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孫資政知識分享情感交流會員登錄
首頁
基金會簡介
最新訊息
年度工作報告
傑出人士表揚
孫運璿學術獎
出版品
活動相片及線上收聽
孫資政追思館
網友會員區
留言板
友善連結

 

tsing
2010/11/9    00:59:00
2010-11-08 中國時報 【朱敬一】
 孫運璿資政一九一三年十一月十日生。今天十一月八日,讓我寫些與孫先生有關的觀察。

 最近因寫作需要,而仔細研讀前行政院長孫運璿先生的事蹟記載,也向若干「真正的」資深媒體人諮詢其當年所見所記,算是小有心得。綜合各方意見,幾乎所有對卅年前台灣政壇有所記憶的人都同意,孫資政在政壇是個「沒有班底」的人。

 也許有人會想,當年是威權時代,老蔣小蔣才是真正的老闆,下屬哪有膽量拉幫結派、建立班底?但這樣的觀察未必正確,否則政壇也就不會有「CC」派、「座談會派」等派系名稱。更何況,運作班底也不見得要弄到功高震主;私下還是可以在操作層次互為支援。在廿年前的台灣政壇,說某甲某乙是「XXX的人」根本不是新聞。最近十年,連系人馬、劉系親信、扁系立委等更是經常聽到的描述。派系當然不限於國民黨;民進黨內蘇系、謝系、游系、公媽派等派別更是耳熟能詳。

 在政治上,拉幫結派大概有幾個不同層次的影響。第一個層次是往正面想:人多好辦事,各個環節有自己信得過、談得來的支援,做起事情來當然順遂不少。但是放眼天下,結黨純然是為公益者,恐怕找不到半個人。第二個層次是糾眾聚勢,讓政治對手了解「打我一個人就等於打了一掛人,照子放亮點!」在台灣,我們常看到某天王受到攻擊時就有若干「壯士」挺身上前擋子彈,即使主子理不直,自己也要氣壯地反駁。這個層次的派系已經有點骯髒,往往使爭議模糊焦點。原本是黑白是非題,但派系一動員就是各方勢力之間的選擇題,非常討人厭。

 政壇拉幫結派第三個層面的效果,不是為自保而是為牟利。老大知道某肥缺有空懸、中國大陸即將釋出某個商機,當然會努力為親朋好友、幫中徒眾喬個機會。政府大官若是有非關採購的利益分配機會,要拉徒子徒孫一把,也許也可以幫自己拿到不少好處。

 政壇派系第四個、也是我最討厭的層面,則是對於「不願加入派系者」的排擠。這就像是電影裡紐約市警局警察收髒錢的情節一樣:你可以加入任何一掛勢力分一杯羹,各派勢力之間彼此尊重、互不侵犯,但是派系勢力卻容不得一個人乾淨、不加入任何一派。

 例如,甲派系拉攏A先生加入,A若是回答他已與乙派系有默契,謝謝甲的好意,則甲派完全可以接受。但若A無所依附卻依然拒絕甲的拉攏,那甲派就覺得沒面子、給臉不要臉,認為A自命清高,將來遲早是個禍害。思慮至此,甲派老大就會給無故拒絕入派的A個體戶穿小鞋、扣帽子、講閒話、放冷箭、弄糾紛、挖牆角。國政事務即使該找A諮詢幫忙,甲派也絕對不找。派系要是弄到這種鼠肚雞腸的剛愎地步,不只無助於政治運作,根本就是垃圾不如。

 政壇派系分子不但在掌權時迭為唇齒、互相標榜,在下台失勢後也常以其他團體的方式延續香火。這個團體若是以選舉結餘款成立,那還說得過去,但若是向外四處募款而來,則通常捐款之人也是當初受派系庇蔭之人。得勢時的派系越壯大,失勢時的團體就越壯觀。

 看看現在的台灣、想想以前的孫運璿,令人感慨系之。孫資政在當年做行政院長時曾經說,他不拉幫結派,而全台灣所有的人才都是他願意用的人才。正因為他不群不黨,所以才能為台灣做出那麼大的貢獻。我幾乎可以這樣說,政治人物派系班底越大,則對台灣社會的貢獻就越小。也因為孫資政生前未拉幫結派,他卸任之後也就沒有派系外圍幫他成立什麼風光的基金會,只有幾位熱心的企業家自願性地為他做些紀念活動。

 孫運璿資政一生不培植孫系人馬,逝世後得到台灣人民的懷念。那些拉幫結派的政客儘管當下班底龐大,但將來會得台灣人民的緬懷嗎?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中研院院士)



五年七班
2010/11/9    08:03:00
非常認同朱院士的言論
孫院長的班底(若真有的話)
也還是一些沒有班底的良士
如李國鼎先生,潘文淵先生, 方賢齊先生...
這些沒有班底的伙伴
成就了台灣的經濟奇蹟
沒有班底的心胸
才能成就千古事業

