版權的緣故,檔案有做加密的動作。非常歡迎前輩來信索取原始檔:glax.chen◎msa.hinet.net (◎請用@取代)。也期待能在更多場合看見前輩的著作和相關評論,給晚輩們一點指引^^

敬祝

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_^

玫瑰
2009/7/8    21:29:00
謝大哥感念孫老爹對臺灣的貢獻和無私的精神
而在追思館駐守
有謝大哥在此提供
專業的知識並分析和分享對臺灣如此重要的領域
我也覺得真是很幸運的一件事

謝錦銘
2009/7/26    21:37:00
以下摘錄自GLAX原文。他是大學生或研究生。

『二次整理的原由
因工作的需求,無意發現謝錦銘先生撰寫的回憶。這些當年的故事彌足珍貴,告訴我們成功並非理所當然,是很多前輩們堅持且辛苦打拼的成果。台灣IC設計成果是我們共同的驕傲,這是專屬於台灣人的共同回憶。「不知自己來自何處的人,也不會清楚該往哪去」。時下的年輕人,有著很多的迷惘,更應該參考前輩們的故事。晚輩希望能做點整理,並將這些故事發揚出去,才不會可惜了這些寶貴回憶。
在我之前,小八網站(五年八班)已經整理過一次,所以本次整理稱為二次整理,以做區隔。整理範圍從2006年2月到2009年6月。小八網站的整理範圍大約為2006年2月至7月。

二次整理的編輯註記:
•除了謝錦銘先生之外,其他網友們也講了許多當年的故事。由於本篇整理的內容70%都是出自於謝錦銘先生,因此編排上以謝錦銘先生的內容為主,其他網友為輔。
•原始的內容呈現的樣式並非如此。原汁原味的討論內容請參考「引用資料的來源」。
•編排過的內容並沒有經過謝前輩和網友們的認可,所以本篇內容不代表這些專家前輩們的立場。此外,整理的時間有限,難免疏忽。若有錯置或任何不妥當之處懇請不吝指教。』

有年輕朋友願意認識這些故事。而且把它整理在別的網頁。因而可讓更多人知道。應該謝謝他。

利用重讀機會,發現不少錯字。好在絕大部分是電腦輸入的同音字。還能看出原意。以後若再整理,再改正。其中有些乃取自照片說明文字。在無照片配合時,可能讓讀者對內容無法完整瞭解。GLAX列有「引用資料的來源」。要進一步瞭解的朋友,不難找到原網頁。

這段發生於三十幾年前的故事,可以說改變了全世界高科技的發展。尤其對半導體產業的影響更大。前面Faustina引用的文章,足以說明。這表示台灣雖然不大,只要好好做,就能讓世界看到。

謝錦銘
2009/8/26    19:19:00
(摘錄)工商時報  2009.08.26
恩智浦推動新摩爾定律

涂志豪/台北報導

 多年來摩爾定律(Moore's Law)推動了半導體產能提升,也帶動了產業驚人的發展,......,獲得更高生產力。

 但是,IC產業的經濟及社會發展,正在推動半導體世界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與改變。由於半導體產業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先進CMOS技術系統單晶片開發成本居高不下,隨著實體體積持續微縮,最終將導致摩爾定律走入歷史。

 恩智浦半導體(NXP)資深副總裁暨技術長Rene Penning de Vries表示,消費者需要的產品附加價值,不再僅是產能持續提升下的消費性電子產品,而是需要新型的智慧型產品。簡單來說,社會發展趨勢將推動新摩爾定律(More-than-Moore),利用這種方式,以實際需求為依歸的半導體創新,通常能夠得到合理的回報,並能讓人類生活從更快到更好(From living faster to living better)。

 他表示,....,IC創新有助於提升安全性,克服交通阻塞,並可提供行動族群即時的資訊、娛樂與服務。

 此外,Rene Penning de Vries也舉出許多應用案例,都是藉由現有CMOS技術與「新摩爾定律」技術而實現,......。這些發展面向配合多重技術裝置的演進趨勢,也將影響設計與架構方法、開模(modelling)與規格、以及系統架構的開發工作等。目前的協同合作研發模式將會改變,並從中產生出新的半導體生態系統(eco-system),及客製化與創新的解決方案。

 ......,新摩爾定律的應用趨勢有助於創新,創新在半導體產業仍是成功基礎的必備條件,且不再只有一種方式。

謝錦銘
2009/9/7    19:39:00
以下報導跟Faustina的問題相關。石油國家進軍IC晶圓代工是完真的。

ATIC斥資18億美元買下特許62%股權
2009-09-07 新聞速報 【時報-記者巫彩蓮綜合外電報導】

阿布達比主權基金ATIC(Advanced Technology Investment Company)以每股2.68新幣,總金額25億新幣(18億美元)買下特許半導體,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控股(Temasek Holdings)持有特許半導體62%股權,淡馬錫亦發出聲明支持該合併案。

ATIC積極進軍半導體領域,日前宣布與超微(AMD)共同投資「The Foundry Company」,進軍晶圓代工業務,AMD、ATIC分別持股44.4%以及55.6%,外界認為「The Foundry Company」有可能威脅到台積電(2330)接單。

謝錦銘
2009/10/1    19:34:00
曾經討論過的議題。開放總比管制好。目前TFT LCD好像走相同的路。可能讓韓國人獲益!