謝錦銘
2010/11/15    16:40:00
現在的立委與監委已經無法理解,當年孫部長為何將工業技術研究院脫離公務員系統而成為財團法人的理念。

(轉貼)台灣趕肥貓 對岸撿現成

【聯合報╱社論】 2010.11.14 02:46 am

在孫運璿任行政院長時代,台灣成立了工業技術研究院,其定位就是要成為台灣重要工業技術研發的基礎。工研院與一般的學術研究機構不同;一般學研機構的研究方向與主題基本上是獨立的、是依研究者的主觀興趣而決定的,但工研院的研究則多與產業與科技應用有關,比較著眼於科技下游的產業價值。卅年來,工研院的表現優異,一方面是新竹科學園區業者的「大實驗室」,二方面也是未來台灣的科技產業的基礎研發單位。別忘了,花博的鎮園之寶「夢想館」也是工研院的手筆。

最近,中國大陸在許多省、市,也都開始設置地方級的工研院,總數達到幾十個之多。由於地方產業各有其發展重點,故各省市的工研院也有其獨特偏精。將這些省市級工研院的發展方向攤開來,與台灣的工研院所轄諸研究所做個比較,我們就會發現台灣工研院的許多研究所或中心,都能在對岸某個省級工研院找到「對口」。據悉,這些大陸地方級工研院目前都在向台灣的工研院高階主管挖角,希望他們考慮跳槽;最好是台灣的高階人才都能「帶槍投靠」,率領若干中階團隊成員整隊移民,迅速把數十個地方研究單位補實。

工研院的概念雖然是源自韓國,但台灣的表現卻青出於藍,完全不輸給韓國。之所以有如此卓越的績效,其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台灣在過去數十年請過幾位能力卓越、「開國際標」的院長。最著名的例子,當然就是張忠謀。由於工研院研發成熟的產業技術往往會分支(spin off)出去開公司,故院長一定要懂產業、有經理營運細胞,才能把產業科技的下放做好。要請到這一級的金頭腦,就必須要付他們與市場行情相符的待遇。如果薪酬偏低、還要公布財產、赴立法院被羞辱,那麼金頭腦就未必願意來。倘若國際市場上還有其他人才競爭者,最後金頭腦八成會花落別國,台灣就只能眼睜睜地望著人才流失。

如今,大陸為挖角台灣人才,其所提供的待遇動輒是這些人台灣薪水的四、五倍。即使台灣的薪水不變,我們的技術人才看到對岸高薪都已經有起心動念的可能。如果真的如國內少數立委監委所呼籲的,要將工研院長視為肥貓,把他們薪水打折或對砍,則工研院中階主管(如所長、中心主任)的待遇必然會比照降低。這些中階人才原本只是對大陸地方級的院長或副院長職缺起心動念而已,心裡其實還是喜歡台灣的生活環境。但若動輒被稱做肥貓,罔顧其對台灣的貢獻,最後又遭減薪羞辱,那麼當初的起心動念,就有可能付諸實現了。

台灣目前最大的資產、最珍貴的「稀土」,就是我們累積儲備了四、五十年的人才。如今,大陸努力向台灣挖角,教授、民航駕駛、電腦工程師皆是熱門;但他們出走的影響,皆不如工研院的領導人才。只有腦筋簡單的立委監委,才會不知道珍惜台灣的資產,還拚命要趕走人才。這些立委監委既不了解國際人才競爭實況、也不分析台灣待遇偏低的事實、更不理會這些人才對台灣整體的助益,就單單以某個職位的薪資去和總統等行政官員的薪水相比,其結果,就是將一些人才貼上肥貓標籤,然後氣走他們。據了解,當年張忠謀返台任職的總年薪是目前工研院長的好幾倍。但立委監委當然不敢打今天「已經變成大老虎」的當年肥貓,只敢動現在這些幼貓的腦筋,好像非把他們攆走不可。

台灣立、監委拚命追殺肥貓,大陸卻在拚命吸收台灣棄養的肥貓。中南海的大員們真該對台灣追殺肥貓的立監委們心存感激,授勛致敬。以前,台灣要吸引海外人才,都得四處苦求。今天,對岸要吸引台灣人才,只要靠幾位為淵驅魚的立、監委就夠了,真是不費吹灰之力啊!

謝錦銘
2011/1/4    17:01:00
(摘錄)經濟把脈 朱雲鵬開出關鍵處方

【聯合報╱記者許玉君】 2011.01.04 02:21 am

.....

....一個國家想要欣欣向榮,有三個條件缺一不可:第一是「勢」,當外在條件成熟到「大勢所趨」之後,只要有人登高一呼,自然能順利大刀闊斧的全面改革。

第二是「領導人」,歷史上有多少革命家在萬民擁戴中登場,卻在百姓唾棄下退場,所以英明的領導人也是改革行動中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

需要正確政府政策

最後就是「關鍵處方」,其實就是正確的政府政策。

朱雲鵬以過去蔣經國時代,早在1974年就慧眼獨具找來了當時在美國電器大廠RCA公司擔任實驗室總監的潘文淵,來協助台灣推動積體電路發展為例,並在兩年後,派出第一批種子訓練團赴美,.....。

找下一個明星產業

朱雲鵬盛讚,這就是「遠見」,造就了台灣半導體產業蓬勃發展。

而今,台灣下一個世代的明星產業在哪裡?

........

請先完成登入會員手續後,始可回覆留言!
孫運璿基金會  聯絡資訊