(摘錄)晶圓廠登陸 外資嫌晚

【經濟日報╱記者陳碧珠、何易霖/台北報導】2009.10.01

對於政府開放12吋晶圓廠登陸,以及主導台灣DRAM產業再造案,外資圈認為腳步太慢。

.....

針對政府宣布開放晶圓及面板產業年底登陸題材,但高盛證券亞太區半導體分析師呂東風昨天表示,從時間來看,是稍微晚了一點,從獲利角度來看,且目前到大陸建廠也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呂東風強調,開放登陸長期對於晶圓代工產業來說,仍然是好事一件,業者有了新的選項,若是聯電能夠順利合併蘇州和艦,對於未來在中國的投資將更為便利。

呂東風指出,像是台積電是市場公認最有競爭力的晶圓代工業者,在大陸也設立了八吋廠,但到現在也尚未獲利,這就說明了經濟規模的重要性,如果能夠在中芯成立以前到大陸設廠,會是比較好的時機。

.......

謝錦銘
2009/11/16    17:52:00
工研院成果。詳情請至http://edm.itri.org.tw/enews/epaper/9810/a01.htm 。

台灣科技,世界爭光
文/ 魏茂國 攝影/ 鄒福生

9月14日是歷史性的一刻,華爾街日報公布2009年Technology Innovation Awards得獎名單,來自工研院電光所的超薄音響喇叭(fleXpeaker)獲得消費性電子類首獎;此外,在美國科技領域極富盛名的R&D雜誌,也於9月號公布了素有科技界奧斯卡獎之稱的R&D 100 Awards,工研院材化所的鋰電池安全裝置STOBA技術獲得此殊榮;同時,由超薄音響喇叭所發展的創新應用「隨身包廣播」,也獲得國際工業設計大獎red dot最佳設計獎。技術上的突破,思考及策略的創新,讓今年工研院在國際上發光發熱,這些殊榮所代表的,不只是工研院本身的技術成就,更為台灣相關產業,開創了無限可能的未來。

謝錦銘
2010/1/7    17:41:00
以下事若經確認,表示在智慧財產權的戰場上,我們不再處於完全的守勢。已經可攻擊世界大廠。這是三、四十年來,累積的成果。

(摘錄)義隆電 傳獲32億和解金

【經濟日報╱記者曹正芬/台北報導】 2010.01.07 03:23 am

市場昨(6)日傳出,義隆電控告蘋果侵犯其多指觸控專利一案,雙方已有和解共識,蘋果將支付義隆電可觀和解金,外傳高達1億美元(約新台幣32億元)以上,有利挹注義隆電獲利;但義隆電昨天不願回應這項傳聞。

義隆電近年切入觸控應用領域頗有斬獲,累積不少專利,先前曾與新思國際 (Synaptics)互控侵犯觸控相關專利,雙方稍後於2008年10月和解,以交互授權收場;義隆電隨後在去年4月向美國北加州地方法院提起訴訟,控告蘋果侵犯其多指觸控專利。

據了解,義隆電與蘋果將於2月11日進行和解會議。外界認為,雙方和解機率頗高,義隆電將可獲得蘋果可觀賠償金。考量蘋果iPhone、即將推出的iSlate等產品都與觸控有關,義隆電也可能依蘋果日後產品出貨量抽取一定比率費用。

市場認為,義隆電與蘋果侵權官司若能達成和解,將具指標意義,對義隆電未來拓展觸控市場將大有助益。義隆電昨天對市場傳聞不予置評。

.......

謝錦銘
2010/1/7    19:33:00
若有一天,聯電真的變成阿布達比的公司,當年參與RCA IC技術移轉計畫成員的感受,一定感慨萬千!

(轉貼)阿布達比創投 傳要併聯電

【經濟日報╱記者溫建勳、陳碧珠/台北報導】 2010.01.07 03:23 am

外資圈傳出,去年買下新加坡特許的阿布達比創投(ATIC),近期相中聯電,希望透過擴大市占率,達到聯合次要對手、打擊主要對手(台積電)的目標。但聯電昨(6)日對於市場傳聞不予置評。

過去曾多次傳出私募基金有意併購聯電,目前為止卻仍只聞樓梯響。.......

代表阿拉伯政府的阿布達比創投(ATIC),去年以18億美元、約新台幣562.5億元收購新加坡政府擁有的特許半導體62%股權,並將旗下的Globalfoundries(GF)與特許合併,合併後存續公司為特許半導體,成為近五年晶圓代工第一樁合併案例。兩家去年合計營收超越聯電,成為第二名。

阿布達比持有的Globalfoundries成立以來,擺明對手是台積電,而非聯電,隨著併入特許半導體直接取得全球第三大的晶圓代工地位,業界認為,從市占率角度,新特許加聯電,確實具備整合晶圓二線市場的勢力。

隨著半導體景氣復甦,外資圈近期再傳,阿布達比創投有意買聯電,在晶圓代工產業市占率繼續擴大,顯現經濟規模效益。iSuppli 統計,特許去年第一季晶圓代工市占率11.3%,GF收購特許,承接特許原來的市場地位,與聯電的市占率約14%拉近。

半導體分析機構Semico認為,阿布達比創投購併特許半導體,不至於威脅台積電排名全球第一的地位,卻意味排名老三的聯電可能地位動搖;到2011年,合併後的特許可用於量產的先進產能方面,很可能超越聯電,使晶圓代工版圖產生變化。

然而,也有產業人士認為,整併固然大股東點頭最重要,但Globalfoundries與特許都以IBM製程為主,雖然也有提供一般邏輯製程,畢竟與聯電全部都為一般邏輯製程不完全相容,阿布達比買下聯電與特許整併的可能性,仍有待觀察。

孫一鴻
2010/2/14    15:05:00
謝前輩

本想趁過年到各版面鬧一下場

可是您的版面太高深了

不敢下手

只好在此給您拜個年

祝您身體健康 諸事順心

謝錦銘
2010/2/15    13:49:00
一鴻兄太客氣了。那就談一下以下文章吧!它應該不是那麼高深的IC小故事之一。由於拿不到電子檔,我只好自己輸入。若與原文有出入,是我的責任。

這是前年一件政治事件引起的。原則上,個人對原著者的評論大致持相同看法。唯對「…. 1980年,示範工廠成立聯華電子,翌年副所長曹興誠出任聯電總經理。1985年,張忠謀應工研院董事長方賢齊之邀出任工研院院長,擬議發展晶圓代工,…」部分有些不同的記憶。

首先聯華電子成立時的總經理是杜俊元先生。曹興誠出任的是副總經理。其次邀張忠謀出任工研院院長的人,應該是當時工研院董事長的徐賢修先生。而且張忠謀先生任工研院院長時,並未立即擬議發展晶圓代工計畫。它應該是為當時VLSI科技專案成果找出路,想出的方向。因為那時候的IC設計技術與人才均嚴重不足,無法支撐規模大的製造公司。將產能開放是很好的選項。

這些事離現在不過幾十年,有些報導內容卻已經出入許多。未來若以此為起點,致更多的以訛傳訛,則歷史的可信度真讓人擔心。

(轉貼)誰是台灣半導體之父?
張之傑 2008年8月號《科學月刊》

考試院院長提名事件,使得前交大校長張俊彥成為新聞人物。6月20日,《自由時報》刊一則特稿,標題:「張俊彥/半導體之父/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其他媒體輾轉傳抄,都說張是台灣半導體之父。連總統府的聲明也說:「張俊彥是台灣半導體領域的專家,有台灣半導體之父的美稱。」張俊彥是台灣半導體之父嗎?他當然不是!台灣半導體產業至今不過三十多年,蓽路藍縷者大多在,妄稱張俊彥是台灣半導體之父,不知置前賢於何地!

台灣半導體的發展,和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工研院)息息相關。1973年,經濟部長孫運璿先生鑑於政府機關缺乏彈性,不易延攬人才,以經濟部所屬聯合工業研究所為基礎,成立工研院。同年10月,爆發石油危機,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先生決定舉債興建十大建設,擴大內需,並以提升產業支應債務。某日,經國先生對秘書長費驊說:「我們在科技發展方面,要找一個具突破性的項目來做,你去研究、研究,這項目愈大愈好。」

費驊出身上海交大土木系,他立即與兩位交大前後期同學共商大計,他們是RCA普林斯頓實驗室總監潘文淵,和電信總局方賢齊。1974年2月7日,費驊、方賢齊、潘文淵與孫運璿等在一家豆漿電共進早餐,潘文淵提出發展積體電路(IC)的構想,為台灣電子產業樹立方向。

1974年7月6日,潘文淵將「積體電路計劃草案」提交經濟部,當日下午2時孫運璿召開專案會議,傍晚5時就做出結論!為因應這個計劃,9月1日,工研院成立電子工業發展中心(1979年改稱電子工業研究所)。青年學者,交大電子工程系主任胡定華向潘文淵自薦,成為推動IC產業的實際負責人。

1974年10月26日,孫運璿在美國潘府邀宴海外學人,組成美洲技術顧問團(TAC)七人小組。在潘文淵及TAC的擘畫下,1976年3月,工研院與美國RCA簽訂長達十年的合約,從事積體電路開發。同年4月,電子工業發展中心開始派員到RCA受訓,第一批13人,包括史欽泰、曾繁城、曹興誠等,由孫運璿親自授旗。同年7月,台灣首座積體電路示範工廠在工研院破土。1977年秋天示範工廠產製三吋晶圓成功,為台灣IC產業邁出關鍵性的一大步。

其後工研院電子所開始作技術移轉。1980年,示範工廠成立聯華電子,翌年副所長曹興誠出任聯電總經理。1985年,張忠謀應工研院董事長方賢齊之邀出任工研院院長,擬議發展晶圓代工,電子所成立移轉小組,全力配合新公司設立,1987年台灣積體電路公司成立,移轉小組約150人全部併入台積電。……

張如心女士曾訪問IC產業前輩,撰成《矽說台灣─台灣半導體產業傳奇》一書,縷述台灣半導體產業從無到有的經過。張女士列出台灣IC產業的關鍵人物10人,未列張俊彥。前工研院董事長孫震先生為該書寫的推薦序上說:「雖然整個計劃的創意和構想來自潘文淵先生,我相信大家都同意孫運璿部長是這場寧靜革命的主帥。」此言應為的論。

那麼被媒體和總統府妄稱台灣半導體之父的張俊彥有什麼貢獻?他於1970年取得交大工學博士學位,是我國(包括中國大陸)第一位工學博士,此後留校任教,直到退休。他固然桃李滿IC界,但距離台灣半導體之父的稱號恐怕還相當遙遠吧!

張之傑:業餘科學史研究者

Faustina
2010/2/16    17:48:00
在此跟謝伯伯拜個晚年,也很抱歉過年前忙昏了頭,到現在才想起這件事。

順便也想在此就我目前經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業務中,處理到的一項問題請教謝伯伯:

APEC曾在1990年代,帶頭推動WTO接受「資訊科技協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greement; ITA)之簽署,而這項協定也讓許多ICT產業製品享有零關稅的待遇,台灣當然也享受了好處。經過近20年,不知在IC產業方面,台灣最需要突破的貿易障礙是什麼?而若從企業界的角度看來,自由貿易協定是否對突破此等貿易障礙有所幫助?如果沒有,問題又在哪裡?

抱歉讓謝伯伯傷腦筋了,這或許是真的來亂吧,呵呵!

謝錦銘
2010/2/20    17:19:00
抱歉,我恐怕無法回答小F的問題。

不過,有一點可確定的是,若在技術上、智慧財產權上等,能建立壟斷式的進入障礙,如Intel的CPU、TI的DSP與DLP、Microsoft的OS…等,則任內關稅都不會是障礙。

謝錦銘
2010/2/28    17:49:00
2006-03-14,我在「真情留言」版簡單提了工研院「筆記型電腦聯盟」的故事。

「當時NB計畫非常轟動。連美國的媒體都來採訪與報導。

當然也有人認為NB計畫使很多小公司打破技術障礙,讓它們很容易進入該產業。很快的把價格打爛了,非常可惜。

……」。因當時僅就記憶所及,內容或許過於簡單。

農曆年前,電通所首任所長,鄭瑞雨博士不幸過世了。我想再找一些相關資料。在 http://memory.itri.org.tw/journal/FE0213.asp?area=2 找到以下電通所五週年特刊的文字。因此在此摘錄,以為補充。希望讓人對此一影響我國NB產業發展很大的故事有更多認識。

(摘錄)……….

產研合作 勝券在握

七十九年,電通所承襲電子所時期的規劃,推動國內首樁大規模的產、研合作案─「筆記型電腦聯盟」,歷時四個月,啼聲初試,聲名大噪。

「筆」案在技術上成功,技術迅速擴散,使台灣於數年內成為「筆記型電腦王國」,但在當時卻因市場秩序大為混亂而引起輿論關懷,電通所功過難定、褒貶互見,一時間背負了相當大的社會壓力。

鄭瑞雨回憶這段聯盟經驗,始終以巨觀的角度來衡量成敗,他認為:「就技術擴散的角度而言,電通所應該居一些功,民國83年筆記型電腦的產值已超過桌上型機種,且有全球百分之二十八的市場佔有率,目前十來家廠商各擅勝場,產業運作相當健康。雖然當時四十七家廠商在市場利益的衝突下產生惡性競爭,但綜觀而言,筆記型這種世界級的電腦產品,因聯盟的催生,直接刺激國內業界的後續發展,是電通所、也是國人值得驕傲之處。」

掌握住「產研合作、勝券在握」的聯盟精髓,電通所繼「筆」案的青澀經驗,…………

謝錦銘
2010/3/18    13:06:00
政府不讓台灣廠商去。卻禁止不了外國廠商去。如此只是使台灣廠商失去市場,逐漸降低競爭優勢。

目前TFT LCD面板產業情況一樣。台灣廠商不可以去,韓國廠商正好坐大。

(摘錄)英特爾大連12吋廠 10月投產

【經濟日報╱特派記者何易霖/上海十七日電】 2010.03.18 03:15 am

英特爾中國區董事總經理戈峻17 日表示,英特爾大連12吋晶圓廠將於10月投產,採65 奈米製程切入,生產晶片組產品。

台積電、日月光、矽統等台廠恐面臨挑戰;大聯大、友尚等英特爾產品重要通路夥伴,則可望與英特爾合作擴大搶進大陸內需商機,成為受惠一族。大陸半導體年度盛會「SEMICON China」正在上海舉行,戈峻代表英特爾中國區出席會場。戈峻宣布大連廠10月開始投產,是英特爾在全球第八個、亞洲第一個12吋晶圓廠。

業者分析,大陸半導體內需市場需求強勁,但內地自製率僅不到市場一成,官方為提升自給率,強推「中國芯(晶片在地製造)」策略,英特爾以12吋晶圓、65奈米技術,拔得頭籌;相較之下,台灣半導體晶圓技術僅開放8吋、0.13 微米,有如「短槍對大砲」。
………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早已意識到這樣的問題,曾表示英特爾在大陸設廠,未來可能會推進到45奈米先進製程,屆時大陸不需透過台灣也可取得最先進的技術,未來台灣半導體廠在大陸的晶圓廠製程技術,將明顯落後競爭同業。

通路業者則可望與英特爾攜手擴大市占率。…….

……

謝錦銘
2010/5/2    17:02:00
台灣是應該有不少人的事跡可放入電腦歷史博物館。

(摘錄)電腦歷史博物館 陳述台灣貢獻

【經濟日報╱聯合報系記者王慶偉/美國加州山景城報導】 2010.05.01 03:52 am

位於山景城的電腦歷史博物館(Computer History Museum)....,將於今年底完工,落成之後將成為全世界最大、最齊全的電腦、電子半導體,以及相關歷史的博物館。

館方正在進行口述歷史的整理工作,日前向中華民國駐外單位正式提函,邀請台灣曾經在電腦、半導體貢獻傑出人士,成為博物館歷史紀錄中的一部分。

「台灣在電腦、半導體相關產業上,有許多貢獻,」博物館總裁郝萊(John Hollar)指出,電腦歷史博物館的定位,是記載全世界的電腦及相關產品有史以來的一切紀錄。台灣生產的電腦,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在電腦發展史之中,不能忽視台灣在這方面的貢獻。

電腦歷史博物館設有院士獎(Fellow Awards),每年頒獎給全世界各地傑出科技領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曾於2007年獲得此一榮譽,是台灣唯一獲得此項榮譽的傑出人士,也是博物館唯一正在進行口述歷史的台灣人士。

博物館館長史派賽(Dag Spicer)指出,電腦博物館有三大目標,一是展示與電腦相關的產品,從最早期佔一個廠房的巨型電腦,到蘋果第一代電腦,到今天最新的電腦應用,都會展出。

二是對所有的展出物品,都會有註解及解說,......。三是收集一切歷史相關資訊,包括文件、影音,以及當代電腦、半導體界重要人物的歷史紀錄,成為全世界唯一電腦相關學術研究中心。

「口述歷史是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史派賽指出,藉由影音紀錄,將當代對電腦電子發展有貢獻的人,訪問紀錄下來,將是生動活潑的教材。「在這方面我們希望將台灣在電腦發展中有貢獻的人士紀錄下來,讓後世知道台灣在電腦歷史上的貢獻。」博物館日前與國科會駐舊金山科技組組長楊啟航聯絡,邀楊啟航到館一遊。

楊啟航指出,台灣除了張忠謀之外,有許多業界「舉足輕重」人士如郭台銘、施振榮、曹興誠、史欽泰、林百里,都可以成為電腦歷史博物館收藏的歷史一部份。

謝錦銘
2010/7/15    17:49:00
(摘錄)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讓夢想家都想來台灣!
•工業技術與資訊 2010/07/14

......

【撰文/洪明秀】

「台灣的特色在於自由民主、多元化,及保有優良傳統中華文化,是培育創意人才的好地方,不只在科技,在文化、音樂等領域都是很有創意的地方。」工業技術研究院董事長蔡清彥在訪問之初,即指出台灣無可取代的優勢。

「半導體產業是很成功的模式,政府投資走在前端,由工研院引進國外技術,並育成聯電、台積電公司,」他表示,以前半導體晶片從設計到製造,大部分都被國際知名大廠一手包辦,大家沒有機會參與,而台積電、聯電代工模式的誕生,成功帶動台灣晶圓代工及IC設計產業,這些人才後來又擴散投入LCD、LED、太陽光電等產業,形成台灣科技產業目前的面貌。

當初的投入是有遠見的,時至今日,政府規劃了很多國家型科技計畫,.....,造成經費排擠效應,數量如果太多反而局限了創意,對工研院來說,不一定是有利的,「因為工研院每年的預算成長有限,若被指定了研發範圍,不在此範圍內的新創意便容易被擠壓,」蔡清彥說。

不局限 並強化spinoff能力

之前,國科會委託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王佑曾教授做研究,他提出一個特別看法,表示台灣應該要有個「國家型創新計畫」(National Initiative Program),而這個計畫的精神,便在於「不指定」。

蔡清彥進一步解釋,應該把國家型科技計畫的數量減少,讓不在國家型科技計畫範圍內,但有好構想的計畫拿到經費,並針對所謂的第二類基礎研究,也就是創新前瞻研究,廣邀學研界組團隊提構想,由大家來競爭,進而形成一個國家型創新計畫。「即便是眾所皆知的大方向領域,如能源,也應該是開放式,集思廣益。」蔡清彥認為,指出兩三個大方向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因此排擠其他構想的發展空間。

針對工研院的角色,蔡清彥表示工研院的基礎,就是從事第二類基礎研究,也就是創新前瞻研究,這是工研院的主實力所在;因此,在工研院內部創新前瞻研究應該是要受到保護及鼓勵的,讓它有一定的自由發揮空間。與大學相較,工研院的好處是能夠組成一個大研究團隊,更能發揮綜效。

而在這樣的計畫下,產品是什麼呢?蔡清彥認為第二類基礎研究的產品是專利,也就是智慧財產。「相較於第一類基礎研究的產品是學術論文,那麼在工研院就應該有一塊經費做創新前瞻研究,讓它們產生智慧財產與專利,過去做得不錯,但仍有強化的空間,創意應受到更多保護。」蔡清彥補充,另外要強化的方向,在於「spinoff」,也就是輔導衍生公司。

「過去,我們做了很多專利授權,但唯有輔導衍生出公司,才能帶動台灣新興產業,並帶動台灣就業率。」著眼於此,蔡清彥期許工研院扮演好這樣的角色,期待未來工研院創新公司能夠加強投資早期新創公司,並發展出新的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

.......

謝錦銘
2010/8/25    15:48:00
【完整內容請見《工業技術與資訊》2010年8月號第226期】其中有蔡鴻謀兄拍的照片。

(摘錄)工研院3DIC研發實驗室 引領下10年半導體致勝關鍵
•工業技術與資訊 2010/08/25

工研院啟動半導體研發新能量,成立3DIC研發實驗室,為台灣發展3DIC技術奠定核心基礎,也揭示了台灣積體電路晶片技術由平面進入立體堆疊及異質整合的新里程碑。

【撰文/王秀芳】


半導體界所熟知的「摩爾定律」(Moore's Law),指的是IC上的電晶體數目,約每隔18個月就會增加一倍,性能也會提升一倍。姑且不論這個理論現在是否依然成立,但由此可以看出,半導體技術的演進相當驚人,而科技人也一直朝新技術的研發邁進。


身為台灣技術研發的搖籃與火車頭的工研院,於經濟部科技專案計畫的大力支持下,設置「三維立體積體電路(3DIC)研發實驗室」,並於今年6月30日正式啟用。......


解決系統晶片瓶頸問題


經濟部技術處處長吳明機指出,面臨競爭對手的環伺,以及半導體技術的快速發展,「台灣該如何在層層挑戰中,選擇自有的核心能力,提早做準備,於未來的市場中佔有先發位置?....因此預計在四年之中,將投入新台幣16億元來推動,而3DIC也是目前投入經費最大的計畫。」


3DIC技術的前瞻性,也使得台灣必須儘早投入研發,工研院電子與光電研究所所長詹益仁表示,目前的系統晶片(SoC)技術的發展已遭遇瓶頸,而3DIC技術是現在看來唯一可以解決SoC問題的方式,....

所謂的3DIC,是將不同功能的IC堆疊,提高產品的效能,其優勢是運用現有的製程,節省設備成本,也讓產品可以快速進入市場。可堆疊的晶片包括CMOS影像感測器、高速記憶體、先進邏輯晶片、射頻積體電路(RF IC)等。


3DIC最大的特點,在於讓不同功能性質,甚至不同基板的晶片,各自應用最合適的製程分別製作後,再利用矽基板穿孔技術進行立體堆疊整合,可縮短金屬導線長度及連線電阻,更能減少晶片面積,具有體積小、整合度高、效率高、耗電量及成本更低的特點。


亞洲首座12吋TSV製程實驗室

......

為了達到3DIC在矽基板穿孔、晶圓薄化、堆疊精確度的要求,工研院技術團隊在3DIC研發實驗室建構了25項製程設備,.....有些設備是由研發團隊自行組裝,所以堪稱是台灣第一台或是世界上的首台的半導體製程設備。


整合產業往高價值技術移動


詹益仁指出,3DIC技術的研發是以產品技術為導向.....目前3DIC研發實驗室的成員為40人,明年工研院資通所的80位同仁將加入,研發陣容更為堅強。


他進一步強調,台灣擁有世界第一的半導體與電子構裝產業,長期發展而言,台灣也將是全球12吋晶圓廠密度最高的國家。....,帶動半導體產業技術的另一波浪潮。

謝錦銘
2010/9/23    17:55:00
要再加一條:當年若非政府找石化業界投資,台積電可能因沒資金而無法成立。

(摘錄)化工學界:沒石化 沒台積電

【中央社╱台北23日電】 2010.09.23 04:54 pm

中研院院士李遠哲公開反對國光石化,今天一批化工學者高分貝批評李遠哲不食人間煙火,願意與他辯論。同時強調石化業是台灣發展科技業的基礎,沒有石化業就沒有台積電。

………

張豐志表示,台灣的面板等科技產業的原料都來自石化,石化是台灣經濟發展的基礎,沒有石化就沒有台積電、友達、奇美等科技產業。若放棄石化,政府的歲收將減少一半,民眾買東西都將貴一倍。

………

謝錦銘
2010/11/2    18:58:00
以下資料摘自2010/11/01 經濟日報記者李珣瑛/新竹報導:「兩個行動派 點燃工研院新動力」的工研院小譡案附表。

專利權證:約1.4萬餘件
新創公司:162家
產業服務:1.53萬家次

謝錦銘
2010/12/14    20:33:00
METS已經44歲了。它可說是我國發展IC與IT及相關科技產業之啟蒙者。個人早年得以參與該盛會,深感榮幸。

全文在以下網址: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MAIN_ID=77&f_SUB_ID=4319&f_ART_ID=287887

(摘錄)智慧新台灣/2010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

•工業技術與資訊 2010/12/14
…….

【整理/方正儀】

…..,第23屆「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Modern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Seminar,簡稱METS)於11月初舉辦,本次主題為「智慧新台灣」(Intelligent New Taiwan),…..,邀請國內外600多位學者專家及政府各界,就當前國際間先進技術之發展重點與趨勢進行研究討論。

…..METS今年已邁入第44個年頭,每屆都針對當時技術產業環境的需要設定討論議題,….,對台灣各項經濟與科技發展等方面所產生的效果非常巨大。……

……

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5年,當時李國鼎先生在擔任經濟部長暨中國工程師學會理事長期間,感於美國中止對我國的經濟、技術援助,國家面臨重大難關,….,終於促成由中國工程師學會與美洲中國工程師學會聯合於1966年7月在台灣舉辦第1屆「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邀請旅美學人專家回國建言,引進前驅性的科技新知及技術。

近代工程技術討論會對台灣高科技工業的發展,直接間接都有所促成,40年來,隨著台灣科技的發展,METS研討的重點也跟著適時調整。1960年代,配合我國電子科技發展以「積體電路技術及應用」為討論主題;1970年代正是資訊工業起步階段,則以「微處理機」為議題;70年代後期以材料科學和自動化技術的討論為主,亦使此一領域引起重視;1980年代續以高科技領域為重點,如航太、通訊技術;進入1990年代,因應國家經濟建設6年計畫等,則針對工程建設的技術移轉與管理廣泛交換意見。

….海外學人透過METS做為交流平台,帶回最新的觀念和技術,並與國內的經建決策者反覆磋商,因此奠定了今日台灣發展的幾項關鍵措施,像是全力發展IC產業、設立單一窗口服務的科學園區,創業投資觀念的引進,以及獎勵高科技投資辦法等。….,透過METS做為觸媒的角色,歷年來也引進了許多優秀的海外科技人才回國參與國家建設,除了在國內致力於提升學術與產業研究環境,對外則協助台灣與全球科技界建立起溝通管道。

…….
【完整內容請見《工業技術與資訊》2010年12月號第230期】

謝錦銘
2011/9/15    17:42:00
這則新聞跟2010/1/7 19:33:00 po文有關.挑戰者來了!

(摘錄)格羅方德 緊咬台積電

【經濟日報╱記者簡永祥/台北報導】 2011.09.15 02:03 am

台積電勁敵格羅方德(Glboal Foundries)昨(14)日宣布28奈米預定明年第一季接單量產,20奈米製程也訂明年試產,製程腳步緊咬台積電。

Glboal Foundries公司的中文名稱原為全球晶圓,因為該名稱已被註冊,最近更名為格羅方德,與台積電、聯電同為全球前三大半導體晶圓代工廠。

格羅方德也宣布與三星電子進行更緊密合作,雙方昨天宣布共同合作開發完成低功耗和高效能的28奈米高介電金屬閘極(HKMG),有助格羅方德發展高效能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主流晶片,分食市場大餅。

這也是格羅方德與三星共同吃下蘋果A6處理器訂單後,雙方再次透過結盟,宣示擴大晶圓代工版圖決心。

....

謝錦銘
2012/9/27    16:46:00
以下引用自

印尼校友獲獎 感謝亞洲大學栽培
2012-09-27 中國時報 陳界良/台中報導

http://life.chinatimes.com/life/11051801/112012092700057.html

「..........

亞大校長蔡進發表示,許健是早年孫運璿時代,政府從工研院選派赴美學習半導體的種子學者之一,亞大半導體產學專班是國內大學中很獨特的學術團隊,研發的「矽前製程」受台積電等電子大廠委託研發及產學合作,今年還入選經濟部「智慧電子學院」,並獲教育部評為全英文學程「極力推薦」學程。」

謝錦銘
2012/9/27    16:52:00

(中研院院士、工業技術研究院並擔任首任院長)

王兆振院士與世長辭

發稿時間:中華民國101年09月25日

本院數理組王兆振院士於2012年9月17日逝世於美國,享年97歲。

王院士於1914年10月20日出生,1936年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電機系,1938及1940年分別取得美國哈佛大學電子物理碩士及科學博士學位。畢業後即到美國RCA及西屋電子公司擔任微波電子研究工程師,爾後亦曾擔任美國布魯克林理工學院兼任教授及康乃爾大學講座教授,並於1973年應政府邀請,自美歸國籌建工業技術研究院並擔任首任院長,對我國光電及半導體工業研究及其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王院士是國際著名的電子物理學家,專長為應用物理科學、工程科學及物理,主要研究方向為發展微波二極體。1957年當選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會士(IEEE Fellow),1961年當選美國科學促進學會會士(AAAS Fellow),並於1968年當選本院第7屆院士。




發稿單位 : 秘書組
最後更新:中華民國101年09月25日

謝錦銘
2014/4/29    19:46:00
(轉貼)晶圓代工德意志:台積電獨大

【聯合晚報╱記者林韋伶/台北報導】 2014.04.29 03:14 pm

技術落後 成功模式難複製

二線晶圓代工廠市占將持續降低

德意志證券出具最新晶圓代工產業報告指出,預期二線晶圓代工廠在2014年到2016年市占率將持續降低,而台積電市占率則將提高。德意志證分析,儘管三星與格羅方德結盟、聯電在下半年將看到拉貨潮,但這些試圖拷貝台積電成功模式的二線晶圓代工廠,將因技術不足,在高階製程遭遇良率問題,難以複製台積電的大聯盟策略,德意志證券因此重申看好台積電,對聯電態度相對保守。

德意志證券預估,台積電在主要晶圓代工廠間的營收市占比率,將由2013年的59%提高到2015年的65%,而在2016年數字更將提升到67%。德意志證分析,台積電能持續提高市占的主要因素,包括擁有開放創新平台(OIP)以服務客戶,且大聯盟策略成功,加上先進製程良率改善的速度高於傳統製程。

德意志進一步分析,台積電在2015年到2016年間可望推出第四代後閘極(gate-last)金屬閘(High-k Metal Gate)與第三代採用雙重曝影技術(double-patterning)的16奈米FinFET+,預估二線晶圓代工廠要提供類似的產品難度相當高。

德意志證券也進一步分析,由於晶圓代工客戶與三星在行動裝置晶片市場有直接競爭關係,儘管三星與格羅方德結盟,但客戶還是會擔心與三星發生利益衝突,預期在2015年到2016年間,客戶將不會採用三星與格羅方德的14奈米FinFET解決方案。此外,因為三星與格羅方德沒有提供客戶產品設計平台,而台積電提供的平台則可望讓客戶省下40%的時間,競爭力高下立判,也因此德意志證券重申台積電買進評等與147元的目標價。

【2014/04/29 聯合晚報】

請先完成登入會員手續後,始可回覆留言!
孫運璿基金會  聯絡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